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进城
简泱泱2017-06-07 15:231,424

  生活中,最期待的事之一,莫过于新娘草的销售工作,可以挣钱啊!简川乐滋滋搓手。

  新娘出门头上必簪新娘草,属于村里习俗。

  娶亲过门最好的时辰是午夜零点,预示一天最早开始,最好的开端——傍晚到午夜前时间,留给新娘子,梳妆洗漱。

  在黄昏时分,喜娘就会上门了,来讨新娘草,也就是茉莉。递给大人一张红请贴,带着绑红绸缎的剪刀,剪下一穗正盛开的茉莉花或绿意盎然的叶子,——再递给孩子们一盒喜饼和一个大红包。当然金钱只是象征性的,少则两毛,多则两块,简川收到最多的是一块五,简圳在家收到过两块,如果两个孩子都在家,红包就得平分,都不在家,红包归简奶奶。这些意外之财,在每周零花预算支配权限只有5分钱的孩子眼里是很大一笔财富,连讲究实用的奶奶,也赞叹当初这个不能吃不能喝的茉莉花种的好,种的妙。妈妈住县城,当有人来剪新娘草,兄妹俩谁往县里去住,导致没及时接到大红包,就会好一阵惋惜,肢体动作包括:攥拳,扼腕,跳脚,转圈,再大大叹一口气。

  可结婚这件事,毕竟不好预料啊——也不能去和人约,你家娶儿媳\嫁女儿记得提前通知我!

  通往县城的路上有各种巴士,商店柜台有好吃的卖,有书店——简圳喜欢百货商店的橙色饮料,名叫“金三角”,喝完必须把瓶子交还给售货员。简川喜欢百货商店的水泡饼,可以和小伙伴们分别各买一包,大家伙带着去河边,当成过家家的道具,虽然廉宜,但毕竟是真实的食物,比假装在那吃东西有意思多了。

  简川不喜欢自己坐巴士去城里,虽然一下车就能到车站边上的店里找妈妈。但是,一路上看着车窗瞎唱歌好无聊啊。有时,会有人问售票员这个小孩自己坐车了好厉害,是谁家的孩子嘛,哦哦哦那谁谁谁家啊?简川觉得她们的八卦也好无聊!

  她更喜欢和爸爸一起去城里,爸爸只有在去开会的时候才能带她去,除了去一下妈妈店里,她可以和爸爸泡上一整天,跟着去爸爸的同学家作客,去别的亲戚家作客。这时候,县城的棋盘路,变得很大很大,爸爸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穿行其间,路好长,有时候会有修路,有时候会新建小巷子,一时走错,简川在后座开始担忧,迷路怎么办?爸爸说,不会的,所有的路,都一定会有出口,哪怕只一时找不到,那只是暂时的,果然,只要绕来绕去,就绕出来啦。

  父女俩出门都很开心雀跃,其他都还好,只有一个难题,上厕所。

  简川胆小,也比较抗拒槅门过低的公共厕所,她怕掉下去,也怕爸爸走开不见掉,她只能隔一会儿就叫一声:“爸爸!”简大洲在外等,知道简川着急,回答“——在遐。”,才过了一小会儿,简川又喊:“爸爸!”“——在遐。”“爸爸!”“……在——遐。”这孩子真胆小啊,简大洲抽着烟,呛得眼前一黑。

  遐是方言,意为“远处,这儿,那儿”,在遐,即“在这儿”。

  但这显然,不是麻烦所在。

  最难的是爸爸去上厕所的时候,简川在外面等,这回就不害怕了,只管东摸摸西摸摸,有时,还围着旁边的摊子。看人做爆米花,或者见到热闹出现,会前去围观,简大洲出来一时找不到人,又是眼前一黑。

  后来爷俩想了个合适的办法。

  那个时候,如果有人来到一个叫山城的小县城,路过公厕,也许会刚好看见一个小小女孩蹲男厕门口,朝着人出来的方向,唱着跑调的歌儿:“我从山中来,诶哎,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哄欧,希望花开早——”或者:“小小的一片云哟,慢慢地走过来,请你嘛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

  许多年后,简川在出差的另一个城里看见“残障人士专用”的独立洗手间,一拍脑袋:好东西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职业危机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