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除暴安良施援手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14,306

  天王四星洪金宝,刘应坤都起到了。香儿和洪金宝把几个妇儿安慰了一方,让她们先留在路边休息,刘应坤走到冉兴荣,和成天虎面前。

  冉兴荣见二哥赶到了,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成天虎在以支撑不了,翻身倒在地上。

  刘应坤急声道:“六弟“

  洪金宝也赶了过来,急忙抱起成天虎。

  尹建平急忙赶过去查看了俩人的伤势,轻声道:“沒事,只是皮肉之伤,休息一会就缓过来了,”

  他说完,拿出两粿丹药递给洪金宝,刘应坤道:每人给他们服一粿吧!把他俩位先扶到路边去息息,包扎下伤口,这里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眠山十二凶,和空洞的杀手,听道说话之人也走,都长长舒了口气。犹如从鬼门关回来似的样子。

  尹建平立起身来,缓缓的看了一眼这些江湖黑道人物,大概有三十多人。

  他冷声道:“各位!你们的路走到头了!

  眠山中的一个使刀的大汉用刀指着尹建平道:“小子,你又是谁”?

  尹建平道:“我是谁,对你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们都快要死了,所以及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另一个虬鬓大汉道:“小子,老子看你是初生乳犊不怕虎,咱老包看在你乳臭未干,赶快滾回你娘的怀里吃奶去吧,啊!

  众人大笑,

  不知又是谁道:小白脸,人都未长成,还跟爷们玩刀弄剑的,回家让你娘来陪众位爷们玩玩,话未说完,众人眼前一花,只見一个银色的灰影一闪而过,一阵轻风,只听得一声惨烈的叫声啊”

  众人中有人倒下了,一根粗木棍,从他的口中直穿到后脑,瞪眼歪脖倒在一旁,众人惊呆了。那么多的人,都沒看清,杀人的凶手是谁。在回头看时,只见尹建平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身后,多了四个银衣人。

  不知又是谁喊了一声,“天王四星”

  众人又一阵燥动。许多人倒吸了口凉气。、

  天王星高怀文,慢慢的向前越动了几步道:出言不逊者,“死”,狂妄自大者“死”污言秽语者“死”。

  连续三个“死”字,阴冷无比,

  尹建平淡淡的笑了笑道:“平时你们杀人越货时怕过吗,”?

  一个黑衣大汉道:“小子,你到底想怎样”?

  尹建平道:“我想怎样,不都与你们说了吗,今日凡是站在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其中的一个大汉叫道:“大家横竖都是死,不如和他们拚了”“。

  这话有一是扔的骟动率。众人开始向尹建平逼近。

  天王四星道:“少令主,你先息会,让属下来打发他们”!

  说完拔出刀剑四人排开杀了过去。的确天王四星的武功也不是哄人的。哥四个纵横江湖二十年,凭据一身武艺,赢得了天王星称号,而今日这些江湖黑道中杀手,虽然占着人多势重,但在天王四星面前,杀死他们比砍瓜切菜般的容易,此时,洪金宝和刘应坤也加入了战斗,只有香儿被尹建平拉住,站立一旁观战。

  六人犹如猛虎下山,惨叫声连成一遍。

  半个时辰过去了,喊叫声渐渐平息,三十多具尸体就躺在路上,沒留下一个活口”。

  六人向尹建平走来,天王星笑呵呵道:“少令主,三十六人,无一漏网,可是尸体怎么办?

  尹建平道:“你们沒事吧”?

  天王星道:“都是些跳梁小丑,放心我们沒事”。

  尹建平向路边看了看道:指着一条山沟道:“那里好像有个大土坑,我看正好把他们埋在那里吧,他们在是什么恶人,也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

  刘应坤呵呵笑道:“公子真是宅心人厚,行,哥几个?咱们就给他们找个好去处埋了吧?

