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利用价值
玲珑2016-01-06 10:174,407

  从白山矿到九原府骑马需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乔水婷过了午就在衙门外徘徊,昨天张百一说得很清楚,今天一早上工就动手,下午送信的人就能到,虽说对好友信得过,可还是心急如焚。等待的滋味不管什么事都不好受。

  该到了吧?乔水婷翘首以盼。

  乔水婷出出进进,柳青看在眼里,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很失望,就冲这份定力此人也难成大器。

  九原府市貌不错,衙门门面也不错,只是后面带的知府官宅子实在不怎么样,狭小、破旧、脏乱,也就勉强能住人。昨日柳青到府衙的时候,一个师爷在当值,两班衙役只有两个在赌钱,见到柳青来一顿鸡飞狗跳,好在柳青只是报个当就去后宅安置了。

  带的人多,当天就把宅子收拾干净,柳青又吩咐在附近租了一个宅子安顿跟来的护卫。本打算到了九原把雇佣的护卫打发走,可到这一看,不得不改变主意了,短时间内她还需要这些人给她镇场子。

  当时如尘看到柳青的神情,多少了解些柳青性情的她,知道柳青这是发怒了,心里暗暗期待,大人一怒可有好戏看了,想当初……

  “大人,来信了!”乔水婷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跑进来竟有些失态。

  此时已临近傍晚,柳青做了一天的堂,只有白家和何家两家的管家来下帖子,请柳青赏脸过府喝酒,其余一个没有,倒是两班衙役上班了,至于府衙原班人马也只剩一个元老人物师爷,眼下正和柳青对弈,其他不是上任知府的人离开带走,就是临时雇佣的,上任知府一走遣散了。

  乔水婷的失态柳青妩媚风流的眉眼一点波澜都没起,依然手捻棋子从容落下,看也没看她淡淡地道。

  “来什么信了?”

  乔水婷也回过神来,斜了眼那个不是自己的人师爷,轻咳了一声,整肃了下仪容,恭敬地道。

  “回禀大人,是护卫蓝云回来了。”

  昨天回来就和柳青说了,留给张百一一个侍卫,那个侍卫叫蓝云。

  能参与这件事的自然是柳青的亲信。

  师爷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妇,听了乔水婷的话忙站起来。

  “大人有事,小的告退。”

  柳青微微笑笑,点点头。

  “也好,明日再领教师爷的棋艺。”

  “小的不敢。”师爷躬身行了一礼,退下去,走到外面扫了一眼一边风尘仆仆的几个人,都不认识,心下疑惑,快步离开。

  柳青也能跟着出来,看到师爷那一顿的动作,眼底滑过一丝冷意,这才转头看向一边候在那的蓝云一行,当看到一个人时愣了一下。

  “呀,你是罗……静怡?”

  站在蓝云身边的正是罗静怡,听到柳青惊讶不确定的声音,罗静怡感动极了,市长大人啊,你还能记得我,真不容易!

  “市……大人!”赶紧走上前,“我是罗静怡!我有重要的事要和大人说!”

  柳青并没有因为面前的人确实是罗静怡,和什么大事禀告就惊喜或者其他反应激动的情绪,只是确认出是罗静怡淡淡笑了下,马上恢复了平静。

  “你先先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待会再说。”说着吩咐道。

  “如尘,安置他们休息,蓝云,你留下。”说完转身回去。

  罗静怡有些尴尬,又有些心里不是滋味,但很快就释然了,跟着如尘一边走一边诽谤自己,你希望柳青什么反应,哇,小罗,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啊,小罗你怎么这样了,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说,你可是我的人。或者,啊,小罗来了,快,快进屋,喝杯茶,我一会请你吃大餐……汗!要是柳青真的这样那就不是柳青了吧?毕竟,毕竟人家是市长一样的官啊,而自己只是个太不起眼的小草根。再说了如果没有外人估计柳青不会这么陌生,看了眼身边跟着的小福和肖琴,当时蓝云认出她的时候,也将小福和肖琴一并带来了,名义是保护证人,调查情况。刚才柳青也说了待会找她,大概是因为他们的缘故吧。

  要是小东西见到我那样的态度那可就天理难容了!罗静怡很快就想到了柳杨,别说还真挺想那孩子的。

  她的思维跳跃的就这么快,先前一场事故险些死了,可转眼就丢开了。虽然想了也没用,但对一般人来说想了没用的事情太多了,可都在想,也就是她能想得开,刚才的意外事故不是她这个小人物能管得了的,还是交给大人物好了,那个大人物当然就是柳青了!

