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嫌贫爱富与综合指数
简泱泱2017-07-21 14:581,758

  简川笑笑:“您又偷电乎?!会不会有危险啊?”

  “乎”是语气词,和哇、咧、哩同款。

  乡间小孩恳求母亲:“妈给我买溜溜球乎?”;严父发现幼子调皮:“你做了坏事乎?”强调诚恳和怀疑之意。

  简大洲摆摆手:“没啦没啦,阿琴爸去年承包水电站,无意中被他发现,从此后不能再偷了。”

  “哦。”

  廊前山坡下,满满全是地瓜叶,雨季过后叶子青翠欲滴,菜园里没有多少菜,到此摘些野地瓜苗,空气都是清鲜的啊。

  “嗷——”

  韩小江默默把不小心滑下山坡去的简川拉上来。

  晚餐简单一锅饭,笋汤,炒地瓜叶,紫色四月长豆炒肉,在庭院中开始。

  简大洲开瓶啤酒招待客人,话匣子渐打开:“我第一次见到简川,是她出生的凌晨,车把吊个饭盒,跑卫生院看一眼,骑车回来给小学生们讲课,看到男孩子就想,这个不行,太黑了,一边去;这个男孩子太瘦小了,一边去;这个男孩子总是打架,一边去;……一边去……”

  韩小江畅怀地笑,接茬说:“我第一次见到简川,是在一个地下室……”

  简川握住一杯啤酒有点恍惚。

  爸爸从未说起这个话题,妈妈说过不一样的版本:“你出生了,你爸重男轻女,一看是个女孩就不管了……你奶奶更过分,连饭都没有送来,后来一个病友婆婆去帮我端了病号饭,好不容易有一餐。”

  当时简川被妈妈大哭搂着,她也大哭。

  村里确实有重男轻女家庭,大了后她问爸爸:“妈妈说的话是真的吗?”

  简大洲徐徐一口长气:“用你看到的事实,结合你的思考——如果你还这样问,那就是在侮辱老爸我。”

  那边简大洲已经和韩小江把话题从简川出生过渡到打架……韩小江和小孩在一起像小孩,和老头在一起也像老头,和狗在一起像狗,和尖椒在一起像猫。

  很奇怪,如果说爸爸的性格是内向,那韩小江是她从未见过的类型。

  回城韩小江说:“你父亲很有才。”

  简川:“爸爸说内才和外才不一样,内才的人很难得到发展。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外才,仿佛,内向的人拥有的是内才,外向的人拥有是外才?”

  韩小江:“你觉得自己内向还是外向?”

  简川:“应该是外向?我喜欢一切和人打交道的职业,不喜欢学术类,虽然屡败,但屡败屡战。”

  韩小江:“判定内向和外向有一个小撇步,假如这个人在自由、毫无压力的情况下,更喜欢外出,到人群中去和人打交道,这就是大部分外向型;当一个人毫无压力的情况下,更喜欢独处,往家里钻,和自己打交道,那就属于大部分内向型。”

  简川:“……这样看来,仿佛我是内向型。可是我擅长的工作,大都是和人打交道呢?”

  韩小江:“可能,是压力?”

  简川认同:“确实是压力,生存压力。”

  韩小江:“你爸还说过你上咨询过他选男朋友话题,那位幸运男生是谁?”

  简川:“我们学校电话都是618开头,内线电话——比如6181611打电话给6181618,就免费,有次保安室一个年轻人打错寝室电话,我们就联络上,从此通话,但没见真人。他——常在保安室用录放机给我播放歌曲,见面后觉得我们不适合。他到处和人说简川嫌贫爱富,自己在食堂打工促销饮料,却看不上他做保安,我咨询我老爸。”

  “问他,如果一个男生富有而难看,一个男生贫穷而英俊——是选择贫穷英俊男生,还是选富有男生?我爸当时笑,说纯粹的水是化学理想,纯正的人,是伦理学理想——纯粹穷好人和富坏人嘛,多半属于文学作品夸张——人是复杂的,看一个人要看综合指数,那我听完就放心了,我不是嫌贫爱富。”

  韩小江:“噢?”

  “和这男生很多方面,谈不拢,比如穿西装,死死不肯把袖口商标丢掉,可能是我总被说土,因此对土特别敏感。”

  韩小江:“开心就好了,我的导师从来不把T恤穿正面,他说反面朝外才舒服,正面比较平,没有缝口痕迹。”

  简川:“那是你的导师啊。他肯定有资格自己开心。我没有底气,自然事事想要和人一致,宿舍姑娘流行加入街舞社,我没有钱,也没时间,于是去书店找介绍街舞的书,想先自习起来,结果店员说——本店没有介绍接吻的书,她以为,我想要学习接吻!从此我街舞也不学了,决定刻苦练习普通话。”

  韩小江把车子开到一条岔路的田垄边停下,绕到后座打开门,牵出简川坐在田埂上,接着蹲下来温和地说:“那,你还想学接吻吗,我来教你,好不好?”

  ……

  ……

  “好。”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新工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