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沉默先生
简泱泱2017-08-17 10:312,170

  “陈亮,下一位选手李丽丽准备。”

  电视台编辑说完匆匆走了,咻一声,合上了休息等待室的玻璃门。

  李丽丽掏出一个苹果,大咬了一口,再看看手表。

  我是最美的,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造型师们已经依次就位,不管是理发店还是这里,这些理发匠还真吵啊,在哪都要表现出自己很有能耐,很场面的样子来,烦得不行。

  给丽丽做造型的工作人员嘴巴一刻不肯停:“你的皮肤好好哟!”“唇膏是变色的吗,很衬你咧。”“第一次来参加电视录影吗?”

  丽丽恨不得和理发师约定:“你干活,我听歌,谁先说话谁孙子。”

  来参加节目的路上,穿着清纯演出旗袍就被搭讪一次了,还是开汽车的,还挺帅,可惜那时已经走到电视台门口没有必要坐车了,可惜。

  一个电视台雇佣的造型师而已,还真把自己当编制内了,拜托,找美女搭讪也不是这个方法吧,李丽丽翻个白眼,烦,再戴上耳机,把嘈吵阻隔在耳廓之外。

  很险,初赛通过。

  海大食堂有个广播系统,兼有卡拉OK的功能,可以换声道,工作人员收工时常上来吼一把,李丽丽从小爱唱歌,虽没有上成音乐学校,平时很是下苦功夫练习了一番。

  况且这个城市,唱歌的机会是这么多。

  丽丽请了老师,学了两个月乐理与视唱,参加了本地电视台举办的闽南语歌手大奖赛——电视台从海岸那边请很多过气明星和主持人,于是本来已经没人气的节目主持人又回锅热炒一把,盆满钵满。

  这次活动是闽南语主持人和闽南语歌手选拔。

  丽丽分到一个号码牌,原来电视上看见的选手牌,都只是印刷在树胶纸上,然后再贴到衣服上而已。

  丽丽面容肥美,身材丰满,将“28”号码牌贴在纯白旗袍腰部中间后,有一股令人胆颤心惊的魅力。

  评委席坐着如今虽然不炙手可热,但丽丽小时候只在碟片卡套上见过名字的歌手,丽丽很激动。

  唱了一首歌《妈妈你没有和我讲》,评委席上假装交头接耳了一番,派出一个梳公鸡头发型的女歌手对丽丽教示道:“这位选手,你的声音很有爆发力,也没有破音,很好,过了。但是,今天的选拔只是一个开始,希望正式录影的时候,你注意台风,唱歌时不能老把眼睛吊到天花板。不看观众,这不尊重,不是每个歌手都可以当费玉清的,明白了吗?”

  丽丽乖巧地点头鞠躬:“谢谢老师。”

  是在复赛的时候,丽丽注意到那另类造型师的。

  这位造型师拎着一个工具箱,默默工作,一句话也不说,反倒是他做造型的时候,被做造型的歌手叽叽喳喳地问他话。良久,他才回答一句。

  她嘶嘶吸气,皱眉想,仿似在电视上看过这造型师,教女孩们怎么自助剪刘海。

  在电脑上打入“海峡电视台 自助 剪刘海”那一集。

  是了,就是这个。

  妈妈还没从居委会下班,丽丽边打鸡蛋边看,女主持人拿着话筒矫揉造作:“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服务业门槛随之水涨船高,这理发的价格越来越贵,就比如说我吧,没上班的时候扎马尾,有时只想要剪一个刘海,就得上百元,今日我们请来天姿美容美发学院的阿振老师,请他给我们传授一个百试百灵,简单易行的剪刘海大法,只需要一把剪刀,一双手,即可完成,欢迎阿振老师!”

  镜头里的阿振头发原色,面容干净,眼神清澈,斯文有礼,和丽丽平时看到头发染得像异形的美发从业人员不同。

  行文流水教完一刀修刘海以后,阿振又安静了。

  女主人又开始积极咋呼:“阿振老师,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参加我们美型美秀节目了,已经收获了一大批的振迷,振迷都认为阿振老师长得像一个运动员,乃是大衣显瘦,背心有肉的类型,冒昧问一下阿振老师,请问您有女朋友吗?”

  阿振面无表情:“刚失恋。”

  女主持略带夸张地娇呼一声:“连阿振老师这样的人都失恋,真没法说啊。那,我们女孩子失恋了就是看韩剧,找闺蜜大吃大喝,看书,这点上,阿振老师会怎么散心,比如会看什么书?”

  失恋怎能看韩剧呢?增加厌世感?增加嫉妒感?失恋,必须得看社会大案要案的新闻,比如婆媳同室操戈、甜蜜网友竟是酒托、渣男劈腿败露后恼羞成怒刺杀妙龄女……感受世事艰难,感恩全身零件都在。

  和看到无病呻吟的人就拉去医院逛逛,体会青春残酷,时间更残酷是一个道理。

  阿振:“跑步。”

  女主持人再次夸张地惊呼了一声:“哎唷好特别。还有吗还有吗?”

  丽丽翻白眼,这女人真是吵,看书有什么好的,同时,跑步有什么特别的。

  阿振:“看法制日报。”

  女主持:“……为什么呢?”

  阿振:“增加幸福感。”

  实话实说,但观众席和屏幕前的读者一阵大哗,认为这是幽默。

  丽丽想,这人还挺好玩的,人人都发声,这人不发声,就显得特别了。

  李丽丽悄悄给他取了个外号:“沉默先生”。

  silence sir,听上去蛮酷吧,就像一个电影人物。丽丽用食指很小心把两个蛋壳里剩下的蛋白液揩出来,抹在鼻子和眼皮脸颊上,扔掉碎蛋壳,安静地想。

  从电视台出来,阳光略微刺眼,简圳整理了下帽檐。

  “阿振老师!那是阿振,他真人更白耶!他出节目也总戴一顶帽子,你说他是头发中心谢顶吗?”

  “怎么可能,他在节目里脱帽致敬过,头发可帅了。”

  一群少女在马路对面絮絮纷纷。

  简圳微微颔首,走开。

  很多骗子之所以行藏败露,多半是太过吵嚷和着急,或太过主动接触客户,如果让客户来主动接触,风险无疑要小很多。

  泡妞,也是同理。

继续阅读:第五十五章 川派接吻指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时的月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