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屋漏偏逢连夜雨
玲珑2016-01-06 10:173,603

  北洲九原府。

  北洲地广人稀,所以府城占地宽广,九原府城建在一个地势平坦的平原上,土城墙虽然经过岁月的侵蚀,有些残破,但依然保持着它的高大,宽阔的城门洞两边站着守门女军,还算明盔亮甲。城里的主干街都铺着青石板,宽阔的能并行五辆双驾马车,两边栽种着百年多的松柏,彰显着这座城市悠远的历史。九原城的土楼比平房多,甚至加高到了四层,店铺牌子幌子随处可见。街上的行人穿着明显比兰陵县城的行人高了几个档次,马车也比驴车多了,还能看到坐轿的,完全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繁华景象。

  柳青坐在马上看到这幅情景也有点意外,身边随行而来的幕僚乔水婷道。

  “大人,九原的白山矿自从吴家承包后,九原才富起来的,而吴家十几年便成了一方豪绅。”顿了顿又道,“九原知府换的勤主要也是因为吴家。九原衙门的人几乎都得到了吴家的好处,有些甚至成了吴家的奴才,衙门早就形同虚设。这次大人千里迢迢来赴任,这边应该知道信了,如今大人并非是单人单骑进城,这么大的车队,竟没有一人出迎的,可见这是在给大人一个下马威,也想和前几任知府一样,逼走大人。”

  柳青看着熙熙攘攘的行人,淡淡地道。

  “本地除了吴家是豪绅外不是还有白家、何家吗,她们的关系不怎么好吧?”

  乔水婷神情掩饰不住一丝喜色。

  “大人高明,因为白山矿的利润这两家和吴家这些年就争得不可开交。大人知道,北洲属九原的矿藏多,早年朝廷虽然并没有明文禁止民家采矿,可九原比起其他的府人口最少,历代又是靠行商种地为生,对采矿不感兴趣,那时朝廷用人犯采矿出了不少事故,以至于后来朝廷把本地的矿包给本地的人,没有一个愿意的。最早是刘家承包的,也就是七八年,因为招不来采矿的人不得不转手,吴家接下的当时白家、何家都是九原府两大富户。当然,她们是比不了大人的家乡江南和国都的富户,但在九原城可算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她们要是想承包白山矿,绝对没有吴家的份,可惜她们没看上,就这样叫吴家捡了便宜。吴家开始经营那几年并不赚钱,主要也是招不来采矿人,直到后来搭上北疆土人贩卖奴隶这条线才发达起来。这时候白家、何家后悔了,不过吴家经营有方,不但牢牢控制着采矿的工地,对衙门也进行着布控,白家、何家想动手也晚了。再后来吴家考出了一个进士,加上有钱,身手不错,在九州三原府做了都尉,身居四品。虽说是个武官,可为人圆滑,又是进士,和三原的知府交情很好。”说着声音低了下来,“最近几年,吴家嫌北疆土人奴隶太贵,打上没有户籍流民和没有身契的逃奴的主意,这个吴家都尉出了大力。大人也明白,有钱好办事,吴家就是这样,早年用钱铺关系,现在官场上有人了,用钱维持关系。吴家没别的,就是有钱,在这个小地方,山高皇帝远,又是坐地户,虽然做了这种违法的事,可还是没人动得了。”

  天启国对户籍管理的很严,贩卖人口要有官府颁发的文书,否则就是违法。可有句话说的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还是有人无证贩卖的,只不过民不举官不究,只要不过分,不牵扯其他的事,是没人管的,以至于这么多年这件事上上上下都含含糊糊,而北州是苦寒之地,也正如乔水婷所说,山高皇帝远,很多事早就没了规矩,吴家官场有人,还在乎这点违法的事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哪个官认真起来,有了证据,那吴家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乔水婷说着留意着柳青的神情。

  柳青淡淡笑了。

  “吴家的根本是白山矿,断了这个根,其他的不足为虑。”

  乔水婷眼珠一转。

  “大人的意思是,坐山观虎斗?”

  “她们算什么虎!”

  “那白山矿?”

  “白山矿是朝廷的,我身为朝廷命官有义务为朝廷分担这份责任。”

  乔水婷明白了,暗想自己果然所料不差!忙道。

  “大人要是信得过,这件事叫交给属下去做吧。”

  柳青对她一笑。

  “那就有劳先生了,需要什么直接找如流即可。”

  乔水婷点头,略一思索。

  “那属下就不跟大人去衙门了,趁着天色尚早,属下先去白山矿看看,也好早作计划。”见柳青点头暗喜,又赌对了!恭敬施了一礼,只和如尘要了两个护卫便掉头出城去了。

  乔水婷是在柳青来赴任那日才跟了柳青。她本来是个落魄的秀才,三十几岁了,学业这条路上是没望了,除了做个教书先生也就只能回家种地,教书没不喜欢,回家种地不会,想来想去还是做门客吧,也许久混出个名堂。

