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风华初绽
子德2019-12-06 16:133,072

  姬瑶光深知这二人是去找帮手,但她并没有阻拦。姬瑶环和姬瑶玉一离开,她便控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先前受伤严重,再加上对付姬瑶环和姬瑶玉两姐妹耗费了不少力气,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姬瑶光朝梧桐树那别有深意看了一眼,便关上门,往床榻那走去。

  躲在树上的凤无邪不禁暗自咋舌,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怪物,这么机敏?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为什么不把他给揪出来?

  凤无邪有些郁闷,如果说第一次出手对付姬瑶环,纯粹是因为兴起的话,那他第二次出手对付姬瑶玉,便是别有用心了。就因为第一次出手,他觉得姬瑶光好似发现了他的存在,是以第二次,出手手法小心了三分。就是这样,姬瑶光仍是发现了他的确切位置。凤无邪不禁对她更加好奇了。

  姬瑶光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皱皱眉头,一边脱,一边对紫儿唤道,“紫儿,为我寻件干净衣服过来。”

  当紫儿将姬瑶光的衣服拿过来,她看着那些大红大绿的颜色,繁复的样式,厌恶之意更加明显了。柳若兰与姬瑶环这对母女,可真把自己坑害的够苦。

  她身上尽是些伤痕,唯独脸上没有,这分明是在告诉众人,她们并没有苛待自己半分!虽然没有伤了她的脸,却是有意误导她,让她穿衣打扮尽可能恶俗起来。她无才无德又无貌的名声,就是那对黑心的母女给传出去的。

  姬瑶光将那些衣服扔开,看到紫儿身上简单清爽的装束,道:“我不穿这些,你去将你的衣服拿一套过来给我。”

  “小姐,您一向不是喜欢这些的吗?”紫儿诧异问道,这个小姐,不是与之前的有些不同,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让她真适应不过来。若不是还是那具身子,紫儿都怀疑这是另一个人了。

  姬瑶光道:“紫儿,跟在我身边,你只需要服从,少问些问题。否则,就不用服侍我了。”她突然融合了苏意颜的记忆,又学会了苏意颜的招式,这样的造化,就是她自己都解释不清楚,更何况是对别人?

  紫儿很快明白了姬瑶光的意思,“小姐放心,以后紫儿不会再问了。”这个人就是她的小姐没错,小姐变得强势了也是她一直以来希望看到的,今后她定会更加用心服侍小姐。

  姬瑶光点头,不愧是她看中的人呢。

  紫儿去拿自己的衣服,姬瑶光便将自己头上的金钗玉钿给取了下来,漫不经心打量着,看起来倒像是好东西,可这金钗,充其量也就是在表面镀了一层,而玉更是那种残次品,只是表面的风头罢了。

  这样的东西,就是她打发叫花子都嫌寒碜,这柳若兰还真敢拿出来!姬瑶光将它们毫不怜惜稀里哗啦扔到了地上,金钗倒不要紧,那玉却碎成了好几段。

  躲在暗处的绿儿一见,顿时心疼不已。这么好的东西,她一个丫鬟就是一年也得不到一件,这三小姐倒好,全给砸碎了。

  她不禁走上前,心疼得收起那些东西,道:“小姐怎么也不小心着些,这么好的东西都是夫人省下来为您添置的,就是二小姐的首饰都没有您这么齐全,您将它们全扔了,怎么对得起夫人的一片心?”

  这个绿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姬瑶光冷冷看着她,目中尽是厌恶。明明是娘亲留给自己的丫鬟,却背主投靠了姬瑶环母女。要不是有这个绿儿整日在她身旁说三道四,那她的品味能这么差了?若不是有苏意颜的记忆在,她恐怕还被这个绿儿蒙蔽着呢。

  “既然你想要这些东西,那便给你好了。”姬瑶光抓过旁边的一支金钗,就向绿儿掷去。那金钗竟带着雷厉之势,狠狠扎进绿儿的肩头,殷红的血液顿时流了出来,染红那翠绿色的衣衫。

  绿儿用手捂住自己的伤口,望着姬瑶光,“小姐,奴婢做错了什么,您竟然要这么对待奴婢?”

