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笋长成堂下竹
简泱泱2017-06-09 16:011,889

  乡间多竹子,笋是随处可见家常菜。

  冬笋挖来,笋衣仔细剥开,洗净切丝,锅中爆油,将冬笋丝加瘦肉炒香,倒点鸡汤鸭汤肉汤,清水也行 ,盖锅盖,水咕嘟冒泡时,把揉好的实心汤圆拨进去,浮起来就熟了,撒点盐和葱花——立刻,满室生香。

  开春有箭竹笋,洗干净,用手一一折断,放置锅里,酸酸的咸菜,倒一罐进去,厨房就飘着酸酸笋味,闻风,口角生津,食指大动。

  夏季有绿笋——切块炖汤吃,好吃,清甜。切片炒着吃也好吃,清晰的甘香软嫩,像鸡肉,又有鸡肉没有的脆爽。

  也有难吃的笋啦,

  在同类以经济为种植目的的竹中,麻竹最为粗壮,且生长周期快,绿意盎然,高大威武,四季发财。可是,麻竹的笋,吃起来实在不咋地。麻竹笋苦啊,要过好几次水,加水煮,煮软后水倒掉,再煮一遍,再煮一遍……后来味道不苦了,但却太寡淡。

  但,平淡的麻竹,一修炼成笋干地位就不同了,带着麻油和茶叶的清香,很神奇的味道。菜市场有卖的,一桶一桶,摆在水里,刮成一梳一梳的麻笋干。在不可能的季节出现,像是返老还童,重生一遍的青春。

  嘿,严寒隆冬,别的笋都不再当季,想吃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况且,能与笋干合作的菜,那么多,笋干烧肉 ,红烧笋干蹄膀 ,笋干老鸭煲 ,笋干肉丝汤,笋干焖牛腩,笋干排骨,笋干扣肉……甚至,不泡开,干扁都很有味道,山珍嘛。

  麻竹是很适合晒笋干,而且属于笋干比鲜笋好吃的品种,就像有的妇女,十多二十岁,就长得像三十几的模样,但是四十多了,还是长三十几岁模样,这时候反而顺眼了。

  最好吃的笋怎么来?——烤。

  笋离土太久再烤就不成了,少清甜,发苦。只要找丛竹笋,干枯的竹叶铺上,点火,烧到笋香扑鼻,扒开叶灰,剥掉紫褐色的笋衣,柔软莹白的笋肉冒热气,用小刀一段段割下来,美到心里去。

  笋是素食,却很容易让人有富贵满足感觉的香,喷香。

  在素食界,只有蘑菇类敢与笋拼一拼这等技能了,其余的菜,只得望其颈背。

  新笋没有及时挖掘,时间一到,嫩黄洁白的笋身慢慢盈翠,笋壳脱落,关节长出绿色竹叶,一场大雨过后,咦,变成那样高的竹子?新笋长成堂下竹,老皮老脸,青春再没回头路。

  爸说有个打油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那么,想不瘦又不俗,怎么办呢?当然是多吃些竹笋炒肉了。

  笋的纤维有中和油的作用,帮助消食和减肥,常吃笋的人,纤细的身材,与“俗气”无缘。

  可能在妈妈眼里,笋,虽然味美丰实,却不足以慰藉人生。

  于是她离开这里,去城里,去很多地方,很远的地方。

  简圳不喜欢笋,喜欢笋的配菜——肉,简川喜欢肉的配菜——笋,两人刚好合作愉快,但为讨论肉和笋谁不可或缺,谁才是配菜,总相持不下。

  唯有一件事,兄妹俩意见一致,他们都同样喜欢去城里妈妈家,城里有游戏厅,有百货大楼,有儿童乐园,可以买很多小零食,妈妈的朋友们带着简川和简圳认识咖啡,认识牛奶,认识磁带和录像机。

  那儿是一个万花筒般的世界,似乎有无限可能,无限变化,有无限的乐趣。

  可是这回,有去城里的机会,他们却互相推却,谁都不想要去。

  因为,去城里这回不是玩,有任务的。

  缴完中考的补课费,最后一学期的学费,爸爸不够钱了。

  爸爸妈妈之间已经很多年不讲话,除非是涉及孩子的教育和生活问题。

  简川记得妈妈曾和爸爸说:“小学的学费,你多费心吧。初中学费我来!因为这几天周转不开。”

  上了初中,妈妈又讲:“初中学费不算什么,高中和考大学学费才算厉害呢,到时候就不用你付了!我最近只是有点周转不灵。”

  初中最后学期,爸爸薪水借支到几个月以后,已没有额度。

  早饭该收了,简川简圳静静地伏在饭桌不吭声,去向妈妈要钱,这个任务能完成吗?

  奶奶絮絮叨叨絮絮叨叨:“一起去吧!一起去吧,和妈妈好好说,她会给你们钱的!”

  简圳迟疑:“但是妈妈总说钱都压成货物了,要是不给,怎么办?”

  猜拳的结果,简川去。

  到了县城车站,跨过几步之遥的马路牙子,就是妈妈的店了,“黄记皮具”,主要经营项目是皮鞋,皮带,皮包,门口有个冰柜,售卖冰淇淋和冰棒,冬瓜茶,另外挂一个烟框,出售香烟。

  为什么,冰箱开上下门,长得像柜子,却叫冰箱;而冰柜是推拉门,样子像是一个箱子,却叫冰柜呢?

  命名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太阳很刺眼,百货商店今天播放的歌曲是《摇太阳》,女歌手甜甜声音唱:“摇来摇去,摇碎点点的金黄,伸手牵来一片梦的霞光……”妈妈的店很热闹,支着一张桌子,有叔叔阿姨在打牌,他们在“打红五”。

  简川竟然有莫名其妙的紧张,手心出了汗。

继续阅读:第七章 远程家庭会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