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他爱的是自己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13,568

  肖木子直到回到家里,还跟华逸说丽娜的情绪不对,华逸喝得醉醺醺,一把抱住肖木子:“我现在只管我老婆的情绪,其它人明天再说……”

  不过等到第二天,陆高冰打来电话的时候,华逸傻眼了:“什么?丽娜出走了,婚也不结了?我们见面谈……”

  见面,陆高冰说早上收到丽娜的短信,上面写着:对不起,你是一个好男人,只是我配不上,婚礼取消吧,我爸妈卡里的钱,我会还给你,不要找我,希望你幸福。

  肖木子把这短信读了又读:“高冰,昨天晚上她说了什么?”

  “没有,我送她回家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总之,除了头一天晚上她给肖木子的奇怪感觉外,一切都正常。

  最后公婆也来电话,婆婆在电话里气得大喊,说华丽娜是害人精,多好的姑爷,说她瞎眼失心疯,让陆高冰不要着急,说她会派人找华丽娜,押也要把她押回来。

  陆高冰表现得一直很得体,他还反过来劝两位老人。

  晚上,肖木子终于打通了华丽娜的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有气无力:“嫂子,是不是已经乱套了。

  “岂止乱套,天都要塌了,你跟嫂子说实话,到底为什么逃跑,这世上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再说,那《落跑新娘》现实版出现在咱们家,这太怪了。”

  “我没事。”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肖木子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那天米酒事件,她真的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我对婚姻没有信心,哥哥和你,曾经是我的榜样,如果世界上还剩下一个男人不会背叛婚姻,以前我认为那个人是我大哥,而现在,我不知道了……”

  “那天晚上,我说了不该说的吧。”肖木子在回忆,自己确实一直碟碟不休地,好像在埋怨华逸,也好像说自己要离开他,总之,丽娜若是一直在身边,那一定是听到了所有的话。

  “嫂子,你痛苦一个人抗着,没放弃我哥,我就觉得,如果陆高冰如此,我不会选择原谅,但我也不会选择轻易放手,而这样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想冷静冷静。”

  没有想到,竟然是他们影响了她。

  “丽娜,你这样,我们成了罪人,你知道,两个人可以相守一生,但是,就像开车,难免被沿途的风景迷惑,话说回来,看一个人得看功过,世上没有圣人,如果一个人七三开,这就算是功大于过,也是可以原谅的人,因为偶尔一次被诱惑就否定了这个人,否定这段婚姻,也是不人道的,阎王也得看功过簿才能定轮回……总之,你得看高冰对你怎么样才行,不能就被我们吓跑了,你那样的性格,不应该会做出这样事儿。”

  “……我就是对他没有把握,他的心不在我这里,嫂子,你不要劝我,你帮我劝劝爸妈吧。”

  “爸妈老后悔了,说早知道夜长梦多,让你们扯证,爱去哪儿去哪儿,去非洲也没什么,上天都行,爸高血压犯了,你就放心远走高飞留下这一堆烂摊子?”

  “他们早习惯我说走就走了,总之,嫂子你辛苦了,我冷静冷静,你们不要找我,至于陆高冰,算我对不起他。”

  然后电话挂了,肖木子发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这感觉糟糕透了。

  她心里极乱,找到佳佳,只对着佳佳发呆,佳佳也看着她发呆,两个人半晌后,又开始看街景,却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肖木子跳起来追了出去:“雅丽?”

  正是雅丽,她回头:“姐?”

  “你还能管我叫姐,我真高兴。”

  雅丽只是苦笑了一下,她瘦了很多,整个人反而精神了,以前略带婴儿肥的脸很可爱,现在整个人像根竹子,虽然也美,但让人心疼。

  “你还好吗?”肖木子问。

  雅丽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肖木子拉着她进了咖啡厅,她和佳佳也认识。

  雅丽喝了口茶:“大姐,你最近怎么样?”

  肖木摇头:“事情太多,一言难尽,你现在做什么叫?还在电信上班?”

  “我辞职了……想出国,正在办护照。”

  “去哪儿?出去多久?”

  “去美国,我堂兄在那边做生意,我过去帮忙,如果可能,我会定居。”

  肖木子没有开口,只是觉得难过,对雅丽,她一直觉得是亲人,离婚了,便永远见不到了,这感觉很难说清,她抹了抹眼角,雅丽笑了:“姐,你别难过,以后你还是我姐,等你以后去美国,就来找我,我保证全程接待。”

  佳佳也叹气:“这么说,以后请你喝杯咖啡,还得去美国了。”

  “雅丽,我总觉得是我们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华逸带小光出去玩……”

  “姐,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是柳小侠,也许以后还会有杨小侠,松小侠,如果不是她,我还不知道我们的婚姻这么脆弱,她是块试金石。”

  “小光爱的是你……”

  “他爱的是他自己,还有他的孩子。”

  肖木子不能否认,所以心里堵得这个难受。

  回去后,她左想右想,她给小光拨通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安静,她还没等说话,那边有人喊:下一位,柳小侠做准备。

  “姐,什么事儿?”