  除了香儿去照顾冉兴茦荣和成天虎之外,尹建平几个人把路上的尸骸搬到土坑里埋了,弄完之后,也是天色将晚!在冉兴荣的提议下,众人扶老携幼,又回到了平山镇。

  因为冉兴荣和成天虎有伤在身,还需要安排照顾家人,因此,第二日早上,尹建平决定,水上飞洪金宝和翻云掌刘应坤留下,等冉成俩人的伤势好转之后,在赶到靖江汇合,走前尹建平留下了六千两银票,便带着香儿,和天王四星赶往靖江。

  几天后便到了汝南城,他们一行六人,逢洲过县白行夜宿。走了十一天,终于江陵境内,由于道路生疏,从江夏镇出来也后,就错过了宿头,如果要坚持赶到江陵的话,还需要三,四个时辰。

  着人打听,当地人告诉他们,离这里在前行十多里地有一个山口,出山口不远,有一户大户人家,要住宿只得到那里借宿了。

  于是,六人便赶了过去,当出山口的时候,太阳西垂,只看见一个庄院,老远看去,这是一个大户人家,青砖碧瓦,一丈多高的围墙将整个庄圆围在中间。

  半柱香的功夫,六人六骑便来到了庄门前。借着夕阳,只見庄院虽大,大门看上去有些破旧,但从大门的气势上看,此间的主人发迹过,曾经渡过一个辉煌的年代。门口边,有拴马桩,上马石,进庄园的道上是用青石板铺盖。但石板因沒人修理,也被荒草漫延。

  大门是两进一出,中门关闭以久,似是多年不曾开过,道是旁边的侧门,打扫干净,正明庄园里还有主人,中门的顶梁中间,悬挂着一块牌子,上书,【陈府】下面有题字人名,也看不清了。

  天煞星上前叫了一阵门,却沒人应门。香儿道:“平儿哥哥,怎么办,以许没有人住了”?

  尹建平笑道:“在耐心等等吧”!

  又过了一会。尹建平道:“来了”

  果然不到一会功天,侧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从里走出一个下人,年纪六旬上下。

  他用凝视的眼光看着六人道:“各位,有什么亊情”。

  尹建平走上前去,轻声道:老人家,我们是从进阳而来,要到靖江去,路过江夏镇的时候,因道路不熟错过了宿头,请老人家行个方便,随便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住一晚,明日我等好上路。

  那老看在看了看众人,除了四人似呼是江湖客,一个公子,一个小姑娘。

  因此他点了点头道:“行,各位客官请稍等一下,我去通报一下老主人”。

  侧门咣的一下又关上了。

  夕阳像被一个小孩手上的风筝,很快被拉下山了,天快黑了,正在这时,中门吱呀呀的打开了,开门时落下了许多尘灰。

  那老人道:“众位客官,请进来吧?老主人同意你们留宿,并吩咐厨房为客官做饭了”。

  尹建平笑道:“太感谢你了,老人家”。

  老者笑道:“公子不用客气!老夫也只是这里的一个下人,若要谢,公子等会见了老太太你在当面道谢吧?嗷!对啦,那几间是马棚,你们先把马扦进去吧,等会我来给上草料”。

  进到院子里,大门关上了,天王四星拴着马,进了马棚,而尹建平则和香儿站在院子里。

  香儿见尹建平正四下观看,于是便问道:“平儿哥哥,你看什么”?

  尹建平道:“奇怪,这院子里的布置好眼熟啊”!

  香儿道:“怎么,平儿哥哥,你来过这里吗”?

  尹建平迷惘的摇了揺头道:“我只是感到似呼很熟习,你看那个池塘,假山,楼亭,院子所布置的一切,我似呼是很熟,那假山里有个洞,洞里有三个小洞,有一个洞可以直接通道假山顶上”。

  香儿道:“那我们过去看看去”?

  尹建平跟着香儿来到假山面前,她钻进洞里,接着一声惊喜道:“平儿哥哥,跟你说的一模一样呀”!

  老者走了过来,道:“公子老夫人有请”?

