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略占上风
唐寅才子2016-01-06 10:152,494

  见黑羽总算放下了戒心,韩瑾这才松了口气,随即转身出门,对着外面大喝起来:“子庆,子庆……”

  就算她知道子庆没有过来,但他应该离自己的位置不远,毕竟是贴身男奴,一切都是以她为中心,当然不会走出她力所能及的范围。

  唤了一会儿,子庆的挺拔身影果然匆匆朝这方向来了,韩瑾释然一笑,继而转身对着黑羽道:“你跟子庆去吧,他应该会安排你到安全的地方的,上次,是我太大意。”完全没想到,羽刹国的女子,如此的彪悍强大。

  黑羽用衣袍遮掩着自己的身子,俊美而清逸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尴尬与愧疚,凝视着韩瑾许久,才喃声道:“对不起,韩少君,是我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望少君大人有大量,能够原谅我。”

  看着他眼里最后的一抹浅柔,刹那间,韩瑾仿佛他的眸中找到了当初林俊的神采。当下哪怕有万般不满,最后也化为丝丝笑意,洒脱摇头:“公子的处境特殊,我能理解,所以并不怪罪。”

  这一次,黑羽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那双清幽的黑眸在打量韩瑾的时候,微微的多了一抹让人猜不透的深意。

  远处的子庆神情很是不自在的走了过来,先是看了看韩瑾,然后又看了看毫发未损的黑羽,再朝房阁深处打量一番……

  屋阁里有说不出的整齐干净,正如今天收拾之后离开时一模一样,刹那间,子庆的眼神有些古怪和纳闷。可就算心里再怎么疑惑,也不好开口……

  “子庆,你就把黑羽公子按排在我住的地方附近吧,这样较为安全。”

  子庆恭顺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便带着黑羽离开了。

  途中,一直带路的子庆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面色没有一丝变动的黑羽道:“你还好吧?”

  黑羽听着这莫明其妙的话,先是怔了一下,倒轻哼了一声,表示没事。

  对于这样的举动,子庆更是纳闷了:“你跟我们家三少君……”后面越发低沉的声音,不由让人有些想入非非。

  “她是个好人!”

  这句话,立即打断了子庆所有想问的东西了。

  当下,似明白了什么的他,唇角,也不由自主的舒展出一抹暖心的笑意:“黑羽公子,你的房间到了,这可是离三少君最近的地方,应该无人敢来打扰。”

  “嗯,回头,别忘了帮我谢谢她。”

  说这话时,黑羽认真的凝视着子庆,神情也首次流露出了一种欣慰且感激之色。

  子庆瞧在眼里,二人似乎心有灵犀的笑了。看来,三少君与黑羽公子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如今的三少君,真的变了。变得,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般不堪,她是一个磊落而大气的女人,并不与别的女人那样趁人之危。

  ……

  随着一声清亮的鸡鸣,一天……又悄然的过去了……

  韩瑾起了个大早,一个人在内苑空地处练了一会儿功,这时子庆匆匆的跑着过来,神情有些担忧的说道:“三少君,三少君不好了,不好了……”

  韩瑾一边推着太极,一边翻了个白眼道:“什么事这么慌张,天还没塌呢。”

  “大少君找你……”

  “呵,是她啊?寻么怕做什么?又不是阎王爷。”

  看着三少君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子庆清俊的脸上更急道:“你不知道,大少君的脸色很难看。”虽说大少君不是阎王爷,但大少君在府上要是发起脾气来,那可就比阎王爷还让人害怕。因为阎王爷至少是在下发威,要死了以后才去面对,但大少君是活生生的,随时都可以发威。

  “脸色难看?发烧还是感冒了?”

  听着韩瑾那漫不经心的话,子庆更急道:“三少君,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八成大少君是为昨天的事情过来了。”

  “昨天发生了啥?我跟她好像没啥过节吧!”

  一句话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一道女子充满威仪的怒喝声:“韩瑾,你果然在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难道就不该给我一个交待吗?”

  说话间,韩艺带着傲人怒气,就不可一世的走到了韩瑾的跟前。

  韩瑾停下手中的“活”,微微吐纳收气,随即才不急不慢的看了脸色发青的韩艺一眼道:“大姐,出什么事了?我给你什么交待啊?”

  韩艺怒指着她,秀眉竖挑:“你还装,昨天,你可是重伤了我手下的人?”

  韩瑾听罢,水眸一转,便却没有一丝上心道:“哦,你是说那两个女犯啊?”

  “怎么,想起来了?”

  “当然想起来了,我是打了她,不过呢,你难道不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吗?”

  “哼,她无非就是对一个战俘起了色心而已,这至于让你把她踹成重伤吗?”

  “起色心?她也不看看是谁的人,而且,强暴那可是犯法的。”

  韩艺听完,水眸里布满不屑与鄙夷道:“一个战俘而已,就是供女将士们取乐子的。再说,那战俘还是本少君抓回来的,就算生气,也是由我来吧。”

  “呵呵,大姐难道你忘了,这可是我硬接了你十招,从你手里赢过来的,现在怎么说,也不能算你的人吧?”

  “你……”

  “就如你所想的一样,打狗还要看主人,那么,她夜半深更的,要对我的人动粗,我岂能坐视不理?”

  “好你个韩瑾,越发尖嘴牙利了。为了一个土匪窝里的战俘,就对自己府上的人大打出手,这要传到母亲大人的耳朵里面,怕是对你不利吧?”

  韩艺怒笑着说道,语里不由带了三分威胁。

  不料,韩瑾听罢,却并不放在心上道:“怎么,还想上告母亲大人?去啊,我怕什么,就是天下人知道了我也无所谓。黑羽虽说是战俘,但也有人格。而你手头的女将,自己管教不严,两女竟然试图对一柔弱男子施行强暴,这等肮脏无耻的事情发生了,你身为她们的首领,不但不施以下惩罚也就算了,还有意包庇来找我兴师问罪。你这不是等于昭告天下,以后她们只要看上什么俊俏的公子啥的,都可以用非法的手段取得吗?”

  “你……”

  看着韩艺瞬间被韩瑾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子庆站在一旁,不由高兴的拍手称好,可惜,在迎上大少君那即将杀人的眼神后,某人还是识趣的退到一边,假装不存在的样子。

  “我什么我?亏你还是羽刹国的勇猛女将,多少人将你视为英雄,若让众人知道你手中人如此品性不端的将士,而你还有意维护,真不知道,那些人会是如何改观。”

  “好,韩瑾,本少君说不过你。这事,本少君就不与你计较,但总有一天,你最好别栽在我的手里。我的,好妹妹!”最后三个字,韩艺说得极其阴柔,那略显扭曲的五官,无一不彰显她内心的变态与愤怒。

  然,韩瑾只是轻描淡扫的“嘁——”了一声道:“随时奉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