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斗蛇蛟小侠蛟腹遭劫难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45,720

  尹建平跟着毛人踏进了红莲教总坛內。当他看清总坛內的情形时,便大吃一惊……

  只见得一个巨大的前厅,数十棵两人合抱的天然石柱,大厅内墙是用大理石板镶嵌,光滑明亮,地板也是天然而经过人工打磨出来,大厅四处是倒塌的石桌椅用具,墙边数十个巨形,人工做成的油盏,及人工雕凿各种猛兽的头驴,排列的整整齐齐。从气势上与皇宫相比,都会有自叹不如之感。

  然而,在这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地上,到处都是尸骨遍野,一些骨骸上闪着银灰色的灵光,阴森恐佈。寂静中透着一股神秘。从厚厚的一层尘灰上看出,圣坛内的确是多少年没有人进来过,只有一条很明显的痕迹,在落尘的地板上似蛇游动过。凡是它走过的地方,地板和倒塌的石桌椅上,被磨得乌黑发亮。

  毛人轻声道:“少侠应注意,等会与白蛟拚斗时,少侠尽量避开它的头部,和尾部,而攻击的地方正是它的头部七寸,那里是它最为漙弱的地方。老夫尽力攻它的后部气门,也就是它排便的地方。”

  尹建平点了点头,他此时也有些内心发慌,他尽力迫使自已沉静下来,他深吸了几口气后,看清了大殿之上的地形,便坐了下来,他把那把星芒剑放到一旁,开始呐气归府,引到着那粿刚吃下的絮金丹丸的药力,进入十二重楼,导气归真,顿时一股暧流从丹田升起,渐渐注入全身的筋脉中,此时他感到全身真气充溢,似乎自已的功力又更进一层。

  此时,身旁的星芒剑忽然跳动起来,甚至越来越厉害。尹建刚把星芒剑抓在手中。

  毛人稍稍来到他身边轻声道:“它出来了。”

  听得咝咝的声音传来,近了,更近了……

  尹建平又开始紧张起来,此时耳边传来:“少侠不要惊慌,要沉住气,抓住时机奋然一击。”

  他四下张望,毛人不见了。

  尹建平急力控制自已,怱然他想起师傳的话来,“静中含虑澄澈,见心之真体,闲中气象从容,识心之真机,静之而随气冲夷,得心之真味。沉之也定,乱之必生心魔,观心之证道,兀如此渚。”

  瞬间,尹建平浑身上下被一团真气围住,从星芒剑上冲溢出一股煞气,卷起地上的尘灰,在周围簌飘荡不定。

  从黑暗的后厅石柱后面,渐渐的伸出一个斗大的头来。白蛟顺着柱子往大厅快速游来,它的头顶,生着一支弯刀似的独角,一双灰中带黑的大眼,泛着贼亮的光芒。大嘴微张,嘴中吐着舌信。发出咝咝声,身子雪白,中间生有两条紫红色的红扞。它快速来到了大厅,刚要往前扑下时,突然,它似乎触到了一股煞气,便急忙缩回头,将身体卷盘成圈,巨大的头高高仰起。象是打量着大厅里的尹建平……

  这时耳边又传来了呅呅的声音道:“少侠注意!它的脖颈下面有一块靑斑,那里便是它的笫一个气门,也是它最弱的死穴。”

  白蛟盘缠蛇身,审视着这个佰生的闯入者。

  此时的尹建平也定下心来,盯着白蛟。星芒剑缓缓越到胸前,右手握住了剑柄,功力注入全身。四周在次荡起了煞气。只见白蛟盘卷的身躯忽松弛,蛇头从劲下开始扁卷起来,张开了森森大口,顿时大厅中产生了一道气流,好强的气流。

  尹建平感到他的身子被一股很强的气流拥起。急忙中使出了千斤锺。钉子般的稳住了身形。那白蛟似乎明白了,这个年青的闯入者不简单,它又向尹建来逼进了一步。

  尹建缓慢的抽出星芒剑,瞬时,整个大厅闪现出雪白的光芒。他把剑指向了白蛟,短剑忽然暴长了一倍以上,象蛇信般泛出红光。那白蛟看见了星芒剑,似是有些惧怕,它缩了一下身子。尹建平纵身而起,手中的星芒剑朝着白蛟头闪电般刺去。然而,那白蛟别竟是红莲圣教驯养的千年灵蛇。只见它把头一低,轻易的躲过一击之后,便游向大厅中央。

