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失财又失人
玲珑2016-01-06 10:163,492

  如果放在从前,罗静怡哪管对方喜不喜欢先赖上再说,可毕竟穿越了一回,某方面成熟了。柳青的意思很明显,不想再带她,在现代她都没碰过市长级别的官,何况还同行了,能在这里认识柳青这样的官她不想浪费,知道了柳青赴任的地址也不会马上去找,决定先悄悄地在九原住下来,找机会暗中和柳杨见一面,以后没什么特殊情况并不打算见柳青。别看她书读得不多,但有些人情道理还是懂的,像柳青这样身份的人以她现在的情况只能求一次,所以没什么大事最好不要去找柳青。不过只要柳杨这条线不断,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有了柳杨这封信也像是有了靠头,踏实多了,掂量掂量如尘给的钱袋子,沉甸甸的,里面是些散碎银子和几串铜钱,散碎银子不是很规则,铜钱是圆形,中间留有圆孔,上面刻着篆体字,罗静怡也不细看,反正知道是钱就行了,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多少钱,和这些钱能卖多少东西。

  来到这第一次有这么多钱,也是第一次看到银子,像是揣了五百万,心情那个激动就别提了!银钱放好就开始迈着鸭步逛起街来,不断地询问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暗里计算着怀里“巨款”的数量。

  别看兰陵县市貌不怎么样,商品却十分给力,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鞋衣帽,客栈酒家牲口行,衣食住行样样有,精神食量也不差,琴棋书画诗酒花,金银瓷器玉,皮毛毡毯佳,还充满了异域风格,叫罗静怡大开眼界的同时也对钱袋子的钱有了底,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大概三百多元,在这里能买相当现代一千块钱的东西,节俭的话能维持四五个月的基本生活,加上柳杨的一两银子,确实是一笔巨资了。

  柳青这个官还真是大方!罗静怡心说。

  兰陵县街市上行人很多,只是本地的少,大多数都是过往的行商车队和风尘仆仆的旅人,有女人,也有男人,奇装异服,操着不同的口音,看得出这里的民风很开放,商业也很发达,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市貌这么差。

  逛了一上午,中午在一家小面店铺要了碗牛肉卤子面吃了,下午打听了去九原的路、雇车多少钱、几天能到等,下午接着逛,她心里一直惦记着算卦呢。本来就很迷信,如今又经历了穿越更加迷信了,穿越来了两年多没找到一个算卦的,说严重点都有点失去方向了。

  在去九原前一定要算一卦!这也是她迟迟没上路的原因。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急切地需要某种东西就越是得不到,罗静怡就是这样,越是想要找个算卦的就越找不到,临近傍晚也没找到一个算卦的。

  “大娘你好,我和你打听点事,你知道哪有算卦的吗?”

  “算卦的?你是找易师吧?哎呀,那价钱可高啊!”

  罗静怡才明白,原来这里的算卦先生叫易师啊。

  “那算一卦多少钱啊?”这可得打听好了。

  “算一卦啊……”

  大娘正在说,罗静怡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小姑娘要算卦吗?”

  罗静怡一哆嗉,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多长时间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代表着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经济发达、温柔多情体贴入微性 福花样的男人……两年多了啊啊,如干裂的土地注入了新的源泉,一下子就澎湃起来。

  男人啊,你叫我如此如此的激动,千万不要叫我失望,长得不需要太英俊,兜里也不需要太有钱,只要,只要万分之一我就满足了啊啊……

  因为好色摔死了一会的罗静怡依然死性不改,当偏脸看到身边的男人时那个激动,那个兴奋,那个……九原不重要了,柳杨忘了,甚至算卦也抛在了脑后,满眼都是小星星,一心都是怎么把眼前这个男人得到手!

  夕阳西下,层层卷卷的云朵镀着辉煌灿烂的金,返照在土楼房舍树木上,极为明亮,如同一副浓彩的油画,这个男人就站在油画里,成了最亮眼的风景!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六七岁,不是很俊美、不是很精致的五官却像阳光照亮了一样,耀眼、爽朗,特别是那眼睛,又黑又亮,因为笑着,几乎飞扬起来,神采十足。一身墨绿色的长衫虽然质地是布的,还风尘仆仆,可在一件斗篷、如瀑的长发衬托下,也绝不亚于绫罗绸缎的风采,何况还平添上几分行走天涯的寂寞,这是最能唤起女人骨子里的感觉和浪漫的。

  看到对方腰上鼓鼓的行囊和一手拎的包裹,强按耐住砰砰乱跳的心,罗静怡头一歪,笑意盈盈。

  “大哥会算卦,还是说知道哪有算卦的?”不管自己多大,也甭管对方多大,见着女人叫大姐,见着男人叫大哥,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对方微微愣了下,这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怎么表现的像风月场上的老手呢?人不可貌相,还是小心点为好。

  “当然是你大哥我会算卦了,小姑娘要不要试试,算不准不要钱的。”

  “好啊!”罗静怡老毛病犯了,就算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也会一往直前!

