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后悔
宇文花青2016-01-28 19:013,427

  “我们还真的没赶你妈走,她……她有事情,出国了,国外不方便接打电话,再说,她才去那里,生活没有稳定下来,等她安稳了,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肖木子压着怒气跟她解释。

  燕燕闻言不以为意:“都是你们搞的鬼,想把我困在这里,我自己走……”

  说着就挣扎,挣不脱华逸的大手,气得又开始大叫:“我讨厌你们这些人……”

  “我们喜欢你!你都要把人闹死了,再闹下去,大家都闹出病来,你就满意了,是不是?你爷奶都多大岁数了,能抗得住你这样折腾?你真是少管教,再闹,看我收拾你!”华逸没好气。

  燕燕愣了一下,好像看出来华逸真不是开玩笑,一张嘴,哇地开始大嚎起来,婆婆眼圈通红,她转过身走出了屋子:“真是的,这日子怎么过呀,你爸刚出院……我们真是没有精力,你给她妈打电话吧,这孙女可真是要了人命了。”

  “打不通。”华逸松开了手,燕燕安静了下来,她在听音儿。

  “那总有人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吧,她没爹没妈,亲戚还有吧,她那个姨你不是知道吗?你去找找她……”

  “好吧。”

  “我跟你一起去见我姨姥。”燕燕跳下地,眼睛亮亮的,好像刚才只是小恶魔附体,现在又重新变回了小萝莉。

  她姨姥并不知道她妈妈的电话,也是原来的那个,说她到地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燕燕不相信,但是也没有办法,然后她就留在了姨姥那里,说什么也不跟华逸他们回来,说也不去爷奶家,就在姨姥家等她妈电话。

  华逸很为难,想带她走她就嚎,最后只能把她留在那里,好在老人家也体谅,说等她呆够了,就给他们打电话。

  出了楼,华逸回头看了一眼,没看见人,打开的窗子听到了燕燕的笑声,笑得很夸张。

  他开车的时候,一声不发,肖木子只觉得胸口发闷,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孩子,她一直忍着,当然如果是自己的,她早火冒三丈开始收拾了,想起小时候,老妈没少打屁股,那时候也没有谁敢这样反天一样。

  她不愿意再想下去,看看车外面,告诉自己放空,什么都不要想,结果事与愿违,电话响,是小雪打来的,那头声音跟腌过的茄子一样:“木子,你在哪儿?”

  “在路上。”

  “我要死了,你快来看看我吧……”

  “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你一个人来,我在家。”

  华逸送肖木子到张雪家楼下才说第一句话:“她一个人在家?”

  “是,吴鑫出差了。”

  “一会儿我来接你。”

  “我自己回去。”

  华逸点了点头,脸上仍旧没有舒展的表情。

  肖木子见到张雪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头跟鸡窝一样,只穿了件大睡袍,像是从地狱刚回来。

  “你得病了?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正好华逸的车没有走远。”

  张雪摇了摇头:“我身体上没病,心里难受……老郑的电话很久打不通了,都怪我,我要是不跟他提钱的事情,他也不会这么绝情。”

  肖木子进了屋子,将地上的东西往旁边踢了踢,将窗帘拉开,窗子也打开,一股清新的空气进来,她才呼吸:“钱是小事,你慢慢说。”

  原来老郑最近与她联系越来越少,她因为儿子要进好初中给人家送人情,所以提了钱的事情,问他能不能先还点,给果他说得好好的,肯定还,马上还。结果半个月过去了,钱没影,人也没影了。

  “你有欠条吗?”

  “没有。”

  “电话录音什么的。”

  “没有。”

  “你用钱,我现在手里有点,你先拿着……”肖木子翻卡,张雪按住了她的手,“我就是想不明白,当初我拿钱给他,那么困难的时候我搭了把手,他咋地也不至于这样绝情吧,骗了钱我倒不在乎,可是他当初对我那样温柔,好像我是王妃公主一样尊贵,那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你说这些全是假的吗?他从开头就是想骗财骗色?”

  “那倒不一定,男人不对你感兴趣,也发生不了那种事……我替你问问律师,看看这种事情怎么处理……”肖木子要拨电话。

  张雪摇头:“现在人都找不到,他在南我在北……算了,那钱我不要了,给他留着全家买骨灰盒吧,我诅咒他们全家都不得好死,我这样善良的人他也骗,老天会替我报应他的,我真后悔当初没听你的,没让他写欠条,我最后悔的不是钱,是人,你说是不是我有问题,为什么我竟遇到这一咋地的男人?你说,是不是我有问题?”

