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疑惑
玲珑2016-01-06 10:172,790

  “你好些了吗?”小福低声问罗静怡。

  发烧了一天,只有小福不厌烦地一遍遍询问,问得罗静怡都有些烦了。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飘着小雨和雪,呼呼的大风刮着,她却感到像置身火炉里,热得透不过气来。

  “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说着低低低咳嗽起来。

  来到这里两年多,罗静怡最担心的就是生病,她不知道生病该去哪里找医生,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药吃,看到那些乡下的男女生病只是自己去野外山里弄回些药材熬了吃了,尤为害怕,她对药材一窍不透,所以只能祈祷自己千万别生病。还好,两年多,饿了、渴了、冻了、热了,却是一点小病都没生过,弄得她还以为这具身体百病不侵呢,哪想到现在一病竟然这么厉害。

  她不知道的是,拉肚子刚好,遇上了雨雪天,着了凉,又看到那五个人被活活打死,惊吓到了,内外相攻,哪有不病的。

  “你今晚再不退烧,我就上报了。”肖琴这日晚上对罗静怡道,“我宁愿和其他人挤一挤也不能在这个笼子里了。”说到这顿了顿,“我也怕生病。”

  罗静怡知道,她这是怕传染,心里并没有多少不适,随便嗯了一声,哪知道小福不高兴了。

  “你以为去别的笼子,别人愿意要你,做梦吧!”

  木芳小心翼翼地道。

  “叫那个女人知道了,会不会把她扔了,以前陈家就是那样,哪个丫头要是生病了就送出府,再厉害的就直接……”眼神瑟缩了一下,后面的话没再说出来。

  罗静怡虽然高烧,神智却是很清醒,听着他们的话心里也在想,要是叫那个女人知道自己病这么重会不会把自己丢下去呢?如果单纯丢下去也没什么,就怕再补一刀……电视剧可都是这么演的。不过老天不会叫她费劲巴拉穿越到这,就为了要她死吧?

  胡思乱想着,听天由命地过了一晚,高烧还是不退,肖琴真的就在第二天早上报告了这件事,谁也没想到那个圆脸的女人过来查看了一下罗静怡,便吩咐人熬药汤,每天三次,不但给罗静怡喝,所有人都要喝一碗。罗静怡猜想,这大概是为了预防感冒。

  也幸好有了这一天三顿药汤,罗静怡高烧才慢慢退了,可是却落了个咳嗽的毛病,中午暖和还好些,早晚一冷,风再大,咳嗽就越发厉害,还伴着胸闷的难受,罗静怡暗暗叫苦,不会得了肺炎吧?

  持续了两天的雨夹雪又下了一天的小雨,天气才渐渐放晴,气候明显的变暖了,早晚的风也小了很多,罗静怡的日子才好过了些。

  走了九天的路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个采矿的工地。

  近处搭建着一排排简陋的工棚,几个穿着统一的年轻女人来回巡视,更多人在山上山下来回忙碌,推着车、拿着工具,叫嚷着,吆喝着,还夹杂着骂声,一派繁忙景象。

  罗静怡等人从笼子里被放出来,看到这样情境,顿时有些明白,在现代她到过煤矿工地,场面也类似这样,只是多了些机器的轰鸣。

  这是开矿呢?罗静怡暗暗猜测,转头望着那个圆脸的女人正和一个摸样像个头头的女人交涉着什么,叹了口气,又被转手了。

  果然很快那个圆脸的女人和管事摸样的女人一同走过来,圆脸的女人笑咪咪地道。

  “这就是你们以后干活的地方,我说的话你们都记着吧,好好干活,乖乖听话,每个月会拿到工钱的。好了,这位是张管事,她会安排你们的。”说着转身走了,并带走了驴车、车夫和那些男护卫。