  尹建平见白蛟避过了他的攻击,虽说人在空中,但他不慌不忙趁落下的瞬间,单腿往灵蛇粗壮的背上一点,又在次发起了第二轮攻击。白蛟也不示弱,它见尹建平转身持剑向它的头攻击而来,便紧縮蛇身,弹起尾部向他横扫过来。小侠在空中一个倒空翻腾,避过时星芒剑扫过了白蛟的尾部。只见得白蛟一声吼叫,鲜红的蛟血洒在空中。

  此时尹建平才真正体会到,毛人对他说的话。

  那白蛟虽然受伤,但它并没退缩,越是凶性大发。扬起尾部快速攻击尹建平。一人一蛟在大厅中搏斗十分决烈。顿时,大厅里的石桌,椅,架子,被白蛟的尾巴打得粉碎。

  大厅里尘土飞扬,白蛟不段的发出沉闷的吼声……

  外面的那些灵猴们,围在池边的中门,叽叽喳喳的叫唤着,但谁与不敢向大门靠近。

  半个时晨过去了……大厅里仍然在紧张的博斗着,不段的看见被白蛟击出大门外的石椅碎石。

  而大厅里的尹建平此时,渐渐感到后劲不继,手中挥舞的星芒剑,剑芒似乎缩短了很多,白蛟的攻击也缓慢了下来。蛇身上剑伤累累。就连尹建平浑身上下被蛇血溅满,几乎变成血人。

  此刻,尹建平与白蛟形成了对角之势。双方都在准备着最后一搏。

  而那毛人也不见现身。尹建平此刻以管不了许多了。他想到了一招,‘同归于尽’。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把白蛟斩杀于剑下的办法来。看来只有同归于尽,才能杀死眼前这条凶残的白蛟。

  他想到了惨死在古坪口的爹娘,想到了妹妹,师傳和朝夕相处的哑叔、……

  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只有以死相拼。

  白蛟动了,高高仰起的头,吐着细长的舌信!从劲下吸得扁扁的,像船帆。大厅里在次荡起一股强流。尹建平纵身飞起,那白蛟张开大口将尹建平吞食。

  正在此时,只见一个影子从门旁的一棵石桩闪电般的飞身而出,手中的长剑刺向白蛟的尾部气门,白蛟似是感到尾部的疼痛,巨尾猛扫,将那毛人打得倒飞出了大门。毛人在地上翻滚着撞在池边的围拦上,晕了过去。

  只听得大厅里一阵急烈的暴响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毛人踉跄的站了起来,向大厅里看去,过了一会,里面沒了动静,他似乎是受伤不轻,艰难的走向台阶大门。

  进门后,他看见了,白蛟弯曲着身子,躺在地上,白蛟的七寸下流了一滩血,一个人头,从白蛟的劲下露了出来,尾部气门上插着一把剑,入沒到剑柄。

  白蛟死了……

  毛人向门处叽叽喳喳的叫了几声,欢声雷动,大门外所群猴,潮水般的向圣殿涌来。毛人从白蛟的尾部,拔出长剑,快速的切开白蛟的肚皮,把尹建平从白蛟的肚内拖了出来,紧接着,只见切口处滾落出馒头大小,一红一黄两颗珠子,泛着光芒。

  毛人急忙捡起往尹建平嘴里送,珠子放进去,却被尹建平噬下肚里,猴群出来了灵儿,不由分说,抱起尹建平往深洞而去……

  毛人指挥着群猴们开始淸理大厅,众猴们欢欣喜悦,把白蛟切成数段,往另一洞内搬运。

  这是一个乳泉,泉水成乳白色,它有几尺宽,深度不到一米,在乳泉的顶端,数根儿臂粗的乳石倒挂在洞顶的石中,从倒挂的钟乳石上,流下几股线粗的白色乳汁,注入泉中。一旁,有一个从泉中溢出的槽池。

  尹建平就仰卧在槽池中,大半个身体被池中溢出的乳汁浸泡,他的脸上,散发着热气,还挟带着一股芬芳的清香。

  他此时正昏迷不醒。从槽池中溢流出的乳水,流到另一个宽大的池中,许多曾受过伤的猢狲正静泡在泉水中。

  这就是红莲教的镇教之宝,神泉!

