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扬剑立威
子德2017-07-26 09:093,177

  郑楚然有一搭没一搭从箭囊中抽出羽箭,搭在弦上,他两眼微眯,手一松,“嗖”得一声,那羽箭便钉入木门之中。他这般射箭,看似无意,可数十支羽箭射出之后,那朱红的大门之上呈现出一个嚣张至极的字-“殺”。

  就在他射出最后一箭,将那个“殺”字给画完的时候,“轰隆”丞相府大门旁的高墙给豁开个一人宽窄的口子。

  “世子,成了!”张参将忙兴奋禀告。

  郑楚然将手上的弓一扔,斜睨着眼道:“这样就叫成了,不够不够,最起码也要本世子的马车能够进去才是。你,去将刚才说话的那个混蛋给本世子揪过来,其余人继续给本世子拆!”

  张参将风风火火通过那道口子蹿进丞相府里,瞅着管家便将他提溜起来,又风风火火蹿到郑楚然面前,将那管家往他面前一摔,那管家生生跪在郑楚然面前。

  郑楚然打量着他,突然迈起一条腿,踩在管家的肩膀上,手里拿了把明光闪闪的剑,将剑平放,不断拍着那管家的头。“你硬气啊,再给本世子硬气啊,”郑楚然一边拍,一边阴阳怪气道,“在帝都,敢这么和本世子说话的,也只有你一个。来来来,再说几句,再不说以后可就没机会说了。”

  那管家哪里还敢再说,他一见郑楚然的脸就知道自己惹了帝都最不该惹的人物。原先他只当以姬瑶光的能耐,能结交到什么有权势的世子?谁曾想,眼前的这位主比太子还要牛叉。

  “小的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还请世子饶命啊!”那管家垂涎着脸,一个劲认错。郑楚然本来拿他就是想给姬瑶光出一口气,自己再逼下去也没有意思,道:“今个儿你主要得罪的姬妹妹,要饶不饶你,还得姬妹妹说了算。”

  管家心里松了一口气,并肩王府的世子这不好说话,可姬三小姐就大不相同了。平日里懦懦的一个人,见了他还得恭敬三分,怎么着也不可能杀他。他跪到车厢旁,道:“三小姐,是小的错了,小的在此向您认罪,还请三小姐能够饶恕小的一命。”

  那管家话刚说完,车厢的帘子就掀起一个角来,姬瑶光在紫儿的搀扶下慢慢走下马车。管家心中一喜,果然是姬府最无用之人,饶他就饶他,还亲自下马车来。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他在府中的威信可是大增啊!

  姬瑶光面上冷笑,管家是什么样的人她能不清楚吗?今日在这向她求饶,明日再背地里捅上一刀,如今她神台清明,又怎会饶他?

  姬瑶光下得马车,从郑楚然的手里拿过他那柄利剑,“如此不忠之仆,留来何用?”

  “姬瑶光,你!”管家一时气急,站起来就指着姬瑶光的鼻子,紧接着一柄利剑穿胸而过。

  管家望着自己胸前的剑,又望望姬瑶光持剑的手,眼睛瞪得老大,犹自不敢相信。就在他的不可思议中,身子渐渐失去力量,往后倒去。

  姬瑶光手一松,冷眼看着那管家就此倒地,然后掏出锦帕来,轻描淡写擦了擦手,随手一扔,恰好盖住管家那没有闭合的双眼。

  做完这一切后,姬瑶光淡然转身,登上马车。郑楚然望着管家尸身,咂摸了半晌,出手利落狠辣,就是常年浸淫在刀光血雨中人也未必能及得上,如今这女子,真是世人口中那个一无是处的姬三小姐吗?

  算了,传言总是有误,或许姬瑶光天性就是如此,郑楚然将心中的疑问按捺下去,摆摆手,对张参将道:“去,把他扔到野外去喂狼。”

  在那些军士的倒腾下,丞相府的墙一块接连一块倒下去,最终前院的设计落入众人眼中。郑楚然这才高兴了,骑在马上,大摇大摆带着马车进入府内。

  管家已经被杀,那些小厮自然不敢阻拦郑楚然的去路。马车一路畅行,停在后院。姬瑶光下得马车,凉凉道:“既然已经将我送到,世子可以走了。临走之前别忘了将墙给修好。”

  郑楚然一怔,这女人,还真不客气啊。不说别的,就他护送了一路,怎么着也能捞一个“谢”字吧?可是,没有!半个字都没有!这女人使唤起他来心安理得,合着那些都是他的本分之事!

  郑楚然颇有些幽怨,“姬妹妹,你说我这护送了你一路,脚也累了,口也渴了,你就不请我坐坐,喝杯茶吗?”你不说,我自己提总可以了吧?

