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遇奇人九真洞中说往事
柳生居士2016-11-03 15:556,289

  尹建平跟着毛人走进森,只见得森林中的树根下,丛林中,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森森白骨。身旁散落着许多兵刃,有的早以锈迹斑斑,看似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很大的械斗。然而,这些想法很快又被尹建平否掉了。因为他看到的尸骸里,也有一部份不似人类的骸骨,到很有些相似于生活在这里的猢狲。

  更为明显的是,在那些人类的骸骨边,有此刀剑根本未拔出来,骸骨上也沒发现有受伤的痕迹。这是为什么?这些人和动物是怎么死的呢?尹建平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中。

  这时那瘦小的“毛人” 又说话了:“小侠请跟我来,过一会你就明白了。”

  尹建平又跟着那毛人向前走。脚下不断的发出,咔嚓,咔嚓,的碎骨声,有些毛骨悚然。

  大概往前行走了数百米,他们俩便来到了一个岩石形成的半坡上。那毛人不动了。尹建平顺着它的眼神看去,他惊奇的发现,在他们对面,有一座状似莲花的山峰,山峰的三面是绝谷。正好,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进入山中的唯一道路。

  他看见了,道路中间有一座山门,全部是用大理石制成的,石门顶部写着: “莲花山福地”,五个棣书大字,过了中门,便是一个数亩大的池塘,池塘中的水,清晰见底,一座大理石砌成的凸桥,拦干上刻有花草树木的图案,更多的是毒蛇,猛兽之类的图。穿过池塘,在莲花山腰部,有一座巨大的两开石门,门头上又写着,红莲惮教,四个大字。

  石门大开半关。毛人带着尹建平觅手觅脚的穿过中门洞。行走中,尹建平发现那毛人似是怕惊动了洞里的什么人,但是,不一会又被尹建平否定了,因为,他看到的石洞,不像有人住,那他到底害怕什么呢?

  正要发问时,却被毛人止住了,那毛人向池中指了指,尹建平向池塘中看去。

  尹建平又是大吃一惊,沒想到,就在那清晰的水中,堆积着许多看似人类的骸骨,有些看上去,是近段时间所发生的。尹建平此时想,这些猢狲又是怎么死在这池中的。他此时瞒腹凝问的看着毛人。

  那毛人轻轻的拉了拉尹建平的衣襟,便往回走。尹建平只好跟着它向来路返回。然而,那毛人并沒有带着他回到菁崖边,而是向另一条道走下去,穿过了茂密树林。来到了一个巨岩下面,原来,岩石下面有一个洞口,岩石上,写着: “九真洞”,跟着毛人往洞里走去,这时从洞中飘来一股难闻的猩臭味。来到一个很宽大的洞穴里,只看见,四处都躺着半死的猴群,多数受伤不轻的样子,而那些猴群见了尹建平跟着毛人进到洞里,初时发生了一些惊慌,但不多会便沉静下来。

  尹建平从这些受伤的猴群眼中读出,它们一个个流露无助的眼神。尹建平心底升腾起一股怒火,他更加期待着那毛人给他一个解释。

  毛人默默的带着他到了一个支洞里,那里很象一个正常人生活洞穴。有石桌。椅,櫈,一个分三层木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生活用品。就在尹建平随着毛人走进洞里时,忽然,木架上,其中摆放一个石硖跳动起来,尹建平感到十分的惊讶,有些奇怪的看着毛人。

  那毛人伸手摸着跳动的石硖道:“星芒” 不要动,老夫知道你的心意。会如你所原的。几句话说完,那石硖果然不动了。毛人转身对尹建平道:“世间的许多宝物,是有灵性的,少侠今日一到,它就不安的躁动起来,看来它找到真正的主人了。

  尹建平对毛人道:“那是什么宝物,怎么?

  毛人笑了笑说:“是什么宝物,少侠过后方知,来,少侠坐!”