  张管事身体有些发福,穿着随意,五十几岁,看上去倒是慈眉善目,和气的很,开口说话也透着和蔼。

  “你们都是远道来的,辛苦了!这里是九原白山矿,九原府吴家的产业,请你们来是共同发财的。这里能挖到金子、银子,打个比方,你们挖到一两金子,和吴家三七分,银子也是如此。要是挖到其他的东西每月就只能领一吊钱了。那边是你们住宿的地方,吃饭的时候会有人给你们送来。今晚你们先休息,明天吃过早饭,我带你们上工。”说着招呼大家跟她走。

  罗静怡有种怪异的感觉,来到这地方不应该是这待遇啊,不说皮鞭沾凉水也得马上赶去干活啊,怎么还叫她们歇着呢?毕竟这和圆脸女人在路上对他们的态度反差太大。等到了休息的地方一看,男女两间,大通铺,上面铺着干草,整齐的被褥,还算干净,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她更是疑惑;条件不太好,可也能说得过去,真是奇怪啊!

  “你们先凑合一晚,明天晚上会有人给你们发洗漱用品。一会有人给你们送饭,你们用晚饭就可以歇息了。”说着张管事走了。

  很多人虽然也有点费解张管事为何对自己这么客气,可被关在笼子里这么多天,只能坐卧着,现在看到宽敞的床铺只想躺上去舒舒服服睡一觉,罗静怡也不例外,暂时把疑惑抛开,四仰八叉地占了两个人的位置。

  屋子很大,床铺够四五十人睡的,只有二十个女孩子的她们卓卓有余,人人都舒展着身体,满足地低声议论着,真好、真舒服、干草好软和之类的话。

  小福跟着其他六个男孩子去隔壁休息了,现在罗静怡身边只有肖琴和木芳。肖琴并没有因为打罗静怡生病的小报告而不自然,罗静怡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有什么不满的情绪,两人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挨着躺下,只有木芳有点不好意思,躺在肖琴的身边,不时偷看着两人。

  “为何会对我们这么好?”沉默半晌的肖琴说话了。

  “为了让我们好好干活吧?”木芳不确定地道。

  罗静怡闭着眼没说话,没想到肖琴这时候还能想到这些,只听肖琴又道。

  “你觉得呢?”

  明显在跟她说话。

  “不知道,反正对我们好总比对我们坏强。”罗静怡回答得没心没肺。

  “嗯嗯!”木芳也连连点头。

  肖琴却皱起了眉。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

  “送饭来了!起来吃饭了!”

  大家都立时来了精神,呼啦啦起来,来到屋外,张管事和几个挑着饭桶、菜桶、水桶的人正等着给大家分饭分水,一个人两个大白碗一双筷子,一碗饭菜,一碗水,吃完放在那等着收就行,不用洗的。饭是高粱米,菜是干菜混土豆干,没肉,水就是白开水。

  啃了几天的硬馒头,即使偶尔有肉干也是一点点,热乎饭更是别提,现在看到又有饭又有菜又有水的,个个欢喜极了。

  罗静怡打了饭菜和水就在屋前蹲着吃,不大会小福也端着碗过来了,接着是肖琴和木芳。一笼子里的人又聚齐了,这一点叫罗静怡很是想不明白,在笼子里没办法,怎么出来还腻一起啊?

  嘴里扒拉着饭,眼睛四下瞧着,饭菜滋味虽说挺寡淡,可饿了吃什么都香,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他们或在外面或在屋里吃饭,那个张管事的就和那几个送饭的人站在那,有人吃完过去添饭也很痛快。罗静怡望向更远的山坡,那里还有很多黑点,应该是还在做工的人,大概明天这个时候他们这些人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吧,收回目光无意中溜到那个张管事身上,忽然发现张管事看他们的眼神有点奇怪,是什么呢,可怜?还是……还没等仔细看一个女子匆匆过来低声和张管事说了几句什么,张管事转过头看了看那边,交代了几句,便跟着那个女子过去了。

  罗静怡目送着张管事走过去,见到那边站着三个人,牵着马,和张管事见礼,简略地说了说,便一起离开了。

  距离并不是很远,罗静怡的眼睛又不近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那三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