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乱套了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2,998

  第二天.

  阳光好的让人生气,肖木子蜷在阳台的藤椅里,懒懒地,倾泄而下的光影中灰尘成精了一样,飘来飘去,华逸公司有急事,他早走了,肖木子说不好自己的心情,好像有什么有她的心里飘出去了,那里空落落的,她不知道用什么会填满,昨天晚上华逸抱着她,说了很多,都是在回忆他们之间的往事,一点一滴的,全是不容易。

  她问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不省人事?

  华逸承认当时是禁受不住诱惑,还说是男人就会犯的错误。

  就是这句是男人就会犯的错误得罪了肖木子。

  她觉得自己也应该是犯点是女人都会犯的错误!

  想到这里,她立刻起身,开始洗漱,洗面奶,按摩膏、爽肤水、柔肤水、精华,面霜……连拍再抹,糊了一脸,事实上这些东西都是佳佳送的,但是她几乎不用,每天在家里洗把脸再随便抹点东西,保湿就成,现在想想,她实在太粗糙了,过得不象个女人。

  至少是不象个精致的女人。

  对着镜子眨了眨眼睛,别说,这样一通收拾,她看起来还真的年轻利落了不少,于镜前自认优雅地转身,眼皮因为昨晚生气而浮肿连带着眼神都不太好了,她扭到了脚,气得自己笑了,一边捂脚一边跳到了沙发前坐下,突然想起来,如果自己就这样在家里摔得头破血流,她会怎么样?第一个电话打给谁?

  是华逸。

  竟然还是华逸。

  她认清了这个事实很悲哀。

  所以,她明白,她不会因为这个和华逸离婚。

  电话响,是妈家的,接通后老太太先是说了一堆无关的,然后问她小光的事情。

  她有些敷衍,被听出来了,老太太不高兴了:“你忙啊?怎么还不爱搭理我?是不是和华逸吵架了?”

  “……没有,我们吵什么架!”

  “你们倒是感情好,我就怕你们因为小光的事情吵架,你老姨全跟我说了,说那个女人已经登堂入室了,是华逸以前的女朋友,对了,木子,这件事情你也别听你老姨埋怨,这年头,女人男人都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华逸硬搓合他们,所以你们两个可别吵架,咱们个人过个人的,你老姨也是得便宜卖乖,现成的大孙子不要,还要去找回雅丽,我看他们呀,也是瞎折腾,要是依我,就娶了这个柳小侠,反正她也不会要什么财礼,还这样主动……可以捡这个便宜!”

  “妈,这个便宜大概不是什么好便宜……还有,在你们的眼里,是不是儿媳妇什么都不是,孙子孙女才是重要的?”肖木子听着有些刺耳,不由地开口反问。

  老太太却不以为然:“那当然,告诉你,全天下有一大半的老人是这样想的,你还说别人,你自己不也是吗?还希望你弟妹再要二胎生个男孩儿不是?”

  确实如此,肖木子曾经承诺,如果他们要二胎,自己每个月可以出几百块钱帮忙养,如果是男孩儿最好,也算是为老肖家留条根。

  原来自己的骨子里也是这样传统的。

  可是现在自己却不能为华家开枝散叶,而公婆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而说一个不字,所以,她感谢他们。

  到底也算是自己有短处,想到这里,心里平静了一些:“妈,我知道了……你说柳小侠登堂入室是怎么回事?我老姨什么意思?”

  “你老姨说了,就要雅丽做她的儿媳妇……”

  “那我老姨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肖木子反应慢半拍,她倒是才反应过来,他们离婚的事情一直瞒着众人呢,不过有人登堂了,这件事情漏了一点儿也不奇怪。

  “你呀,一天都忙什么呢?你老姨因为这件事情昨天都住院了,我打电话就想问你,我今天去医院,你跟我一起去吗?”

  “……我,我今天没空,我和别人约好了。”肖木子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左胳膊还不好用呢。

  “那也行,我去完医院,然后去你家,你几点能在家?”老太太锲而不舍。

  “……妈,我和华逸要准备明天去南方旅游……”

  “……不年不节的,旅什么游,华逸不上班了?”

