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人生是棵倒着的树
玲珑2016-01-06 10:164,264

  柳青一句兔子肉可否,为了不被当马骑,柳杨小公子的晚餐就成了汆羊肉了。

  兔子肉最大的特点就是和鸡肉炖一起就是鸡肉的味道,和鸭肉炖在一起就是鸭肉的味道,这次罗静怡把它和羊肉干炖一起,所以也就成了汆羊肉。

  看着柳杨吃的那个欢实,柳青询问汆羊肉是哪里的小吃,罗静怡才想起来这两个人没吃过汆羊肉,只要做的好吃,大概是不是汆羊肉并不重要,真有些后悔刚才不该费劲不拉地给兔子肉借羊肉干的味道了。

  “我也不知道,看人做了,吃着好吃就记下了,其实新鲜的羊肉更好!”罗静怡随意地道。

  柳青露出淡淡的笑意。

  “那好,等有了新鲜羊肉你再做一次正宗的吧。”

  罗静怡还没说话,柳杨插嘴进来。

  “姐姐,到了兰陵县就有新鲜羊肉了!”

  “嗯,小杨爱吃吗?”

  “爱吃!”清亮的童音充满了期待。

  “好,到时候叫罗姑娘给你做,叫你吃个够!”

  “嗯!”

  罗静怡看着柳青满眼都是疼爱,心说同父异母,年纪又差这么多,感情还能这样好真是少见啊。

  听如流说,柳杨四岁柳青就带在身边教养,原因是怕跟着父亲学坏,为此还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怎么学坏如流没说,至于柳青的母亲更是讳莫不言。这里的女人社会地位、家庭地位都是第一的,除了生育子女还有教育子女的义务,至于男性,那就是一个脏活累活外加献种的力工,怎么到柳青这里就相反了?而且柳青本身还是姐姐,和柳杨还不是一个妈的,别忘了杨柳四岁柳青都做官了,一个成年人容许了父亲出轨,还愿意善后?是柳青太过伟大,还是这里的女人都这么伟大,或者有什么,嗯,其他的因素?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求知欲的罗静怡,很不无聊地想入非非了。

  一顿伪汆羊肉换来了柳青的信任和柳杨的亲近,罗静怡觉得很划算,接下来多了一个工作,陪柳杨玩。

  好像不管什么时空,男孩子都很淘气,别看柳杨平常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可一旦淘气起来可是很能疯的,不知是压抑了太久还是怎么了,自从有了罗静怡陪着只要不在柳青的视线就立刻主动和罗静怡打闹,嬉笑,而柳青一出现,立刻做出正襟危坐的摸样,还不忘拿眼神警告罗静怡,罗静怡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肚子直疼,这孩子真是太太好玩了!忍不住没人的时候趁着柳杨再兴头上亲几口,等柳杨注意到了也习惯了这种亲密的小动作,高兴了还会回亲几下,这时候罗静怡不往高处抛几下柳杨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

  对柳杨来说,四岁之前和父亲在一起,没人跟他玩,四岁之后跟着柳青,又整日被督促读书识字、骑射,又往静如处子方向教导,自然不可能陪着他嬉闹。而柳青身边的人年纪都不小了,而且以主仆身份,也不可能无所顾忌地陪着他玩,可以说还没感受过童年的乐趣。罗静怡就不同了,本身因为不能生育而对孩子有着特殊的喜爱,又是现代人,没有身份有别的顾虑,再加上也是个爱玩爱闹童心不泯的,只要玩的开心,不管多狼狈的动作、搞怪的表情都能不顾形象不顾矜持地做出来,这里的人很难做到的,所以柳杨感觉从没这么痛快过,对罗静怡的信任也跟着直线上升。

  说到底,柳杨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

  柳青觉察到了,偷偷观察了几回罗静怡和弟弟的嬉闹,心里虽不认可,可看到弟弟亮晶晶的眼睛,整日脸上挂着笑容,说话都带着欢快,也不忍出口指责,默许了罗静怡的行为,只是暗里作出决定,等到了九原后还是别让罗静怡接近弟弟了。