  “怎么回事?”没了外人柳青问起了蓝云。

  乔水婷在边上有些着急,生怕自己的功劳被抢去,可又不敢打断柳青。

  蓝云看也没看乔水婷,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我只听到一阵铃声,不久有人来给白山矿的张管事报信,说是砸死了人,我跟着张管事赶到现场的时候,开凿的洞都塌了,只有三个幸存者,监工们傻眼站在那,张管事来了后叫人挖土救人。听监工的说已经给矿主报信了,我担心出什么纰漏,就把这三个采矿的人带回来,张管事也同意了。”

  柳青立刻惊讶道。

  “砸死了人,多少?”

  “听说二十几个。”

  “这么多!”柳青阴了脸,厉声道,“来人,集合府衙所有差役前往白山矿救人,并封锁白山矿,勒令白山矿暂时停工!还有,召集九原府百姓和白山矿附近的住户前往白山矿救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也就多一人生还机会。将这些话如实地说给百姓们听,你知道怎么做吧?”

  “知道,大人!”如流应声刚要领命去。

  “等等!”柳青接着吩咐道,“贴出告示讲明白山矿发生什么事故,并告知百姓,此事官府会彻查到底,每日结果都会如实张贴告示,也希望百姓们想些好建议,避免采矿再发生意外,集思广益,采纳者,本官有赏,更希望百姓们帮助本官查清此事,本官也有重赏。去吧。”

  如流去了,柳青接着吩咐蓝云下去看管好那三个幸存者,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里套出什么。

  蓝云领命下去,柳青这才对乔水婷道。

  “先生大功本官铭记在心,只是现在先生还需隐身一段时间,另外也叫先生的好友张百一速速离开白山矿,先找个地方隐蔽起来,等事情过后,我会设法安置。”

  乔水婷忙应下,出来后才反应过来,心里暗暗心惊,好手段啊!

  白山矿每年都有事故发生,但都没有被追究,官员不给力是一回事,更主要的是都被压下来了,因为雇佣的除了奴隶外还有没有户籍的黑户,这样官府想查也查不到。而柳青这一系列的做法,不说人人尽知也差不多了,这样一来吴家想要掩盖也晚了,更何况还有白家和何家虎视眈眈看着呢。这样一来,柳青会借助百姓的力量与吴家,甚至白家和何家抗衡。别看平时百姓不起眼,可只要调动团结起来,那绝对是可以撼动一切的力量。

  从柳青一系列的命令来看,柳青对这件事早就心有成竹,而且好像连后面的事情也有计划。乔水婷想到这冷汗淋淋,柳青是之前就计算好了只等她这把刀出鞘呢,还是她这把刀出鞘后算计好得呢,但不管哪个都够可怕得了!

  事实上柳青的计划是在她的计划中慢慢完善的。

  作为一个刚刚上任陌生地方的知府,柳青不得不考虑多些,她不想一生只呆在知府这个位置上,所以既然来到九原,不管上边是发配还是流放她都不会放弃,从乔水婷那里得知了九原情况,在心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致的方案,而乔水婷的自荐正中下怀,送上门的刀子不用白不用,事实上这把刀子比想象中好用很多呢!

