第二十七章 安娜护士
张秋紫2017-05-30 22:012,981

  这里尔医生的帮助下,郝波波联系上了安娜护士。这位已经离开玛丽亚医院的女护士告诉她,晚上下班后有时间,可以与她见面。郝波波与安娜护士约定,在玛利亚医院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在她到达之后不久,一个身材纤细,穿着极为时尚的女孩就走入了这间小小的咖啡厅。她四处张望之后,径直向郝波波走来:“请问,是郝波波女士吗?”

  “对,我就是郝波波。”波波点头,向这位漂亮的女孩儿示意。

  女孩笑了笑,向郝波波伸出右手,同时自我介绍到:“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安娜,曾在玛利亚医院任护士,是里尔医生的助手。”

  “您好!”郝波波微笑,“里尔医生想必已经对您说了事情的经过?”

  “是的,他已经说过了。”安娜平静的点头,“里尔医生告诉我,你是为了一个曾经被他抢救过的女孩而来。那个女孩子叫秋秋,大约两岁,我对她有印象。”

  “您还记得哪些?”郝波波紧张地问。

  安娜护士从随身拎着的小提包中取出一个被真丝手绢精心包裹的物品。小心地打开之后,郝波波惊讶地发现,这是一枚残缺的吊坠。

  “这就是我从秋秋手里取出的东西。”将这枚仅剩下一半的吊坠递到郝波波面前,安娜护士表情严肃异常。

  而目瞪口呆的郝波波,直到此刻才发出声音:“这是,这是四叶草?”

  这枚残缺的吊坠,与郝波波所见到的,婚纱照里的形象已经完全不同。甚至,它不能被称之为吊坠,而仅是一个残片而已。透明的残片在灯光下微微泛光,仅剩的半片残叶也异乎寻常的失去了原本的青翠与碧绿。

  “里尔医生紧急做完手术之后,我负责秋秋的清理。她的身上全是血,有她自己的,但更多的来自她的养母古塔夫人。”安娜护士的声音忽远忽近地飘动着,传进郝波波的耳朵里,而郝波波,却依旧保持着那吃惊发愣的状态,“在给她洗手时,秋秋的右手却依旧紧紧握成拳头不肯松开,十分影响我的操作。于是,我做了一个至今仍然让我十分懊悔的举动。”

  “我使用暴力掰开了她的右手,拿走了她手中紧握的东西,也就是这个碎片,并扔进了垃圾桶。但是,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孩子,就渐渐地陷入了自我封闭之中。发现她出现自闭症的症状时,我十分恐慌,我从医院的垃圾桶找回了这个原本被我扔掉了的碎片。”

  “可惜,虽然我将这个碎片交还给了秋秋,她却没有再看它一眼。那时候,她已经彻底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医院里没人知道秋秋的自闭症得来的原因,但我却无法原谅自己。我从玛丽亚医院辞职,不敢再看那个小女孩儿。唯一保留的,就是这个东西。”

  安娜护士带着一丝悲伤的情绪,缓缓诉说着曾经的故事。而郝波波,却紧紧盯着这枚放置在安娜护士手心的吊坠残片。

  随着安娜护士的叙述,郝波波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场悠长的梦境。她看到秋秋独自一人,孤立无援地坐在医院的病床上,茫然地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自己的父母。她看到秋秋手中的四叶草碎片被人拿走,小小的手心空空如也。她看到秋秋独自退入了黑暗中的世界,孩子瑟缩着躲在世界的角落,从此看不到也听不到,黑暗以外的一切。

  郝波波觉得自己的心,随着安娜的叙述而慢慢地揪痛了起来。

  这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啊!却要经历被遗弃的痛苦,找到幸福之后,却又失去了精心呵护她的养父与养母,只能将自己锁在了自己的世界,那一片黑暗之中。

  郝波波定了定神,努力从这种痛苦而煎熬的状态中抽离,看向安娜护士:“请问,您可以把这个碎片送给我吗?”