  毛人从一个坛中向石杯里倒出了象酒似的黄色液体。说道:“少侠,请品尝,这是,我们自己酿制的一种饮品酒,叫‘猴儿酒’ 。 ”

  说完向尹建平做了个请坐的手式。

  尹建平坐了下来,端起石杯浅尝了一口,没想到,毛人所说的“猴儿酒” 还真好喝。入口靑香,似蜂密,甘露般的液体中稍带着几分酒的味道。

  毛人笑了一下,因为瞒脸黄毛,笑起来很难看,然而,在尹建平心中,也算是难能可贵的了。他叹声道:“在老夫记事的时候,就与这些猩猩,猴头们生活在一齐了。说汉话,和练功夫都是红莲圣教,第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教他的。”

  尹建平叹声道:“这么说,你是人类?”

  毛人道:“原来他也不知道,自已是人,还是猴类。是掌教圣主告诉他的。那时……” 毛人似乎陷入沉思中。

  那时候他出生不久,就被俩支猩猩抱养,他是喝着猩猩的奶长大的,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也无从得知。掌教圣主无崖子发现在猩猩族群中后。就想把他抱回圣坛扶养,却遭到圣坛中的长老们阻止。

  因此,他就与猩猩生活在一起,直到六,七岁时候。红莲圣教发生了判乱事件。门中大批的教徙,分离,逃走,数千人的教士死于非命。

  圣教中,只剩下了四个护法和几个教徙,几年后,四个护法相续病死,几个教徙只剩下老夫一个。

  圣教从兴旺走到哀落,离经了数千年。无崖子也无心把圣教发扬光大。因此,直到无崖子得道飞升之后。莲花山红莲圣教只剩下了老夫一人,在有就是我们这个族群。

  红莲圣教是惮教的一个支系。当时,泱泱中华大地,只有道教与惮教,两大教派,道教以练丹修成正果。而惮教则以练气飞升。但惮教,主要与伺养毒蛇猛兽,训化世间动物,作为护坛护法,及生活工具。后来却被道教所误解。

  所以道教把惮教称为异类。邪魔教徙。

  莲花山几千年以来,是红莲圣教教坛。红莲教,主要是异化伺养异类,那个时候,猩猩猴群是提供圣教食物,及打扫环境为主的群体。而负责护坛仼务的是俩条蟒蛇,一条叫“靑儿”另一条叫“白蛟”。 青儿在红莲圣教判乱中,失踪了,有的教徙说被教中的一个长老带走了,最后剩下了“白蛟”。

  无崖子在世时“白蛟” 。还没有什么异常,老老实实的当负护坛仼务,与我们猴群和睦相处。可是,就在老教主飞升以后,白蛟失去了管束,开始兽性大发。从此不准我的族类进入圣坛。而且,每隔十日,要吞下一头动物。时间长久之后,莲花山方圆数里的动物都被它吞食一空,有的动物逃离了莲花山。

  没了食物,白蛟开始残害我的族类,有时是一支,二支,最后凶性大发,将我的族类咬伤,咬残。多年了,我们斗不过白蛟,就想办法引来江湖高手,帮我们除了这条凶残懪烈的蛇蛟,然而,刚才过路时你也看见了……

  尹建平听了个大概,有些话,他听得云山雾罩,不知所然。那毛人的话里,有几成可信!因为它说的这个红莲圣教,有着数千年的历史,而残剑门创门祖师爷柳程风是在一百多年前创立的门派。残剑门与后山的红莲圣教,到底有着什么联系,如果说,方才毛人所说的事情发生在一百多年以前。那么眼前这位浑身长着长毛的老人,岁数也在两百岁以上。

  “天吶” 这……未免也太悬了。

  毛人看着尹建平以是有些半信半疑的样子。又笑了笑说:“少侠似呼对老夫所说事,不太相信,但是,老夫可以告诉少侠,老夫没说一句假话。在老夫的这些猩猩,猴群中,大多数,它们都活了几百年以上,就老夫的也活了两百多年了。”

  呵呵!老夫还可以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莲花山腹地里,有一个神泉,它是红莲圣教的镇山之宝。功能起死回生。

