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远程家庭会议
简泱泱2017-06-12 10:221,708

  城里补习班的下课时间快要到了,客人还未散去,妈妈让简川推冰柜帮着去对过马路上卖冰糕。

  夜慢慢浸过来,街面的路灯一盏一盏打开,夏季的时日总显得短,眼前夜色变得不实在,仿佛黎明一寸寸不肯停下地逼近。

  商场售货员们收拾着下班,街道两旁的各类水果摊、夜宵摊挂起大大的梨形灯泡,上场了。

  有摊档挂起夜宵粥的牌子——大卖的则是各类小菜,咸水巴浪鱼,卤汁豆腐,香辣鸭规——这是鸭子的胃,和鸭肠的不同之处,是带着整齐的花纹,将之用盐水葱姜水洗净泡韧,加胡椒粉辣椒粉炒制,再卤一遍,就这样越卤越韧,越有嚼劲。再切成一定规格条状,配粥下饭一级棒,打包带走或坐在摊点长条椅上吃都好。

  如果到了这类摊子,就可以拿出一双筷子,指指点点:“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好了。”。主家把所点菜类用小碟子给盛好,再烫碗卤面或者装碗稀饭,丰俭由人,坐下开吃,吃完走人,一气呵成。

  但是店里客人还是不散,只是叫了卤料晚餐在店里吃,妈妈也招呼简川过去点菜,带回来吃。

  简川看看忙碌张罗的妈妈,搬了凳子到店外平地上坐着,就路灯看书,然而黑色的字体仿佛店里客人嗑下的黑色瓜子皮,浮上来,浮上来,胡乱纷飞。

  趁妈妈出来泼掉一盆水,简川蓦然开口:“妈,我有事,还没缴学费。”

  第二天一大早,简川带着钱回到村中,和奶奶爸爸说:“我妈讲,要不接下来,学费,一人负责一个吧。她负责缴我的学费,爸爸负责简圳。”

  奶奶一个豁步站起来:“她这是看好了简川不想念书,她怎么能这样!明年就该她负责孩子们学费了!”

  爸爸不说话,抽烟,隔了一会儿,才说:“你们两个一定知道吧,改变自己,保护自己,只能靠学习,哪怕有一天,从校园里出来,也不能停止学习。”。

  妈妈要也在这里,肯定会说:“要改变自己,就要多走出去,一世人(一辈子)窝在山村,怎么可能有出息!”

  就这样由简川递话的家庭会议结束。没来由的,简川想到帮爸爸妈妈递话的另一回,是和哥哥帮助他们办理离婚手续。县里民政办阿姨睁大眼睛,看着进门史上最小年纪的简川简圳,毫无顾忌地大笑:“你,你们两个结婚了?你们,你们要办离婚手续?”简川与简圳埋头嗫嗫:“不是我,是我爸爸妈妈,他们……要办手续。”

  阿姨笑意不止:“离婚与结婚一样,本人必须到场,叫他们带着结婚证来。”

  简圳拉了简川就跑,他们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尴尬”。

  后来爸爸妈妈到了现场,一人坐里面,一人站门口,结婚证没有,因为在某次争吵中遗失了。

  于是回村中补办结婚证,村支书是看着简大洲长大的老头儿,简川清晰记得这爷爷问爸爸:“真的要办了?”

  爸爸这样回答:“有肿毒,该割了时候就得割。”

  这一学年,中考成绩出来,简川六中,简圳去了五中。

  按照排名,五中仿佛高一些,但是不然,六中是普通高中没错,但五中是职业高中,简圳执意要学电子和电焊……爸爸奉劝未果。

  简圳的意思:“学电焊两年就能去实习找工作,读高中没完没了,我不要!”

  这天,化学老师正在讲述:“……同时,乙烯是一种气体激素。萌发的种子、凋谢的花朵和成熟过程中的果实都能产生乙烯……问同学们一个问题,家里买了香蕉未成熟,一般怎么办的?”

  简川说:“放熟了的柿子或者苹果一起,袋口抓紧系上。”老师接着要讲:“对,这第一个发现植物材料能产生气体影响邻近植物的人是卡曾斯,他发现橘子产生气体能催熟装在一起的香蕉。直到1934年……”,生活老师在门口敲门,示意简川出去。妈妈第一次来校园里,送了一个生日蛋糕,说是给宿舍女孩子分着吃。

  高中时期两个孩子都寄宿,爸爸也来过几回……可能,十几回?有几次是为了送些书籍,像做错什么事情似的:“你去看看这些书,不明白的,问问你妈。”其中有一本,名字是《少女生活小百科》,其他大多数,是问钱够不够,然后掏出十块二十块不等,简川的杂费依然由妈妈负责,爸爸这钱是为给她买书。

  不过妈妈难得来,跑到学校,难道是听说快要高考了?

  果然,妈妈说:“我问过你阿珍阿姨了,她说你之前选的专业,唱歌和跳舞,都没有用,现在不好找工作,你明天周末,去她家,看看婷婷学什么专业,抄一份回来参详。”

  简川点头。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不欢而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