  “不是你的问题,是渣男,男人现在也走捷径了,你别多想,只当找了个鸭子,你也说了,赏他全家买棺材……有时候也可以认为你是破财免灾,如果这笔钱不这样花出去,很可能会出别的事情,至少你老公儿子没事,你也没出事,要出事也是那渣男出事,对不对?”

  张雪好像听进去了,整个人精神了一些:“可是如果他觉得这笔财是老天掉下来给他的,那他不是一点儿都不内疚?”

  “只要是人,做错事情都会内疚的。”

  “我就说,他早晚会有报应的……不行,我得当面问问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他怎么就忍心,我要去南方,我现在就去订机票,你坐着。”

  她说着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卫生间开始洗漱,肖木子不明白这是什么速度,站在门口看着她:“你确定你单枪匹马去南方?那荒山野岭的,他再把你毁尸灭迹,我们连那个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肖木子想让她改变主意。

  “相片我给你发过来,如果出事,你就报警。”

  “……那也不行,那不是晚了吗?你命比那六万块钱要值钱,现在随便卖个肾就能赚十多万,你这一百多斤拆零卖也能值不少,你别便宜了他。”

  “……你说他还会把我拆零件卖?我……我先整死他!”张雪气得眼睛瞪得溜圆。

  “这样,咱谁也别整死谁,这件事情走那算哪儿,想开最重要,我替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报案。”

  “我不报案,丢死人了……木子你说,我这么善良的人,他怎么下得了这狠心呢,你说他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出车祸了?”

  “……你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

  “不饿,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饿了,我恨不得我死了算了,你姐夫回来得杀了我……”张雪神情激动,她要往窗子前走,被肖木子给扯住了。

  “你可千万别做傻事,谁也不看,只看在你儿子的面上,你要有事,谁管他?”

  “我当时还想着跟老郑走,把他留给后妈呢,我也对不起我儿子……”

  张雪眼眶发红,肖木子拍着她的肩膀:“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张雪便开始号啕起来,起初声音震耳,爆破一般,后来渐渐的平静下来,抹了一把脸:“幸好有你,要不然我今天就做傻事了……”

  肖木子知道,就算自己不来,她也会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她不是跟自己过不去的人。

  “对啦,木子,我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说道德沦丧,小三逼宫,那个小三儿是不是叫杨云?”

  看着她发光的眼睛八卦的脸,肖木子咳了一声:“我不清楚,你想吃东西吗?要不咱们叫外卖。”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家华逸是招人希罕,也不至于一个大老板当街逼婚,我让你来也是担心你,我刚知道的消息,要是别人,我就不打听了,打听了人家还不爱听,可是你不一样,我可不想让你受伤害,那个小三也太嚣张了,你别怕,我替你出头,反正我也不想好了,我到他们公司门前我扯个条幅,谁也别跟小三做买卖,她还真是没遇到我,看我不撕了她,挠她满脸花。”张雪义愤填膺,直挥拳头,差点打到肖木子,“你一直这样帮我,我不帮你,我就不是人了。”

  眼瞧着她就要起身操家伙的样子,肖木子将她按了下来:“怎么,现在知道了我的乱事,是不是你也不那么难过了?”

  “你别误会呀,我可没有看你热闹的意思,你说,我要是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呢?我最丢人的你都知道了,你认为我有事瞒着你吗?你就不好,把我当外人,是不是怕我笑话你?那你可真是想错了,我们是多少年的姐妹了……不是,华逸到底跟小三多久了?占人家的便宜了?”

  “是,只一次,他说是酒多,小三儿承认故意勾、引,所以我们这件事情算是翻篇了……不对呀,上次传的视频已经都删了,你在哪儿看到的,我看看……”

  “不是你发的吗?”张雪奇怪地看着肖木子。

  “怎么就是我发的了?”肖木子冤枉。

  不过,等她看到视频发布者的名字,她就冷静不下来,那名字就是肖木子三个字,而且谴责小三,有不少人声援,还有人要人肉小三儿,等等,声势浩大。

  肖木子觉得莫名其妙,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没有必要声张,可是到底是谁冒用她的名字呢?

  是谁呢?

  难道是华逸?

  这件事情统共也没有几个知情人。

  肖木子想不起来自己该怀疑谁,到底是谁冒用她的名字来再搅动这已平静下来的池水,目的又是什么呢?如果她的亲人们知道了,她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

  这是要逼她离婚的节奏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年之痒婚姻保卫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