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贼逃也不空
玲珑2016-01-06 10:163,662

  “多少钱?”

  “五两银子!”

  “五两,太少了,这货色至少得十两!”

  ……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能想到如此帅的男人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打死罗静怡也不相信。

  看着那个耀眼、爽朗的帅哥跟一个老女人讨论着买自己的价钱,完全无视自己,罗静怡既没有后悔也没有怨恨更没有想报复,只盘算一件事,那就是怎么逃掉。现在她五花大绑,嘴里堵着东西,只能侧躺在那,连坐都坐不起来。

  那边终于谈妥了价钱,大哥以七两四钱卖掉了罗静怡。

  “唉,这回是赔死了!”大哥拿到钱掂量了几下,一脸不情愿地随便往包袱一塞。

  “拉倒吧,你这是无本的买卖,还以为我不知道!”老女人撇了撇干瘪的嘴。

  大哥的脸不红不白的,如常地跟老女人打了声招呼我走了,在经过地上躺着的罗静怡时,一时兴起蹲下身笑道。

  “妹儿,我卦算的准吧?”

  罗静怡口不能言,只能拿眼睛瞪着他。

  大哥像是想起什么,嘻嘻一笑。

  “妹儿,你要是长好看点,大哥就以身相许了,可惜啊……祈祷吧,祈祷将来变好看点,能迷倒哥。说实话,哥还真有些舍不得你……”

  “舍不得你就领回去!”那个老女人过来插了一嘴。

  大哥站起了身。

  “我做生意一向守信!”说着大步离去,走就走吧,却还丢过一句,“这丫头可不老实,你看住点,跑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罗静怡暗骂,该死的臭男人、死男人,少说一句能死啊!

  见那老女人看来,罗静怡立刻装出可怜木讷的样子,想着麻痹对方以后好逃跑,没想到老女人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像拎小鸡一样提起她往那边带着车厢的驴车走去,到了驴车跟前掀开又脏又破的车帘子,随手把她扔了进去,还没等她闷哼一声,车辕那边一沉,老女人已经坐上车,一声鞭响,驴车跑了起来。

  罗静怡趴在那顺着车板子缝隙往下面望,只看到黄土道呼呼地往后去,看不到来路也看不到去路,心里却想着一定要找个算卦的,来到这就没得好过!

  她并不害怕,连慌乱也没有,甚至还有些新奇。这也是她的经历培养出来的性格,在现代混那会儿,哪天没点刺激的事,后来收敛了,可职业没变,又是奈不住寂寞的,日子过得并不平淡,虽然这是个陌生的世界,但这是古代,她尚且能搞定现代的电子防卫产品,还搞不定一个古代女人?这两年她可没闲着,这具身体年纪小,可塑性好,防身逃跑技能早就恢复了七七八八,她还怕啥?艺高人胆大,福祸都一样!

  至于吸取教训,下次不要再犯,任何事都可以,唯独好色和迷信这两样,上辈子做不到,下辈子做不到,更别说这辈子了,跟头都栽到了穿越,何况现在只是被绑着卖掉,她是任咋不咋。自然对那个大哥也没一点怨恨、找场子的想法,非要说报复的话,大概下次见了面也就是叫对方来个“精疲力尽”,其他的她想都不会想。

  罗静怡是个简单的人,也喜欢做简单的事,偷盗为了生存,行骗为了更好地偷盗。钓帅哥是因为精神喜欢,跟帅哥睡觉是因为身体喜欢,和各种各样的帅哥睡觉是因为感情喜欢,挥挥手和所有的帅哥拜拜是因为精神、身体、感情都喜欢。她就是那种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很简单!

  说实话,活到这种境界不是很容易的事。

  土道坑洼不平,罗静怡都快被颠散架了,终于驴车停了,就听外面的那个老女人喊。

  “送货来了!”

  嗯?要转手?罗静怡顾不上身体的酸痛,支着耳朵仔细听,随着脚步声一个女人说话了。

  “几个?男女?”

  “在车里,就一个,丫头,十五……”

  听着听着车帘掀开,一道刺眼的阳光射进来,罗静怡立刻闭眼装晕,希望对方看她虚弱的样子能给她松绑。又被拎出来扔在了地上,还挨了几脚,罗静怡这才装作被踹醒,悠悠醒转,慢慢聚焦,就看到一张胖圆脸,四十上下,一双像看牲口的眼睛打量着她。

  “怎么样,这可是我花了十五两银子接下的!”那个老女人不紧不慢地道,“你加个辛苦钱就留下!”

  那个四十多的女人扶着膝盖站起来,淡淡地道。

  “有身契吗?”

  “大妹子,有身契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嗯……”沉吟了一下,“十五两五钱,不还价!”

  “这也太……好吧,大妹子,这回我可没赚到,赔大发了,下次你可给我个好价钱!”

