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小姑子来了
宇文花青2018-03-27 16:392,763

  事实上,在医院里,两个人根本不象有婚姻问题的,那张雪就差给她老公端水洗脚了,还一口口象喂儿子一样的喂吴鑫,被她看到过两次,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不太懂,一个女儿怎么可以一边找男人,一边对自己的男人这样照顾。

  道义和良心上过不去?

  张雪想了想:“我俩没有办法再过下去了,你说你姐夫已经知道老郑的事情,就算我现在真心认错,他会相信我吗?以后你说我还会有好日子过吗?其实告诉你吧,我现在的心早不在他身上了,我只想着云南,那里真是太美了,我就等着老郑发展起来,把我风光地娶过去,我也不图别的,就图一个知冷知热能疼我的人,你说我现在,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快到豆腐渣的年纪了,还能找到爱情,我何其幸运,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怎么能不把握住呢?”

  “孩子怎么办?”

  “孩子跟他跟我都行,老郑喜欢孩子,你姐夫他那花心,给孩子能正经找个后妈也行,就怕他成天换人,孩子都蒙了,有心和后妈往好了处关系,都怕浪费感情……当然,他要是不给我孩子,不想让我如意,我也认了,反正他是孩子的亲爸,我儿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后妈想欺负都不能够!”张雪说到这里,好像看到那后妈在眼前一样,恶狠狠地吞了两颗葡萄,“我就不信,他离了我,谁跟他!”

  “吴鑫不会同意的。”肖木子叹了口气,“今天你来我这里,被跟踪了没?”

  “嘿,你说这事弄的,我到底没有经验,根本想不到被定位了,这次我可是告诉他了,我就来你这里了,而且我也跟他说了,老郑的事情,你根本不知情,还有,他怕华逸,他被揍得不轻,嘴上不说,我了解他,他就跟我动手有能耐……话说回来,你说真正的男人谁打女人,是不是?也就他这心里变态的才会这么做……你看在我的面子,不原谅他也别气到自己,行不行?你千万别跟我做仇,我现在就你这一个好朋友了,其它的人我根本不能和他们说这件事情,只有你是我的心理医生……”

  肖木子苦笑:“我若是心理医生,也是自己得病的那种……”

  “你最好了,别胡说,你呀,我看最是有福的,华逸对你这么好,你们没孩子,婚姻比那有孩子的不知道要牢固多少倍,我看就是牢不可破,太让人妒嫉羡慕了……”

  肖木子象吞了一颗苦胆。

  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张雪又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等华逸回来的时候,她才讪讪起身,跟华逸搭话,肖木子不愿意看到她这样卑微,便留她一起吃饭。

  张雪走后,肖木子边收拾碗边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你刚才心不在焉的。”

  “没有,只是不喜欢张雪,以后你和她少来往,什么女人,不守妇德,在过去,就该沉塘!”

  “你至于这么义愤填膺吗?”肖木子有些不理解他的突然发作。

  华逸好像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度,语气缓合了:“我不想她把你当垃圾桶,什么负面情绪都往你这里倒,这么多年,你还没受够?我都听够了……吴鑫肯定会跟她离婚,你等着瞧吧,我话放这儿了!”

  “为什么你就这么肯定?”

  “因为吴鑫绝对不会原谅她的绿帽子!”

  肖木子将手里的碗放下,转过身来:“我都原谅你了,为什么他不能?”

  华逸张口结舌:“……我不一样,再说,男人和女人根本不一样,女人那样是吃亏,男人虽然不算是占便宜,但……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论他们了,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说好了,要好好地。”

  肖木子嗯了一声:“是,我们说好的,既往不咎,刚才是我的错,不该提……”

  华逸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老婆!你真大度,你真伟大,你真是让人感动……”

  肖木皮笑肉不笑:“一个月,洗碗做饭你包了……”

  “好咧,我自动请求也包洗衣服……”

  肖木子回了房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原来,在男人的眼里,是这样看问题的,原来男人和女人就真的是两种动物。

  原来,男人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这样的事情是占便宜,华逸这样说,也就代表他是这样想的。

  不管了,反正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她伸了个懒腰,相比于张雪,她真的觉得她还算是幸运的,刚才华逸说的话也不全对,至少在她看来,张雪也不只是倒负面情绪,到底还算是有点前车之鉴,可是没有想到,有些事情,防不胜防呀。

  好在这件事情,在自己这里,有惊无险地结束了。

  不过,她不知道,这件事情,远不象她想的那样简单。而且也根本没有结束。

  还没起床,就听到手机响,平时给她打电话的人屈指可数,她想让华逸帮她拿一下,身边的床已经空了,再看时间,都九点了,她看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接了,却听到小姑子的声音传来:“大嫂,我想你们了,我给你们一个惊喜,现在在车站,一会儿就到你家,我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你一定爱吃,不说了,一会儿见……”

  从头到尾,肖木子只喂了一声,就被挂断了电话。

  她举着电话,半晌才放下来,总算清醒过来,却吓得够呛:小姑子要来了!

  这可是一个霹雳。

  她小姑子华丽娜哪点都好,就是太狂野,和她的气场不太搭,两人在一起,用华逸的话来说,容易混线,断路。

  她是个身上有着后现代气息的文艺愤青混合着女汉子气质又偶尔悲花伤月的混合体。

  用一个实在的词来评价:她就是一个能作的女性。

  她曾经一个人穷游全国,甚至还叫嚣着去罗布泊,最长的失踪记录是半个月,音讯全无,害得婆婆长途电话天天打给华逸,让他想办法,华逸还真的想了,动员他全国各地的人脉来找这个妹妹,结果最后在沙漠腹地一破客栈里找到的她,正跟一帮驴友打赌喝酒,喝醉了还在撒酒疯,有了这一次后她倒是学乖了,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个卫星电话,基本会报个平安。

  上次她来她家,在屋顶上祼晒日光浴,差点害得对面楼的大妈大爷心脏病犯了。

  主要是她还四处地捡流浪猫狗,对于她泛滥的爱心,肖木子只是佩服,并不苟同。

  她想像不出来自己会心平气和给那些猫狗的洗澡捡屎擦屁股。

  总之,她觉得她没有这个小姑子善良。

  她顶多就是一个不坏的女人。

  华丽娜终于到了,带着一股子英气,脸象外国性感女人一样古铜色的,一开门就给了肖木子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将肖木子的肋骨勒断:“丽娜,快放手,你胳膊跟钳子一样……你这不是去旅游,你是去特训了吧?别哪天成了FBI,我们不知道,被人绑了害了都冤枉……”

  华丽娜嘻嘻地笑,将身后的东西卸下来,那个大背包快赶上她大了,难为她怎么背的。

  她从包里掏出一大堆东西,有蜡染的头巾,有藏银,还有阿拉善玛瑙,和田玉件,还有一堆天珠,绿松石,掏一件介绍一大堆:“嫂子,这些都是送给你的,知道你喜欢这个,都是真的,品相不是最好但也不差,告诉你,嫂子,你若不是我嫂子,这一趟西行我一定绑你一起去,回来你就不用做翻译了,写小说吧,那才精彩呢,等有空我给你讲,我渴了……”

  她说着,将桌上的水一饮而尽,手腕上的手钏丁当作响,放下杯子回头,目光炯炯:“嫂子,我要结婚了……”

  肖木子被震惊得哑然失笑:“和谁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