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最心爱的花
简泱泱2017-07-25 10:132,496

  “你最喜欢什么花?会香的,还是好看的。”

  简川微笑:“葡萄花。”

  小江困惑:“葡萄花什么样子,会很香喔?”

  简川摇头:“不会不会,葡萄开花的时候很小很小,几乎看不见,有时候经常错过了,但是不要紧,它能结出友好又甜蜜丰富的果实。我小时候栽下了很多很多的葡萄籽,但是一颗也没有发过芽。”

  韩小江:“为什么,因为土地不够松软吗?”

  简川摇头:“不是的,因为葡萄种植是通过藤根拓展,必须剪下来扦插才行呢。”

  哦,韩小江看这个小小的姑娘,喜欢小小葡萄花。

  但是本人一点都不像葡萄花呢,更像一株山间野生栀子,不声不响,静静清香。

  韩小江喜欢一切小小的香花。小小的花有爆发力,扬出沁人的香气。

  简衍的酱馆,墙上挂一幅字,是位爱好写字老人用完餐所写,简川评价曰:写得好——肥肥短短,地阁方圆。

  “不得其酱,不食。”

  讲此话的孔老还曰过,失饪不食,不时不食。

  植物吃开春,折耳根在寒冷时节暗存一冬能量,只等春季,发芽拓系,顺鱼腥草嫩芽往下开挖,即能看见嫩白折耳根,清洗完,焯水,拌盐,麻油,香菜——好,一筷子夹起来,汁水在喉间溅开来,不知不觉能吃一盆。

  折耳根留到夏季,嫩脆根变成藤状叶子,就不好入口啦——干干瘦瘦,像是肥嫩冬笋拔节成竹,太老。

  动物吃深秋,蛏子、虾、蟹……在秋季默储体力以过冬——这时捕获,只需清水煮熟,味道就肥美甘腴,足令闺蜜相争,父子翻脸,夫妻反目,欲罢不能。

  菇类菌物在下雨天出产——则要在干燥天封存,想什么时候吃,泡软,淘净,就能吃。

  动物植物菌物,人类绞尽脑汁,纵横三界,吃到世界尽头。

  美食关键,是食材产地和时间,不时不食——讲究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失饪不食,只要烹饪调配方法不妥——人孔老头子就推碗掀桌,不吃了也。

  调味是饮食重要门槛之一。

  煮酱多年的简衍,深谙调配法则:任意食物,可能是主料——也可能是佐料。

  就连粗鲁的肉皮,用葱姜蒜水焯过,一根镊子拔完猪毛,再刮去表面厚油脂,刮净反面肉碎,这样毫无味道的肉皮,制作成肉冻,很好用的佐料。

  在她手中,枸杞是佐料,薄荷是佐料,牛肉是佐料,香菇是佐料——但换一道菜,它们便是主料。

  世间没有什么新鲜食材,是没佐料不行的,就同——不能和自己友好相处的人,也体会不到和伴侣在一起的幸福滋味。

  佐料和主料互相调味,仅为锦上添花而已。

  除非,这食材已经渐过赏味期限,必须用佐料去掩盖致命不足,或消毒。

  简川拈一下晾晒的桂花,水汽渐清,但还不够,再晒两天,等天冷些送去给简衍泡桂花酒。

  韩小江在门口出现:“做什么?”

  简川:“快到元旦,天气依然很热,桂花舍不得停,一直开一直开,不知道下雪的天什么样,会把耳朵冻掉吗?”

  韩小江:“不会。你没见过雪?”

  简川:“哈哈,这辈子从没有出过省。”

  韩小江:“那要不要看一下?”

  简川撇嘴:“不看,一说就来气,商家们有毛病,一场飞舞半天的碎雪,全属泡沫,也不管清洁工人扫几天,地球多难降解。”

  韩小江:“拿外套,我们去看雪。”又添一句:“带证件,穿暖点,飞机上冷。”

  几小时后下了飞机,简川还没回过神。

  要等乌鲁木齐的风雪,从天上飘下的时候,才像被锤中脑袋般清醒。

  瞬时呆住,雪,就是这样的吗?!不要钱,不要鼓风机,真金白银,白白的给,随便下!

  投入大地,很好消化。

  乌鲁木齐街道上到处是雪,车子碾过,有灰黑辙,孩子们乐滋滋戴着手套玩雪——路旁菜摊子围着帐篷般顶棚,香菜,羊肉,胡萝卜,要羊肉要牛肉?要不要搭个皮雅子?——他们叫洋葱为皮雅子。

  摊档很少卖猪肉,这找猪肉和在南方找羊肉一样,可难了。

  看完大巴扎——羊肉串一大串一大串,价格廉宜,喷香四溢——丝毫不腥,一块肥肉间杂一块瘦肉,简川已经瞠目结舌——撑的,吃得撑的。

  韩小江剔除肉串烤焦部分,剔除肥肉部分,两个铁刺互博,将羊肉块剥到简川碟子里。

  再倒一杯奶茶,文静地喝着。

  速度上韩小江不是简川对手,简川吃掉三串,他才吃一串,等他吃完,简川挥手擦掉油乎乎的脸,开始啃玉米,边啃边称赞:“粒粒珠玑,粒粒是珠玑啊。”

  简川啃完玉米:“还有什么?我还可以再吃!”

  韩小江不紧不慢拖过简川手,用桌上毛巾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擦净,擦完毛巾就黑了,黑……了,沾满烤肉铁刺上的灰。

  回程飞机上人不多,带少数民族口音的空姐朝他们搭讪:“你俩要结婚了吧??”

  韩小江悄悄在耳旁说:“是啊,结婚吗?”

  刚才还和邻座兴高采烈交流“你们姑娘可以嫁给我们汉人吗”的简川,沉默了。

  韩小江有许多优质特点。韩小江从来不迟到,不管简川在哪里迷路,总可以找到她——也总可以找到他;

  和他在清晨沿大海的岸线跑步,带上菜椒到沙滩刨土,简川坚持把涨潮带上来的贝类一颗颗送回水中,韩小江从不笑话她,不说“别管了,下一次涨潮就会好”,当简川违背自己“今天一定要把所有露头贝壳送回去”豪言壮语,讪讪找车子,韩小江也不会趁机讽刺“不是说好要全部捡完?”。

  打不开的罐头、电脑忽然出现意外、在没水地方眼镜模糊、椅子磕坏——他总有办法,总是说:“这又不难。”

  可是结婚吗?虽然韩小江言必称“我们婚后如何如何……”,带简川拜访了父母与外婆——(简川妈妈的电话没打通)也再次拜访了简大洲。

  不要结婚。并不为韩妈妈和小珊的冷眼,不为韩宗野和韩宗原的客套。

  结了婚后会生小孩,买家具,买尿布,买奶瓶,养小孩过程中会大家有分歧,打架,吵嘴,离婚,分小孩,分家具……总之,结了婚、离了婚,地球要多承担的家具衣服,呈现几何级增长,现在的美好祥宁永远不再,是恐怖的。

  不要结婚。

  “结婚,结婚会有小孩儿的,太麻烦了。狗儿的小孩不会带来垃圾,只会有金克拉,可以埋到农场里,变成微生物,人类小孩带来全是垃圾。”回到农场,简川总结,摆手以表不屑。

  韩小江表示不同意:“这观点可不合逻辑,不结婚,也会有小孩儿的——结了婚,也可能不要小孩儿、或者没有得到小孩的。”

  真的吗?

  真的啊。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孤飞如坠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