  “……你在哪儿?什么下一位做准备?”肖木子心里是有窃喜的,难道柳小侠去打胎了?

  “我们在医院等着做B超,有事吗姐?”

  “有件事情你知道吗?关于雅丽的。”肖木子觉得柳小侠要是知道自己打电话,她一定想掐死自己,不过听到只是做B超,她心里更失落。

  小光的声音低了下来:“姐,什么事情?一会儿我给你打回去。”

  “还没结婚,就妻管炎成这样了?”肖木子非常不满意,他对孩子负责任她没意见,可是现在他对柳小侠如此‘恭敬’,真让她火大。

  小光在那里嘻嘻地笑了两下便挂了电话。

  肖木子坐在窗前,公司现在华逸盯着,下一笔生意听说马上就要到手,她要做的就在文案招来之前扮演好这个角色。

  公司还得招人,华逸正在张罗这件事情。

  她去公司的时候,华逸正在面试,没有想到他的动作这样麻利。

  她坐在一边,有几个光鲜的小姑娘以为她也是来应聘的呢,她没拿简历还很好奇,正在这时,华逸电话响,华逸接起,脸色有点变化,他站了起来,接着电话就往外走,屋子里的女生们面面相觑,最后见他一直不回来,便窃窃私语,有人说华逸帅,有人说这个公司有点小,还有人说福利的问题,肖木子坐在她们中间很是感叹,她想起了她刚毕业的时候,也曾这样的懵懂,那时候华逸的选择也不多,他本来可以去学校当老师,或者教钢琴,可是他一毕业就结婚了,结婚影响了他的选择。

  是薛白的影响。

  她对他的影响,不只是结婚那一年,而是一辈子。

  燕燕的存在,将是他们永远断不掉的联系。

  果真正如她所想,电话正是公婆打来的,燕燕在家里又开始闹了起来,华逸和肖木子立刻赶了回去,将招聘的人都打发了,开车的时候华逸还心神不宁,肖木子没有心情安慰他,心里仍旧在想着雅丽的事情:“雅丽要去美国了。”

  “我知道。”

  “这你也知道?你怎么知道的?”肖木子现在觉得华逸一天神叨的,好像什么都知道,但好像什么也没有跟自己说。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的嘴严?

  “是小光告诉我的……”华逸解了她的疑惑。

  “他知道呀?那他怎么说?就任由雅丽离开,然后他会娶柳小侠,是不是?”

  “不清楚,一边是孩子一边是爱人,怎么都是两难的选择。”

  “如果是你,会怎么选择?”肖木子突然问。

  “不会是我,我不会和别的女人有孩子……前妻不算。”他自己说完可能也觉得打脸,扭头温柔地拍了拍肖木子的脸,“老婆,别胡思乱想,我们现在公司正起步,下个月继续跑医院,全是希望,多好。”

  “是呀,全是希望。”肖木子看到手机响,是小光打来的,她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按断。小光就没有继续。

  男人大概都是没有耐性的。于女人于爱情于婚姻都一样,十年如一日,那是在忍受,而不是享受了。

  到家刚进院子就听到屋子里乱叫的声音,有燕燕歇斯底里,也有婆婆在大吵大喊,等他们进屋也是愣了:饭桌子被揭了,地上全是饭菜还有碎碗,燕燕正拿着盆往墙上敲呢,一边敲一边喊:“你们把我妈找回来,我要回家,我不在这里……”

  婆婆看到他们像看到了救星:“你们可来了……”

  华逸怒了,将她手里的盆抢了过来,燕燕被阻止伸拳头打华逸,被华逸给拎了起来按在坑沿上:“你不上学,在家呆着,可着你了,你还想怎样。”

  “你是不是不让我妈给我打电话?”

  “我没那闲工夫,你知道你这样闹像什么吗?”

  肖木子知道华逸想说什么,只是说自己的女儿是精神病,他说不出口的。

  她从来没有看过华逸这样怒的表情,她其实心也扯也抽抽地疼,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魔头,如果她不是精神有问题,那当然就是故意的了,尤其看她梗着脖子嚣张的样子,肖木子低下头,开始清理‘战场’,公公在另一个屋子里闷坐,婆婆叹气:“我这哪辈子造的孽呀,我的三个孩子我从来没有这样操心过……”

  她瞬间忘记华丽娜了。

  前两天还是同样的话,认为华丽娜逃婚是她造的孽。

  燕燕仍旧叫嚣:“我要跟我妈妈去外国享福,你们给她打电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就是想养我,才把我妈赶跑的,上次我妈来这里,都看你们的脸色,你们不欢迎她,别以为我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