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此一时彼一时
子德2018-03-01 18:164,200

  一晃十日过去,姬瑶光在凤无邪的调理下身子好了很多,特别是吃着玩似的服用许多紫玉人参之后,容光更盛,比起十日前更能撩拨人的心魂。

  小姐今日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紫儿脸上是按捺不住的激动。她们主仆受欺负太久,今日,就要让世人知道,她的小姐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了,看谁敢再欺负她们!

  想到此,紫儿给姬瑶光整理妆容的手不禁仔细了两分。凤无邪在一旁看着,见紫儿动作,忍不住出声,“紫儿,少往瑶瑶头上戴些钗环。”

  那些个珠玉首饰,平日里看起来极美,可实在是够碍事的。凤无邪虽想助姬瑶光夺到那个第一的名次,可也知东璃那些排名靠前的高手,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姬瑶光打扮得越是干脆利落,对她越是有利。

  不戴钗环?紫儿有些愣怔,她还真不知道该给自家小姐怎么装扮了。下意识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凤无邪。这十日的相处,紫儿觉得在凤无邪面前,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凤无邪摆摆手,道:“还是爷来弄吧。”他接替了紫儿的位置,双手在姬瑶光的头上摆弄起来,不多时,一个简单的发髻便弄好。他又从自己袖中抽出一根紫色的丝带来,三缠两绕便将那发髻固定住。

  姬瑶光一看他手里那根丝带,目色不由几变。那根丝带看着普通,可它的边缘确实薄利得很,只要用劲得当,那便是一柄上好的软剑。

  凤无邪将这些弄好之后,又不知从何处倒腾出一件衣裳来,将它递到姬瑶光手中,“瑶瑶,今日就穿这件吧。”

  紫儿睁大双眼,怎么也瞧不出这衣裳的特别之处,可看自家小姐那勾起的唇角,便知她是对那件衣裳极满意的。

  那身衣服极其宽松,布料又十分有韧性,丝毫不会限制穿它的人动作,更重要的是,它袍袖宽大无比,若用在比武之时,对方根本就看不到你是如何出手的。

  姬瑶光拿着衣服走到床帐后面,换上它。出来的时候,凤无邪的眼睛都快看直了。少女身姿轻盈,一身宽敞的紫色衣衫,更有几分飘飘欲仙之感。她神情冷傲,冰肌玉骨,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端的是绝色倾城。

  鬼使神差般,凤无邪走到姬瑶光面前,忍不住在她眼睛上印下一个吻,“爷的瑶瑶果然颜色非常。”

  这混蛋竟然敢占她便宜?!姬瑶光一时不查,被凤无邪得了逞,目中怒色上涌,大有黑云压城之势。凤无邪忙退开一步,一句话浇灭了她的怒火。“瑶瑶,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吧。”

  “这笔账先记着,若再有下一次,杀无赦!”姬瑶光冷冷道。

  凤无邪摸摸自己的鼻子,声音闷闷的,“知道了。”口头上虽然知道,可天生反骨的某人心中暗自嘀咕,瑶瑶每次都说杀了爷,可她每次都杀不成。大不了下次再这样的时候,好好给瑶瑶认个错。

  等姬瑶光赶去比武大会的时候,望着那高台上打斗的人,颇有几分不耐烦。都是些跳梁小丑罢了,还在这装武功深沉。她要的是第一的名头,没有功夫陪他们在这里耽搁时间。

  “这就是你所说的比武大会?”姬瑶光白凤无邪一眼,她总感觉有那么几分不真实。也难怪她不清楚,之前十六年一直幽居府中,这样的盛事从未见过一回,只是感觉它应该和杀手选拔差不多个流程,谁曾想,差远了!

