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以身相许
唐寅才子2016-08-04 09:392,203

  韩瑾回到自己的阁屋以后,不一会,黑羽也披着子庆的外袍缓缓入屋。

  略显昏暗的烛光下,韩瑾看不清楚他的全貌,但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开心。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那种酷似极力忍受的感觉,让韩瑾有些尴尬。

  当下,她就挪开头,朝门外打量了一下道:“咦,这子庆怎么没回来?”纳闷的朝窗外看了看,发现子庆这一路上并没有跟过来。

  “小子闪哪去了?”韩瑾几乎是自言自语的说完这句话,随即转过头来,正打算询问同他一起离开的黑羽,不料却让她看到了快要喷血的一幕。

  “啊——”

  黑羽竟然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把子庆身上披给他的袍子给脱了。

  烛光下,他赤着完美而颀长的上半身,一头如瀑的乌丝带着无尽诱惑与挑逗的倾泄下来……肌肤白皙而泛着幽冷的异光,没有一点瑕疵的绝美双肩,微微轻颤着。那略显脆弱的样子,犹如一只即将展翅欲飞的蝴蝶。让人,刹那有些心疼……

  这个男人的身材虽不说刚猛,却也相当结实,从胸肌到腹部,似乎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他冷然的站在那里任她观赏,没有表情的绝世容颜,更让他犹如一樽精美无匹的罗浮宫雕塑。

  看了好半会的韩瑾,忍住了鼻血喷飞的冲动。虽然在现代,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男人的半裸体,但她可从来,没见到皮肤这么好的,身材这么匀称的,罕见得就像上帝的杰作。仿佛眼前这人,多看他一眼,都好比亵渎了神灵一样。

  当下,韩瑾强迫自己把目光挪开,然后捂着自己已经有些HOLD不住的鼻子,带着浓重的东北口音道:“哥,这天气不凉快啊,穿上吧,会感冒的。”

  黑羽听罢,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讽刺之色道:“这一切,不是都是你想要的吗?”语落,他并没有穿上衣袍,只是,用一种悲悯之色看着地面,那神情,就如一个谦城的基督教徒做错了什么事,再等待着“上帝”的责罚。

  韩瑾莫明其妙道:“想不想那是我的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莫不是,因为刚刚的事情,你要报答我不成?”是啊,面对这莫明其妙的一切,也只能用这个来解释了。

  “随你怎么想。”

  黑羽慵懒而虚无的回答,似乎并不想过多的理会。

  “那个,这里报恩通常都流行以身相许吗?”韩瑾试探的问着,顺便把眼睛半遮半蒙起来,这样偷偷的窥探对方的身材,既没有犯罪感,又会觉得别具韵味。

  比起他,某人倒晃得大度磊落得多,直接岿然不动的冷笑反问:“报恩?以身相许?你觉得我是在报恩?”

  他眼里泛着淡淡的冷光,那冷意带着绝望与愤怒,看得韩瑾有些心惊肉跳。

  当下,她强作镇定道:“不然你对我做这些干什么?”

  “真可笑,你问我做什么?我做的,只是成全你的心意。”

  “等等,我咋还是没听懂啊?”

  “哼,我以沦为阶下之囚,清白早晚也将保之不住,与其让那些龌龊卑鄙的女人强夺了去,倒不如委身于你,这下,你满意了吧!”男子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尽管,他说着要将清白委身于韩瑾,但韩瑾还是能从对方那模糊的神情,以及冷傲的语气中听出,他是有多么的无奈与悲凉。

  虽生于匪窝,但此人心性却是极为孤高冷傲,不料,一朝突变成为战俘不说,如今却差点让韩府一个小小的女兵夺去清白,那种寄人篱下与无可奈何的辛酸,怕是无人能明白的。

  “满意?黑羽公子,我想你是误会了吧。”说这句话时,韩瑾挪开了挡住眼睛的手,一双清灵水眸直直凝视对方,没有丝毫退让的严肃道:“我救你并非是想让你以身相许。”

  “不是?哼……你冒着巨大的风险从韩艺身边夺得我,今晚又出手打伤自己府里的女兵,难道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得到我这张让你垂涎的美色皮相吗?”

  对方显然不相信她的话,连言语,也变得愤怒的质问。

  “咳咳,这样跟你说吧,我救你,完全没有一丝龌龊不干净的想法。”某人举着手发誓解说,就算有想法,也是对林俊,而非黑羽。

  尽管黑羽有点被那认真而诚恳的眼神打动,不过仍有些不相信的移开眸道:“不可能。”娘亲说过,外面的女人很坏,都是骗子,尤其哄骗男人。所以,他是不会轻易相信。

  “是真的,我救你只是因为你与我一位曾经的故人相似,我误把你当成他而已。难道你没发觉,第一次见到你时,我还跟你说了些莫明其妙的话吗?那就是因为,我把你当成他了。”

  经韩瑾这样一说,对方俊眉一蹙,似有回忆。

  不过片刻后,黑羽又流露出警惕之色道:“如果没有别的想法,那你为何又让我独自到你房中?”

  “啊?什么时候我让你单独来了?”某人有种天雷轰顶的感觉,天啊,她什么都没做啊?

  “在静水苑时,你亲口对我说的,莫非这么快你就忘了?”

  面对黑羽有些凌厉的眼神,韩瑾立即回思,天啊……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当时,自己只是随便说了句,到我房间来,但这是很单纯很普通的一句,这货竟然误会了。

  还有子庆那家伙没有跟过来,怕是也……想歪了。

  谁说这里的男人纯洁害羞了,他们思想可比女人都坏好不好。

  “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

  “我是有点无话可说,那是因为,你们都曲解了我。”

  “哼!”

  “我让你来我房间,是想让子庆重新给你找个离我近一点的住处,不是让你再留在静水苑。那里过路的女兵将士太多,我怕要遇见再起色心的,恐怕就保不住你。所以……”

  “所以……你真的只是单纯好心,并非他意?”

  “要是有的话,你觉得我可能等到今天才动手吗?”

  韩瑾直接无语了,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的看着对方,这次,黑羽刹那慌了,立即拾起地上的袍子做掩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途之夫君好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