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把墙拆了
子德2017-07-06 06:192,891

  君墨璃的默认,让上官依云高兴不已。璃王任由众人误会他们的关系,这不就表示,璃王愿意给她一个交待,让她成为璃王妃吗?

  姬瑶光冷笑,女子还是不是清白之身,通过走路的姿态,眉梢眼角的风情就可以看出来,上官依云明显还没有和君墨璃进行到最后一步。而此刻,君墨璃所想的不是替上官依云在众人面前澄清,而是任由别人误会她,传出去,别人只会谴责上官依云的不自爱,而君墨璃不过是多了一笔风流韵事而已。

  由此可见,君墨璃亦不是真心喜欢上官依云,他和上官依云走得亲近,无非是看中了上官依云父亲上官青手中的十万兵马。可笑上官依云,犹在沾沾自喜,这样的蠢货,根本就不配成为她的对手。

  “璃王殿下与上官小姐两情相悦,如今又有夫妻之实,看来这婚约非悔不可了。”姬瑶光面色冷淡,语中无限嘲讽。上官依云既然没有给她留面子,她又何须顾虑上官依云?

  一个婚前失贞的女子,就算她父亲是当朝大将,充其量也就给君墨璃当个侧妃而已,想成为正室?痴心妄想!就算是君墨璃同意了,皇后那里也定然不答应。

  姬瑶光从自己袖子中拿出那红艳艳的婚书,厉声道:“今日璃王负约在先,我姬瑶光虽不是金枝玉叶,但绝不会平白受此屈辱。就此毁去婚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素手一扬,大红的婚书飘扬空中,姬瑶光随手抽了郑楚然身后一名军士的佩剑,手腕翻转,几个剑花下来,那婚书便成片片碎屑,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宛如天降红雪。

  那红雪飘散中,透露出女子绝色容颜,清清冷冷,贵雅无双,她便如那高山之颠迎风挺立的雪莲,带着俯瞰天下的狷傲与自信,此般颜色,可遇而不可求啊!

  君墨璃的心好像骤然空了一块,望着那满地的碎屑,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落寞与惆怅。他望着那毁得彻底的婚书,一时无语。

  姬瑶光将手中的剑扔回那名军士身侧剑鞘之中,转身如一只高傲的凤凰,一步步离开这喧闹的璃王府门前。

  才走没几步,“噗,”一口鲜血从姬瑶光嘴里喷出来,她的身子软软倒下去。离她最近的郑楚然乍然一惊,忙接住了她的身子,对自己的亲兵叫道:“快,给本世子弄辆马车过来!”

  紫儿忙从郑楚然身边接过自己小姐,道:“多谢世子关心,我们小姐交给我来照顾就好。”小姐毕竟还未出嫁,公然和一个男子挨得太近对名声毕竟不好。

  马车很快就来到郑楚然面前,郑楚然跳上马车,掀开帘子,让紫儿将姬瑶光搀扶进去。郑楚然还待要进去,紫儿忙止住他道:“还请世子骑马而行。”

  郑楚然呆愣了一下,看到姬瑶光冷冷望他的眼神,灰溜溜摸摸自己鼻子,乖乖爬上自己的马背。回头望了犹自呆愣中的君墨璃,道:“璃王不是急着进宫吗?现在去吧,本世子先送姬妹妹回府,稍后进宫为你求情。”

  随着姬瑶光的回府,众人也觉得热闹看得差不多了,也就各自散去。

  凤无邪看到姬瑶光吐血,暗暗心惊,就在马车走出璃王府所在的大街时,他便暗自运气,悄无声息钻进车厢之内。

  姬瑶光正在闭目养神,对于凤无邪的到来,只是懒懒看了一眼,又闭紧双目。凤无邪也不管姬瑶光对他的冷遇,兀自在她身旁坐下,抓起她一只手来把脉。

  “瑶瑶,爷后悔了!”凤无邪咬牙道,他不该那么早就给姬瑶光拿来婚书,原本以为只是寻常的退婚,没想到这女人经不顾自己的伤势,表现得那么决绝!