  如果练武之人,能够在池中静泡三天,他不当能脱胎换骨。而且从此百毒不浸。功入化境。它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神泉。所以老夫急于除掉白蛟,就是想让洞里那些伤残的猢狲们早日得到治疗。

  过了一会,毛人端起石桌上的石桷,喝了一口叹声道:“一百多年前,死在外面的那些武林人士,就是老夫放出的话,又因为他们好奇,所以才来到了这里的。但是,因为贪得无厌,他们自相残杀而死。有的武林人士是斗不过白蛟而亡,其实,还有一事少侠有所不知。”

  毛人顿了顿道:“贵派祖师爷柳程风也是冲着神泉而来,只不过他,是在来这里的路上遭遇仇家追杀,晕倒在忘忧谷古洞中,后来被老夫所救。老夫当时正求贤若渴,看他是一个刀客,而且,他的功夫人品也算得上是个英雄人物。”

  所以,老夫在把他救活之后,传了一套红莲圣教的入门心法和圣教的风云剑法给他。然不久老夫发现,你那祖师爷柳程风,资质一般,虽然他练成了圣教入门内功法,怎奈他把老夫传给他的风云剑法,练得乱七八糟。并且,还忘掉了其中关键几招。

  老夫一气之下。就把柳程风召进谷中的崖边,用风云剑法将他打败,并且,告诉他,他可以在前谷居住。但他必须把忘忧谷划作武林禁地。他从此不得他和他的门人迈进后谷一步。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因为,你师祖柳程风,从老夫救他到他练好武功,创立了残剑门,一直到他死,没有见过老夫的真容。所以,在他心目中,他以为是遇到了神仙,而把老天奉若神明,言听句从。

  尹建平终于明白了,当年祖师爷柳程风所练成的剑法,和内功心法。连他自己都不知叫什么名字。

  所以,在祖师爷柳程风创立门派的时候,为练成的剑法,和內功心法,起名叫断残剑法,并与内功,及轻功,剑法为一体,录成了残剑门的武功真诀“残剑秘录”。

  但是,为什么悬挂在古洞中的神仙画像,面孔一点也不像眼前的这个老人呢?

  那毛人似乎是看穿了尹建平的心思,于是笑嘻嘻的问道:“少侠是不是在想,那古洞中的那图像?”

  此刻,尹建平不得不有些佩服眼前的这个浑身长毛的老人。

  那毛人又道:“其实,当时老夫身上穿着老主人,无崖子的衣服,带着一块人皮面具。怎么样?少侠,老夫的话你相信了吗?”

  尹建平相信了!原来眼前这位浑身长毛的老人是祖师爷柳程风的师傳,而且他所说的一切,尹建平的恩师曾经告诉过他。所以,他说的是实情。

  那毛人又道:“还有一事少侠不知?”

  “什么?” 尹建平问道,

  那毛人道:“当年老夫还送了你祖师爷一葫芦灵泉圣水,并传他一套炼制丹药的秘方,少侠在练功前还服过此丹药吧?”

  尹建平听他这么一说,急忙起身,向老人叩拜下去,然而,那老人早防他有这么一着。尹建平还没拜下去,就被老人扶住了。

  并且,口中急忙笑呵呵的道:“少侠且慢!请听老夫把话说完,少侠在拜不迟。”

  其实,虽然老夫与你们残剑门祖师爷柳程风有授武之德。但是,老夫以为和柳程风并没有真正的师徙之实。那是因为传授老夫功夫的是无崖子,而老夫虽然属红莲圣教中人,但不是教中弟子,只能算是个下人。

  但老夫又偷偷的将红莲圣教的入门武学,传给了你祖师爷柳程风。那么残剑门与红莲圣教只能说,有些渊源吧了。老夫在红莲圣教中只是仆人,真正主人才是红莲圣教第七十二代掌教,无崖子。你明白吗?

