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肚子里的孩子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03,882

  卫生间的门被拉开,华逸皱着眉头:“老婆,你怎么了?我半夜找不到你,我把你丢了……”

  他的声音委屈得让人心疼,肖木子这一刻却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她恨不得将手机摔到他的脸上!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比大脑反应快,手机已经砸到他的额头,华逸被砸之后才想起来躲闪,却一头撞到玻璃门上,他趔趄了一下,人好像清醒了些:“老婆,你的手机掉了……”

  “是你的手机!”肖木子声音阴森压抑,她自己都觉得可怕。

  “我的手机掉了?”华逸捡了起来,醉眼迷离,“我的手机怎么在这里?”

  “是呀,你巴不得将手机藏起来,华逸,你现在也不用跟我演戏,你根本没有喝酒,那我们最好有话现在说清楚……”

  “老婆,你怎么了?这两天怪怪的,大半夜的不睡觉,还摔手机玩,是想换电话了吗?”华逸张开胳膊,象个大熊一样上前来抱她,肖木子想都没想,一脚跺在他的脚面上,她借机从他腋下钻了出去。

  华逸转过身来,脸上是隐忍:“老婆,你做恶梦了吗?”

  肖木子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只是冷冷地盯着华逸,直到他有些警觉地打开手机,他翻看了一番,好像明白了,他竟然没有立刻解释,也没有继续喊她老婆,而是苦涩一笑:“就这个?你只凭这两条短信就定了我的罪?我们的七年,抵不过这两条短信?”

  说着,竟然转身进了书房,将门重重地摔上了。

  只留下肖木子站在那里,积攒一肚子的怒气无处可撒,她疯了一样冲到门前,但是抬起的手没有砸下去,旁边的大衣镜照出了她的脸,她自己吓了一跳:一头乱发,眼睛通红跟象疯子一样。

  她不能因为他的错误,让自己变成这样!

  她从来不是这样泼辣之人,甚至她觉得自己都有些懦弱。

  她转身走回了卧室,冷静下来后,她知道自己这一步棋走错了,他自然可以与那发信之人对口风,然后说发错了。

  自己怎么这么蠢?

  失去理智的同时,智力也没了。

  不过承认不承认又有什么关系,信任失去了,便如万里之堤那第一个蚁穴。

  肖木子打通了佳佳的电话:“你在哪儿?”

  半个小时后,肖木子坐上了佳佳的车,一言不发,佳佳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踩动油门,路上的车很少,人也很少。

  有家的人,谁愿意半夜游荡在街上呢?

  佳佳终于开口:“我想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你这件事情。”

  “不是……幸亏有你。”肖木子呆呆地目视前方,其实眼里什么都没看见,脑海里一遍遍都是他摔门的情景,结婚七年了,他头一次这样发火,以前没有,以前任她如此闹,他最多只是沉默不语,难道她误会他了?

  可是那微信明明地写的清楚。

  “看你的脸色不对,他承认了?”佳佳低声询问。

  “没有,我还没问。”肖木子难以启齿,平时自己在朋友圈里各种炫耀他的好,那时候,傻的跟个二货似的,眼里除了自己的男人谁都没有,这会儿上帝用他那不可思议的大手给了自己重重一个耳光!

  “没有问,就别问,有时候两人之间真是难得糊涂。”佳佳停了车,递过纸巾盒,“想哭就哭吧,我现在尤其后悔告诉你这件事情,只是一个相片而已,你也说了,这年头,母猪都能P成貂蝉,也许就是那女人在发花痴,谁让华逸长得帅,这也得怪你。”

  肖木子瞪大眼睛看着她:“看清楚了,我没哭!”

  “一会儿会哭的。”

  “去你的!”肖木子被气得扑哧笑了,“大半夜的打扰到你没有?”

  “当然有,我正在某个帅哥的身边,你可是耽误我大事了……”

  “真的假的?”

  “瞧瞧你,天生八婆,听见八卦,立刻人生就光明了。”

  “是呀,现在我活着也就这点意思了……”肖木子自嘲地笑了。

  “还懂开玩笑,看来问题不大……不过,你都没谈,你这是闹哪样?这个还带先打预防针的吗?”

  肖木子看着佳佳,她那样的美丽,却同样为情所困,难道这是女人最大的悲哀?

  女人一向视爱情婚姻为生命,一辈子就在赌自己嫁个良人,得到好婚姻,而男人则不同。

  两个人的目标方向都不一样,所以对待出轨这个问题上,态度也大不一样。

  当然,这是肖木子以后明白的道理。

  她将收到微信的事情和佳佳讲了。

  佳佳听完后又听了华逸的反应,她摇头:“木子,你这件事情做得很不智慧,你家华逸目前为止,除了微信这件事情,其它的都是捕风捉影,而就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却没有弄清楚就开始家庭暴力,什么样的好男人都会被人吓跑的!”

  “好男人才不会惹那些花花草草。”

  “有时候,风过,花草就会随风而动。”

  “你咋不说苍蝇专门逐臭呢。”肖木子没好气地道。

  “你在骂自己吗?”

