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青盲
简泱泱2017-07-31 10:122,677

  青盲。

  是笑林广记里的词——和闽语一模一样,可青盲在闽南语里不是中性词。

  多为讽刺——若是有人颠倒黑白:“您青盲了吗?这么明显都看不到……”

  正式形容盲人的词,则是说“看没”,例句:“我们村有个王二,他小时生病,眼睛看没。”强调残障、看不到的被动事实。

  病房里可以看到很多鲜活的人。

  夜里到白天的分隔线太明显,睡不着的夜,就是东想西想,想东想西,所以简川把自己放空在青盲的状态,对一切视而不见,脑子却高速运转,头脸发烫,有发烧错觉。

  如果说独处方式可表达个性,那么与人互动场景,大可判定情感特质,和陌生人没有伪装这回事,只是另一面。

  后半夜,隔壁病床来了个女子,是俗称小姐的特殊职业者——她们额上没有标签,也许如花似玉,也不涂脂抹粉,但,只要近距离,很容易认出。

  她们不管穿戴高档或褴褛,都,透出“随便啊,我就是不爱自己、不尊重自己”的况味。

  ——护士医生和她说话,都挺自己人的,怒其不争,犹如对待不懂事的小辈,难道医院熟客?顺带简川也听了一耳朵各种各样防护措施,隔离措施,意外措施——和各种危险疾病的检查防护、急救指南,和免费排查地点有几个,就医之处有几所。

  简川大部分时间性格正常,可别扭起来也爱揪住小江追问忠诚——例如:“你会不会去找小姐?”

  小江一副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为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去让别人爽,还付钱给她?”

  简川思考:“那倒也是,别人向你收钱还差不多——诶,也许将来可以靠卖你挣钱!”

  韩小江:“……”

  简川继续肖想:“等我有钱了……我就养家奴,哈哈,包食宿,每个月另外给三百块零花钱!怎么样,要不要来应聘呀这位弟兄?”

  韩小江:“三百块,太过分了!……五,五十块我就干。”

  伤春悲秋时段,很快被电话铃声打断,是爸爸,声音很急:“刚才接到警察电话,说你哥哥被抓……”

  简川一愣,这简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爸别急,是骗子公司吧?”

  简大洲:“不是,地址年岁都说得对……还知道家庭情况。”

  简川:“谁知道哪来的资料——”

  简大洲:“虽然听不太明白那种口音,但应该是真的,村里好多人都接到了电话,他们都和阿圳一起去海外了,隔日就要遣送回来。”

  来了,这是代价。

  简川:“那就等哥哥被遣送回来吧。”

  只要人活着,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好。

  被抓,遣送,结婚,离婚,出轨,终老,都好。

  简大洲:“他们要让家属寄钱去,机票,五十万铢是多少中国钱?”

  简川:“……我得回去查一下。”

  简大洲:“回去,你在哪?和小江在一块儿吗?”

  简川:“呃……我,我在外面逛逛,这就回去。”

  简圳撒谎次数比简川多,可简川撒谎事件往往比简圳大条。

  简圳在小事上用光了信用度,因此他说真话时立志立誓也不被相信;

  简川小事不撒谎,但凡一撒,那都是弥天大谎,大人们还深信不疑。

  一向是这样,简圳曾对这点非常不服气,但也只能无语。

  熬到八点半医生查房交代注意事项,简川拿好出院小结,走路回农场。

  查了下,回电给爸爸:“五十万株差不多等于九千多块,但是曼谷直飞回来的机票只要九百到一千五,全价不到三千块,您确定对方说的是机票吗?还有,遣送情况一般不必家属出资。”

  人在境外,着急也使不上力,简川坚持等待遣送回来再说,简大洲坚持交款,最后商定,再等一周。

  第二周简圳亲自打电话找到简川,声泪俱下,看居所的日子,很难过了,饮食和居住都不妥。

  简川:“……有人打电话说要缴飞机票费才能回家,是全价机票的三倍。”

  简圳:“是啊是啊,阿川快救我,我让警官亲自和你谈话。”

  怪里怪气的普通话,怪里怪气的英文,简川交涉得很艰难,过后,简大洲说有一批缴了费的家属,孩子已经回到境内,正在押往深市审判——因为这次他们的“客户”,在深市,他决定先缴费。

  简川:“那您做主吧,需要我转账吗?”

  简大洲:“不用,我们都交给这里一个店主,她丈夫也在那个团伙里——唉。”

  爸爸知道简圳工作方案,大惊失色——劝说未果,总担忧触犯法律的行为败露,现在,败露了。

  窗外狗儿雪碧嗷嗷叫着飞奔起来。

  有只长得像兔子的黑狗,正如离弦之箭跑来,和雪碧聚齐一起,两只狗欢乐地嬉戏,是可乐回来了,可乐。

  想到爱喝可乐那个人,心一疼。

  当初不应该限制他的,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想喝多少喝多少,随便喝。

  ——围墙外站一位器宇轩昂的美妇人,是韩妈妈。

  她面向站到门前阳光下的简川:“小珊求我把狗送回。”

  简川:“阿姨好。”

  韩妈妈:“整天抱着宝贝宝贝的,这条狗就像她亲兄弟一样。”

  简川:“是。”

  韩妈妈:“我都知道了,孩子的事……”

  看着和小江一模一样的高鼻子,丹凤眼,简川有莫名委屈:“孩子没了……”

  韩妈妈脸色一沉:“我知道了,这不怪你,小江就这么走了,不能让你守一辈子。但是你知道吗?重男轻女,是有理由的,人的染色体,母亲再有本事,提供的也是X,X和Y,生男孩,全是X,只能生女孩……孩子的X,可能是爸爸的妈妈遗传来,也可能是妈妈的,你说是不是?”

  女强人韩妈妈怎么转了画风?简川只得接着回答:“是。”

  韩妈妈:“男孩再怎么遗传,Y一定属于爸爸,男孩再生孩子,是男孩,父系血脉就保住了。我是疼小珊不疼小江,但也理解疼男孩的家庭——你有你自己的生活,当断则断,有骨气,但好歹跟小江一场,小江这条命脉到你这里断了,说明你自私。所以他留什么财产给你,也请你交割清楚吧。”

  简川气结:“小珊这样说?孩子被我整没?那她有没有提起,她和丽丽给我喝安眠药水,再吃堕胎药,就这么帮我把孩子弄没的?”

  韩妈妈眼一冷:“果然是这么爱演戏啊,敢作敢当我倒服你。你不觉得很没逻辑?如果不想放弃小孩,应该在确认有情况马上来找我,我们帮你想办法安置,虽然小江爸爸没了,但这个家不会连小江遗腹子都养不起,你呢?遮遮掩掩,就医验尿,偷偷打掉,那若不是小珊碰巧医院遇到你,我们哪会知道?小珊丽丽这么单纯的孩子,弄安眠药给你吃?”

  “——你真的以为,安眠药堕胎药随便走进家超市药房就能开给你?那是处方药啊你懂不懂?需要处方权的医生才能开!原以为你只是自私,现在,丽丽没说错,为了财产你就是会推脱责任。朝两个黄花闺女身上泼污脏水?我真看错你了,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看错过你。就这样,你好自为之。”

  韩妈妈走几步,又转回来:“对了,因为可乐总对楼下西施狗耍流氓,已经把它阉割了。你这样的人,应该也不会关心狗有不有后代吧?”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 以及四十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