  柳青走回书房召集心腹幕僚商议接下来的应对事宜。

  如尘把罗静怡三人安排进安置护卫的宅子里,单独的小院,两间房,罗静怡和肖琴一间,小福一间,又叫人摆上饭菜叫他们吃了,这过程中和罗静怡淡淡的,一副受吩咐办事的样子。罗静怡在柳青那受到了打击也冷却下来了,也淡淡的。

  吃过饭蓝云来了,如尘离开,罗静怡知道,有关他们这三个人的戏份来了,果然蓝云问完了他们的情况,交代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

  “你们本是良民,可是吴家却无视你们良民身份,当黑人买了做苦力,如今出了事故,如果不告吴家,一点补偿都不会有,不但不会有,你们也永远不会有户籍,不是良民就是黑人,黑人可能会当成奴隶买卖,奴隶有多惨你们都知道吧?”

  罗静怡和其他两个人下意识地一起点头。

  蓝云环视了他们一眼,神情缓和了下,接着道。

  “不过只要告赢了,你们不但会有良民的户籍,更能拿到这次事故的补偿,至少是这个数。”说着伸出一个巴掌。

  罗静怡想问,这是五串铜钱呢,还是五两银子呢?最好是五十,不,五百,五千就更好了……

  蓝云最后道。

  “只要你们挺过上堂以后你们就会有好日子过!”说完转身往外走,并叫罗静怡出来一下。

  罗静怡看到肖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想到在回来的路上肖琴就用异样的目光望着她,知道一定是因为自己先前叫蓝云带她见柳青的缘故,有些无奈,这也生是非?

  “你叫我出来什么事?”罗静怡到了外面首先开口道。

  蓝云低声道。

  “大人叫我转告你,这次只要你挺住,一定会给你一个实际的出路。”

  罗静怡不是小孩子,实际出路是很诱人,但是前提是你得挺住,怎么挺住这才是关键所在。

  “我能不能问问,挺住是指什么?”

  蓝云神情有些怪异。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没有户籍的人如果告状先要挨三十板子。”

  “啊?”

  “你们要先从县衙告起,但大人会想办法叫县衙接了递交给府衙,只是规矩不能改,大人这里你们也要挨三十板子,所以你们要挨过六十板子。”

  “什么!”罗静怡彻底惊呆,六十板子?打死怎么办?对了,打死那个什么补偿、实际出路就都作废了,“大人还真能忽悠。”

  “你说什么?”蓝云不明白忽悠什么意思,可也听出来不是什么好话,更看出来罗静怡不愿意来,急切地压低声音道,“你想想,你如果没有户籍就会被当成奴隶买卖,到那时就不是六十板子了!而且永无天日!”

  “这么说我没得选择了?”罗静怡有些生气。

  蓝云见罗静怡是这种态度也生气了。

  “你自己想吧!亏得大人还特意叫我提点你呢!”

  如果是这个世界的人听到这话差不多要感激涕零宣誓效忠了,可罗静怡是现代人,又从没大人物垂青过,自然不晓得是怎样的过程,现在所想的只有柳青叫她挨那六十大板,不过看出蓝云生气了,还知道这人是不能得罪的,柳青更是不能得罪,按耐住心里的不痛快,马上用哭来补救。

  “我知道大人是为我着想,可我怕被打死了,六十大板啊,我死了就不能报答大人的大恩了,我娘说了,不报恩死后会下地狱的,呜呜……”

  不是假哭是真哭,做不到这点,罗静怡在现代也白混了!

  蓝云顿时气消了,看着罗静怡痩峭的小身板,想起一同在路上那几天罗静怡和她们说说笑笑勾起了恻隐之心,忙安慰道。

  “别怕,六十板子不是一次性打的,县衙那边可能会狠些,可她们不敢打死人,更不敢打残,只要挨到府衙,大人那三十板子只是做做样子。有大人为你做主,你还有什么怕的?好了,别哭了,罗小妹你想想,只要挨过这次,以后你的好日子就来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是不是?”

  罗静怡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头,哽咽地道。

  “你叫大人放心,我会告状的。”

  “好,别忘了也好好劝劝那两个人,不能叫那些工友白死,更何况这也是为了自己好。”蓝云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罗静怡看着蓝云走没影了,抹了把脸就恢复了平静,自嘲地想,哪里都有利用啊!不过有人利用你证明你还有价值,只是不知道在柳青眼里自己价值几何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