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哭泣的秋秋
张秋紫2017-05-30 22:012,518

  郝波波头也不回地冲向地下室。她记得那里,那个地下室,是孤儿院的仓库。用来堆放一些爱心人士捐赠的物品,和一些坏掉的家具。

  秋秋居然被关进了那里?那个地下室那么黑,她会不会害怕?

  地下室冰冷的大铁门出现在郝波波面前,波波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打算拉开那道铁门。然而,铁门紧锁着。金属的门把手上,传来冰凉的温度。

  “等一等,亲爱的波波。之前我们担心秋秋又出来闹事,把门锁上了。”英夫人拉着长裙跟在郝波波身后边跑边喊。

  “把门打开!”郝波波猛地回过头,她的眼睛血红,看向英夫人的目光充满了愤怒,“把门打开。我真是没想到,被誉为平等自由的法国首都,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她只是一个两岁的孩子啊!”

  “抱歉,我这就开门。”英夫人来到大门边,焦急地在围裙里翻找着钥匙。

  郝波波坐立不安地望着大铁门。地下室里,没有声音。她心中的焦虑更加深了几分,自闭症的孩子,一旦被激怒,将很难控制情绪。秋秋已经被激怒,如今,又被关进了这个黑暗的地下室。她现在怎样了?

  英夫人终于从无数的钥匙中翻出了地下室的钥匙,她将古铜的钥匙插进锁孔轻轻转动。门锁传来“咔嗒”一响。

  郝波波迅速推开了门。

  门后,是一片黑暗的世界。各种各样的物品和家具,凌乱的摆放着。整个地下室里悄无声息,她看不到秋秋在哪。

  “秋秋!秋秋!”郝波波小声地叫着,然而,她的呼唤没有任何回应。

  “秋秋!你在哪儿?”郝波波焦急了起来,她加大了声音呼唤着,尽力在地下室里寻找着秋秋。

  地下室依旧安静无比。

  郝波波看着黑暗的地下室,心中闪过无数不好的念头。顿时,她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秋秋!你快出来啊!不要吓我!秋秋!秋秋!”

  黑暗中,一个小小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郝波波面前。那是秋秋,正瑟缩在一个巨大的衣柜后面。对于郝波波的呼唤,她充耳不闻,只是蜷缩着小小的身体,仿佛正无声地哭泣。

  郝波波猛地冲上前去,一把抱住秋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秋秋!我终于找到你了!”抱着秋秋小小的身子,郝波波激动得颤抖,她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秋秋依旧十分安静,然而,她并未抗拒郝波波的拥抱。郝波波抱起秋秋,向着门外,有着明亮光芒的地方而去。

  走出地下室,耀目的阳光顿时耀花了郝波波的眼。她下意识地遮住秋秋的眼睛,又眯起眼,看着阳光下的一切,待眼睛适应之后,才转头,看向安静的秋秋。

  移开遮挡眼睛的手,郝波波就看见秋秋那又圆又大的眼睛正看着她。这双眼睛漆黑无比,像极了王子尧。郝波波瞬时又有了一丝恍惚。

  这是秋秋第三次正眼看她。

  作为一个有着自闭症的儿童,她向来不会去看别人的脸。也不会对别人的话语和动作有所理会。但是现在,秋秋定定地看着郝波波,目光一刻也不曾移开。

  郝波波抱紧了秋秋,低声在她耳边安慰:“没事了,秋秋,没事了!我在,以后不会有事。”

  秋秋默默伸手,搂紧了郝波波的脖子。

  郝波波终于安下心来,将秋秋抱回休息室。秋秋安静地缩在郝波波怀里,不动,也不说话。

  波波抱着秋秋在休息室坐定,小心翼翼地握住秋秋的小手问:“秋秋,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能不能告诉我,今天早上为什么要发脾气?”

  秋秋低着头没有吭声,她似乎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自顾自地玩着手指,却不理会任何人。

  郝波波面色凝重,她突然发现,虽然已经知道了秋秋患自闭症的原因。但是,面对这样的秋秋,她依然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她想了想,从口袋中掏出了那枚被层层丝帕包裹的四叶草碎片,在秋秋面前打开。看着秋秋,小心翼翼的问:“秋秋,还认识这个吗?”

  秋秋原本玩手指的动作顿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郝波波掌心的四叶草碎片,一动不动。

  郝波波有些焦急,又有些紧张。但是,看着这样的秋秋,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只能保持托着四叶草碎片的姿态,观察着秋秋的反应。

  然而,秋秋在呆滞地看了很久之后,突然“哇”地哭出声来:“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没有了!”

  郝波波一愣,她猛然想起赛尔班警官曾说过,却被她下意识忽略了的话,在被救出出事的车辆时,秋秋的神智是清醒的。

  也就是说,秋秋,其实曾亲眼目睹自己的养父养母遭遇车祸?

  甚至,秋秋亲眼看见了养母为了保护她,而失去了生命?所以她紧紧攥着这块四叶草的碎片,其实,想要攥住的是曾经的幸福吗?

  所以,秋秋只对郝波波的话语有反应。所以,秋秋在第一次和郝波波说话时叫妈妈?因为郝波波带着与她的母亲古塔夫人极为相似的四叶草吊坠?

  所以,秋秋在拿到四叶草吊坠之后,问郝波波,爸爸妈妈去哪了?

  郝波波托举着四叶草残片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她一把抱紧秋秋,大声叫到:“没有,爸爸妈妈没有离开,我还在,我就是你的妈妈。”

  然而,秋秋依然大声哭着,她用力地摇头,重复着之前的话语:“爸爸妈妈没有了!”

  “不要哭,秋秋。我来做你的妈妈,我就是你的妈妈。”郝波波把秋秋紧紧抱在怀里,却只能下意识地呢喃着这句话。

  突然,她发现秋秋的脖子上空空如也。原本挂在脖子上的四叶草项链不翼而飞。

  “秋秋!”郝波波惊讶地叫出声来,她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郝波波问道,“你今天早上发怒,是不是因为四叶草项链不见了?”

  可惜,作为一个只有两岁,又患有自闭症的孩子,秋秋并没有给她任何答案。

  郝波波猛地抱着秋秋站了起来,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许,秋秋突然的狂躁与愤怒,就来自于那丢失的四叶草项链。

  “你别急,秋秋,丢失的东西,我帮你找回来。”抱着秋秋穿行在孤儿院的各个房间,郝波波坚定地说着。

  英夫人紧张地跟在她身后,惴惴不安地看着严肃的郝波波,又看了看哭闹不休的秋秋,终于开口:“那个,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亲爱的郝波波。”

  郝波波回头,定定地看了英夫人一眼,这才答道:“有!我要找回我送给秋秋的四叶草项链,你可以帮忙寻找它。”

  “四叶草项链?”英夫人一愣。

  “没错,”郝波波点头,冷冷地说明,“这是我昨天送给秋秋的项链,因为与她母亲最喜爱的项链相似,被她当作宝贝。”

  “但是,我昨晚抱她回床上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条项链呀!”英夫人惊讶地说道。

  郝波波一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