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们回家
宇文花青2018-03-27 16:472,782

  小光是姨家的表弟。刚结婚不过两年。

  她按键:你说清楚。

  华逸:那你开门。

  开门?

  门铃响。

  佳佳在卫生间,她透过门镜看到了华逸的脸,有点苍白,眼睛还带着血丝,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她打开门,他直直地看着她:“我们回家。”

  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往楼下走,肖木子深更半夜的,在别人的楼梯间里不好争吵,下了楼,她才压着声音:“貌似你解释得通,可是小光的女人怀孕了,第一为什么找你?第二,让你跟谁说这件事情,那个‘她’指的是谁?”

  这女人一旦遇到婚外情,个个的都可以变成侦探。

  头脑清晰决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你认为我会在这件事情上撒谎吗?你不是一问小光就明白?进车里,外面冷。”华逸脱下自己的外套要披在她身上,肖木子快走一步躲了过去。

  本来平息的心情一见到他火又起来了。

  他是不是想好了解释才来找自己。

  很快坐到车里,开出了小区,停在了路边,华逸翻口袋找烟,找了半天放弃了,肖木子看见那烟就摆在明面,丢了过去:“抽吧,再想个恰当的理由。”

  华逸吸了两口,将自己呛到了,然后深沉开口:“肖木子,我接你回家,是因为我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我做错了,所以你别审犯人似的……”

  他少有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倒让肖木子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他一直是个温和的人,几乎没有跟她发过脾气,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她在叫唤,遇到什么不顺心便喊出来,他也不计较。

  今天他真的反常,所以肖木子觉得可能是自己真的做得过份了。

  “那夫妻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得给我合理的解释吧?我这个要求过份吗?”说话间肖木子的声调就高了起来。

  “瞧瞧,你总是喊,我是你老公,不是你儿子。”

  “那你是来解释的吗?还是来指责我的?先是指鹿为马,然后再蒙混过关。”

  “你这样包青天再世一样,我怎么蒙混过关,老婆,我只是想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跟小光谈过,雅丽这人虽然娇气了些,但到底对小光好的没话说,小光也是后悔,他跟了我同事一夜情就有了孩子,他不理我同事,换电话,又玩失踪,所以我同事才逼着我跟阿姨摊牌,说怀了她的孙子,我本不想理这件事情,但是又怕她玩混的,阿姨不是有心脏病吗?所以我才被她缠上,甩不掉了……我今天跟胖子喝酒的时候,刚喝了一瓶,就被她逮到了,好说歹说,她才没有跟我回咱家来……”

  “什么?反了她了,现在成了小三的天下了?还敢跟你回咱家?”肖木子气得笑了,“她是谁呀?你哪个同事?小光怎么会跟你同事扯到一块去呢?”

  “两个月前,有一次聚会,小光跟雅丽吵架了,正好我带他去散心,结果他就跟我同事喝高了,我那天也喝多了,没顾上他们……”

  “你哪个同事?你同事挺多我都认识,反正这件事情你也瞒不住我了……”

  华逸迟疑了一下:“柳小侠。”

  “柳小侠?那不是你前女友吗?你们什么时候在一个公司?”肖木刚刚按压下去的怒火又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华逸有几个前女友,柳小侠是让肖木子比较介意的一个。

  因为两人有过不愉快的接触。

  婚前,装修房子的时候,柳小侠出现了,来者不善,大半夜的按他家的门铃,华逸一开门,就被她给抱住了,哭得稀里哗啦,问华逸为什么不要她了,说华逸是她最爱的男人……

  开玩笑!当初是她嫌华逸没“钱途”,一个小业务员配不上她,喝多了便来倒打一耙?

  肖木子记得自己没有客气,扯着她往外推,结果她吐在了自己的睡衣上,那可是她当归最贵的一套黛安芬。

  现在想起来还恶心。

  华逸开口:“她是我的上司,调过来一年了。”

  “一年你竟然没有提过?”

  “我不是怕你误会吗?”

  “你心里没鬼我误会什么?”

  “我心里绝对没鬼,但你会联想,还会创作,给你一个人物,你自己都能编出一部电视剧来,连导演都不用请!”

  “你……你什么时候这样刻薄了?说正事,就算柳小侠……说什么来着,哦对了,小光和柳小侠一夜情,她这个女强人是什么意思?想靠肚子上位,还是要讹一笔钱堕胎?”

  “她想要这个孩子!”华逸将烟狠狠地按在了烟灰缸里,“她想让小光娶她。”

  “呸!想的真美妙,让她来说,这世上,女人结婚哪需要擦亮眼睛千挑万选,只瞄准一个双腿一叉就搞定了?”肖木子气极口不择言,“还专挑别人选到筐里的菜,她是在打劫!”

  “你说的太难听了,注意素质,再说,这也是菜往别的筐里跳不是?”

  “……小光也是的,雌性动物死绝了吗?还有,一个男子汉跑什么?敢做不敢当?我给他打电话!”

  “换号码了。”华逸提醒。

  果真是空号。

  车窗开着,凉风一吹,肖木子也冷静了下来,她恶狠狠地瞪着华逸,华逸眼神无辜:“老婆,我全交待了,再没隐瞒,他们的事情我再不管,我们回家吧。”

  肖木子看着她脸上乱糟糟的胡茬,心软了,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还真不能不管,老姨有心脏病,我明天找小光。”

  “他出差去上海了,听说得一个月才能回来。”

  “那我去找雅丽。”

  “你……明天再说好不好?我们回家吧。”华逸探过身子握住了她的左手,“老婆,以后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

  肖木子没有出声,仍绷着。

  “也别打我了,好不好?”

  肖木子嘴角动了动,将他手甩开:“那还不快开车?我现在撑死了,回家你给我按摩。”

  华逸眼睛一亮:“遵命,娘子!”

  当然,这一夜,他按摩的可不只是她的胃。

  第二天早上起来,华逸已经走了,桌上有早点,肖木子自己打了杯苹果生菜汁,还没等喝,门铃响,她紧了紧睡衣,透过门镜一看,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不禁心里生了疑惑,谁把他们家的门镜堵上了?是绑架犯?强奸犯?入室抢劫什么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好多桩罪案,最后她拉开了门,见到来人,她眼睛眯了起来:“柳小侠?”

  就在肖木子想着如何应对她时,柳小侠却一笑:“怎么?不敢让我进屋吗?”

  肖木子侧开身子。

  柳小侠丝毫不客气,好在她还知道换拖鞋,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屋子:“装得很漂亮……”

  她通体的名牌,很有女王范,高高在上,瞧着布艺沙发,看了两眼,坐了下来,仍旧半欠着身子,看着肖木子:“几年没见了,你还没变。”

  肖木子坐在了她对面:“我只有苹果汁,你喝吗?”

  “好。”

  肖木子给她倒了一杯,自己也满上一杯,喝了两口,今天的苹果有点酸!

  柳小侠喝了两口,放下杯子,终于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深吸了口气,眼神依旧在肖木子的身上打量,啧啧了两声:“你皮肤还是那样紧致,身材也好,怎么保养的?”

  肖木子未回答。

  只略皱眉头:“今天,你是来找我,还是找华逸?他上班了。”

  “好……说正事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柳小侠叹了口气。

  “你想多了……”肖木子很想伶牙俐齿地反驳,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她对自己而言,什么都不是,人是犯不着跟阿猫阿狗生气的。再说,她这些年,根本没有想过她,何来的喜欢不喜欢?

继续阅读:第6章:为何逼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