  一击没有刺死绿儿,姬瑶光不禁摇摇头,她真应该好好调养一下,如今连杀个人都不成了。

  “你错做了什么你心里明白,我身边不需要不忠不义的奴婢,你滚吧。”姬瑶光打发走绿儿,疲惫得往床上躺去。

  凤无邪在远处见到姬瑶光躺在床上,气息渐渐平静下来,方才伸出二指,弹向窗户。“叮”一声,原本就关不甚严的窗户便大开起来。凤无邪眼见四周无人,当下一运气,如一道轻烟飘进了房内,旋即那窗户轻轻关上。

  飘进房内的凤无邪一直落到床榻上,躺在姬瑶光的身边。盯着她那面容看,原先她满头钗环,身上又着了那么艳俗的衣物,凤无邪并没有细细追究她的容貌,只觉姬瑶光此人行事甚对他的脾气,便生出两分好感来。

  如今一见她的面容,竟生生痴了过去。如墨的秀发不饰一物,随意铺散在人儿身下,有几缕甚是调皮的蹿到了她的脸上。她肤光赛雪,眉目如画,譬如晓荷清露般在氤氲月色中,端丽无双,比那九天仙子还要脱俗三分。此刻她褪去了那艳俗的衣衫,只着白色的中衣,玲珑窈窕的身子便这么显露在凤无邪面前。

  凤无邪的呼吸不由浓重了几分,活了二十多年的心前所未有的快速跳动,凤无邪不由暗暗咒道:这哪儿是个人儿,分明是个妖精,专门夺他心摄他魂的妖精!

  凤无邪不由伸手,去抓姬瑶光的手腕。姬瑶光虽然闭着眼睛,身体也极度疲惫,可早在凤无邪进来的时候,她便清醒万分。这个行动间悄无声息的人应该是就是躲在树上出手相助的人。在他还没有任何动作之前,姬瑶光并不睬他。

  毕竟,她十分清楚,以自己的能力,就是全盛时也未必斗得过这个男子,更何况如今她还顶着一个残破不堪的身子?

  可是,这个男人终究是个不安分的。凤无邪才要抓到姬瑶光的手腕,姬瑶光便猛然张开双眼,手弯成钩状,去取凤无邪腰间四大要穴。

  她这么一动作,身体免不了向凤无邪靠近些许。凤无邪并不抵御,反而趁这个机会,手越过姬瑶光的身子,将她给裹住,顿时将美人抱了个满怀。

  姬瑶光捏住凤无邪的要处时候,眉头高高皱起,她之所以取这个男人腰间穴道,就是知道男人腰间这个地方比较薄弱,而她出手的距离又最短。谁知,她碰到这个男人的腰,就像碰到一块铁板,坚硬无比。

  姬瑶光心知,这定是靠着他那真气在护持。不过,他那真气护得了腰,总不能所有的地方都能护住吧。

  姬瑶光心念一动,腿上动作,就要向凤无邪胯下一顶。凤无邪明显察觉到姬瑶光的意图,心道:这个女人真是心狠,出手也忒不留情。当下他的脚也不停顿,和姬瑶光交战了几个回合之后,便将姬瑶光的两条腿给紧紧夹住。

  在交战之间,凤无邪免不了和姬瑶光身体上的摩擦,姬瑶光的衣服也因着这么一动作,显得有些凌乱。抱着柔软的女体,再闻到从姬瑶光身上传过来的香气,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有一种欲望竟然从体内升起。

  凤无邪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的特别,他还从来没有对女人有过这种渴望的想法。

  感受到凤无邪不安分的身体,姬瑶光有些厌恶,她讨厌和男人这么近的接触!这个男人他该死。当下便冷冷道:“放开!”

  凤无邪不理会她的话,径直抓过了姬瑶光的手腕,一把脉,心中吃惊万分,受伤这么严重,这个女人竟然还敢逞能?也不知道心疼一下自己。

  当下便贴着姬瑶光的耳边道:“受了伤,就该好好休息,别胡乱逞能。”

  当下一只手掌便贴在姬瑶光的背上,姬瑶光感受到一股热流从凤无邪掌上流出,游走她四肢百骸。经这股热流游走的地方,顿时感到通透不已,疼痛感也减低了几分。

  既然这个男人在为她疗伤,姬瑶光也安分下来。她受伤这么严重,要是靠自己调理的话,还不知道能恢复到何时。这个男人若是嫌他的真气多,她不介意帮他耗费一点。

  运了一会的力,凤无邪才收势,姬瑶光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差不多了,趁着风无邪不注意,继续向他攻击。

  此刻的凤无邪可不想和姬瑶光有身体纠缠,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欲念,若再和这个女人动手,真怕控制不住在这个地方要了她。他一下弹开窗户,又飞到自己原来藏身的那颗梧桐树上。

  他顶着一张风华无双的脸,笑得妖孽万分,“爷向来听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瑶瑶倒好,这是想恩将仇报?”

继续阅读:第005章 名义上的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