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一点不好笑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2,849

  刚才还吵闹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肖木子好像听到了老姨的幽幽叹息声,也许那叹息声是从她自己的心底传出来的,柳小侠伏在绍小光的怀里,也看不到她的脸色,正好这时候有人进来,嗓门很大:“这什么情况?”

  肖木子见来人忙迎了上去:“妈,你怎么才来?”

  “你不是不来吗?”老太太对肖木子倒是不客气,只是还没等肖木子回答,她径直往病床前去,“这是怎么了?严重吗?护士,你手轻点,我妹妹身上爱起紫癜,一碰就有淤血……”

  “妈,别影响医生……”肖木子上前,将老太太扯了回来,老太太也知道自己着急了,压低声音,“你老姨怎么样?没大事吧?”

  “妈,当然没大事,有大事也不在这屋子了……”肖木子说话的时候,老太太眼神一下子聚焦在小光和柳小侠两个相拥的人身上,咦了一声往上凑了两步,绍小光很怕这个大姨,忙将柳小侠扶开,赔着笑脸,“大姨,你怎么才来,我妈都念叨你了,说你最会开导人,不如开导一下我妈,让她放宽心,可别太激动。”

  老太太上下地打量了几眼柳小侠,那目光就象是在挑选货物的上帝,眼底满是褒贬,肖木子给小光使了个眼色,小光会意,立刻带着柳小侠就出去了,嘴里说要带她去看医生,等他们没影了,老太太才意犹未尽地匝了匝嘴:“象是生男胎的相,屁股够大。”

  晚上,肖木子薰脸,华逸看到了沙发上的包咦了一声:“老婆,你今天逛街了?”

  “没有。”

  肖木子只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包包,一般逛街的时候都背着,今天本来想血拼来着,

  肖木子想了想又道:“你知道柳小侠把和老姨的谈话录音给雅丽听了吗?”

  “不知道啊,最近我都没有见过她,她辞职了。”

  “也对,柳小侠第一步已经取得了成效,现在我看来,就差老姨这一关了,绍氏父子好像对于娶谁没有什么意见……”

  “老姨估计也只是因为被设计生气罢了,柳小侠再求两次,就会好的。”

  “你倒是很了解柳小侠。”

  “我不是了解柳小侠,我是了解老人家,他们哪个不盼着等着见孙子,有些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华逸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道,声音隔着门厅传过来飘飘渺渺的有些不真实。

  肖木子沉默了片刻后道:“你家老人也是这么想的吧?”

  “……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养我们三个,他们已经精疲力竭了,他们不喜欢小孩子。”

  “口不对心。”肖木子跳下了地,她伸了一个懒腰才发现胳膊不疼了,不禁道,“华逸,我决定了,这件事情我们就翻篇了,好不好?”

  话音刚落,华逸庞然大物一样冲了过来,一手拿着刀,双眼放着光,肖木子后退了一步:“你还要杀妻分尸?”

  华逸傻子一样的笑,花枝乱灿,肖木子将他手里的刀卸了下来,比画了两下:“我想吃飞蟹……”

  “现在季节不对……好,我们立刻去,海鲜坊定不到位置我直接找他们经理……”华逸兴奋的样子让肖木子的鼻子一酸,将刀放到了一边,按住了他的胳膊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翻篇的意思是既往不咎,是我对我们婚姻的珍惜,不代表底线下降,明白?”

  “完全明白!”华逸的声音低了下来,眼底动情,“老婆,你不理我,我很难过,这几天都失眠了,我都掉称了,还长青春痘了,那是憋的火……”

  越说越下道,藤一样的就缠了上来,肖木子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便也半推半就、顺水推舟、干柴烈火了……

  第二天,两人没有去香格里拉,只是驱车五十公里去了乡下,有山有水,有花有柳,还有农家乐,山野菜,这一天过得无忧至极,仿佛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对未来一片水晶般的美好憧憬,从来没有想过出轨、小三、孩子房子这些事情。

  肖木子站在山峰,远处层峦叠翠,星点花树点缀其中,让人不禁心神俱爽,她这一刻,又觉得天地不负她,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她温柔地靠在华逸的肩头,让自己放飞心绪,什么都不想,于是,满天地的锦绣,一世界的清净……

  电话铃响,是华逸的,瞬间肖木子又回到了俗世,华逸也不接,在口袋里按断了,但是那铃响锲而不舍,华逸只得掏出来,看到那号码脸色变了一下,肖木子的心也跟着沉了一下,但故作大方开口:“没有关系,如果有急事,就接吧。”

  “是我们经理。”华逸有些不耐烦,“可能是前几天的案子客户不满意吧……”

  肖木子没有开口,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华逸接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按了免提,确实是男人的声音,他们的经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只是嗯嗯地点头,说了几句后,关了手机:“老婆,我们经理说明天得加班,有个案子要返工……我不能拒绝,那关系到年终奖金,也关系到我们的香格里拉……”

  华逸的语气是试探的。

  肖木子心情不错,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不假日七天乐了,今天就回去吧……”

  华逸环着她的腰,笑了:“真是我的好老婆,等奖金下来,我们就去香格里拉,我们开车去……”

  “哪有车呀,我们这辆破车随时可能抛锚,不过倒不担心丢,就是抛在那里,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那不一定……拾荒的会多看两眼的。”华逸的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

  他有些神不守舍,难道是因为刚才电话的事情?

  电话那头真的是他们经理吗?

  肖木子看着他:“老公,你说我们还要不要孩子了?”

  华逸看着远方,没有立刻回答,半天开口:“你做主,反正我只想我们二人世界,不想任何人来打扰,丁克家庭在国外很时尚。”

  “可是听说最近所有的丁克都在抢着要孩子,赶在更年期之前,这是最后的机会……”

  “有你就足够了……”华逸抱紧了肖木子,动情地道。

  只是在他怀里肖木子,却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心不禁提了起来……

  小雪又来了,拿了一大堆的东西,一进屋子就赔着笑脸:“木子,我们家你姐夫才好点儿,我刚倒开空儿,来看看你,你说说,我们俩个的事情,还把你们都给连累进去了……那个医药费我包了,你们可别不理我,你姐夫是个混蛋,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以后待他出院,我让他给你们赔理道歉。”

  她边说边将手里的东西都放下,是些很贵的水果,肖木子将东西提起来,打量着,慢幽幽地道:“看来,你还真的很内疚……”

  “木子,你不该这么刻薄……”小雪假装嗔怪,“你一眼看透人心,华逸怎么受你的,在你面前还没有一点儿秘密了……”

  肖木子没有开口,只是心里不是滋味。

  张雪自己拿起水果下厨房开始清洗,一边哗哗的水声一边道:“木子,你说你姐夫这样激动,是不是说他还在乎我?”

  “什么?”肖木子故意打马虎眼,她才不想回答。

  杨雪并不放弃,又问了一遍。

  肖木子嗯了一声:“当然在乎,没有哪个男人乐意绿云罩顶……”

  “你说话咋这难听?”杨雪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但好像也并不在乎,坐在她对面扔了个葡萄进嘴,“不过,倒也是实情……”

  未说话呸地将嘴里的葡萄吐进了垃圾桶,“这女人跟这葡萄有什么两样,过了季就不象样子,哪里象挂在藤上诱人,我们都是过了季的,现在有人相中,还有价钱,若是保养不好,最后就是扔货!”

  肖木子捏了粒葡萄,端详着,在看那盘子里的哪个跟自己是一路货色,找了半天,看到一个皱皮软塌塌地,放到了一边看着杨雪:“你什么意思?继续离婚?”

继续阅读:第22章:小姑子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