  门客是指那些投靠达官显贵的读书人、一技之长的人,也有投靠官员的,写算算,谋划个什么,开始都叫门客,只有到了主子身边,真正为主子做事才叫幕僚。幕僚也分好几种,得到主子信任的那叫首席幕僚。乔水婷当门客混得很差,直到遇上柳青,依仗着自己曾经在北洲呆了几年,决定跟柳青过来。她看得出柳青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官,这也给了她动力,毕竟主贵仆达,跟这样的主子才有奔头,于是全方位地收集北洲九原的信息,一路上给柳青介绍。可柳青有幕僚,还不止一个,又是多年在一起的,短时间不可能信任她,一路上想来想去,只有立功。可怎么立功呢?进城见没人迎接柳青,顿觉这是个机会,便试探着进言,套出柳青的意思。当然即使知道柳青不满也不能直截说出来,而是先介绍九原为何这么繁华,然后引出吴家,果然她的目的达到,柳青暗许了。

  别看她说先去看看再做计划,其实心里早就有了主意。

  “大人,这个人可信吗?”多年跟着的另一幕僚郁金蹙眉道。

  “她只是去探听,三个人是做不了什么的。”柳青随意地道。

  从第一眼看到乔水婷,她就知道这个人有点耍小阴谋的聪明,想到了解到的九原情况,正好用得着这样的人,又是刚刚投靠的,到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弃掉也没什么感情负担,就这样带上了。

  且看看会给我打开什么局面吧!柳青一抖缰绳,叫马跑得快些。

  车队浩浩荡荡往九原府衙而去,远在驴车上木笼子里的罗静怡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小小细节,不久之后竟然和她还有联系。

  木芳提出逃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等着有人应和,罗静怡直接闭上眼睛,小福小声道。

  “我们能逃了吗?”

  木芳还没等反驳怎么逃不了,肖琴冷冷道。

  “逃,往哪逃?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活?”

  罗静怡听了睁开眼看了这个小姑娘一眼,这些不知道从哪来的孩子们看上去大都十六七岁的样子。小福的年纪告诉过她,十五,和她同岁,这两个女孩子要不是这次被关进一个笼子里都不认识,现在也只是知道叫什么,听了她们的对话,感觉肖琴大,木芳小,不过也可能经历不同,肖琴才比木芳成熟。

  木芳听完肖琴的话立刻肩膀垮了,沮丧地道。

  “那你说怎么办?”

  听那意思,这两个女孩子之间很相熟。

  “等等看。”肖琴说着目光在罗静怡和小福两人身上来回游移。

  罗静怡感觉到她的审视,也没等她开口就直接道。

  “我没听见,也没看见,当我空气好了。”

  肖琴看了一眼罗静怡,又看上小福。

  “你呢?”

  小福还茫然着,罗静怡碰碰他。

  “说你呢。”

  “啊?啊!我,我也是。”

  “是什么啊?”罗静怡不满。

  “我跟着你。”

  “那你就自求多福吧。”罗静怡懒懒地道,这人还认定她了呢。

  肖琴这才收回目光,收敛了全身的冷意,又是那个不起眼的肖琴了。

  没想到的是,在肖琴说完等等看的第二天就有人逃了。

  一路上除了他们车队没遇见一个人,路也越走越荒凉,每天都是早上路,晚歇息,中午休息一会,他们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人早中晚各放出来一次方便,其他时间呆在笼子里。就在这天晚上放出来方便再回睡觉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两个人,关在一起的另外三个人很快被带到那个圆脸女人面前接受审问,结果活活打死,而逃跑的两个人也在半个时辰后找回来,结果也是一样。

  这还是罗静怡穿越到这里第一次看到非正常死亡,五条人命也这么轻易被他人所夺,她体会到了什么叫视人命如草芥,也真正地感受到这里是不同现代的,不是单纯一个古代两个字所能概括的,是每一点、每一处都不同。看着那个圆脸的女人对着她们冷冷地警告,谁敢不听话那五个人就是她的下场,看着那个圆脸的女人又对着她们微笑地安抚,只要听话到了目的地就会有好日子过,她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寒意,究竟要把她们送到哪里去,做什么,才能导致逃跑抓回来被灭口呢?那一定是这些人的大秘密吧?只是这些秘密再也引起不了她的好奇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哪怕是饿死、冻死、被野兽吃了也要离开这里!

  活活被打死,那得多疼!罗静怡不是什么好人,经历也不阳光,挨过打、挨过骂,但从没见过有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活活打死,随意丢掉,那血肉模糊的样子深深烙印在脑海里时时叫她心惊肉跳。

  其他人虽然也被震住了,可远比罗静怡好得多,可能是土生土长在这个世界,这样的事习惯了。

  罗静怡下定了决心逃跑,可刚要付之行动,这天下了一场雨夹雪,当晚她就发起了高烧。

  这还是穿越到这里第一次生病,还在这节骨眼上!罗静怡缩着无力的身体,叹息道,现在能挺过去就不错了,逃跑已是不可能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