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生活练就的冷漠
玲珑2016-01-06 10:163,996

  罗静怡回到屋里,肖琴和小福都没走,见她进来一起看向她,小福好奇的道。

  “她叫你出去说什么了?”

  罗静怡还没说话,肖琴嘲讽地笑了下,罗静怡本来就不爽,听她这一笑眉毛一挑。

  “你笑什么?”口气火气十足。

  罗静怡给人感觉就是老实好欺负的,干瘦的身体,忠厚平平的相貌,没有半点凌人之处,肖琴也是普普通通的相貌,可比起罗静怡,还有点冷冷的美丽,而且还带着骄傲。

  听出罗静怡口气的火气,肖琴站起来了,冷冷地看着罗静怡,却答非所问道。

  “你早就知道会出事,所以你才没有进洞里面,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有人给你好处了是不是?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你晚上睡得着吗?你缺不缺德啊?!”

  小福惊呆了,看向罗静怡,罗静怡也惊呆了,冷冷地看着肖琴,一脸不知道对方说什么的神情,只听肖琴继续冷冷地道。

  “你还不承认吗?都死了,就你在这好好站着!你还敢不承认吗!”

  罗静怡反应过来了,只觉的背后冒凉气,前胸冒火,无处发泄,猛地一拍桌子。

  “承认你妈个屁!你不是也好好站在这呢吗!”

  肖琴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声音不由高起来。

  “我能站在这是木芳救了我!”

  原来木芳走在前面,和肖琴落下好长一段距离,肖琴听到木芳在前方喊肖琴救命!洞塌了!

  而肖琴却在往前跑了几步,洞里摇晃起来再也不敢前进,于是捡回一条命也有了对木芳深深的愧疚,甚至还有些负罪感,时时刻刻侵蚀着她的心,这时候的她急需要有个说服自己当时没有去救木芳的理由,而罗静怡就是最好的理由,原因无他,罗静怡躲过了事故。虽然小福也是幸存者,但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更主要的是,罗静怡救了小福,怎么说也得选择罗静怡。

  只是她永远也不会说出木芳怎么救了她。

  “你心里没鬼你为什么没进洞!你说啊!”这也是肖琴最不明白的地方,现在也成了质问罗静怡最好的话。

  “我靠之!我愿意进洞就进洞,不愿意进就不进,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算老几,你算什么东西!”

  罗静怡是什么人,混子,骂人打架家常便饭,要比这个肖琴那两下子还真不够看的!接下来就见她张口闭口,听得懂的听不懂的词一串串往外冒,都不带歇气的。再反观肖琴,开始还还几句嘴,最后就只是张着嘴巴哆嗦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其实也不怪肖琴,这种泼皮式的骂人,语速、反应、想象力、耐力、底气、经验,都是配套来的,一个环节跟不上也不行,别说有这个能力,见都没见过,所以就是气冒烟了也没办法。

  罗静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终于住了口,抓起茶壶,嘴对嘴就灌了几口凉茶。骂人、说话是很耗费水分的。

  喝完水一抹嘴巴接着来。

  “想做英雄没本事,心里郁闷就拿我来发泄?什么他们死了我就要负全责,什么他们死了我也有份,我是谁啊,老天爷还是观世音啊,凭什么我就负全责了,凭什么我就有份啊?他们进洞自己愿意,跟我有毛关系!你这么圣母,你怎么不阻拦,现在马后炮来了,马后炮你也跟我说不着……”又是长篇大论一番,最后见肖琴气得面色猪肝,瑟瑟发抖,这么久一句没反击,忽然就觉得没意思,摆摆手,“跟你这种人说话真浪费时间!”转身回自己屋睡觉去了。

  肖琴攥紧了拳头,挥了挥,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着跑了出去。

  小福看看跑出去的肖琴,再看看里屋的门,表情变幻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慢慢走进屋里,见罗静怡正头枕双臂躺在那望着房梁。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其实没那么夸张,只是小福根据刚才罗静怡的表现自己感觉的。

  “她哭着跑了。”

  “嗯……对了,肖琴多大啊?”

  “嗯?十五。”

  “你呢?”

  “也是十五。”

  “那个木芳呢?”

  “……十五。”小福犹豫了下道,小心地看着罗静怡,不明白罗静怡为什么问这个。

  都是十五,属羊的,罗静怡心说,都说属羊的不好,木芳死了,自己、小福、肖琴虽然活着,可也暂时活着,那顿板子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去……不过也有属羊命好的,别人好不好的没关系,关键是自己得命好,可是能好吗?

  谁都没想到罗静怡躺在床上竟然想这些旁不相干的,她可是刚刚和肖琴吵完架啊!

  罗静怡性格就这样,不在乎的事从来不费心,骂肖琴是因为生气,骂完了也就完了,没有后续,只有在乎的事才会反过来调过去没完没了地想,现在唯一在乎的就是那顿板子,六十大板,之前她可是看过有人被活活打死的,用的就是板子。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的,以她的习惯又开始迷信上了,属羊不好,坎坷多难,问问一起的小福、肖琴、木芳,希望找出个差别的,没想到都是属羊的。

  “那些死的人都多大啊?”

  小福一惊,紧张地看着罗静怡,喃喃地道。

  “我不太清楚,好像有大有小……”

  “哦,那就不都是属羊的……也是,哪那么巧,一堆属羊的赶巧死了?也不太可能啊……”罗静怡继续迷信,“你知道哪有易师吗?就是算命的,这里叫易师。”怕小福不明白解释了一番。

  “你,你没事吧?”

