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另外一个世界
简泱泱2017-06-09 17:501,467

  社里的英华嫂和奶奶聊天:“说到阿远家的新媳妇,竟然每天要花七八块钱买絮馐吃!”

  简川撇撇嘴,正餐之外,谁不吃絮馐,吃点絮馐有什么不好,还不允许人嘴馋么?当新媳妇那么惨啊。

  “……说起我那妯娌,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生啊!”看着说得眉眼得意满脸写着“我可是生了两个喔”英华嫂,奶奶驳道:“生孩子这事情,需要两个人,不会生的人,恐怕是你弟弟吧?”英华嫂连说不是。

  奶奶不紧不慢地说:“你看你弟弟前面那一位,也不合,吵来吵去吵得闹喝农药,后来嫁去另一个村子听说就生产了,事实摆在面前,你怎么敢这样四处说你弟媳。”英华嫂忸怩了一下,又说:“哪有。那谁谁谁……”奶奶宽慰她:“放心,放心,如果身体好了,会有小孩的。”

  这种家长里短的时刻,如何能少得朝婆?朝婆一来,喝了杯水,和奶奶说:“阿洲,没成。”

  英华嫂笑笑说:“朝婆给阿洲找对象哪?什么时候,给我家阿民也找一个!”

  朝婆好声好气:“好说,有合适的我再和你参详。”奶奶拉住她:“谁没成?”

  朝婆虎下脸:“人长辈们这样问,听说,阿洲你做老师,还做村里的会计,给整个学区孩子印刻考卷,家里是万元户哩!”

  奶奶讪笑:“哪里还是什么万元户啊……”

  朝婆接着说:“阿洲解释,老师薪水几何,会计薪水多少,家里存款给孩子娘带去县城做生意……长辈的意见是,阿洲太过憨厚,木讷寡言,不合适。”

  奶奶担忧地看着朝婆。

  朝婆摇头:“没有什么余钱,连两个孩子的学费,有时都要用工资抵,这样的话都说了……”

  奶奶叹口气。

  英华嫂连连说:“阿洲就是脾气太直接,太不会说话。”

  接着妇女们又开聊别的话题。

  可能白天贪跑着了凉,当天夜里简川发起高热,爸爸背起来,送到村卫生站诊治,喝水吃药吊瓶,一夜又一个上午,高热仍不退。

  卫生站老爷爷说:“不然用土法吧。阿洲你去河里挑担河沙来。”

  河沙挑来铺在卫生队的厅堂里,剖了两页香蕉叶子,清洗去浮灰晾干,覆在沙上,简川躺在蕉叶上,觉得发烫脑袋渐凉。

  上次也是生病,幼儿时期,第一次吊瓶,哭闹惊怕的简川挥舞着小拳头不让人近身,爸爸抱着她哄着:“在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世界哦。有好细菌帮打坏细菌,但坏细菌太多,身体就生病,棉花凉凉的,是为赶走皮肤上坏细菌,但是,里面还有!针头输药进去细菌大战!……试下,一点疼,像蜂叮似的?”简川止住哭泣,抬头听故事。

  拔针,简川再次大哭,爸爸说:药是消防卫士,正在四处灭火,不料这个消防通道,被血液发现……针头拔出来,很多贪玩的血跟着跑出来,通道入口站着一大群交警,肩章上刻着“血小板”,它们很着急的指挥,走这边,走这边!来,大家顺着血管走,顺着血管走——

  但是出入口交警太少,别的交警正在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大部分血液不怕交警,还是乱跑,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医生爷爷用棉花把出口按住!按住以后,血液什么反应呢?

  前面的血液就跑回来,互相警告,并警告后面的血液:“注意注意!此路口有棉花球!注意注意,此路口有棉花球!”

  “出去会被棉花球拭走喔,太可怕了……”

  “这次真不能莽撞,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路过的淋巴,比你见过的小静脉还多,不是开玩笑!”

  这时血管里其他血小板交警总算支援赶到,一起帮忙把路口重新建立起来,于是这伤口凝住……”

  蕉叶带着草木淡淡香,很舒适。

  转个身濒临昏睡的简川迷糊想,

  这么啰嗦的老爸,这么地啰嗦哦,

  怎么可能“太过憨厚,木讷寡言”?

  这身体里另外的世界,此刻烫烫的,在做什么呢,想必正在紧张互相打架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