  穿过池塘,越过石栱桥,沿着荷花池走了一段路,又是一道朱红漆大门,这道门以外面那道大门,有天渊之别,只见大门宏伟气派,门庭似呼是年内上过漆的样子,几尾金鱼在池中自由自在的游看,人刚经过,却吓得躲进了睡莲叶子下面。从中院大门进来后,尹建平眼前一亮,却见一簇簇牡丹,海棠,菊花,争奇斗艳。

  “绿条初上稍 倍蕾池边摇。

  冷泉寒水碧 悠悠素手招

  进到花的世界里,大有一种徜徉在花的海洋中,这才体会到“春深似海”绝妙之处。

  穿过花的世界,在往里走。

  尹建平轻声说:“里面是的中院,进中院后还有一座假山,半镜池水”。

  老人听到尹建平这么一说,先是楞,然后表现出来的是惊异。

  他回头向尹建平问道:“哎,这位公子,是否曾经来过”?

  尹建平揺了摇头道:“没有,我是对这院子布置有些眼熟而已”。

  香儿道:“老伯伯,平儿哥哥生在靖江,长在京城。江陵这个地方,从未来过”。

  老人道:“我说呢,公子对院中的布置,那么熟习,可是老汉我在陈府数十年,怎么沒见过公子。十多年前听老太太说,陈家有个姑爷,就在靖江当官,后来升迁到了京城”。

  天王星笑道:“呵呵,怪不得,这陈庄修建得这么气派。原在有人在朝中做官。

  听到老人说:陈府有个姑爷在靖江做官,后来升迁到了京城,尹建平心中一动,但沒有吱声。

  老人又道:“呵呵,这位客官以许是误会了,陈府发迹,靠的不是在京城做官的姑爷,而是陈家世代书香门第,也是江陵一代有名的大商人,过去一直在京城,江陵,汝南开着数家客栈,饭店,从太老爷那辈起就发迹了。”。

  天王星道:“哦,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往前走,又穿过一道中门,院中果然是尹建平描绘的那样,对且大家都感到惊讶。随老人来到了主房门口,只见门口站立着俩个丫环。

  老人在门口道:“禀老夫人,客人到了”。

  只听得厅上传来道:“来福,请客人进来吧”!

  原来老人叫来福,他转身对尹建平道:“公子,大家先进去见见老夫人吧,,”。

  尹建平撩袍举步上了台阶,到了大厅內,只见大厅内装饰典雅,气派中透出一股书香门第的味道。正厅一抱雕木椅子上坐着一位年景七旬的老太太,头发如雪,面带殷红,一幅慈祥面孔,身穿牡丹花蔟锦缎袍子,外套一件裘皮袿子,手中捏着一串佛珠。

  尹建平走上前去道:“晚生拜见老夫人”!

  香儿也上前与尹建平站了个并排,小手一抱道:“香儿拜见奶奶。”

  那老夫人一见香儿,高兴的道:“哟,哟,哟,哎,这小丫头真懂事,公子你们也不用多礼了,路上辛苦了,来来,大家先坐下,喝喝茶,丫头,来来,到老身这里来坐,让老身看看,这是谁家的闺女,这么可人。”

  几个丫环,走马灯似的端上了茶水,点心。

  老夫人喜爰的拉着香儿,上下不停的打量,嘴里不停的说:“喔,好好,真是个好闺女,我喜欢,呵呵,丫头,跟奶奶做个孙女怎么样啊”?

  香儿欢喜的道:“香儿拜见奶奶,祝奶奶万福”!

  老夫人高兴的抱着香儿道:“哎,哟嗬,好聪明的丫头啊!来来,乘孙女,吃吃,吃点心先填填肚子,来来,这公子,你们也别干坐着,喝茶,先吃点心,老身吩咐厨房做饭了,耐心的等一会就好”。

  尹建平笑道:“晩生尹建平从进阳路过,到江陵,因错过行头,幸得老夫人收留,尹建平谢过老夫人”。

  老夫人忽听道尹建平三个字,楞了楞,但瞬间又揺了摇头。

  她笑着道:“哎,尹公子这话就见处啦!人出门在外,难不成将屋子带着走路呢!不别言谢!坐下说话”。

  “来来,大家先尝尝,这是老身家传的糕点,尝尝”!

  尹建平这才招呼天王四星坐下,当他的眼晴忽然看见几桌上的点心时惊喜的说道:“芙蓉卷心桂花糕”。

继续阅读:第33章:芙蓉卷心桂花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