  “年假提前休,我一直想去香格里拉,所以明天就去……”

  肖木子撒完这个谎之后,就想割掉自己的舌头,去那么远,可不能悄没声的,这下子若是不去,还真的后果不堪设想,老太太若是知道被骗,不得反天?

  想到这里她立刻道:“要不然,我不去了,过一段时间我带你和老爸一起去……”

  “得,我和你爸才不做飞机,不得交待了,你们要去就去吧,不行带你公婆一起去,我和你爸有钱,也不用你往我们身上搭,人家华逸不说,但也不好。我小光一比呀,华逸还真是靠谱的,这样一想,我就觉得知足,你和你弟弟都不让我操心……不说了,我现在准备一下去医院。”

  说完老太太就挂电话了。

  肖木子握着听筒,鼻子一阵的发酸,她发呆了好半天,才将电话放下,她现在才相信,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家人的。

  肖木子想了想,她决定还是去医院。

  带着两袋子水果,她进了病房,屋子里好多人,小光也在,只是象掉了毛的公鸡,灰头土脸的,见到肖木子来只打了个招呼就坐在一边,老姨倒是躺在那里生气勃勃地数落他,见到肖木子才住口,但好像也对她有意见,皱着眉头:“你们都瞒着我,是想气死吧……”

  肖木子脸一热,她赔着笑脸坐在床头:“老姨,你血压高,别生气,大家瞒着你,也是怕你生气不是?”

  “华逸怎么不敢来见我?”老姨仍旧板着脸,显然她已经将华逸当成罪人了。

  肖木子闹心又没有办法发作,只是笑了笑:“他还不知道你住院呢,是我妈打的电话,她说要来看你……”

  老姨闻言脸色略有缓合:“见我干什么?我不过就是心脏骤停,这要是停了不跳,我就省心了……木子,你的脸怎么了?还青了?华逸打你了?”

  肖木子拨了拨额头的头发,摇了摇头:“没事,撞的,他怎么可能打我?”

  “也对,华逸那孩子就是招人稀罕,有人缘,男的女的都喜欢,就是他怎么和柳小侠有一腿……”

  “老姨,他和柳小侠没有一腿,那时候是正常恋爱……”肖木子纠正。

  老姨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她并没有再继续埋怨肖木子,小光过来弱声弱声:“妈,你口渴不?要不要喝水?”

  “我不喝,我怕你药死我……”

  小光便又退了回去,正好这时绍天青进来,将饭盒放在桌子上,语气无奈:“你和孩子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老姨白了一眼他:“都是你的好儿子,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也不说说,从小都是你惯的,我看就随你,花心大少……”

  肖木子有些尴尬。

  “妈,这件事情是我一个人的错,不关我爸的事儿,你别说他……”

  他们一家子在争论的时候,肖木子悄悄站起身,她想离开,却一眼看见门口那个身影,被口水呛到,不争气地咳嗽起来,门口的身影闻声反而款款地走了进来,将手上的虫草人参等夸张的包装放在床边的案头上,却不想老姨一扬手,很大的动作,那些东西连带着刚才的饭盒全被她扫到了地上,汤水四溅,叮当一阵乱响,肖木子躲避,小光怕柳小侠被砸到,伸出右臂护着她,而后者竟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直挂着淡而气人的微笑。

  仿佛她是一个智者,可以大智慧大神通到原谅世人所有的罪过。

  东北更有一个字来形容这样的人:哏!

  肖木子也没有想到她会嚣张得瑟成这样,老姨显然也接受到了她挑衅的气息,从床上爬起来就要打她,嘴里道:“你还敢来这里?是不是看我死没死?告诉你,别说我没死,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不能进我们绍家的门,本以为,你说的好听,只想让我们帮忙办孩子的户口,我也依你,让小光帮你忙,所有的费用我们都出,可是你这个女人太阴险,你分明是想要我的儿子,还不明说,骗我这个善良的老太婆,还把我们的之间谈话的录音都交给雅丽!我告诉你,跟我老太太玩阴谋,你还嫩着点……”

继续阅读:第21章:一点不好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