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欢而散
简泱泱2017-06-13 10:561,434

  不过,婷婷在一中,是很好的学校,估计程度也不太一样吧。婷婷家在县政府家属大院里,妈妈叮嘱道:“她们填什么学校,你回来也照着填一份。”

  “但是,妈不是说要参详吗?婷婷兴趣肯定和我不一样。”

  “兴趣是兴趣,前途是前途,婷婷妈妈见世面广,不会错。”

  “我不想一样。”“不想就别去。”

  “噢,好,我去书店咯。”

  “别去上学,不是别去她家。”

  “……”“……”

  “所以妈妈都是借口吗,为了避免支付学费的借口。”

  “你怎么敢这样说!你以为我不知,你心里只是向着你爸!”

  “你在意吗?你会在意我心里怎么想吗?在意的话你早就回家了!”

  不欢而散,近来,常常不欢而散。

  简圳偶尔来店里,大部分时间在一个电子厂实习,这天下午简川默默准备回学校,妈妈竟塞了两罐菜在箱子里,梅菜炖肉,榨菜炒海蛎干。这个时节老家的地瓜叶上季了吧,撕去叶梗的筋,凉拌和爆炒都好吃。

  教学楼和宿舍楼离很远,晚自习过后的时光,教室灯关闭,不过楼梯角的灯光蛮亮,可以占着座位默默看书,等到熄灯前再回去休息,犹如备战。

  躲在三楼楼梯拐角的简川肩膀被拍了一记,“啪!”吓一跳,是同学曾准,曾准调皮脑子好,数学成绩也不错。

  她叫住他:“嘿,吓我一跳就想走啊,教我做完这张卷子!”抖过去一张数学考卷,是简川搜集的例题,把样式都背会学会,应该可以勉强过关。曾准奇道:“你怎么不去问简埴?她数学很厉害啊,也还是从你们家乡来的。”简川慢吞吞地说:“她不爱说自己是乡里来的,你可别说这话惹她。”

  曾准挠头:“嘿对,你志愿填了没?”

  简川摇摇头:“没。”

  曾准:“不要有压力啦,我教你个小撇步,难上学校就报偏门专业,当然烂学校也有好专业,赛马守则,嘿嘿嘿,因为分数线是从高到低排的呵!”

  简川:“哦这样。所以就乱填,得不到自己想要专业也没关系?”

  曾准:“没错!”

  ……都考不上,只得调剂了,跟赌博似的,要不要这样啊。

  周六简川没去县城,生活费还够下个礼拜,她将些用不着的书本用品装一只旅行袋里先提回老家,接着咚一声丢到廊下:“爸,我不想参加高考了。”

  爸爸坐藤椅上,问:“……怎么说?”

  简川:“就是不想,觉得很难。还有老师说小提琴和体育生可以加分,以前我的小提琴要是没有断掉就好了……”

  爸爸:“后悔了?”简川:“是。”

  爸爸:“以后后悔的事情多着哩。8岁觉得小提琴难,后来遇到演出机会,加分机会,只好后悔;18岁觉得高考难,后来大家都上学,就你不上学,也只好后悔,你自己决定吧。你妈怎么说?”简川:“我……还没和她商量。”爸爸:“商量看看吧,她的朋友多,也许能给你一些建议。”

  曾准也不高考,他要去当兵;丽娜被艺校直接录取了,表演专业。简川心里上上下下的,要不,还是和妈妈商量下,下周周末去县城吧。

  周末下了车,简川照例背包往妈妈店里走,卷闸门紧锁,诶?妈妈去哪儿了?

  隔壁店的爷爷奶奶正在忙碌,简川走过去问询。爷爷奶奶愕然:“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啊?这一片要拆迁,大家都另找地方搬了。我们把货底清一清,下礼拜也不来啦,该回家抱孙子。”爷爷奶奶是很好的人,过年时还曾给简川一个大红包,里头有湛湛新的大团结一张。

  简川又喜又忧,自己想学什么专业就学什么专业了,或者就直接不高考了——天阴郁,仿佛要下雨,马路上一个辙印,里头飘着一些汽油,一定是某一辆重型大卡车曾在这里停过,汽油味道真差,闻着欲呕。

  妈妈去哪儿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第一份工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