  柳杨的依赖叫罗静怡也更叫宠溺,想办法叫柳杨玩的更开心,给他用木头雕刻了一些小玩具。

  在现代她偷盗为主,行骗为辅,心灵手巧是必不可少的条件,要不然怎么开锁进千家万户又能全身而退呢。她的心灵手巧算是继承了父亲的基因,父亲是木雕老师,小时候耳濡目染,长大无师自通,不说能雕出形神具备的艺术作品,也有雕马绝不会是驴的手艺,这具身体虽然不是自己的,可穿越到这两年多,木头材料随处可见,本身力气又大,几个月就练出来了,如果不是受环境所限,赚点零花钱应该没问题。当然,练习的时候是为了重操旧业,并不是想走正途。

  当初练习雕刻收集的几把小刀随身带着,路上树木也多,材料随处可寻,拿在手上也就是一会的功夫,汽车、飞机就成型了。

  “这是什么啊?”

  “汽车、飞机。”

  “那是什么?”

  “……”

  罗静怡很郁闷,一使劲弄出个技术含量较高的木偶,取了柳杨的相貌,要了些碎布缝制了几层小衣服穿上,又在背后按了一个小小的机关,像摇把似的,每摇一次木偶就会脱一件衣服,还循循教导着柳杨。

  “小杨啊,人生就是一棵倒着的树,无论通过哪个枝桠要去的目的地都是一个,所以你就不要计较走那个枝桠了。你看你长得这么好看,长大了找个有钱的女人养着吧,一样能吃好喝好过好日子,多省事啊……你摇一摇,别把最后一层衣服摇掉,然后给我。”

  柳杨听话地摇下木偶外面的几层衣服,只剩下最后一层,然后给罗静怡,罗静怡便指着木偶道。

  “小杨啊,你要记着,不管是你自己还是别人,男人还是女人,最后这一层衣服千万不要轻易脱掉,这在你将来找女人养是很重要的,你一定要记着啊!”

  柳杨似懂非懂,但还是郑重地点点头。

  “小杨真乖。”

  罗静怡并不知道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柳青就在营帐外,听完立时就冷了脸,甩袖离开。

  其实罗静怡是一片好心,父母离异、初中勉强毕业,十四五就在社会上游荡,形成了一套独有的人生哲理和行事方式,这么教导是真的为柳杨着想,只是另类了点。如果换个人也许也就没事了,可偏偏遇上的是柳青。

  柳青的父亲是有名的交际男,并且凭此将柳青抚养成人,完成学业。不但如此,柳青年纪轻轻无根无基就当上知府,也是靠了老爹的那些相好。柳青把柳杨带在身边就是怕被那样的老爹影响坏了,所以听到罗静怡那番“人生就是棵倒着的树”的言论,无论如何也容不下罗静怡了。不过毕竟为官几年,暂时的忍耐还是有的,只等到了兰陵县打发罗静怡离开就是了。

  好在没有说要留下这个孩子,柳青暗自庆幸。

  接下来的两天路程,柳青将柳杨拘在身边,和罗静怡慢慢疏远。

  罗静怡也不傻,感觉到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更不知道她的好算盘泡汤了,还没来得及问如流如尘兰怎么回事陵县到了。

  满怀着憧憬的罗静怡站在了兰陵县前,却是大失所望,这是县城吗?在她看来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大村子!

  依山傍水,绵延数里的土房、土楼,没有城墙,也没有城楼,只有一块高高类似牌坊的建筑物在黄土道边竖立着,上面的石牌上刻着一行繁体字:北洲一原府兰陵县。

  土道尘土飞扬,赶着牛羊马、推着独轮车、骑驴、骑马的行人来来去去,看了半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愣没发现一个穿绸挂缎的有钱人,大多数都是灰头土脸一身看不出颜色的粗衣。

  “九原比这里好些吧?”

  罗静怡听见身边的一个护卫在问同伴。

  “好也好不哪去,北洲都这样,听说朝廷要把这里当罪臣流放的地方,你想想!”