  “啥事?”

  “你怎么,刚才肖琴那么说,你……不生气?”

  “跟她生气?”罗静怡哧的笑了,“犯的着吗!”

  “可是,她说……”

  “说什么,说那些人的死是我害的,我就该生气?要是那样的话我随葬算了!”

  “你真的知道会出事?”小福试探地问道。

  “感觉不是很对劲。”罗静怡并没有说自己怕黑,对自己的弱点她不喜欢对任何人说。

  “你怎么会感觉不对劲?”

  “女人的第六感很灵的,事实说明真的很灵。”

  小福愣愣地看着罗静怡,轻声道。

  “那你为什么不说?如果我也进去呢,你会不会阻拦我?”

  “不会。”罗静怡忽然明白小福想问什么了,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人都这样,自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事实上都是自作多情。”

  小福听了很受伤。

  “那你为什么救我?”

  “没想过,随手就救了。”

  小福就那么看着罗静怡,很奇怪的目光。

  “你后悔吗?”

  “什么?救你吗,有什么后悔的,救了就救了。”

  “我是想问你后悔没阻止那些人吗?”

  罗静怡看了他一会,有点好笑地道。

  “为什么要后悔?我和他们又不熟,我没本事照顾每个人,更没那个义务!他们死了是他们愿意送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什么好人,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好人,生活在大都市,混了这些年,冷漠早已渗透进了骨子里,想叫她古道热肠一下,见义勇为一下,那是不可能的。她自私自利,非常现实,什么事想得都是完事之后,想的都是生活就是生活,生活不是电影,不是几个镜头就能完结的,多管闲事什么后果都得自己承担,何必呢?英雄向来都是悲剧的,向来都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她宁愿做一个坏人也不会为了一个名声、道德冲锋陷阵,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你活着,又不是神仙,俗人嘛,活着可不容易。至于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她既不赞成也不反对。

  她认为谁也没义务照顾另一个人,这是父母离异告诉她的道理,何况那些陌生人了。再说,自己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多管闲事就好像显得人家无能似的,当时她只是感觉不好,并不确定真的不好。还有,她怕黑,看着别人欢天喜地地进去找金子,她还能阻止?一旦没事故呢,不是耽误人家发财吗,她哪知道会出这样的事。如果知道……

  生活从来没有如果,这么问的人和这么对自己说的不是自欺好安慰就是虚伪为了某种需要,而她从来没这个需要。

  对这次事故,她真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那些人是死了,但远没有亲眼看到路上被打死那几个来的震撼,而且她现在还自身难保,还能想别人?想一些死人?算了吧,说出来谁相信呢,反正她是不相信的。

  看似罗静怡心肠硬,可比起肖琴来,好像还是罗静怡这样的人更真实简单些。不过,事实上,罗静怡这样的人最不讨喜,因为不懂人情练达。所谓人情练达,就是按照世俗的规律,按照道德的标准做人做事,至于内心怎么想的没人在乎。所谓人心难测,也是从这里说的。

  可惜罗静怡独来独往惯了,自我惯了,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都和古人不同,拿这件事来说,世人会承认肖琴,否定罗静怡,因为肖琴有情有义,对比之下,罗静怡太没人情味了,简直就是铁石心肠,就算罗静怡救下的小福听了这番话心也有点发寒。

  “你救了我的命,我会报答你的。”半晌,小福低低地道。

  罗静怡感觉出小福的异样,但在她眼里,别看救了小福可还是没感觉有多熟,不以为意地道。

  “我只是随手,用不着你报答。如果非要报答的话,等日后你发达了,我还落魄着,别忘了拉我一把就行了。”

  “我,我不会忘的。”小福怔怔看着罗静怡。

  “对了,你知道我们告状要挨六十板子吗?”罗静怡把蓝云的话说了一遍,“不知道的话,你跟肖琴说下,叫她有个心理准备。”

  小福出来仔细想想罗静怡所说的话,觉得也有道理,可就是无法接受,但最后罗静怡叫他提醒肖琴,又觉得罗静怡也不是那么坏,当说给肖琴听,肖琴冷冷地道。

  “你以为这是她的好心,这根本就是她主子叫她这么做的,为得就是叫我们听话告状!”

  小福心又寒了。

  “她主子是谁?”

  “不知道,我也是猜的,不然为什么所有人都进洞里面,就她不进?我不相信有人会对金子不动心!”

  “那怎么办?”

  肖琴苦笑。

  “我们能怎么办,有得选择吗?”

  小福不知不觉和肖琴聊起来,才发觉肖琴懂的真多。

  肖琴的母亲是秀才,父亲也是书香门第,只因为家乡患了水灾只剩下了她一个人,被人牙子遇上辗转买卖流落到了北洲,而小福只是个无爹无娘在某富户的庄子上长大的放牛娃,后来被买卖,干得也是粗活,自然比不上肖琴识文断字受过教育的人。

  “不为了别的,为了良民的户籍,我们也要争一争!”不知道是不是失去了木芳急需要一个跟班,还是小福是罗静怡的人争取过来已达到心里舒服,肖琴都对小福伸出了友谊之手。

  而小福刚刚在罗静怡那里受到伤害,也急需安慰和伙伴,就这样在被送往九原府县衙过堂的时候两人成了朋友。

  可怜的罗静怡,再次被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女混混:美男如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