  不知过了多久。尹建平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回顾四周,他躺在一个佰生的洞里,身下是一层厚厚的褥子。石床边上,一张石桌,和几个石橙子。星芒剑就放在桌上。他记不得自已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他感到浑身一阵疼痛,仿佛全身的肌肉就要暴裂开来,他在以经受不住身体被撕裂的痛。于是他急忙趴起身来,跌坐在石床上面,开始,按內功心法,集气引流归宗,慢慢的疼痛渐渐退去,一股热流在次冲向他的生死玄关!像决堤的洪水,脑海中一遍空白。他在次昏倒在石床上……

  当尹建平在次从昏睡中醒来时,只听得一个佰生的声音道:“少侠,你终于醒啦!”

  当他看见说话的人时,他楞住了,“你是?”。

  说话的是那毛人,他笑了笑说:“少侠一点也记不起来啦?”

  尹建平似呼正在回忆,过了一阵,他终于想起来了。

  只轻声问道:“前辈,我这是在那里?”

  毛人笑了笶道:“少侠,你现在圣教总坛的秘室里!”

  哦,那条白蛟怎么样啦?

  尹建平问道。

  毛人又笑着道:“它以被少侠除掉了。接着毛人为他讲述了他被白蛟吞进口中,怎样杀了白蛟,灵儿将他抱入神泉,最后将他送到秘室疗伤的经过。”

  紧接着又问:“少侠,能下床跟老奴走走吗?”

  尹建平,点了点头,下了石床,跟着毛人把总坛走了一遍,又带着他来到了一个洞壁前。毛人伸手按了一下,随着扎扎的响声,石壁上开了一道门。丶

  毛人恭敬的对尹建平道:“请尊主进去!”

  尹建平也不解毛人为什么叫他尊主,是什么意思,他走了进去。然而,不见毛人进来。他回头道:“怎么?前辈不进来?”

  毛人道:“尊主有所不知,这个秘室,是供奉列代圣教主和圣教总坛秘室,这个秘室除了圣教继承人,不要说老奴,既便是圣教护法和教众都是禁止入内的。老奴之所以把尊主带到秘室,是奉圣教七十二代教主的遗命执行。”

  尹建平见他说的忠肯,也没在说什么。

  秘室门缓缓关起,尹建平便往里走,穿过甬道口,来到另一个大厅,只見得壁上镶嵌着许多夜明珠,把大厅照得如同白宇。穿过一座人工石桥,便进到大厅里。只見墙壁边,一座座高大的神龛,每个神龛中站立着一个老者,从右边数到左面,一共是七十二个神龛。

  让他吃惊的是,每个神龛中的人像似活着一般。有的微笑着,有的阴沉着脸,在有的敖气十足,神态各异。按毛人前辈所言,这些站在神龛中的人,应刻是红莲圣教中的历代圣教主。让尹建平想不明白的是,这些人都离世几千年之久,有的最少要在几百年以上。为什么这些历代教主的身体仍然保存得这么好呢?

  而且,同活着的人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身上的穿戴上,衣服料子各异。每个教主的真身脚下都放置着一个供桌,这些供桌与地上似乎連在一起,在仔细观看这此供桌,非石,非木,它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无从得知。

  供桌上摆放着,香,蜡纸蛀,供桌下面,是一块绵垫,是供后人祭奠用的。

  他顺着神龛一个个所往下看,最后在第七十二个神龛前站住了,看着神龛中的人似乎在那里见过,有些面熟,但此刻他又想不起来。

  只见此人的手位和其他真身,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右手抬高手指半握,而左手却伸进右手的袖內,实指伸直,他似是指向一个地方。

  在看其他的真身,双手手指都是交叉合拢,让尹建平有些费解。

  “呀!”

  莫非他在暗示什么?想到这里,尹建平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手指对面是洞壁,但什么也沒有。他为什么指着那小块平滑的洞壁呢?

