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名义上的爹
子德2017-07-06 06:192,945

  丫丫个呸!姬瑶光暗啐一口,从这男人口里说出来,怎么就没一句好话?什么“以身相许”,又是什么“瑶瑶”,当真是不恶心死她不甘心是吧?

  姬瑶光狠瞪着风无邪,“就算你不救我,我也死不了,谁要你多管闲事了?你,我照杀不误!”

  合着刚才他的真气白输了?风无邪看着姬瑶光坦然受了他的真气却不领情的样子,颇有些头疼得抚了抚额。“瑶瑶这话可太让爷伤心了,爷方才要是不帮瑶瑶一把,瑶瑶此刻怎么赶走那五十一只蟑螂臭虫?”

  风无邪言罢,姬瑶光便屏气凝神,感受着周围的异动。杂乱无序,有轻有重的脚步声正在往这边赶过来,姬瑶光细数一下,一,二,三……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她只感受到了四十九个人的脚步,而那个男子竟然说有五十一人,看来,她感受不到的那两人应该功力不浅!

  在这丞相府中,只有她那个老爹功夫最高, 年轻时候也曾纵横东璃上下,其余人等在武学方面根本就不成器。那,剩下的那一人应该来自府外了。姬瑶光不求那人能助自己,只要他袖手旁观,不为姬瑶环姬瑶玉两姐妹出头,那她便无所畏惧。

  “砰!”院门被人毫不留情得踹开,姬瑶光见到了走在前面,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姬元殇,她那个名义上的爹爹!

  之所以说名义上的爹爹,那是因为在姬瑶光的印象当中,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父爱。她活了这么大,期间见过他的次数用一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到这个小院中来。

  “孽女!”姬元殇一进院子,就指着房门恨恨骂道,“你竟然对你二姐和五妹下如此毒手,我平日里就是如此教导你的?真是辱没了我姬家的门风!还不给我滚出来!”

  教导?姬瑶光嘴角冷冷勾起,这个男人何曾教导过她一日?如今竟敢说出这种话来,真是脸皮厚到家了。

  门外,姬瑶玉倚在赵姨娘的怀中,哭得好不可怜。赵姨娘心疼自己女儿,哽咽着对姬元殇道:“老爷,您可一定要为我们玉儿做主啊。她一个还未及笄的姑娘家,就这么掉了两颗门牙,以后还怎么找婆家啊?”

  柳若兰也道:“还有环儿,她的脸也被三小姐给弄伤了。老爷,这事您可不能不管。”若说只有一个姬瑶玉,姬元殇或许还没有那么心疼,可姬瑶环身为东璃第一美人,自身便惹得无数王孙公子争相求娶。姬元殇迟迟没有将姬瑶环给许一个人家,无非是待价而沽,想着靠她来为自己赢得一门最有利的姻亲。

  若是她的脸毁了,那还得了?姬元殇越想越气,那指着房门的手也不禁哆嗦起来。

  姬瑶光望着额头上红肿了一块的姬瑶环,心中冷冷一笑。方才她离开的时候,脸还好好的,如今这么一会功夫,就弄出伤来了,这分明是栽赃嫁祸,借刀杀人嘛。想让她背这个黑锅,门都没有!

  她一步一步,带着冷冷的清辉,从房门中迈了出来。跟随着姬元殇一道而来的人不禁惊住。

  女子风神秀骨,姿容绝世,一步步缓缓踏来,每走一步,都好似有多洁白的莲花盛开在地上。风乍然吹起,乌发飘扬,衣袂翩翩,那玲珑有致的身段隐隐可见,带着那么一种不食人间的仙气。

  这便是那个无才无德又无貌的姬府三小姐吗?众人都不禁擦擦自己的双眼,再看看额头上红肿的姬瑶环,矫揉造作,无精无神,比姬三小姐差远了!就她这样的姿容,怎么成了东璃国第一美人,看来,这称号该让给姬三小姐才是!

  柳若兰看到姬瑶光的面容时,不禁惊讶万分,她没有料到,不施脂粉的姬瑶光竟然像极了那个女人!有些不安的她转头看向姬元殇,果然,姬元殇原本气急指着姬瑶光的手慢慢失了力道,垂在身侧,他的眼睛中隐隐有泪花闪现。

  “卿尘,你回来了。”声音尽可能温柔下来,生怕吓坏了眼前的人儿。

  云卿尘,是她娘亲的名字。看姬元殇这个模样,分明是个痴情种子。既然是痴情种子,为什么还会这么狠心无情对她,做这副样子给谁看呢?姬瑶光很是蔑视,“丞相大人,你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口中的云卿尘。还有,你以后管好自己的嘴巴,就凭你,还不配叫云卿尘这个名字!”