  对方一愣,明显意外罗静怡会满口答应,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这才下巴一扬,示意,“走吧。”显得很是意味深长。

  跟着邂逅的男人行走在街市上,左拐右转,罗静怡没想到看上去简陋的兰陵县还有这么多街巷,特别是下了宽阔的主街,幽长却不狭窄的巷路是如此之多,像蜘蛛网一样迷惑着人。

  一个陌生人带着你穿梭在这样的街巷,任谁也会有所警醒,只是罗静怡警醒归警醒,可该跟着还是跟着,一个是色胆包天,另一个是,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大有她是流氓她怕谁的架势。

  “大哥,我怎么称呼你?”

  “你不称呼大哥了吗?”

  “讨厌啊你!”

  “嘿嘿!”

  “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还保密吗?”

  “我比你大,你叫大哥就行。”

  “我叫罗静怡,你呢?”不死心。

  “嘿嘿什么,你叫嘿嘿吗!”

  “嘿嘿!”

  “讨厌啊你!”

  ……

  一路说笑,除了这个大哥不说名字外,两人聊得很投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

  “我发现了,大哥和我很是合拍啊。”

  来到一处无人的荒弃土屋前,两人也发展到了面对面贴在一起的地步。大哥背靠着一截土墙,罗静怡踩在另一半塌掉的土墙堆上,双手搭在大哥的肩头,媚眼如丝地道。

  大哥脸上维持着笑意,尽力往后仰着上身,好在靠着的半截土墙高到他的腰部,不然还真没空间发挥了。

  “妹儿啊,不是要算卦吗,这个样子怎么算啊?”

  这声妹儿叫的罗静怡快活地笑起来。

  “那大哥就给我算算我运道怎么样好了。先说好了,不要文绉绉的啊,我没文化听不懂。”罗静怡早看出来这个人不是什么正经鸟,打着算卦的幌子图谋别的,不过不正经正好。

  “呵呵,你说话还真有意思……”端详了端详罗静怡的相貌,一本正经地道,“你印堂发暗,最近不是很顺,你天庭乌黑,眼下有破财之灾,你两颊深陷,不久,说不定,还有卖身之祸呢。”

  罗静怡虽然不信这个人说的,可向来迷信的她听了也很不舒服,没来由的有些烦躁。

  “是吗大哥,那我可谢谢你了,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说着吧唧亲了对方一下。

  对方略一惊诧,随即说了一句。

  “我没洗脸。”

  罗静怡毫不犹豫地接口道。

  “我也没刷牙。”说着又在对方的嘴上蹭了蹭,忽然想到,这具身体年纪才十五岁,暗自哀嚎,难道只能亲亲摸摸,就这么放过?不要啊!可是……当年十五岁就怀孕,打胎同时也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这是她一生最大的痛,如今上天给了她一个全新的身体,难道还要为了一时贪欲随意挥霍,不,那实在太不划算了!

  转瞬之间罗静怡就计算出了得失,双手抱着男人吧唧吧唧亲了数下嘴,然后果断地推开,往后一跳。

  “大哥,我还未成年,暂时还不能玩成年游戏,将来等我长大我们有缘再来吧!”说着给了大哥一个飞吻,掉头就走,那个干脆利落。

  那个大哥被亲的懵了一下,见罗静怡走了才回过神来,忙嗨了一声。

  “你就这么走了吗?”

  罗静怡头也不回,脚步也不停,甚至还加快了,嘴上却讨着便宜。

  “大哥啊,你舍不得我了吗,舍不得也不行啊,我还小呢,等着吧,我长大了,祈祷吧,祈祷我们再见面。”

  大哥嘴一歪,坏坏地一笑,掉头进了另一个街巷。

  罗静怡拐进另一条巷子,见后面没什么动静才慢下脚步,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包,正是从那位大哥腰里拿到的。她的嘴可不是白亲的!

  看看有多少钱啊?罗静怡熟练地打开小包,里面还有一包,再打开,嗯,怎么还有一包?打开了四层,里面竟然是一团碎布和一小堆石头子。

  “很失望吧?”脑后传来一个声音。

  大哥!罗静怡一惊,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可还没等做出反应,后脑一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罗静怡软软倒下,那位大哥顺势抱住,一手在罗静怡身上摸了一遍,找到了如尘给的钱袋子、柳杨给的荷包,装进罗静怡的挎包里,最后把挎包摘下塞到自己的包袱里,然后看看她,一脸可惜的样子。

  “挺有意思的人,就是长得不咋地,不过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打横抱起来,原路返回。

  罗静怡万万想不到,她的帅哥哥不但是个骗财的,还顺带做着贩人的工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