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菜谱
简泱泱2017-07-13 11:021,802

  韩小江:“怎么说?”

  这时山下炊烟正袅然升起,地瓜叶子与细藤在脚边匍匐,田园里尽是雨后阳光的味道,蜘蛛也赶忙在被风刚吹掉露珠的叶子上打出新颖的脉络。

  韩小江等着。

  简川转头来,眼中闪光:“哈哈,我们村有个水电站——话说我们村原来真的是民风淳朴又安静,老老实实地只知道吃饭睡觉,但是自从隔壁村出了个林语堂以后,民风就变得饥渴而彪悍,家家户户都催着孩子快去读书,力争要赢过隔壁的人气——于是,随着人们的干劲,再加上人口增长,热火朝天盖房子,环境就默默地被破坏了,唉,了然啊。”

  简川嘘唏。

  韩小江又等着。

  简川回过神来:“——村里建立水电站,建立了拦坝,就是在水电站发电处之前,有一道一道一道闸,没有辞职前,我姐简衍,她的工作就是每天几个时段去铁闸那边看看,用长得像猪八戒钉耙的耙,把卡住的塑料袋水草都耙到岸边来,这工作超级简单,薪水也高,但是她就爱做酱。

  附近因水电站的截留,产生很多垃圾,我爸按时把这些塑料纸,都装袋子里,加上我和简圳吃泡面的塑料纸,家里买东西包装袋,装一袋就在出差时带去城里丢垃圾桶。装在我哥淘汰的纸袋里——骤眼一看,仿佛是一件土时髦行李。”

  韩小江:“……土时髦?”

  简川:“纸袋装衣服那种纸袋,表面上印制着土时髦风格的明星——好好的一个人,头发烫卷吹得虚高,穿紧身衣,喇叭裤,男人女态。当时越有风格,越时髦,过几天看就越土。土时髦风格嘛,像我这样土到底的,觉得怪瞧不起的;像简埴简衍她们真时髦的,也觉得怪瞧不上。”

  韩小江:“了然,所以——你就假装拎行李,故意把它遗忘车上?”

  简川点头:“嗯,是。但是老大,了然不是这样用的,了然不是了解,是看透了,失望。”

  韩小江:“结果怎么样?”

  简川:“结果,哈哈,结果是转了好几次车,每每下车就有人提醒我:阿妹,你袋子忘记提了!老老实实带到城里丢。”

  韩小江微笑:“这说明,车上乘客,人格都很高贵?”

  简川耙着脚下的泥土:“进县城车子上,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因此,互相提醒很正常——但也不能一次行为就贸然判定别人高贵不高贵。我觉得村里妯娌们争一垄田地争到头破血流的行为很不高贵,但是她们有时候对乞丐却倾囊相助,所以不好说。”

  韩小江蹲下来研究田垄上的植物:“哦,要铺排这样仔细?基肥很难得吗?这个用起来很节省?”

  简川:“这不是节省,是公平,公平就是刚刚好,对土地也要公平啊。统筹的意义,不在克制,在于调控,喂你这城里人,你好像并不畏惧泥土?我同学到我家,除了烤地瓜以外,什么都不敢摸不敢碰。”

  韩小江耸肩:“又不是不洗手,你不畏惧泥土很正常。但是,金克拉?”

  简川正就边上水泉洗手:“世间许多比狗屎还要脏的东西,才值得畏惧。”

  韩小江:“什么?资本主义?”

  简川:“哈哈!才不是,不说,以免待会儿你吃不下饭。”

  韩小江:“说。”

  简川:“你知道咳嗽吗?”

  韩小江:“接着说。”

  简川:“在我们身体里,原有另外一个世界,当寒风骤起,全身的血管和毛孔紧张,会扩大,犹如士兵们警戒时纷纷张大眼睛,漂浮的病菌,趁机带着降落伞,从鼻腔与口腔中长驱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占领扁桃体,顺着气管、支气管长驱直入,肺尖肺叶,相继沦陷——细胞瞬间弥漫战火,血球们与之同归于尽,心脏告急,大脑发出严厉命令:把细菌赶出去,因此,阿嚏一嗽,大量细菌在空中变成灰雾,这就是痰——带着链球菌、肺炎球菌、感冒杆菌、结核杆菌等一大堆细菌的赃物,咳嗽吐痰,害人害己。金克拉内容是植物纤维素和动物韧带,狗粮残渣、微生物——大肠杆菌占多数,一旦伴随煤灰和米糠到了土壤,就被分解。”

  韩小江:“……好吧”。

  简川:“好啦——我们洗完手,快下去吧,我姐姐家有截止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好吃的咸水鸭。”

  韩小江:“用这里的鸭子做的?”

  简川:“是。”

  韩小江:“可这里不是以卤鸭出名么?”

  简川:“那就要看技术了。卤鸭,咸水鸭,都要时间,但是,卤鸭佐料多,咸水鸭佐料少——能把光用一味盐的咸水鸭做得好吃,才是真技术。”

  回到山下,简衍已准备好一桌菜,最令韩小江不可置信的是一碟剖开卤蛋,外壳已经卤至沉灰,而里头还是软嫩的溏心蛋黄。

  韩小江问简衍:“技术上仿佛不可能。”

  这时简衍的先生从园子里进来:“她啊,哪天要开面馆,就指着这个菜谱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 细节行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