  那个人叹气。

  习惯在繁华的大都市讨生活的罗静怡一听,倒吸了口冷气!望着前方柳青骑在马上的背影,难道真要靠这个官了?别看她想和柳青攀关系,那是为了衙门好办事,可不是打算依靠柳青活着,在人家手下讨生活就要听人家的,她向来自我、散漫惯了,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罗静怡正为自己将来发愁,如尘把她叫到一边道。

  “大人急着赴任,略歇歇就上路了,这点银钱是大人一点心意,感谢罗姑娘这几天对小公子的照顾。财不外露,罗姑娘小心些。我们就此别过,再见。”说着塞给了罗静怡一袋银钱就要走。

  罗静怡一愣,她这是……被人弃了?

  “等等!”

  刚要离开的如尘眉头微微蹙了下,但还是温言道。

  “罗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罗静怡捕捉到了对方的不快,心思一转,那句我也想跟着你们去九原的话换成了。

  “我能和小公子告个别吗?”

  如尘有些为难,罗静怡赶紧道。

  “我就过去跟他说一声还不行吗?”

  如尘想了想,只好点点头。

  “你跟我来吧。”

  如尘回禀完了柳青得到允许才带着柳杨过来,罗静怡看着柳杨,精致漂亮的五官不见了笑容,一双妩媚风流的眉眼也不见了飞扬,眼圈还有点发红,想必柳青已经跟他说了,心里也有些难受。

  “小杨,我不跟你们去九原了,和你说一声,你要是想吃汆羊肉你就说做法,谁也能做的。”

  “你要留在这吗?”柳杨声音带着哽咽。

  罗静怡蹲下身,摸了摸他头顶上的小发髻。

  “是啊,我不在这能去哪,至少得等我有钱买得起马买得起车才敢去别的地方啊。好了,回去吧,乖乖地听姐姐的话哦。”

  “小公子,我们回去吧!”如尘催促道。

  柳杨垂着眼,像是决定了什么,从怀里取出一个荷包。

  “这是我买着玩的给你吧!”说完像是生气一样扔给了罗静怡,转身就跑回去了。

  “小公子慢点!”如尘忙追去。

  罗静怡望着柳杨小身影淹没在车队里,再看看脚下那个做工一般的荷包,有些淡淡的失落,但还是捡起来,感觉有些分量,伸手一摸,一块银子,还有……是纸吗?抬眼见到,柳青一行车队顺着一条土道远去,这才取出荷包里的纸,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柳青赴任的地址,还有他老家的地址,最后写着。

  “你要不来找我,我就天天画圈圈叉叉诅咒你!盘缠银子给你了,一两多呢,不许偷人家东西吃,别给我丢人,不许亲别的小孩……”叮嘱了一大篇子。

  看看,罗静怡已经把人家单纯的小孩都荼毒成什么样子了。

  “哈哈!哈哈!”罗静怡边看边笑,心情一下子就好起来了,“小东西,算你有良心!”看了又看,嗯,字写得不错,再看看银子,这就是一两银子吗……才一两,也太少了吧,小气鬼!

  这边的柳青不放心弟弟,陪着在马车上坐了一会,见弟弟安静地坐在那,轻声道。

  “你是不是在生姐姐的气?”

  “……”

  “小杨,罗姑娘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你懂吗?”

  “……”

  “小杨,等到了九原,姐姐给你找一个好伴当。罗姑娘毕竟是女儿家,不能陪你太久的。”

  这会柳杨抬起了头,认真地道。

  “姐姐,你要补偿我。”

  “补偿?”

  “是。我生气了,是你惹我生气了,所以你要补偿我,不然对我以后的成长很不利的。”

  柳青略一错愕,随即头疼地扶着额头,该死,那个小孩究竟都教弟弟什么了!

  “姐姐?”

  “好,小杨,你说吧。”

  柳杨妩媚的双眼一眯,那表情简直和罗静怡同出一辙。这一点不得不佩服罗静怡,短短几天时间,就把人家的孩子打上了自己的烙印。

  “我要姐姐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我还没想好。姐姐放心,绝对是姐姐能做到的,还不是很为难的……”

  看着姐姐下车骑马去了,柳杨捂着小嘴吧偷笑起来,小肩膀一耸一耸的,小奸诈的摸样好不可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