  肖木子被她说的一愣。

  “想好没有,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是弃城投降,还是保家卫国?”佳佳思路还极清晰。

  “不知道。”肖木子还是那三个字。

  “不知道就好,如果你直接说离婚两个字,那就是冲动,不知道就证明你爱华逸,不想放弃。”

  “我才……”不爱两个字没有说出口,因为那是违心的,她爱华逸,现在心如锥扎就证明这一点,当然,还有领地被侵犯的荣誉感在作祟!

  “听我说,你今天跟我回去,看华逸给不给你打电话,他装醉是一回事,在不在乎你才是重要的……”

  正说着电话响,肖木子看到‘老公’那两个字,直接按掉。

  又响。

  佳佳飞快地抢了过去接起:“华逸,我是佳佳……”

  肖木子想来抢,佳佳一边躲避一边道:“你别担心,她在我这里,明个一早我就亲自把她给你押回去……你来接呀?我们现在在……”

  她左环右顾,肖木子立起眉头:“你若告诉他,我现在就下车。”

  闻言佳佳道:“她……今天就住在我家里,还是那句话,明天早上你等在家里就成了,别担心,她没哭,好着呢,刚才还要嚷着去夜店喝酒……不能,我哪能带她去那种地方,我怕去了之后我抬不回来她……嗯,明白,你们都冷静一下,好了,挂吧。”

  “你还对敌人奴颜屈膝……”肖木子虽然这样说,但是到底脸上的表情缓合了些,“我明天才不回去,我不想见他。”

  “他说了,你们之间有误会……电话在这里,你若是现在后悔,直接给他拨回去!”

  “误会?信息在那儿摆着呢,怎么可能是误会?这男人不被按在床上,都可以说是误会。”

  “是呀,你不是没按在床上吗?”佳佳的一句话将肖木子堵得气短,“佳佳,你哪伙的?”

  “当然你这个笨蛋一伙的,什么事情都没搞明白,就先鸡飞狗跳了,枉我考虑好几天才告诉你那朱砂痣的事情。”

  “对哦,还有一个朱砂痣,这小三也是组团的?”肖木子的心情因为这个电话而变成莫名起来,“佳佳,把那朱砂闱的微信号告诉我,我要加她。”

  “不熟的人她不加。”

  “我冒充是你的店员。”

  “不好吧?她会发现的,不如你冒充LV的代理商吧,她对那个比较感冒。”

  “不行,她要是真感冒,我倒哪里给她弄驴去……对了,她最近有没有晒怀孕照什么的?她去你们店里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你终于问到了正点上,那个温柔一定不是她,她前个还做了一个保养卵巢呢,那可是精油的,怀孕不能做。”

  “那有没有可能她假孕来威胁华逸?”

  “你小说看多了吧?那假孕和假晕可不一样,肚子里有没有东西一查就知道,怎么做假?”佳佳摇头苦笑,“不过,你说这个可能性也有,那就是这个女人故意让你看到她发的微信,好破坏你们……所以,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逃家了?”

  佳佳点了一枝寿百年,那略怪的烟味弥漫开来,肖木子挥了挥手:“你还不戒,吸烟对孩子不好。”

  “我这辈子到现在还没有当妈的想法,我这种人,不适合。”她拿烟的姿态特别的风尘,眼睛略带迷茫眯起的时候,又很是风情。

  “如果我是男人,我肯定会爱上你的。”

  佳佳对她吐了口烟:“怎么?现在你不爱我?”

  “没正形。”肖木子打了她一下,“被你这样一闹,那个温柔都不算事了,不管她肚子是真是假,我现在肚子饿了,你家里有没有东西喂饱我?”

  “我带你吃点好吃的。”佳佳眼神一亮,“保证你吃过之后将温柔朱砂痣都忘掉脑后。”

  两个小时后,从‘夜郎蛙’里出来的时候,肖木子确实不那么难过了,但是很难受,胃撑的。

  人家都说化悲痛为食欲,这是很有道理的,那小盆的干锅林蛙吃得她有那么一刻,连自己都忘记了。

  佳佳看着她:“怎么样?如果你还难过,我们喝一杯去?”

  肖木子摇头:“回你家,睡觉!”

  “不怕我家藏着男人?”

  “那到底藏没藏男人?”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佳佳故弄玄虚。

  到她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多了。

  手机响,是短信,华逸的:老婆,没你在身边睡不着。

  肖木子嗤的冷笑将手机丢在了沙发上,佳佳好奇地拿过来,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我说木子,我觉得那个人的微信名起的很好,爱上你的温柔,你家华逸的温柔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抗拒得了的,幸好,他不是我的菜,否则,我还真就不客气了……”

  “你根本不是当小三的料!虽然你长着小三的脸,你却是大房的命,你就认了吧。”肖木子接了一杯水,灌了下去。

  “怎么?你觉得我风情不够?”

  “你德行不缺!”

  佳佳指着她,笑得妩媚:“我就爱你这用词准确……我去洗澡,客房是你的,我可不习惯和人同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肖木子进了客房,沙发上手机短信提示音又响,她想了想拿了起来,还是华逸:那个女人是我的同事,我刚才太冲动,应该和你好好解释,我手机设密码就是怕你误会,这几天,她都缠着我,让我给她做说客,有些事情见面再跟你解释。

  肖木子想了想,回信:这个理由有进步,再继续编下去,得圆满。

  华逸:老婆,我没编,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小光的。

  肖木子看到这里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眼睛瞪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5章:我们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