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她能像腊梅一样吗?
楚韵儿2016-01-06 10:063,258

  “你快说呀!快点解释啊……”甄萱儿拉着林络祥,仿佛已经是在求他解释。

  她不能够让吴析伟误会她。上一次她被开水烫,是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让吴析伟相信她。现在怎么可能就因为林络祥的一句话。而让一切重演呢?

  “那就是我们的孩子。”林络祥见吴析伟到了此时都还面不改色。所以,他才不顾甄萱儿的苦苦哀求。一如既往的说道。

  “啪——”甄萱儿十分的气愤林络祥。不由自主的打了他一巴掌。那巴掌的声音清脆可响。

  等打过之后,甄萱儿才看着她自己的手,她没有想过,她会真的去打林络祥。可他的话也实在太让人气愤。

  “够了。想演戏。上戏院去。”吴析伟无法再看下去。大声说完之后,便向他的车子跑去。

  “析伟……你回来……”甄萱儿刚跑了几步。可肚子有点反应,她便停了下来。双手还本能的捂住肚子。

  “萱儿,不要理他。”林络祥跑去扶住甄萱儿。

  “你走,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你刚才都在胡说八道什么?”甄萱儿推开林络祥,不想让他的帮助。反而,此时非常的痛恨他。

  “萱儿,你听我说。吴析伟那样对你。你根本就不应该再和他在一起。他根本就不值得你爱他。他连你们夫妻之间,最平凡的相信都做不到。他还怎么……”

  “你不走是吗?我走!”甄萱儿不愿意再听下去。她直接打断林络祥的话。向另一边跑去。才跑了几步,她就无力的瘫软下去。好在林络祥将她整个人都扶住。“你走开,你听不到我在说什么是吗?”她此时的情绪十分的激动。

  “萱儿,不要这样……”

  “你走开,走开…”甄萱儿用手敲打着林络祥。“我恨你,都是你!你破坏了我和析伟的感情。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走开……”

  “好,我走。但是你不要再那么的激动。对你和孩子都不好。”林络祥见甄萱儿的情绪实在太激动。他也不应该再刺激她。才只好将她放在地上。一个人走两步,一回头的离去。

  甄萱儿坐在地上哭了好一阵之后,她才站起身来。

  此季节正是A市最寒冷的时候。而甄萱儿却只穿着单薄的礼服,一个人在马路上寻走着。那让她显得更有气质的高跟鞋,此时变得碍事起来。使得她整个人步履蹒跚。好像一个不稳,便会摔倒在地上。

  天空十分的黑暗,没有星星没有月亮。显得特别的凄凉。马路两旁的树被风吹着,好像在向她示威。连树叶也不肯放过她。直接刮在了她的身上。她用手本能的将披肩拉紧一些。可那薄薄的披肩,又能抵什么事。

  风越吹越大。那已经枯黄的树叶,缓缓的落在甄萱儿的脚下。她没有理会,只是从那黄叶踏过。接紧着,风里夹搭着一股香气。她本能的望着前方。

  进入她眼球的是一片黄色。欣喜若狂!她的披肩此时已经掉在了地上。可是,她却没有要去捡它,而是像那一片黄色奔跑去。

  “腊梅……”她停留在栽满腊梅的花海里。激动的眼泪再一次流出来。

  多么娇艳的花朵!能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开放。它们是最美丽的。

  甄萱儿忍不住折断一枝,用鼻子轻轻的嗅着。那香气充满整个肺腑。

  他们别墅里也栽着有腊梅。可是,却没有开得如此娇艳。仿佛,那温室里的花朵,还没有在野外的强韧。

  她需要这些腊梅陪伴她。她也要像腊梅一样。不能为一点点的困难,就放弃了她和吴析伟的爱情。

  市锦别墅。

  “哎呀!太太你这是……”李妈听到有人叫门。打开来一看,甄萱儿站在门口冷得直发抖。

  “……”甄萱儿有点狼狈。头发十分的零乱。衣衫也有点不整。手中还握住一把折断的腊梅。

  “快进来。”李妈不再多说什么。赶紧将甄萱儿扶进去。

  李妈帮甄萱儿把衣服换下来。还将床给她铺好。所以的事,她都想得非常的周到。

  “太太,你快躺到床上去。刚才一定是冷坏了。暖暖身子。”

  甄萱儿手里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她带回来的腊梅。她有点无力。好像只有那腊梅,才能够给她一点温暖。

  李妈把甄萱儿扶上床,看她此时的情况。出门前还好好的。不到两个小时,她就一个人回来了。想必,一定又是和吴析伟有关。

  “太太,先生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李妈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和朋友一起去玩了。可能一会儿就会回来吧。”她不想让下人知道,她和吴析伟闹不和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总相信,夫妻吵吵闹闹是很平常的事。

  李妈不再问什么,便离开了卧室。

  你来我往酒吧。

  “喂……”

  “析伟哥哥,你在什么地方?”