  凤无邪一看便知姬瑶光不屑于这样的场面,道:“瑶瑶,你可得耐得下心来。这比武大会,乃是为了确定举国上下三十岁以下习武者的名次,来的人自然要多。前两天只是些跳梁小丑,等第三天的时候,东璃那些真正的高手才会上场。不但你那个二姐和上官依云会来,还有君墨尧君墨璃郑楚然他们……”

  姬瑶光道:“那就等第三天再来吧。”

  凤无邪知道姬瑶光是不愿意与台上的这些人比武,免得掉了身价。可是,她不比又不行啊。 “瑶瑶,这恐怕不行。以前你从未参加过比武大会,是以不知这规矩。东璃的前三十名高手,只需要在第三日出现即可。若有人想与他们争个高下,则必须在前两日的比武中进入头十名。为了减少偶然性,你必须要比完十场。”

  姬瑶光眉头一皱,十场,那得浪费掉她多少功夫?“有没有比较快捷的方法?”

  凤无邪苦笑道:“有,那就是你拿到前十名中任意五个人的举荐,考官自然为你放行。”只是,前十名中,君墨璃刚刚与她退婚,上官依云和姬瑶环又和她结下梁子,上官羽又是上官依云的兄长,这四个人已是不可能举荐,而第一高手明隐又是个怪脾气,如此一来,还是免不得上台比试。

  要是早能办了这些事,他也不用带着瑶瑶费这么多功夫了。

  姬瑶光虽然痛恶与这些跳梁小丑比试,可要她去找君墨璃几个拿举荐信,她还不如比上十场呢。

  得知没有捷径可走,姬瑶光也不再磨叽,耐下心来站在台下观望。

  一场比试下来,得胜者喜气洋洋,站在台上叫嚣。姬瑶光不耐,对着凤无邪道:“你送我上去。”

  凤无邪暗中运气,姬瑶光的身子立马轻飘飘浮在空中,她就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徐徐降落在高台之上。淡紫的光晕在她身上炎炎散射,刹那芳华,魅惑众生万千。

  姬瑶光对面的人好似看呆了,两眼直勾勾盯着姬瑶光,半晌说不出话来。

  爷的女人你也敢惦记?凤无邪恼怒,对着那人后脑勺就弹了一股真气出去。那人吃痛,这才记起还要比武。“来者何人?”

  轻飘飘三个字从姬瑶光嘴里吐出,“姬瑶光。”

  姬瑶光?这三个字一出,台下台上的人都吃了一惊。在东璃,这姬瑶光三个字可谓相当出名,街头上那三岁小儿都可以对她的事侃侃道来。你可以没有见过丞相府的三小姐,但你一定会知道她。无才无德又无貌,简直就是东璃的第一废物!

  可是,眼前的这位女子,显然并不是谣传的那般。

  现在就吃惊了,往后还有更吃惊的呢!姬瑶光讥诮一笑,殊不知就是这样,风华依旧无限。

  她对面的人见姬瑶光这般风采,都不忍下手了。他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下手没个轻重,要是将这般佳人给打坏了,怎么办?

  姬瑶光平生最是厌恶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见那人这般犹豫,心生不耐,率先发招。她一掌拍出直取他胸口檀中,这一击之势带有十足的杀意。

  她会的本来就是些实用的招式,那些花里胡哨的她不屑于学。只要是习武之人,大多能感受到她这一招的厉害之处。

  那人忙端正态度,侧身闪避,同时手上刺出一剑,直逼姬瑶光肩甲骨而去。

  不过就是这些招式罢了,姬瑶光冷笑,等到了近前,她手一晃,变换方向攻向他的喉骨。她本来就想取对方这处薄弱之地,做出取胸口的招式不过是虚晃一枪罢了。

  不过一招的功夫,姬瑶光就捏住了那人的喉骨。众人都不由惊呆了,这女子,虽然招式怪异,但出手利落,根本就不可能不会武嘛!

  胜负已定,姬瑶光松开那人,那人自觉无颜,忙灰不溜秋得下去。

  台下早有人看出,姬瑶光并没有真气,一上台就将真气蕴含在掌中,朝她面门而去。姬瑶光认真看着,等那人近到身前的时候,才轻移身子避了开去。上次姬瑶环攻她,她就是用此法躲了过去。

  姬瑶光默记心法,坤二乾六,艮三寅五,看来这古代的真气也没有那么厉害,用太极之道就能避了过去。

  九场很快就比完,姬瑶光还待要比第十场,凤无邪对她隔音传话,“瑶瑶,这十场必须用两天的时间,今日先收手吧。”

  姬瑶光从台上下来的时候,众人看她的面色已经变了。今日在场的虽不是东璃顶尖的高手,可姬瑶光能连胜九场,实力也不可小觑。更难得的是,这九场中,她没有动用过真气。

  姬瑶光从高台上下来之后,凤无邪忙吩咐紫儿,“你先带瑶瑶去马车上等着。”这么多人直勾勾盯着瑶瑶看,他心里真的很不爽!