  想了一下,尹建平走了过去,将手去摸那块平滑的地方。顿时感到他的手摸处有些松动,于是他轻轻的按了一下,只见得那块岩石陷了进去。随着又弹了出来,原来这块平滑的石块是个暗橱,住里看时,橱里放着一块叠好的帛书。

  尹建平将帛书打开,上面写满小字。

  “汝能进到总坛秘室,定将白蛟除之,白蛟虽为总坛护法,但本座飞升后,便也无人管束,必凶牲大发,泱及鱼池。另有黄毛真人之助,方能开启总坛圣地机关,剩下灵猴,望汝善待,有缘之人。留书在此,汝能找到,必定天资上程。”

  我乃红莲圣教第七十二代圣主,无崖子。因洞破天机,得道飞升,赴西海逢莱仙山,留下皮囊于人世,供授香火。汝应在本圣主身前行三拜九叩大礼……

  尹建平有些莫名,无崖子费尽心机的在这里布置了这个暗櫥,留下短短帛书。此用意何在?但尹建平别竟是宽厚之人。他想,昔日残剑门祖师爷柳程风,曾受过你无崖子传功之德,而残剑门的武学与你们红莲教实出一脉相传。况且,你是前辈,我尹建平拜你一拜又有何仿。

  于是尹建平走到无崖子的神龛前,从龛中抽出三柱香,点燃之后,插进供桌上的香炉內,只听得轻微的一声“咔嚓” 的响声,尹建平四下张望,不見有异状发生,他整理衣冠,推金山抱玉柱拜了下去,拜到笫三拜时,又听得扎扎声响。从供桌则面伸出了一个柜橱,里面有一个锦合。

  尹建平行完三拜九叩之后,站起身来将锦合拿出打开一看,只见锦合中上面有一帛书,帛书下面有一本似是武功秘诀,他打开了帛书。上面写道:“

  “有缘之人,能跪行三拜九叩之礼,足以说明,汝之诚心,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感召天地,汝也接仼红莲圣教第七十三代掌教之大仼。”

  三柱清香虽不足轻重,但汝因此逃过一次劫难,此时整座圣坛内机关也封闭,汝可在圣坛內完成所有心愿。

  秘室总坛内供奉着本圣教数千年掌教圣主真身,每个教主都录有武功秘本,置于案橱之中,从武学修真,练气练丹,到医道全书,炼金铸器,经商之道,尽数于间。汝可选择修练,需知,人之一生,学无止境,不可贪其多食,则一生无精也。秘室机关封闭,汝可择技修练。直至功德圆满。

  接着是讲说红莲教发展与兴衰,及圣坛内,机关暗室的开启方法……

  尹建平喜出望外,沒想到自已误打误撞,机缘巧合,进了圣教秘室,窥视到红莲圣教中的秘密。他从锦合中拿出了武功秘录,共有三本,分上,中,下册,第一部,是红莲教内功入门心法,及入门剑谱《风云剑法》,接着他又翻开了中册,只见书上写着,《伏魔太阴心法》、《伏魔剑诀》。

  他好奇的打开中册《伏魔剑诀》第一页,上面又有解释,若练此剑诀,应将风云剑法及入门内功心法修成,并在神泉中静泡七天,洗髄异筋之后方能修练。

  尹建平看完后,叹气合上中册,他知道自已虽然修习过残剑门祖师爷传下的断残剑法,和内功心法,同时以在神泉中静泡过。但是,风云剑法的入门功夫,其中还残缺不全。

  同时他又感叹,昔日祖师爷柳程风,凭借着黄毛真人传授的内功心法,和几招残缺的剑法,就叱咤风云江湖数十年,并创建了残剑门。使江湖中黑白两道闻风散胆。他不得不佩服红莲圣教中的武学搏大精深。于是,他放弃了窥视其它武学秘本的想法,调整思路,从头修练。

  在每日每夜的修练中,他发现,除了內功心法基本上沒有差别之外,师祖当年所练的断残剑法与风云剑法相比,只是皮毛而已,他终于明白了当年黄毛真人,为何生气的原因所在了。

  有了功底基础,尹建平是如鱼得水。他忘记了是怎么来到莲花山红莲圣教总坛,经过九死一生,忘记时间!忘掉身后的一切。

  然而,他也不知来到这里过了多长时日,在他的映像中,仿佛只是昨日。他如饥似渴的把心思放在了修练武学之中,渐入佳境……

继续阅读:第11章:机缘巧合莲花洞练成神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