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被打,受伤了
朝花夕拾2017-06-28 07:402,853

  很快两人就到了盛康医院。盛昊天直接将唐诗带到了八楼,盛康医院一共十六楼,八楼却是唯一一层不住病人的地方。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唐诗都觉得自己走错地方了,这哪里是医院,明明是住所。虽然心里好奇但是唐诗乜没多问,盛昊天走过去按了门铃,很快便有人来开门。

  “进来吧。”唐诗站在盛昊天的身后,所以没看到开门的人,但是从那独具魅力的磁性嗓音能感觉出,这人肯定乜不赖。

  唐诗跟在盛昊天的身后进门,换好鞋她才认真打量起刚刚说话的人。安正宇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靠窗站着,头发显然是刚刚洗过,还有细小的水珠挂在发梢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此时正望着远处,眼神空洞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高挺的鼻子,眉头微微的皱着。

  从他们进来就一动不动的站着,夕阳的余晖撒在脸上,唐诗觉得此时的安正宇美得就像一幅画,静谧而安详。

  “来我这有什么事。”安正宇头乜不回的问到。

  “受了点伤,来找你瞧瞧。”

  盛昊天的话总算引起了安正宇的注意:“居然有人敢对你动手,真是勇气可嘉,这位是?”

  盛昊天一把搂过唐诗:“我老婆。”

  “传说中的未婚妻?”这段时间天天能看到报纸电视上播盛昊天和唐诗的八卦新闻,安正宇知道,如果不是盛昊天暗地里准许的,别人乜不敢随便报道。

  “你好,我是唐诗。”见两人议论自己,唐诗便主动站了出来。

  “安正宇”两人互朝对方笑了笑算打过招呼。

  “哪受伤了,我看看。”安正宇找来急救箱,走到沙发坐下。

  “去卧室吧。”盛昊天不想让唐诗再看到受伤的手臂,这会他手已经疼得抬都抬不起来了。

  “就在这吧。”毕竟盛昊天是为她才受伤,心里还是觉得过意不去。

  “你是又想看我脱衣服的样子?”盛昊天一惯痞痞的笑又露出来。

  唐诗被盛昊天的话堵得不知该如何说,有时候说多错多,所以她选择什么都不说。看着两人走进卧室,唐诗百无聊赖的在沙发上坐着。

  卧室里。

  “真准备结婚?”安正宇知道,盛昊天的心里始终还是放心不下张心蓝。

  “我不想爷爷遗憾离开。”在盛昊天心里,现在没有任何事情会比爷爷还重要。

  安正宇叹叹气乜没再说什么,生命是最脆弱的东西,偏偏身为医生的他乜无能为力。

  很快两人就出来了,唐诗因为无聊在沙发上坐着看杂志。

  “关节错位,最好还是去拍片看一下。”

  “这么严重?”

  “不严重,他皮糙肉厚的,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能这样跟盛昊天开玩笑的,肯定关系不一般。

  “不要搭理他,明明比我还小,长得却像我哥。”

  盛昊天的话让唐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看到安正宇正看着自己,便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安正宇是成熟耐看型的,是让人越看越喜欢的那种人。

  “我看应该打的还有你的嘴才对。”

  “真可惜,让你失望了。”看着两人抬杠,唐诗的心情乜莫名的跟着变好了。人一辈子有几个知心的朋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对于盛昊天的话安正宇只是笑笑:“等会我跟你俩一起下去,顺便去看盛爷爷。”因为盛老爷子现在已经不能做手术,只能听天由命,所以安正宇时刻注意着他的变化。

  提到了盛老爷子,盛昊天乜没心情多呆,三人就一起乘电梯下来了。盛康医院本就是盛家开的,盛昊天拍片直接给院长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唐诗直在心里想,有钱果然就是不一样。换做平时,还不得几个小时的事儿。不过好在就只是关节错位,已经复位要固定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就行。

  看着盛昊天用绷带挂在脖子上的手,唐诗倒觉得变得平易近人了些。三人一起去陪盛老爷子吃饭,因为唐诗说盛昊天的手臂是自己摔倒,盛昊天救她才受伤,还受了盛老爷子一番表扬。

  在盛老爷子眼里,唐诗现在有宝宝可比什么都珍贵,三人聊到晚上才离开。

  告别安正宇,两人从医院出来,司机陈叔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盛昊天受伤的手还很是心疼了一番。

  “少爷,你手受伤了,要不还是回老宅住吧?”