  安娜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她连声道:“可以,当然可以。我一直惭愧于当年所犯的错误。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了这个孩子的自闭症。如果能够补救,我愿意做任何事。”

  “你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郝波波微笑。她从安娜手中接过那枚细小的四叶草碎片,小心的收在自己的提包里。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事情至今,总算彻底查清。郝波波看向早已漆黑的咖啡店外,在与安娜道别后,小心的走进了夜色中。

  夜幕虽然深沉,但郝波波依然觉得提包中装着的那枚四叶草碎片,正散发着驱散黑夜的光。

  第二天,郝波波是被电话唤醒的。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以及那大大的英夫人三个字,郝波波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往下沉了沉。

  英夫人很少主动给某个志愿者打电话,她是一个合格的孤儿院院长,对每个孩子都有无限的耐心。孤儿院如果出现什么突发事件,经验丰富的英夫人向来能用最快的速度将事情摆平。

  但现在,在这依旧薄雾笼罩的清晨,英夫人给她打来了电话。

  郝波波面色凝重地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英夫人焦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亲爱的波波,秋秋疯了。”

  “什么?”郝波波惊呼出声,她一边急急地换着衣服,一边对着电话大喊,“怎么回事?我马上过来,您说一下情况。”

  “昨天你走后,秋秋就表现得很不正常。”英夫人带着哭腔叫到,“她围着孤儿院的廊柱疯狂的转圈子,怎么劝,怎么拉也没有反应。午饭和晚饭也都没有去吃。”

  “然后,晚上秋秋特别累,一下子就倒在了廊柱下睡着了。我抱着她回到她的房间休息,结果早上就听到秋秋的尖叫。”

  “她叫些什么?”郝波波一边对着电话叫着,一边手忙脚乱地穿上外套。

  “没有实际的内容,”英夫人大叫道,“我听不清她在喊什么,她疯狂地殴打她同屋的孩子,而且拼命的撕咬。天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野蛮的孩子。一个两岁的孩子,却打得好几个比她大多了的孩子不敢上前。”

  “那现在情况怎样了?”郝波波焦急无比,她胡乱梳理了一下头发,找出自己的围巾急匆匆地出了门。

  即使在赶往孤儿院的路上,她依旧保持着和英夫人的通话。

  “秋秋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被她抓伤和咬伤的孩子被聚集到了另外一间起居室,我通知了亨利医生,他会过来给孩子们治疗。”英夫人回答,“但是,亲爱的波波。秋秋这个孩子我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她还在拼命的挣扎,谁也劝不服。”

  “你知道的,她有自闭症,根本就不理会任何人。我只能来找你,毕竟,你曾经成功地引起她的注意。”英夫人焦急的话语透过手机的听筒,传到郝波波的耳中。

  “我马上就到。”留下这句简单的话语,郝波波挂断了电话,在巴黎的街头飞快的奔跑。而她的心,却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好不容易才调查清楚了秋秋之前的经历,知道了她的抑郁症成因。为什么秋秋会突然发疯,无端的攻击人?

  郝波波疯狂地奔跑着,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孤儿院。她直觉地觉得,这是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赛跑。而她郝波波,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孤儿院,见到秋秋。她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在经历了昨天的调查之后,郝波波早已把秋秋视为了亲人。

  她不愿这个年龄幼小却历经无数了磨难的女孩再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伤害与失望。

  终于,孤儿院的大门出现在郝波波的眼前,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孤儿院里。

  “英夫人,英夫人!”郝波波喘着粗气,大声呼叫着英夫人的名字。经过这次疯狂的奔跑,她头发蓬乱,衣衫也是凌乱不已,可她却顾不上去整理。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英夫人从屋子里飞快地冲了出来,给了郝波波一个热情的拥抱,“快来,我们一直在等着你呢!”

  “秋秋、秋秋怎样了?”郝波波喘着粗气问道。

  英夫人悲伤地摇头:“情况很不好。”

  “什么?她怎么了?”郝波波惊叫出声。

  “冷静,冷静,亲爱的!”英夫人急忙抚慰着激动的郝波波,尽力让她平静下来,并迅速解释,“秋秋没事。只不过,她现在被我们关在地下室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