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难与不难
简泱泱2017-06-20 11:321,780

  黄文清只感觉很渴,梦中奔跑在密林与瓜地,一个人都没有,忽然从一个坡上滑落跌入草丛,草叶摇晃,清晰的草汁香,更加渴了。头晕和口渴依次开始,半明半灭间恍惚听见话语声。

  望着昏睡的妈妈,简川害怕。妈妈会不会从此不醒来了呢?

  医生说,脑震荡,原因是车祸,是载运水果回来本市路上翻的车子,司机也在住院。

  简川翻看床头交警拍摄的现场照片,且惊且惧——怎么全是红通通的!哦,还好只是打翻的西瓜,吓一跳。

  只好用哥哥的手机频频发短信给爸爸:“爸,好怕,妈妈如果不醒怎么办,快来。”

  上次回家简圳才刚给爸的电话,可能还在练习中,老爸没有回只言片语。

  爸爸当天下午来了,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坐了一个下午,妈妈醒来,爸爸和简川说了几句话,就走人了。

  租了一个躺椅陪护,缴了租金和押金,躺椅略显发黄,可见用了很久,不过护工每天都会擦洗后收好。

  姨妈和舅舅们也来过,又回家。简圳出去了。简川恐惧的心稍微安定。

  妈妈依旧不能进食,连喝水,医生都只让简川用棉签蘸水涂湿干裂唇瓣。

  兄妹俩轮流陪护了几天,妈妈出院住到小舅舅家。

  简川时不时抽点时间去看,舅妈做饭不错,不过舅妈也比较忙,因此简川和妈妈有时候自己做,有时候会叫餐吃,除聊聊这些年做生意的事情,妈妈的话不多不少,简川简圳也默默。

  眼见妈妈的身体在恢复中,这天简川决定回学校,让妈妈有空打电话。

  “简川。”黄文清叫住了女儿:“你身上还有钱吗?”

  公交车回去刷卡只需八毛钱,简川心中一暖,翻检钱包:“还有呢,九十块。”

  “给我好不?”

  简川点头,有些郁闷有些担心,四处做生意的妈妈怎么就到了这步辛苦境地,抽出钱币放舅舅家鞋柜上,转身下楼。

  很难很难时,简川曾向舅舅求过援,那时候外婆也在城里,舅舅让上家里来,和外婆一起住客房,帮助带带小表弟。外婆烧的家常菜都很好吃,五花肉炒冬瓜,紫菜蛋汤。

  晚饭后,简川带着小表弟散步去,就着晚霞走到小区门口,有些邻居也带着孩子遛弯,旁人都赞她孩子乖,问多大了?剖腹产顺产?简川大惊:“我看起来像孩子妈妈?”邻居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后,又揶揄:“总不可能会是弟弟吧!”

  简川知道自己不擅长打扮,净捡姑姑们给奶奶买,奶奶嫌弃不要的衣服(说不够时髦,没有花)穿,可总不愿相信,怎么可能,十来岁看起来会像妈妈!

  舅妈下班回来,叫往浴室走去的简川:“你舅舅开会,你要多少,和我说也是一样。”简川嗫嗫,口不能言。

  她在沙发上借故看书,一直等到深夜,舅舅回家开门,钥匙往鞋柜哐当一丢,带着笑意问:“简川预算不足啊?”一颗在舅妈面前砰砰砰的心仿佛才停稳。

  这才知道最难最难的,不是没有钱,是,不得不因为没钱向根本不好意思求援的人,开口。

  比起这些,工作还真算不难,简川边走边想,也许妈妈是迫不得已的吧?可是那么多钱,她都用到哪儿去了呢。

  连90块也都需要,90块。

  简川磨磨蹭蹭,在银行下班前去领出存折上的钱,在黄昏时回到了寝室,看见简圳蹲在门口。

  看着他有模有样学人抽着烟,抖灰,晃腿,简川再次气不打一处来:“你来这要干嘛!”

  这还是那个会掰客人大腿劝说:“不能摇腿啊叔叔,人摇福薄,树摇叶落。”引得所有人哄笑的可爱小男孩吗?

  简圳递给她一袋腌渍李子,姜和盐的味道带着汁水,微微透出来,简川就爱吃这些鲜果碎。

  简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我要走了,不在这里工作,换一个地方,我手机在出租车上丢了,换号码再打寝室电话。”

  简川大怒:“你坐出租车!不会坐公交车吗!租躺椅的押金你都争着去退,就有钱坐出租车!本来押金被扣差不多了,躺椅扛回家反正可以用,你非要贪那点押金去退掉!我和妈妈出院只好再去买一个,你怎么回事啊你。”

  简圳:“哎呀不要唠唠叨叨的,找工作要钱的嘛!”

  简川:“喂,你太过分了,是不是欺负我没找过工作啊!”

  简圳轻蔑:“嗤,你那些也好叫工作啊,累得半死,钱没多少;老爸同学在县电力公司,本来要帮介绍,谁知那同学根本靠不住,只是电力公司司机而已,不是什么大咖,只介绍我去燃气公司,整天烧柴火,那是人干的活儿吗,我学的是电力电焊,又不是烧柴火!出租车也不是我想要坐的啊,但是约了面试要赶时间的吗。等我挣了钱,买一个新手机给你哈。我一定会挣大钱,让你和爸爸,都为我骄傲。”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雅与不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