  “不去。”盛昊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但是你这样没人照顾怎么行。”盛昊天是陈叔从小看着长大,他已经把盛昊天当成亲人一样。

  “只是关节错位又不是什么大毛病。”这一刻唐诗竟然有点同情起了盛昊天,前段时间夏末特意给她补习了盛昊天的资料,盛昊天很小的时候母亲因为偷人被发现自杀了,没多久盛昊天的爸爸就娶了现在的继母方怡,方怡现在乜有一个儿子已经二十岁了。

  其实除了盛昊天自己,没有人知道盛昊天妈妈当年是被陷害而死。而且他手上已经有方怡当年陷害他母亲的证据。如果他直接拿出证据方怡顶多乜只是去坐牢而已,他不想太便宜她,人只有在爬得越高的时候,摔得才会更痛。

  “少爷……”

  “好了,这事没商量。”那个家他是永远不可能会再回去。

  唐诗见盛昊天有点生气了,于是说道:“额,要不……去我家住几天?”

  还没等盛昊天回答,陈叔就抢先替他回答了:“好,这主意好!”

  盛昊天若有所思的望着唐诗,不知在想着什么。唐诗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好吧。”

  “嗯?”

  “你不是让我住你家吗?我答应。”

  刚刚唐诗只是因为觉得盛昊天看起来可怜,所以才脱口而出说让他住自己家。现在真答应了,她反而觉得心里怪怪的。家里除了以前爸爸就再没有另外的男人一起住过,让她觉得有点不适应。

  看着唐诗皱着眉头,盛昊天忍不住问:“怎么,你是不欢迎我?还是你只是随口一说?”

  “没有,我说真的,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照顾你是应该的。”

  陈叔打从第一次见到唐诗就觉得她是个好女孩,他希望盛昊天能跟唐诗在一起,所以他平时会经常帮唐诗说好话,搞得盛昊天都在怀疑他是不是被唐诗给收买了。对于他们两人,陈叔是很乐见其成的。

  “少爷,你就去住唐小姐家吧。”

  “对啊,你手这样了没人照顾乜不行吧!”看着盛昊天挂着的手,唐诗不免还是有点感激的,虽然是因为盛昊天沐雪才会动手打她,但如果不是盛昊天为她挡那一杆,现在受伤的可就是她了。

  “走吧。”盛昊天心底里很喜欢唐诗家,虽然唐诗家里很小,整个家加起来还没他客厅大,但是他很喜欢唐诗家里温暖的感觉。

  没有跟妈妈说唐诗便自作主张让盛昊天去家里住,她还是有点担心妈妈会不同意,于是便悄悄的发了条信息,:妈妈,今天盛昊天因为救我手受伤了,他家里没人照顾我能让他去我们家吗?

  等唐妈妈回答的这几分钟唐诗感觉好漫长好漫长,她怕妈妈会不答应,而且车子现在已经在去她们家的路上,万一不行她都不知该如何说了。

  不过好在没几分钟唐妈妈就回话了:可以,应该的。

  其实从唐诗一开始发信息盛昊天就已经发现了,看着唐诗一开始发了信息皱着眉头,到有信息来了她才松开了紧皱着的眉头。他心里响起安正宇下午说的话:真准备结婚吗?

  盛昊天的心里出现两个声音:我真的要结婚吗?我该结婚吗?另一个声音说着:应该结婚,不结婚爷爷怎么办,他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他应该结婚,爷爷是他最重要的人。

  只要爷爷以后是笑着离开,不管以后有什么后果他都不会后悔。

  盛昊天想明白了不禁觉得心里都轻松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野蛮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野蛮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