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职业危机感
简泱泱2017-06-08 10:561,181

  随着盛夏一场豪雨,小学的时期过去。

  考完试放假,查成绩,兄妹俩就上了初中。

  简圳的成绩不错,中上游,简川成绩让人大为惊讶,语文和数学相差厉害,犹如长短脚,语文九十八,数学六十五,堪堪及格。简大洲认为比较难的学科语文,简川学起来毫无困惑,很少提问;认为魅力十足的数学,简川却学得极其艰苦,问题在哪呢?

  简圳和简川的老师也是一样的。

  简川对爸爸说:“数学老师我不喜欢,数学我就不喜欢。”

  荒谬。

  简大洲只好苦口婆心地讲道理:“学校,是个批发知识的地方,商场卖鞋子卖糖果也一样,你上学因为数学老师不好,就不学习;你去商店买东西,把钱交给柜台了,会因为接着发现柜台的售货员长得难看,你就不要东西,空手回来吗?”

  道理么……听上去是一回事,但是简川觉得如果要面对那位凶狠的数学老师,她宁愿不要数学。

  简大洲非常愤怒:“方法问题,我们可以补课,找到解决方式,态度问题,是怎么样都学不好的!你装睡的时候,谁也不能叫醒你,自己反省,好好地反省。”说着失望地上二楼去了。

  简圳搬出奶奶平时教训他们的话:“学习不好,不能当科学家,也不能当医生,就和朝婆以后一样,当媒人去吧!”

  简川做鬼脸,继而想,哎呀不成,我可不想做朝婆的职业耶。

  简圳觉得,朝婆是村里最厉害的妇女之一,仅次于自己的奶奶。

  她的厉害在于交际往来,如果说简奶奶类似全村八卦交流中心,很多人会把消息带到这里来,荷锄的农人,来借工具的邻居,都会和简奶奶互通有无,作些小小的交流,而朝婆则是掀起八卦交流的主力军。

  朝婆和简奶奶算是闺蜜吧。

  村里有一家吃酒席,大家都帮忙,朝婆和奶奶也去负责端菜。

  回家后,爸爸搭讪着和简圳简川说,酒席上,有观察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没名没姓。

  不知道和哥哥讲还是和妹妹讲。

  不过,这是爸爸和孩子们暂时决裂以后和好的方式。

  简圳说,没什么特别的啊。

  简川说,啊有!阿姨婆婆们端菜,她们把大拇指握在碗沿上,手会触碰到菜肴,主家提醒了一次:“手指进碗里去了。”奶奶马上注意,把大拇指放在碗沿外边;朝婆却摆摆手说:不要紧,不要紧啦。依然那样。

  简圳疑惑:“会不会是因为主人家没有给钱她们,就不好意思管啊。”

  简川说:“不知道啊……是不是因为我们在家里经常和奶奶说,手指上有许多细菌,如果碰到了菜,会弄脏菜;朝婆不认识细菌,就觉得自己的手很干净?”

  简大洲说:“奶奶认为主人家提醒她们,是为了菜肴干净卫生;而朝婆认为主人家提醒她们,是担忧她们的手指被烫到,就回答不要紧咯。”

  简圳吐舌:“我才不要吃她端的菜!”

  朝婆这天下午又来找奶奶聊天,她们先是躲在小厨房唧唧咕咕,接着又去饭堂咕咕唧唧。简川恍惚听到,“过日子不错。”“没生孩子。”,又是在讨论帮人做媒的事情了吧,媒婆真是至为罗嗦的一个工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