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朱砂痣是谁?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2,664

  “您擎好吧,老佛爷,小的准备给您一个惊喜……不过老婆,有件事情今天得说说,虽然今天是愚人节,但我说的话可绝对不是玩笑,那个,以后咱们不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咱可是有素质的人,愚人节呢就算了,若当真是别的时候,传出去多让人笑话,是不是,还以为你不相信我呢,拿这个群发来试探你老公我呢,再说了,你对我没信心,你对自己也得有自信是不是?瞧,这样的知性,洒脱,优雅的女性,还怕我被人拐跑?就是打,我也不走……”他说话间,将一只虾仁塞到了她的嘴里,“怎么样?老佛爷,这道坎过去没有?”

  肖木子眼神飘忽,嘻嘻一笑:“哪里有坎?”

  ****

  下午的时候,肖木子突然接到佳佳电话,声音有点犹豫:“木子,有空没有?我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是不是又哪个高富帅栽到你小萝卜裤下了?”

  “不是,你来左岸咖啡吧,要不你来我这儿……”声音倒是少有的严肃,有点不同。

  “还是咖啡厅吧,我不去你那儿!全是各路妖精,我受不了那刺激。”肖木子呵呵一笑,佳佳开的是一家美容院,挺大的规模,尽接待一些寂寞的富婆,要不就是风骚的二奶,都是各种想方设法折腾自己身体的人,不是想让某处膨胀,就是想让某处缩紧,肖木子不愿意见那些人,总觉得她们是待卖的商品,就是定不好自己的价位。

  到了左岸,佳佳已经在那里了,就在窗边,她眼神迷茫的看着窗外,栗色的卷发在阳光下泛着些许的酒红色,配上她那张洋妹妹一样的脸孔,真是迷人。

  肖木子坐在她的面前,她才收回在目光,看着肖木子,她的眼神仍旧有些茫然,好像刚睡醒,肖木子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富婆,看见帅哥了?”

  佳佳扯了扯嘴,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我找帅哥还不容易吗?”

  是呀,她虽然跟自己同岁,可是说她二十三四都有人相信,她是天生的,瓷肌,羡慕也没有办法。

  “找我什么事?这么急。”肖木子用勺子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突然放下了勺子盯着她问,“不是有人砸你们家玻璃吧,是不是你把谁的眼皮给割成四条了?还是你把谁的那个给隆成了那样了……”

  她比画着。

  佳佳撇着嘴:“按你说的,我是把驼峰弄到人家身上去了,你一天到晚的怎么尽埋汰我?是不是我不出点事情,你不开心呀?”

  “嘿嘿。”肖木子笑得邪恶,“我就不是仇富吗?真格的,你到底这么急找我什么事,是不是那个没来,恶心想吐呀?”

  佳佳竟然没有打她。

  肖木子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她不禁也严肃起来,将勺子放了下来:“快说,有人骚扰你?”

  佳佳突然盯着她的眼睛:“你……你和华逸现在怎么样?”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肖木子疑惑地看着她,“我和华逸还是那样,他忙他的我忙我的,他不早九晚五,我也不娴良淑德……对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家华逸与别的女人有暧昧,你会怎么样?”佳佳的眼睛很好看,她大多数说话的时候,都是笑得弯弯的,便半月,可是今天,那月亮却罩了一层纱,让肖木子看不清楚。

  “我会杀了他。”肖木子笑着道,“不过,他不给我这个机会……跟你说呀,前两天愚人节,我可是办了一件大蠢事,我群发了一个短信,用华逸的手机,发完之后有一个人回了说他把人家弄得腰酸背痛,还说第二天烛光晚餐,结果你猜怎么着,我打电话过去是个女的接的,不过后来证明我打错了一个号码,事实上,回短信的那个真是个男的,只不过他女朋友炸营了,报复性地乱发,后来,证明那个男人真是他的客服,为此他还把我一通教训,我可是真没面子……”

  佳佳听完后仍旧面无表情,她还在犹豫。

  肖木子终于耐不住性子,跳了起来,坐在了佳佳的身边:“怎么了?你是不是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了?”

  佳佳终于将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肖木子,肖木子看到手机上的那张照相时,整个人都僵了,她想笑,不过笑容就僵在嘴角:肖逸与一个女人脸贴脸,那女的眼睛挺大,嘴也挺大,眉间有一颗朱砂痣!

  “这朱砂痣是谁?你P的?技术不错,毫无违和感……”肖木子品头论足得津津有味,不过当她看到佳佳脸上的表情时,又仔细地看了看手里的照片,脸僵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不是P的?”

  佳佳嗐了一声:“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这是我们的一个客户,拿着手机跟我炫耀来着,说她男人长得象谢霆锋,结果我一看……我就加了她的微信,在朋友圈里她晒的。”

  “你客户?哪方面的?美容美体?”

  “……你是不是傻了?你的关注点怎么和正常人不一样呢?”

  “那我该关注什么?”肖木子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她还莫名其妙地想笑。

  “你应该问我知道不知道她的底细,家当,婚姻状况……”佳佳怒其不争。

  “是呀,那你知道这些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的员工知道一些,她离婚的,富姐儿一个,有一个公司,卖建材的。”

  “什么建材?”

  “不清楚。”

  “那我怎么办?”肖木子好像还没有切肤之痛,仍旧觉得这不是真的,又象是愚人节的一个玩笑。

  她傻乎乎的表情让佳佳意识到了她的想法,也明白她的心情,不禁摇了摇头:“如果是一个玩笑就好了,或者,当真是一个玩笑,你回去注意一下,也别吵也别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真假我没有办法替你判断,你自己查一下,别总傻乎乎的……”

  “你当我是腹黑女王呢?不对,如果这是真的呢?我该怎么办?”肖木子怔了一会突然扑哧笑了,“你是不是和华逸串通好了,准备看我笑话的,是不是?他在哪儿呢?你是不是准备了摄像的?”

  她边说边四处看,只是佳佳的脸象苦瓜一样,但没有败得了她的火,反而让她心里一揪:看来,这象是真的……

  晚上。

  肖木子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微信响,是华逸:[老婆,晚上有应酬,你早些睡,么么。]

  这么大的人了,还么么。

  之前肖木子看到只是会心一笑,现在倒只是嘴里发苦,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从左岸回来的一路上,她想了好几个方案,一是回来严刑拷打,大吵大闹,一是伏兵下来,伺机而动,还有一招,就是深入敌后,釜底抽薪。

  想来想去,她爆竹一样的性格,若是伏兵下来,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自己象癞蛤蟆把自己气爆炸了,她怎么可能忍得下去,不过,她还存着一丝理智,人家都说,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信任。

  她给他。

  回话:[老公,少喝点酒,等你。]

  [老婆,真乖,么么。]

  午夜两点,华逸蹑手蹑脚地摸了进来,还未开灯,就隐约见沙发上一个黑影,吓了一跳:“谁?”

  灯开了,却见肖木子坐在那里,狐狸精一样的笑,华逸哧地捂着嘴:“老婆,你跟我玩聊斋……”

  肖子妩媚一笑,拍了拍身旁的沙发,风情万种妖异异常:“老公,坐!”

继续阅读:第3章:是不是想我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