  ……

  一样的话一天听了两次,罗静怡暗暗好笑。

  驴车走了,罗静怡被一个中年男人拎进了一间空屋子,松了绑,拿掉了堵嘴的东西,给了碗稀粥,锁门走人。

  罗静怡赶紧活动了活动手脚,也顾不上酸麻,趴在碗边稀溜溜地大口喝起来,是凉的,带着点咸味,还加了少许的肉丁,味道还算不错。喝完,手脚也恢复差不多了,放下碗观察起周围的环境。大概二十多平方的土屋子,地上铺着干草,没有窗户,只有两扇厚重的大木门,关得不严,闪着一个巴掌宽的缝隙,不过外面却用锁链子连着,中间一把大锁,此外再无他物。小心挪到门缝往外望,只看到一个不太大的院子,有几棵树,刚才拎她进屋的那个男人坐在树下,看到她也视而不见,没有任何表情。

  罗静怡退回去,坐在了角落里,开始计划怎么逃跑,没想到那个老女人会把她转手,一个人好对付,现在是两个人,也不是很难,就是麻烦了点,白天不行,还是晚上吧,现在唯一需要的是开锁的工具……该死的臭男人把她的包包抢去了,那里有她自制的一些工具!那才是最叫她心疼的!想到这又不禁有些好奇,这些人要把她买哪去呢,他们都是什么人?脑海里也随即浮现出那些古装影视剧里类似的情景来。

  看看天色将晚,罗静怡拔下几根头发丝捻着,那双黑乎乎的手指灵活地动着,只是几下,几根头发丝就成了一根,很有型地弯曲着,而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门缝隙的那把大锁。

  以盗窃为生并不是随便选择的,那是因为她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特别是对锁。正常人看到锁也就是锁,但她不是,无论什么锁只要集中精力琢磨,脑海里就会清楚地出现锁的内部结构,再加上一双灵活的手,可以说只要有工具她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世上任何一把锁。其实这还不是难的,难的是选择工具上,不一定当时就有合适的工具,所以从自身上找材料做出合适的工具才是最难的,经过她多年的经验教训终于摸索出了用头发开锁的技巧,虽然只能开简单的锁,可也算是一大突破,现在不正是靠着这个技术逃跑吗?

  天黑透了,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罗静怡挪到门跟前,一手抓上锁,如果仔细看一定会吃惊她的动作,像鬼手似的,无声无息地抓住了锁,锁链连动也没动一下,而另一只手柔弱无骨一般,捏着头发丝一点一点续进锁眼,变换着姿势,活动着头发丝,看上去非常灵巧,异常熟练,更是简单至极,也就是几个呼吸,就听“啪!”的一声轻微声响,锁开了。

  锁的本身没多少花哨,又有着高超的开锁技术,自然很顺利地就打开了。

  小心地摘掉锁头,轻轻放下一头的锁链,同时另一手抓着另一边的锁链,将门打开些,侧身蹲着走出来,飞快地看了下周围,侧身灵巧地关门连锁链,上锁,一气呵成,干净流畅!

  不得不说罗静怡是有资格没心没肺的。

  罗静怡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蹲着身子躲在阴影里寻找着什么。

  没办法贼走不空,再说快两天了才吃到一碗粥,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怎么也得弄饱肚子再走。

  这里是一处大院,后院是杂树林,中间就是她被关的屋子,前面是一个空院子,也是生长着杂树林,斜对角有个矮土墙围成的小院,里面闪动着灯火,还飘着阵阵的饭菜香气。翻过土墙,顺着饭菜香气寻去,这里应该是一个厨房,没有灯,黑漆漆一片,只好凭着嗅觉翻翻拣拣,找到些肉干、生鸡蛋,还有不太凉的一碗汤。边找边吃,生鸡蛋就直接喝掉,肚子撑得溜圆才闪身出来。罗静怡依然蹲着走,来到有灯光的屋子,窗门紧闭,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正是白天那对男女。

  “……夫人说,新上任的知府就到了,白山的矿先不跟老吴家争,探探新官的态度。只是也不能叫老吴家消停了,那边都安排好了,把这批人送进去就没咱们事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顿了顿又道,“这些人都是没有身契的,你没听说国都那边发落了不少官员吗,逃散了一些奴才,真要是出事就说他们是逃窜的奴才,谁还能查出来!”女人道。

  “这些人毕竟是去送……唉,要是去做别的就好了,我这心里不安啊。”男人道。

  “有什么不安的,咱们也有官府的文书,买出去的人干什么咱们说着也不算!”接下来是女人的安慰。

  罗静怡听了一头雾水,不想再听下去,正打算怎么进去偷钱,只听外面有人喊道。

  “白嫂子,送货来了!”

  屋里的男女立刻住了声,起身往外走,罗静怡心一动,避到一边,见男女出来半掩着门就出去了,大喜,迅速地闪身进屋,翻箱倒柜。

  那边男女接了货,五六个半大的男女孩子,和来送人的几个人往关罗静怡的屋子安置这些孩子,可打开锁提着灯笼一照,没找到人,大惊失色,翻遍了地上的干草也没见到人,这才确定人跑了,女人立刻阴了脸。

  “是个十五岁的丫头,跑不远的,快找!”

  把这些孩子关起来,留下男人看着,女人和那些人去找不见得罗静怡。

  罗静怡也听到那边喧哗了,但手下动作丝毫没受影响,不过可惜只翻到几串铜钱,一赌气将凡是看着值钱的物件用一件衣服包了,背上,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