  看着姬瑶光上了马车,那帘子将那张绝世容颜给挡住之后,凤无邪迫不及待跑到高台之上,快速出手,解决完九场之后,便一个跃身,落到马车上,驾车带着姬瑶光离开。

  原先大家只注意到姬瑶光,等凤无邪也胜了九场之后,才发现二人是一道来的。二人离开之后,考官才惊觉,并未记录凤无邪的名字。

  罢了,既然是和姬三小姐一起来的,想必和丞相府渊源颇深,一会他还是去请教丞相吧。

  姬元殇正为姬瑶环受伤严重,不能参加今年的比试焦心,等那考官说起今日比武场上的情形,诧异万分。

  “什么?刘大人说瑶光去参加比试了?”

  那刘大人道:“非但如此,令千金还连胜九场,实力不可小觑啊。”

  “可是瑶光她并没有真气啊!”姬元殇想起前不久太子才为她把过脉。太子的医术他是深信不疑,更何况她生长了十六年,也从未听府中有人说过三小姐会真气。在东璃,没有真气那就前途无望了。是以,姬元殇虽然得知姬瑶光入了太子法眼,也并没有对她格外殷勤。

  刘大人道:“三小姐并没有用真气,她出招虽然怪异,可却是真正实用。对了,还要请教丞相大人一事,跟随在三小姐身边的那个白衣少年是何人?那人深藏不露,功力如何目前我是看不出来。”

  姬元殇并不知道凤无邪的存在,只是这刘大人担任考官多年,还从来没有看不透的人。当年比试的时候他在诸多习武者中一眼看出明隐的不同,道:“此辈唯君魁首。”后来明隐果真战胜太子,成为东璃年轻一辈中第一高手。

  如今,那个白衣男子,刘大人却说看不透,这岂不是说明,他就是今年的第一?

  姬元殇越想越心惊,瑶光何时结识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不行自己回府后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姬元殇一回府,就遇到了前来告状的姬瑶环,“父亲,如今可见分明了,那日女儿和五妹就是被三妹打得很惨,结果父亲没有惩罚三妹,反而将女儿打了一顿。今日父亲可要为女儿做主啊!”

  之前姬元殇还不信没有真气的姬瑶光能伤了姬瑶环,可今日瑶光得了刘大人的一句“实力不可小觑”,让姬元殇不得不审视起被自己遗忘若干年的女儿。

  那日瑶光身受重伤,就能伤了瑶环和瑶玉姐妹两个,如今她身子大好,打过第八的上官依云应该不成问题。

  上官青平日在朝堂上总是和他作对,要是他的女儿能挫了上官依云的锐气,也算是为他出一口恶气了。

  可怜的姬瑶环还满心期待姬元殇能为自己做主,狠狠惩治姬瑶光一番。哪知此一时彼一时,姬元殇却道:“环儿,那日之事太子和诸位大人都在场,既然已经判定,便当让它化为尘埃,不可再提。”

  姬瑶环惊疑,往日父亲都是宠爱自己的,如今怎么像变了一个人?“父亲,那女儿那些委屈,不是白受了吗?不行,不惩治三妹,我不甘心!”她哪里知道,在姬元殇的心中,父女亲情,怎么着也比不上他的尊荣面子来得重要!

  姬元殇以前宠爱姬瑶环无非是看重她才貌双全,引得帝都无数王孙争相求娶。可如今她的名声毁了,而另一个女儿姬瑶光却同时得了太子和并肩王府世子的青眼,这感情的天平早已经倾斜。

  “环儿,瑶光是你妹妹。姐妹之间自当相互友爱,哪能互相仇视!你快随我去梦蝶轩为瑶光赔罪。”

继续阅读:第014章 爷就是占便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