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变化
简泱泱2017-09-04 10:001,517

  丽丽看着屏幕上的才子佳人,眉开眼笑,前后试探地演绎着,双手不由得捏紧大腿根部,只有一个念头:要减肥。

  阿振从不要求,她反而很想给他惊喜,这心情大概就是“女为悦己者整容”的来源?

  可现在非常时期,还真不好减肥呢。

  和阿振在一起,去到哪里都不怕,若是开车,阿振技术堪比老司机,什么路况都不在话下,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紧紧牵着丽丽,不肯放。

  有天丽丽心血来潮就是想在下班高峰期坐公交车,阿振一手挽着吊环,一手揽住丽丽的腰,稳如磐石。

  丽丽伏在他坚实的手臂上,想起古老的诗歌:“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城中他可以找到最好吃的馆子,带她去山上骑马,和她在野外烤地瓜,煮鱼汤,盖营地,也全都挥洒自如。

  当初,丽丽带了几瓶老爸弄的特供冰红,终于把他点燃。醉中有真,她低声呐呐说起往后的计划,买什么车,养几个孩子,阿振温颜倾听。

  再后来,丽丽悄悄动了几次手脚,等看到验孕纸上的红线,丽丽悄悄地呼出一口气,妈妈这下不能再说什么了吧?

  知道女儿怀孕的消息,陈文雅捶胸顿足,但也不好再反对女儿的婚事。

  婚礼正式摆上日程,一家人加阿振开始商量细节,宾客名单,酒店,婚纱照片,这些商谈妥当以后,陈文雅清清嗓子:“阿振,我的意见是,丽丽现在手上房产都是她爸挣得的,只是暂时寄挂在她名下的,不是她的,因此就不加上你名字了。你不会介意,对吗?”

  阿振:“不介意。”

  “这孩子懂道理,就算是不加名字,等将来,我们两个老了以后不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嘛,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就和我们亲生儿子一样样,没有分别的,对不对?那,把你现在手头店面和房产加上丽丽和宝宝的名字,你同意吗?”

  阿振:“同意。但按揭没还完,据说婚前不让加,婚后加可以吗。”

  回到家,陈文雅犹自忿忿:“什么婚前不让加名字,还不是都借口了,我看婚后他会加?我等着看!再说了,等孩子出来,也是孩子的,我们老两口不贪他金,不贪他银,我们的退休金够花。都是你,那么着急怀孩子,现在想谈,也没有时间谈了,男人可以拖时间无所谓,我们再拖时间下去,婚礼上挺个大肚子,到时候是你没脸不是我们两老没脸……”

  丽丽咬紧嘴唇:“妈别说了!”她也拿不准阿振会不会结婚后就不加她名字到房子里,真烦,不过针无两头利,这道理妈妈永远不懂,有舍才有得。

  婚礼上,身为伴娘团团长和副团长的艺真和小珊如字面意思般,忙得团团转。

  “哈,总算拿到了新郎的红包和电话号码!”“原来阿振是阿圳,黄圳,这名字不错!阿振太土了。”

  丽丽不管,依然叫阿振。

  结了婚的阿振,没有让丽丽失望,果然依言加了名字在房产证上,虽说要共同支付按揭款,但是阿振还是用自个儿薪水缴交,一点没有让丽丽担心,看着房产证上的份额,丽丽欣慰于阿振的信任。

  如果说有点异常,是丽丽注意到他好几夜专注窝电脑前,有时还出去和人谈很晚,丽丽心里狐疑,跟踪了几次,问出与阿振交流的都是房产界人士。丽丽找到阿振,谈半晌,阿振总算说出了这段时间神神秘秘的理由:“我想给我们的孩子买个学区房。但他们都说,没按揭完的店面和房子不好卖出去。”

  摸着还算平坦的腹部,丽丽又甜蜜又哭笑不得,这人是不是想要当爹想疯了:“急什么嘛,这才几个月啊,小孩还要至少七八年才能上学。再说,你的房子不好卖,我那些还好卖呢,这些我来办,别着急哈。”

  丽丽很有主见,在婚前经常折腾股票和基金,开店。

  换几个房子更是不在话下,签字,转账就是了,丽丽告诉阿振,房子让她来换,他尽管好好工作,当个更好的老公。

  不过,事情并没有完,很快丽丽发现阿振不定时会分头和艺真小珊她们接触。

继续阅读:第六十二章 复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