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公交车人格测试
简泱泱2017-07-12 09:571,706

  韩小江好奇转头问简川:“纸箱里是什么啊,很轻,摇起来,还会兮哩苏鲁卡啦响?”

  简川狞笑:“是米糠——和猫咪狗子的金克拉!”

  韩小江仍然雾飒飒:“是什么?”

  没吓到一下子把箱子扔掉?没意思。

  简川:“你在海外这么多年,不晓得金克拉?……是做基肥的东西,猫狗排放物。”

  韩小江:“噢,知道了,你哪儿捡的,还晒干了。”

  仍旧稳稳地端着箱子。没意思。

  两人一起走进院子,院落中放置几只干净古朴的桌椅,阳光被遮的桂花树荫下,有两个小小孩。

  简川和韩小江再走近,写大字的小男孩微笑眨眨眼。

  小女孩明眸皓齿,抬头欣喜地说:“阿川姨,你来啦。妈妈在后厨哦。”

  “嘿,花椒,胡椒,你们好啊。

  胡椒……花椒……

  韩小江指着在砖墙上晒太阳的猫:“那么它咧?”

  简川:“尖椒。”

  再指着另一只匍匐脚下转圈的黑狗:“它是黑椒?”

  简川:“不,它是菜椒。”菜椒就是甜椒,索性叫甜椒算了啊。

  韩小江:“……好吧。”

  此时长相黑黑的菜椒一个箭步窜到厨房门口,出来一个女子,手里端着一个盆钵,面目婉柔,利落盘发,洁净脖颈戴着一颗不规则形状贝壳。

  简川介绍:“这是简衍,这是韩小江。”

  简衍将酱盆端到院子中,才腾出手,脱去手套握手。

  一阵香气很清晰,随着盆钵,喷薄而出。怪不得菜椒反应最快,飞速过来。简衍接着把酱盆端到大堂去,菜椒一路紧跟,摇头晃脑,左顾右盼,俨然护卫队大队长,狐假虎威在前面开路,仿若在说:“小心,一定要小心,小心烫手,小心犯傻,把酱汤给打了——来,轻轻放下”。

  韩小江看着多事的狗儿,很不理解,这么多事,酱也不会给你吃啊,真是的。

  简川带韩小江到后院去。

  走过一条水圳,再爬上小小山脉,翻过一个山头,上面平整的一个大平台,梳子般整齐的土地上,一行一列有各种蔬菜水果,简圳让韩小江放下纸箱,她取过菜地边的手套,戴上后,把纸箱中黑乌乌的物事倒铁锹上,拿起铁锹均匀撒到田地里,培好土。

  韩小江环视土地,有应季的蔬菜,有芒果树,蜜柚林,树林下四角打着木桩,围着绿蓝色的网——大约到腰围处,里头养着鹅与鸡,可看到鹅蛋与鸡蛋零星散落。它们不会飞么,飞出这些网不就跑掉了?

  山下的水圳中有一群鸭子在啄食,上游和下游也是用网围着,韩小江继续疑心,它们就不会跑么。

  将疑问向简川提出,简川认真摇头:“不会的,因为这些鸡鸭是从小养起,小时候它们曾试过,飞不过栅栏,试到长大以后,就算理论上它们可以飞出来,它们也不飞的。”

  韩小江脸上出现震惊神情:“哈?会这样?”

  简川继续说:“菜椒小时候刚到我姐家,因为总是乱跑,被花椒倒扣一个洗衣篮关住,任它怎么转,就被关在篮子里,动不了。现在它长大了,可以轻易拖走一个大人,与小时候比,可谓力气无穷,但是,现在花椒只要拿出那个洗衣篮扣住,菜椒就匍匐在地上不敢动,虽然理论上可以掀翻这篮子,但它就是做不到。”

  韩小江:“噢,温水青蛙实验?”

  简川:“……相反。温水青蛙是让青蛙从小温暖舒适,而它们是从小奋斗失败,可谓思维定势吧——但是鸭子群也不全然如此,有特别厉害的刺儿头,不信邪,还是可以飞出来,那就要用到剪翅膀的手段管理咯。”

  韩小江:“道理上一样?”

  简川停下工作,拄着铁锹歪头想了下:“算是吧。”

  韩小江:“你需要帮忙吗?”

  简川:“不用,我就是想要均匀地铺洒,这种工作不麻烦,很有趣——如果把垃圾在城市里乱扔,可谓愧对那片马路以及路上行走的人,而放到这里,就是很好的肥料——土地最神奇,消化一切苔哥(脏污)。不过,消化不了塑料袋。”

  韩小江:“那咱们待会儿把田头这些肥料塑料袋都带回城里去?”

  简川一怔,望着山崖上片片阳光,仰天咯咯大笑。

  韩小江一脸迷茫,雾飒飒:“有什么好笑的吗?”

  简川:“没,不是笑话你——我以前在城里读书,每次进城呢,爸爸把我用摩托车载到镇上,再转车到县里,接着在县里再转车回市里学校——沿路会换好几次公交车,有一次,正要从乡下返回学校的时候,我爸爸叫住我,问我想不想来一个公交车上的人格测试。”

  韩小江:“怎么说?”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菜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