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寻回四叶草
张秋紫2018-03-29 18:082,574

  “那,这枚项链去了哪里?”她停下脚步,看着英夫人问。

  “亲爱的波波,我是真的不知道。”英夫人无比哀怨地说,“之前秋秋一直绕着廊柱转圈子,我拦不住她。孤儿院的其它工人也拦不住她。我们并没有注意到秋秋的脖子上有没有项链。”

  “后来她走累了,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脖子上已经没有吊坠了。”英夫人哭丧着脸,作为一个合格的孤儿院院长,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孤儿院出现这种事情。秋秋脖子上的项链失踪,可她却没有发现,这让她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您能够回忆一下秋秋昨天的行走路线吗?”郝波波尽力地控制着情绪,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终于发现,之前对于英夫人的迁怒并不正确,心中不由闪过了一丝愧疚。

  英夫人却没能发现郝波波的愧疚感,她立刻陷入了回忆之中:“啊!让我想想。”

  “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英夫人大叫起来,她带着郝波波和秋秋来到一间起居室,“这是昨天秋秋开始绕圈的起居室。”

  英夫人指着起居室的椅子,滔滔不绝地说:“昨天,秋秋一开始是绕着这把椅子转圈。当我们把椅子挪开以后,她就走出了这间房间。”

  “秋秋从这间起居室,经过这个走廊,来到了室外。”英夫人轻快地在这所孤儿院里行走,为郝波波领着路。

  “在外面的草坪上,秋秋就开始胡乱转圈。因为我们谁也拉不住她,而且,她在草坪上活动并不危险,我们就没再管她。”她指着孤儿院小楼前的小草坪,向郝波波诉说着昨天的情况。

  郝波波看着草坪上不算茂密的草,若有所思。

  从英夫人带波波到起居室开始,她就开始留意。屋子里的地上,并没有四叶草项链的痕迹。而这片草坪,在夏天的时候也许会茂密而旺盛。

  但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它们也只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一眼看去,她也无法发现秋秋的吊坠究竟在哪里。

  “秋秋昨天,一直在这个草坪上行动吗?”郝波波郑重地看着这一大片草坪问道。

  “没错儿,我们谁也拉不住。”英夫人看着缩在波波怀里的秋秋摇头叹息,“她在这个草坪上走了一天,直到天黑睡着了,才由我把她抱回了房间。”

  郝波波面色凝重。这片草坪并不小,如果秋秋在草坪的各处走来走去,那么,她也只能在这片草坪上一寸一寸的搜索了。

  而且,谁也不知道秋秋丢失项链是什么时候,在这期间,如果有孩子捡走了项链,情况将变得更复杂。

  她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昨天,除了秋秋以外,有别的孩子到草坪上来玩过吗?之前我们一路过来,并没有看到秋秋的项链。我无法确定是被其它孩子捡到了,还是掉在了这个草坪中。”

  “孤儿院的孩子们,从小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英夫人严肃地回答,“他们如果捡到了不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都会主动上交。不过,你的担忧是对的,我去问问孩子们,如果在他们哪个的手中,我会让他们交出来。”

  “那就拜托您了。”郝波波微微欠身,向英夫人鞠了一躬,“我会努力在这片草坪里寻找。”

  “那就分头行事吧!”英夫人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秋秋似乎也知道郝波波是在帮她寻找丢失的四叶草项链,她紧紧抓着郝波波的手,不肯放开。

  郝波波看向怀中的秋秋,用一种极为认真的态度,一字一句地问道:“秋秋,你还记得昨天自己行走的路线吗?”

  秋秋慢慢转过头,看了看枯黄的草坪。良久,她终于摇了摇头。

  郝波波叹了一口气,她握着秋秋的手,慢慢在草坪中寻找起来。冬天的风很快就将她的手冻得通红。

  秋秋一声不吭地陪着她寻找,原本苍白的小脸越发苍白起来。

  波波看着幼小的秋秋于心不忍,一把抱起她,试图把她送回房间。秋秋开始拼命挣扎。

  “这儿太冷,秋秋,你先回去。我保证找回四叶草项链,好吗?”郝波波安抚着秋秋,却没有任何效果。秋秋用力挣脱了她的怀抱,飞快地跑开,站到离波波远远的地方望着她。

  郝波波无奈地叹气,对秋秋招了招手:“算了,我抱着你吧。今天太冷,你这样,会冻坏的。”

  秋秋警惕地看着郝波波,完全不肯相信她的话。

  “真的,我保证。我向上帝发誓,绝对不骗你。”郝波波举起右手,做出起誓的姿势。

  秋秋呆呆地看着郝波波的动作,无动于衷。

  “相信我,秋秋。”郝波波蹲下身,对着秋秋伸出右手,诚恳地说道。

  终于,秋秋有了反应,她自顾自的低下头,再次陷入了自闭的症状之中。

  郝波波目瞪口呆,她走上前,拉住秋秋的手,用力将秋秋抱了起来。秋秋并没有反抗,她不再像最开始接触郝波波时一样,尖声惊叫,又踢又咬。

  发现这个难得的好突破之后,郝波波的心情一下子就愉快了起来。就连抱着秋秋在草坪上寻找,也不觉得累了。

  她在草丛中一寸一寸的搜索,终于在一片枯黄的草丛中,发现了一抹碧绿。

  那正是秋秋遗失的四叶草项链,它静静的躺在那里,青翠欲滴。与郝波波曾见过的,那枚叶子早已枯黄的残片不可同日而语。

  郝波波走上前去,轻轻捡起这条漂亮的项链,透明的吊坠轻轻晃动着。而秋秋,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动于衷。

  “秋秋,你看!”郝波波欣喜地把失而复得的项链举起来,举到秋秋眼前。吊坠在半空中划过,带出一道明亮的光芒。

  那一瞬间,这个吊坠似乎散发出了一股异乎寻常的魔力,它迅速地把秋秋从自闭的状态拉了出来。秋秋看着这枚吊坠,啊啊地叫出了声音。

  “这一次,可不要再弄丢了哦!”郝波波将项链重新挂到秋秋的脖子上,语重心长的说。

  秋秋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郝波波,她似乎没能理解郝波波话中的意思。但是,她的小手,却紧紧抓着这条项链,再也不愿放开。

  看着这样的秋秋,郝波波从心底绽放出一个笑容。

  而秋秋,突然猛地扑进了郝波波的怀里。

  “妈妈!”秋秋脆声叫到。

  郝波波愣住了,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把秋秋抱紧。在那一瞬间,她的脑海中划过了白色的古塔宅院里,巨大的婚纱照。精致的儿童房,以及那摆放在书桌上的,厚厚的日记。

  好一会,波波才反应过来。她急忙回答秋秋的呼唤:“哎!秋秋,妈妈在这里。”

  “妈妈!”秋秋一遍又一遍地朝郝波波叫着妈妈,而波波,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应答着。

  这个孩子,也许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女儿吧!郝波波心里想着,她默默地抱紧了秋秋。暗自下定了决心。

  即使全世界也抛弃了这个孩子,她也要给予秋秋幸福。

  就好像那机缘巧合的两枚四叶草项链,即使有着不同的命运。但最终,它们所追寻的,依旧是生命中那小小的幸福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叶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