  这女人,啥时候能学会不逞强啊!凤无邪颇有些无奈,一如昨日般为姬瑶光运气疗伤。渐渐得,姬瑶光的额头上冒出汗珠,她的脸也因为体内涌动的真气而晕红。

  片刻后,凤无邪才收功,见姬瑶光的模样,不禁用袖子为她擦拭额头。此刻的姬瑶光十分乖顺,任由凤无邪动作。

  凤无邪一低头,看到那般恬静的容颜心念一动,不由得低下头去,唇慢慢贴近姬瑶光的额头。

  就在他快得逞的那一刻,姬瑶光骤然睁开双眼,射出冷冷的利光,同时脚下动作,就朝凤无邪的身下踢去。

  凤无邪才要亲着佳人的动作生生一停,身子凌空几个翻转,很没出息得跌落在车厢的木板上。他幽怨得看了一眼姬瑶光,“瑶瑶,你也忒狠心了。”这女人出手,压根就不懂什么顾忌,方才他要是再慢一步,命根子可就毁了。

  姬瑶光不紧不慢,红唇中吐出两个字,“活该!”要不是她伤势未好,怎能叫这个男人一而再得逞。

  马车行着行着,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郑楚然驾车来到车厢前,对姬瑶光颇有讨好道:“姬妹妹,丞相府到了。”

  车厢里冷冷扔出一句话,“你去叫门。”

  郑楚然一愣,他堂堂的一字并肩王世子,在这女人眼里,和叫门的小厮搭上勾了?罢了,谁叫他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呢,为美人跑腿一趟,有什么不可?

  说罢,郑楚然便下马,大摇大摆走到丞相府门前,大手砸了两下,道:“姬三小姐回府了,还不赶紧开门!”

  “夫人说了,姬三小姐未经允许擅自出门,是乃败坏姬家门风。要姬三小姐在府门前跪着反思,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才能进门。”门内答话的人是丞相府的管家,是柳若兰从娘家带过来的人。

  虽然柳若兰昨日因为姬瑶光被罚,可这么多年来,她在丞相府的经营不可忽视,更何况出自她腹中的姬府大小姐姬瑶华是如今的忠义王妃,现在腹中还怀了忠义王的孩子,就冲这一点,柳若兰也不可能倒了下去。

  等过一段时日,太子将姬府内的事情给淡忘脑后,柳若兰重新得势,那便是姬瑶光的受罪之时。管家很显然将小算盘打得精通,决定跟随柳若兰到底了。

  姬妹妹受伤这么严重,还要她跪在府门前?郑楚然一阵错愕后,心中是止不住的怒火上涌,不禁加大了砸门的力度,口气也有几分冲,“开门,是本世子送姬妹妹回府的!”

  管家道:“管你是什么世子,没有夫人的命令,我们就是不开门。”也难怪管家硬气,郑楚然虽说自己是世子,可没说他是并肩王府的世子。在帝都,王爷府的世子是世子,侯爷府的世子也是世子,这大大小小的世子多如牛毛,那些不得势的世子还没有他们丞相府的小厮来得硬气呢。

  姬三小姐那么个人,能结识到什么有权势的世子,是以那管家还真没把郑楚然这个世子放在眼里。

  郑楚然着实被那管家气着了,想他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帝都里的混世魔王,谁见了不得绕道三分?不过是丞相府一个看门的,竟然敢对他硬气!

  郑楚然大手一挥,对着自己身后的军士道:“儿郎门!”

  “有!”那些军士嘶声高吼,声音之大,直冲云霄。门内的管家忍不住脚下一个趔趄,他何时听过这么中气十足的吼声,心中一个“咯噔,”莫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郑楚然听到军士门的回答,高兴了,邪笑道:“给本世子把这墙给拆了,今个儿,我还非尽这丞相府不可了。”

  得了令,那些军士忙去找工具,对着丞相府的墙根就是“乒乒乓乓”一阵折腾。跟随这郑楚然的这些军士可不是普通的士兵,那是并肩王为了爱子特意精挑万选出来的。拳脚上的功夫那是不必说,就是斗鸡遛狗,拆房上瓦这些事儿也是不遑多让。

  郑楚然乐滋滋看着那些军士拆墙,一边拿了弓箭,对着丞相府朱红的大门练起箭求来。他看似漫不经心射出一箭,实则夹杂这雷霆之势,狠狠钉入那木门中,只余下箭尾的白羽露在外边。

  他一边射,一边还督促着那些军士,“要是本世子这些箭射完了,你们还没把墙拆下来,就各自去领五十军棍吧。”

  那些军士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