  姬瑶光白他一眼,道:“茶没有,不过马尿倒有一些,横竖和茶的颜色差不多,世子要是想歇一歇的话,可以到前厅,我命紫儿给你盛一些来解渴。”

  马……马尿?郑楚然差点闭过气去,那种恶心的玩意儿能喝?他看姬瑶光不善的眼神,心有怵怵,强笑道:“姬妹妹真会开玩笑,我也没有那么累了,先告辞,改日再来看你。”说完这通话,郑楚然脚下生风,立马离去。姬瑶光的目光不像是开玩笑,他要是稍慢一步,她还真有可能浇他一盆马尿。

  望着郑楚然逃也似的身形,凤无邪可乐了,想占瑶瑶的便宜,回去再修炼几年吧!

  见姬瑶光往梦蝶轩的方向而去,凤无邪身形一展,先行潜入到姬瑶光的寝室之中,等待着佳人到来。

  等了一会,凤无邪才听到紫儿兴奋的声音,“小姐,今日你杀管家那招,可真是太厉害了。现在好了,太子和世子都为小姐撑腰,从今往后,可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

  “紫儿,以后少将什么太子,世子之类的挂在嘴边。我们不靠别人,就靠自己。记住只有自己强大,别人才不敢欺负我们。”

  凤无邪听了这话,暗道:果然是爷看重的女人,瑶瑶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不过,那什么太子世子之类的不能靠,她还可以靠爷嘛!女人太要强了会受很多累的。

  姬瑶光推开门,就看到凤无邪大大咧咧躺在他的床上,她淡定得对身后的紫儿道:“紫儿,你先去厨房帮我准备一下今日的午膳。”

  支走紫儿,姬瑶光将房门给关上,一步一步走到凤无邪身前。凤无邪看穿姬瑶光又想对他出手,忙坐正身子,难得正经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这点姬瑶光倒是赞同,莫说现在她比不上凤无邪,就是自己身体无碍时也比不上他。“虽然我比不上你,可并不代表我不能杀了你。”

  “这倒是,瑶瑶若是对我用美人计的话,就算是十个我也会是瑶瑶的手下败将。”他顿了一顿,然后道,“不过瑶瑶,我这有另一件事,你可能更感兴趣。”

  姬瑶光挑挑眉,“说来听听?”

  “十日之后,东璃的比武大会。到时候,年轻一辈中人会重新确定自己的名次。你那个二姐不就是东璃第十高手,依爷看,她连瑶瑶的小手指都及不上。要是瑶瑶能去参加,肯定会震瞎那些人的眼。”

  这事,姬瑶光确实很感兴趣。之前的十几年,她不就是因为不能练武而忍受着世人的白眼嘲笑?如今她虽然没有真气,可会的那些招式,却丝毫不逊于这个时代的古人。到时候,就让世人看看,他们口中的废物,是如何将他们给打败的!

  “你这条命,就暂时先记着。”

  凤无邪见姬瑶光有心于此,又趁热打铁,“只是瑶瑶,你现在受伤太重,未来十日内爷需要好好给你调养一下身体,让你尽快痊愈,如此方能不影响你的发挥。”

  姬瑶光也甚为痛恶这个亏损严重的身体,让她行动受不少限制。若是十日之内能够恢复,那可真是求之不得之事。未加多想,她便同意了。

  凤无邪心里可美了,瑶瑶暂时同意让他为她调养身体,那他可就有了占便宜的光明正大的理由。反正他真气够多,一天为瑶瑶输一次,不但能与瑶瑶亲密接触,到时瑶瑶赢了比赛,也会感谢他这个有功之臣的。

  对了,还有那紫玉人参,瑶瑶用了它之后,脉相比昨日好了一些。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就天天给瑶瑶炖来喝,这东西,搁东璃是个宝,在他眼里还比不上瑶瑶的一根头发丝呢。

  连输了几天的真气,凤无邪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常人要是得了这么多真气,定会囤积于丹田,若是加以调养,便会收归己用。可是瑶瑶不一样,他那些真气就如同泥牛入海,一点迹象都探测不出来。

  看来瑶瑶不适合练武并不是因为根骨不佳的事,而是她那些真气都不知聚到何处,完全提不起来。只要找到原因,让瑶瑶的真气能够聚到丹田,她的成就不可限量!

  不得不说,凤无邪的医术的确有效,那么严重的伤势,只养了八日就痊愈了。姬瑶光甚是满意,自己练起一些招式来疏松筋骨。

  凤无邪双手抱胸,眯着眼看着姬瑶光出手的招式,虽然怪异,但却是真正的杀招。若是对敌的话,比那些用真气发出来的大招倒强上许多。

继续阅读:第013章 此一时彼一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