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程山水一程歌
简泱泱2017-09-01 10:572,215

  简川整理了一下臂包,腕带,戴上耳机,从宿舍楼下小马路,到小江长眠的安信园,是十七首歌的距离。

  简圳有一搭没一搭,漫不经心地踢开落叶,远远陪着妹妹跑步。

  电话接通,简圳目视前方,对着耳机讲:“她一笑,就露出漏在牙齿缝里,一大段微红的牙龈……擦她手时,我想象给车子用抹布除尘,涂眼影时,当成在上漆……这个感觉,你懂的。”

  “哦,这么近还讲电话,你还管涂眼影?!”

  简川摘下耳机,放慢速度,等着简圳跟上步伐:“辛苦了,想要退出随时来得及的,知道吗?”

  “不会退出,就是发发牢骚,也快要解决了。”

  简川忧虑:“关键的那一步,别出岔子。”

  简圳点头,他们同时停下,走上安信园台阶,秋的阳光暖而不炽,海那边吹过来的风,嫩而不焦,冷热刚刚好。

  只要不是清明节,这里一向很冷清。

  园丁(还是看守墓园人?)在远处朝草地冲水,照管着墓园里种植的菜蔬——也算自给自足哩,农场不知道怎么样了,会荒芜到一无所有的状态吗,池塘里的莲花呢。

  简川拔好杂草后,好言好语去和园丁大姐借出水龙头,拉过来冲刷了地面,墓碑,洗了手。

  简圳无聊,打开简川的手机听歌,反反复复各个版本,但只有两首歌,听了更加无聊。

  问简川:“你的手机里只有这两首歌,为什么?”

  简川曼声说:“我认识小江时,厨房的背景音乐由厨师猫叔带的一盘卡带提供,只有一首歌,梁祝,只是乐器各个不同,工作上有纠纷,我很烦躁,小江说来猜演奏乐器吧,我们输了晚餐算他的,谁赢了大家让他请。反正包赢,所有人纷纷参加。闭上眼睛听,我发现二胡曲的梁祝,会有两只蝴蝶可怜兮兮要饭的发笑感;扬琴的演奏,喧哗,有一大群人闹哄哄的拥挤感;口哨有戏谑的不庄重感;只有小提琴的梁祝,美丽端凝。笛子,古筝,一个一个听下来。

  最后总是用一顿热闹晚餐结束,后来养成了习惯,让我听歌就总要找齐所有版本。任天鸣的《一程山水一程歌》听来,是民国世家的闺秀,她斯文端庄地把一首歌曲演唱下来,委婉叹息。朱桦的《一程山水一程歌》,则像个武侠山庄的小师妹,调皮跳脱,听着,在她塑造的风景里,一程一程飞驰而过,不能回头。《大约在冬季》就好玩了,王杰唱起着像是小镇青年跟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许诺,齐秦的版本,油里油气,像是小县城的青年,向追到车站的女朋友敷衍着,慌慌张张告别。”

  简圳:“听个歌,就让你这么喜欢他,很好骗哦。”

  简川微笑:“不止呢,我们所有人都喜欢他,服务员,洗菜阿姨,厨师都喜欢他。而且,两个人在一起,要论长期的功与过,要看观念是否相合,简而言之,就是,吃能不能吃得到一起?住呢,住能不能住到一起?出去玩,旅行能不能一起去?花钱,花钱的方向能不能花到一起?”

  简圳:“他喜欢你。”

  简川:“寡欢,多思,这样的词语,在文学上可能会有美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是相当熬人,相当令人讨厌的特质,还有卑微,还有没有理由、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破倔强,一堆缺陷,我不知道他怎么忍受下来我这样的人。他不讲话,只静静用音乐医治我,我不自知地被改变,润雨细无声,要到失去他很久以后,才能体会到。我最喜欢呆在农场,又最怕蚊子,他详细地设置了除蚊虫的设施,门和窗,所有缝隙都安装了细纹网——如果一个人不在乎我,他不会这么细心的。而很多人说谈感情不能谈钱,谈钱就俗气,可是人生在世,怎么能不谈钱呢?他把所有的卡都交给我,自己只留一张吃饭卡,所有的卡密码我都知道,虽然最终我们因为没有登记注册,我并不是合法继承他遗产的人,可是没关系的。我知道,在生的时候,他是最看重我的,他的财产,身家,他的性命全都可以交给我,这个世界上,我和他是背靠着背一起面对一切混乱的人。”

  简圳无言,在一旁抽烟,电子烟虽没明火,但随着抽吸也闪着光,偶尔指头间,映出小小一亮,瞬间又熄灭下去了,灰暗如初。简川问他:“对了,说到钱,他妹妹同意你出钱把她哥哥搬这边来吗?最后是谁去签的字?”简圳低头:“是小珊和她妈妈去签的。”

  钱的重要,在这个墓园也深刻体现,这里也有阶级,有闹市区,有别墅区,有一格一格的棚户区,棚户区的亡者住的是书架般的格子,家属拜访时请出来,一家人齐齐整整,坐着聊天,等聊天好了再把牌位放回去;闹市区好多了,有一平米宽的地方可以放清水,鲜花;属于小江的这片别墅区,还有一点点位置,长凳,小小石头桌子,可以让拜访的客人坐着,甚至卧着。

  天气好的时候,简川带一本书,在长凳上一猫就整个下午,长凳可以由家属捐一笔钱安装,凳子背后铭牌上刻着何人为何人所捐赠,小桌子也要出一笔钱才能安装,桌腿上和长凳腿,铭牌都刻着小江给简川取的小名:空心菜捐赠。长凳收费若干,桌子再收费若干——那可比凳子桌子本身的价值高出许多许多,真是生财有道哇,不过这样的话,也好,说明这个墓园经营得比较好,不会随意关张。

  冲刷好台阶,简川在凳上盘腿坐下,在心里默默讲话,交流,她相信这样讲对方就可以收到:“昨天又一个案子通过了,有点小开心哩。虽然我努力按照你的样子训练哥哥,但我知道,那样的你,独一无二啦。不要讲人坏话,不要哭,被摆了一道,去摆回来就好,这都是你说的,虽然有时候觉得好难,不过,我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哭了。”

  园丁刘阿姨浇好菜,迎着阳光看到常来墓园的小姑娘带着个好看明朗的年轻人沿着台阶一节节跑下山,年轻真好,老伴和她在这里长年走惯了的山路,也要走好一阵,而他们就这样像是御风一般,一程一程地奔出去,不停留。

继续阅读:第六十一章 变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