  “混账!”姬元殇回过神来,原来她并不是卿尘。卿尘一直都很温柔,怎么会说话这么横冲直撞!她只不过是一个对家族毫无助益的孽女罢了。“你不但凶残成性,毫无爱护姐妹之心,如今还冲撞亲父,不敬尊长,今日我不惩治你一番,我姬家门风何在?来人,家法伺候!”

  在东璃国内,谁人不知姬家家法最严,想到眼前这么一个如仙般的姑娘将要被人狠打,这姬丞相的心也够狠!

  “丞相且慢。”一道男声出口止住姬元殇,姬瑶光不禁眯眼朝他望去。

  男子长身玉立,风姿俊秀,尤其是在一开口说话时,嘴角微微上勾,带着一种如沐春风的笑意,当真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被男子这么止住,姬元殇脸面有些挂不住,然而顾忌男子的身份,他并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悦来。当下,他对着那个男子行礼道:“太子殿下,老臣教女不严,以致此孽女做出如此败坏门风之事,不以家法惩治她,则我姬氏一门面上无光矣!”

  竟然是当今太子!姬瑶光心中暗道:怪不得她感受不到他的脚步声。当今太子君墨尧乃是东璃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二的高手,而那倾倒东璃万千少女的璃王君墨璃也只不过排在第三位上。

  “丞相这话严重了。”君墨尧道,“本宫并无妨碍丞相整顿门风之心。只是丞相尚未问过瑶光妹妹便对她动用家法,未免对瑶光妹妹不公。”

  瑶光妹妹?姬瑶光可不认为她和君墨尧的关系有这么亲近,他肚子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姬元殇也是愣怔一下,不过是个孽女,何以太子对她这么亲厚起来?他还需要权衡一下。 柳若兰差点将自己的一口银牙给咬碎,太子说不问姬瑶光这个贱人便对她动家法是为不公,这不是在说她家环儿和瑶玉合起伙来向老爷告黑状吗?

  不行,若是两个姑娘这样的名声传出去了,日后还怎么在帝都混?柳若兰不禁辩解道:“太子殿下,这姑娘家的脸最为重要了,更何况我们环儿是东璃第一美人,怎么会闲着没事拿自己的容貌开玩笑?还有瑶玉也证实,确实是三小姐对她们姐妹俩出手,这证据确凿,还用着再问什么?”

  “柳姨娘这话可就不对了,”君墨尧道,“有道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关于二小姐和五小姐受伤一事,总不能因片面之词就定了瑶光妹妹的罪。之前市井还传言,瑶光妹妹无才无德又无貌,如今一看,这才德自先不必说,只这貌嘛,便足以当成我东璃第一美人,可见这片面之词是不可信的。诸公说是与不是?”

  君墨尧身后的那些人连连附和,“太子殿下说得对,是该问一下姬三小姐,否则对姬三小姐太过不公了。”

  若说之前姬瑶光还不明白君墨尧在打什么主意,可自从他那句柳姨娘喊出口,那她可就全明白了。

  东璃一向讲究正统,她的母亲云卿尘那是姬元殇的原配夫人,柳若兰不过是个妾室而已。这么多年,柳若兰虽然掌管着丞相府大权,府中上下也称她为夫人,可她毕竟是个妾!她的女儿姬瑶环怎么也比不上嫡出的自己高贵,所以他才称自己一声瑶光妹妹,而叫姬瑶环和姬瑶玉姐妹二小姐和五小姐。

  若往深了想,这君墨尧那是元献皇后当今皇上的元配皇后所生,而君墨璃的母亲是在元献皇后离世之后才被立为皇后。根本就比不得元献皇后来得正统!如今璃王风头正盛,大有威及君墨尧之势。君墨尧此刻力挺同样嫡出的自己,无非是想告诉众人,嫡就是嫡,庶就是庶,怎可不分尊卑,本末倒置!

  明确这君墨尧是友非敌,姬瑶光嘴角微不可见一勾,眸中有笑意流泄出来。她这一笑,如春风拂过,万千梨花竞相绽放,类银似雪,风华无限。

继续阅读:第006章 腹黑太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