  王欣露那个女人消息还真快。他才跑出去一会儿。就打电话来了。

  “你来我往酒吧。”他确实想找个人陪着喝酒。既然,王欣露自己打电话来。那也正好。

  “你等着我,我现在就过来。”

  吴析伟挂掉电话。将巴台上的烈酒,倒入酒杯中。一口饮尽。

  甄萱儿!王欣露!如果甄萱儿有一半王欣露的好,那吴析伟就满足了。

  为什么爱的人,她不爱你?为什么你不爱的人,又偏偏缠着你?这是什么世道?

  “那就是我的孩子!”林络祥之前说的话,还在吴析伟的脑海回荡。

  至始至终,甄萱儿都在骗他。那个孩子是林络祥的。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一再的心疼甄萱儿,一再的容忍她。才会让林络祥今天如此的得意。

  “哐铛——”吴析伟将整个酒瓶仍在地上。暴怒不已。“拿酒来。”

  “先生,你喝醉了。”服务员扶着步履蹒跚的吴析伟。

  “滚开!你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他将服务员推开。“拿酒来。是不是怕我付不起钱啊?”

  酒吧的一个领班,对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他去拿。

  “这是什么?”吴析伟瞪着服务员。巴台放着一瓶低度的酒。“我说要这个了吗?拿刚才那个来。”他的声音如发狂的狮子。

  服务员给他这个,只是怕吴析伟一会儿喝醉了酒,在酒吧闹事。

  领班瞪了一眼服务员。他是一个新人来。当然不会懂这些。吴析伟是这里的常客。大家都知道他是吴氏的总经理。谁会敢得罪他。

  “吴总,你慢慢喝。”领班亲自为吴析伟拿来了烈酒。

  吴析伟并没有理会领班,独自拿起酒瓶倒起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是吗?

  “析伟哥哥……”王欣露走到吴析伟的身边。看了一眼巴上已经喝完的酒瓶。又对领班说:“这里交给我。你们都走开。”

  “是。”

  等领班走了之后。王欣露才坐到吴析伟的身边。

  “析伟哥哥,你别喝了。”王欣露将吴析伟的酒杯抢下来。

  “你来做什么的?”吴析伟盯着王欣露冷冷的说道。

  “我……”

  “喝酒。”他把酒杯递到王欣露的嘴唇边。“不喝是吗?那就走开。”他的语言冷得吓人。可能够听得出,他此时并没有喝醉。

  “好。”王欣露把自己的包包放在巴台上。“我陪你喝。”她把吴析伟给她的酒全都喝完。然后,再倒下一杯。“你也喝啊。”

  吴析伟接过来一饮而尽。

  如果,此时是甄萱儿陪着他,那该多好。可是她为什么没有追上来。难道说,她和林络祥走了吗?

  “太太,你的电话。”李妈将甄萱儿的手机,从楼下拿上去给她。

  甄萱儿见李妈已经打开卧室的门,赶紧将脸上的泪水擦掉。

  “谁打来的?”她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好朋友。除了她爸爸会打来。应该不会有别人。

  “是一个男的。他说,一定要你亲自接听。”

  “你告诉他,我不在。”一个男的。也许是林络祥吧。这么晚他打电话来。如果被吴析伟知道了。又会生气。

  “好的。”

  李妈退出房间。还不由得摇了摇头。半夜三更一个男人打电话来。先生又不在家。真是太奇怪了。

  “李妈……”甄萱儿坐起身来,朝房门外大声喊。

  “什么事太太?”李妈匆忙的跑进卧室,听甄萱儿叫得那么大声。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

  “帮我…帮我把窗户关上。”她的胆子一向很小。今天晚上她怎么也睡不着。感觉眼皮老是跳个不停。吴析伟又不在家。外面的风把窗子吹得‘吱呀’的响。

  “哦,好。”李妈望着窗子外面。风把树都刮弯了。“太太,外面起风了。你要不要再加一床被子?”甄萱儿的被子确实有点单薄。

  “好。”她被动的答应。

  李妈从衣柜里拿出被子,将被子放在甄萱儿的床上。小心翼翼的帮她铺盖。

  “李妈,不要关灯了。”她见李妈想要关灯。赶紧叫住她。

  “我就在外面。太太有什么事,就尽管叫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