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不作死不会死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2,818

  肖木子从来没有想到,自己那一番恶作剧般的淘气行为,会收获这样的成果。

  她趁老公洗澡的时候,群发了一条短信:我想你了。

  她之前听人讲过这个桥段,说这样最能试出这个男人有没有外遇,若是哪个“三儿”“四儿”的接到了,只要回复就暴露。

  她发完之后,窝在沙发上,坏笑不已。反正明天是愚人节,查不出情况,就当是提前过节。

  很快有短信回来,是赵宣:哥们儿,是不是又喝高了?要不要我陪你再整几盅。

  然后又收到了他同事吴祥的:怎么了?发错了吧,是不是发给嫂子的?或者发给小嫂子的?你小子,得小心点,这不能乱发,会留证据。

  肖木子咬牙,下次这个吴祥再来家里,还想吃她做的菜,那是做梦!

  接下来是他的大学上铺陆高冰:不象你的语气,手机丢了?

  她没有想到陆高冰会回复,而且感觉敏锐,想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她几乎选择了他,想到这里,她不愿意再想下去了,继续往下翻看,接下来,也不外乎是你喝酒了什么的,显然,没事谁也不能乱想别人。

  肖木子抿着嘴笑,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要起身准备去“调、戏”他一下。突然又来了一条信息,存的名字是汽车客服,他们的车出了两次险,他手机里一直有这客服号码,有两次来电的时候,她还在身边,他没接,就说那客服一直推荐车险,不过这客服的短信竟然是:我也想你了,昨晚你真勇,人家现在还腰酸背疼呢,明天说好的烛光晚餐,不能忘记了哦。PS,你的老婆真没品,我明天给你准备了惊喜!

  你老婆的品味好差?把她弄得腰疼腿疼的,还烛光晚餐!

  是玩笑?

  这个洗车客服也许是个男人?

  肖木子直接用客厅的电话按号码拨了过去。

  等待音乐不是大客户那种欢迎您致电到XXX,而是一首歌,歌曲是扯着脖子喊的死了都要爱,有人接听,是个温柔的女声,喂了一声,肖木子捏着嗓子道:“我是XXX保险公司……”

  话没说完,那边就按断了。

  肖木子只觉得眼前一阵的发黑,有一股酸水从胃就往上返,几乎就要冲破喉咙被她忍住了——是个女人,声音含糖量还挺高。

  如果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聊天或者短信用‘你老婆’三个字的,这三个字多多少少是带着蔑视与敌意的。也就是说,如果你和这个男人没什么,你不会说‘你老婆’而会尊敬地叫一声嫂子。

  昨天?昨天他说陪客户,很晚才回来,一进屋子就喊累!

  这两个人累到一块去了。

  她拿着手机,手都在颤抖,她现在该怎么办?冲进去?问清楚?

  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查到证据,再兴师问罪?

  肖木子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直狂乱地跳,喉咙发干,酸水还要往上涌,手都哆嗦到了一处,牙齿也开始打战,她恨自己不象甄寰那般冷静腹黑可以爱着清河王又可以睡在皇上身边,她也不象黄蓉聪明睿智会三十六计,她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华逸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婆,刚才你和谁说话呢?”

  华逸是个挺帅的男人,至少她认识的亲戚朋友都这样说,那意思自己还有点配不上他。

  此刻他利落的短发还滴着水珠,光着的上身精健没有赘肉,三十七岁的男人的,还能保持这样的身材,得益于他每周两次的健身房,是的,他除了不洗衣服不拖地不做饭袜子臭些还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也不打麻将抽点小烟喝点小酒世界杯的时候做个伪球迷,大多数男人不都是如此吗?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他都在忙公司的事情,这是有事业心,是优点。

  虽然钱赚得不太多,但是他也没有那些富豪那样的臭毛病,她还是知足的,平时还会小小的自豪,看着别人的婚姻鸡飞狗跳,他们还照样过着自己的蜜里调油。

  还有,他不爱干活却爱干净,受不了屋子的乱也受不了衣服的脏,但这些都不是问题,她不愿意收拾屋子还有保姆,衣服也都是洗衣机在洗。

  结婚六年半了,马上要七年了,他们的婚姻之痒难道提前半年开始了?

  肖木子的眼神可能太过FBI,华逸脸色变了,快走几步上前:“怎么了?老婆,你哪里不舒服?”

  依旧的温柔,一样的关心。

  肖木子觉得她做不到波澜不惊地暗地里调查,她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呐喊马上要一个结果,所以手一伸,已经被握出汗的手机出现在他的面前,她也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的汽车客服说你很勇弄得她腰酸腿疼,还说我品味差,明天烛光晚餐打算给你惊喜。”

  咬着牙说出来,每个字都如同一根钢针,向对面的男人飞过去,却从来没有想到,发暗器的她却先疼的肝颤了。

  华逸哧地笑了:“你说什么呢?那小子腰酸腿疼跟我有毛关系,什么烛光晚餐,我又不是GAY,跟他烛什么光?”

  边说边利落地滑开手机屏幕,不用翻页,那短信就在那上面,每一个字都很清楚,他看短信的时候,只一扫而过,然后放下手机对肖木子道:“怎么回事?愚人节提前了?不是明天吗?哦,现在过十二点半了,怪不得,明天我去收拾他……对了,你说我们怎么愚愚他?”

  说的那样的轻描淡写,仿佛拍掉身上的一颗灰尘,他说话的时候还对着她挑了挑眉毛,待看清肖木子比锅底还黑的脸色后恍然大悟:“你不是以为他是个女人吧?老婆,怪不得你这样盯着我,我可是三好老公,你不信?现在就给那小子拨回去,你听着!”

  说着,他按了一串号码,等着接通,手机里传出一阵欢快的歌声: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看着他坦然笃定的神情,肖木子心里的怒气慢慢地在消散,他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打这电话的时候,还嬉皮笑脸的。

  那样子好像要揭晓谜底好让肖木子大吃一惊。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冤枉他了,或者这里面有其它的误会。

  她想到这里不禁有点内疚,但突然地心又提了起来:不是刚才那铃声!

  他打的到底是谁的电话?

  华逸见她的眼神,便按了免提。

  接通,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华逸直接抱怨:“我说你小子,发了些什么?你开哥们心呢?”

  “什么?你还怪我?是你发你想我了,结果被我女朋友看到了,现在把我锁厕所里了,手机都给我砸了,我才安好,我都不知道她给你发了什么,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还得救火……哥呀,你饶了我吧。”

  然后便是嘟嘟声。

  华逸与肖木子两人对视。

  肖木子也不看他的眼睛,旁边墙上趴着一只小飞虫,她凑近墙面,俨然准备解剖,那虫有几条腿几根须子甚至是公是母都得先看出来,肖逸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老婆,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事情上了?”

  声音就起腻,肖木子从鼻子里哼出两个字“没有。”

  “什么?我听不清。”

  “没有。”象蚊子在哼哼。

  “真的没有?群发短信想试我?是不是?跟谁学的,是不放心我?还是你有外心了?”他手伸至腋下。

  “不行,我怕痒,别动我……”肖木子边咯咯地笑边扭着,不过凭她的小身板怎么能逃过他的魔爪……

  第二天早上起来,腰酸背痛,却脸郏生春,头顶着鸟窝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哧哧地笑了两声:“虽然三十六了,却也是晚春一枝花……”

  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对,是菊花。”

  “你才菊花,你全身都菊花……”肖木子邪恶的跑过去上下其手,“老公,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大餐呀?”

继续阅读:第2章:朱砂痣是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