  眼下,如果少侠肯帮老夫除了那条凶残的白蛟。到时候,如果老夫所料不错的话,少侠将又变成莲花山红莲圣教的第七十三代圣教主了。俗话说,一世为奴,终身为仆。那时,就连老夫的族群都是你的仆人,而你才是莲花山圣教总坛真正的主人。、

  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少侠拜老夫,而是老夫率群族拜少侠呀!到是眼下,老夫的族群还处在水深火热的时候,还望少侠侠肝义胆,伸援手救救老夫的族群,让它们早日脱离苦海,安居乐业所过活吧!少侠必定奇功一建。

  尹建平似乎是拿不定主意!但是他一想到洞内那些伤残待死的猴群。心里又燃起了一把怒火!

  他想了想道:“你们就那么肯定,我能除了那白蛟?!”

  那毛人高兴的道:“我们相信少侠有这个能力,因为老夫知道,自从少侠随第二代残剑门门主郑天明,来到忘忧谷之后,在短短的几年中,练就了一身漠测的内外功夫,而且老夫认为,少侠天资聪明,在残剑门两代弟子中,是老夫最看重的人,老夫认为,只要少侠愿意出手。,到时老夫会顶力相助,除掉白蛟,还是有胜算的。不知少可否愿意?”

  尹建平看着毛人那期待的神情,再想到洞里的那些重伤的那些猢狲们,急需用神泉之水治愈患伤。

  于是尹建平道:“如果在下能帮前辈的话,在下一定较力。毛人一听到尹建平答应了,高兴得站起身来,从木架上抱起石硖道:“星芒剑呀,星芒剑,恭喜你终于找到主人啦!”

  毛人将石硖放在石桌上,小心意意的打开了石硖,只见得石硖中有一把短剑,剑柄的尾部像一个鹰嘴,鹰嘴的一双眼睛是用黑色的宝石镶嵌的,透着一股红中带黑的紫芒。

  毛人双手捧起短剑说道:“此剑名‘星芒剑’,听说是上古时期的宝物。”

  它是红莲圣教数千年的镇山之宝,它非常有灵性,此物,自老夫见到它,就没有跳动过,大概是几年前,就开如动了,有时夜间还会发出光芒。

  老夫十惊奇,于是便暗中查仿,决果最后得知,它的主人到了。当时老夫也不敢肯定这把剑的主人,便是少侠你。

  直到近段时间,少侠经常路过谷口,这石硖更会急烈跳动,所以老夫暗中派那支叫‘灵儿’ 的灵猴跟踪少侠,最后确定。

  直到今日,老夫才决定让灵儿将少侠引到后山谷內。

  尹建平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今日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这毛人一手策划的。

  毛人看了看短剑,又看了一眼尹建平叹声道:“圣教主无崖子曾对老夫说过,这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古人云,‘世间宝物有德者居之。’ 今日少侠随老夫进洞来时也看见了,它知主人来到,甚是欢喜,跳动起来。”

  为此,老夫将这把圣教镇教之宝,星芒剑送给少侠,一是少侠是此剑的新主人,二是,因为白蛟的蛇皮十分坚硬,而且只有这星芒剑,才是那白蛟的克星。少侠持剑除害,定能成功。

  毛人有些激动,他双手将短剑递给尹建平。

  尹建平双手从毛人手中接过短剑,仔细的翻看着剑,这是一把镶嵌红,黄,蓝,绿,宝石的短剑,剑身虽不长。但要比一般的短剑要稍长一点,他看不出此宝的灵性在那里。

  而跟随师傳的这几年里,从来没有听师傳说起过。更不用说见过,今日他进洞时,看见石硖跳动起来。可是他左看右看也看不出究里,它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短剑而已。莫非……

  尹建平伸手拨剑,却被毛人止住了。

  毛人很严肃的说:“少侠且慢!万万不能轻意拨出此剑!”

  尹建平不解的看着毛人道:“前辈,怎么了?“

  毛人认真的说;少侠有所不知,此剑必须到了万不得也时才能出销,因为,据圣教几代教徙们传说;‘此剑一出,鬼嚎狼哭’ 因为此剑一旦出销,必然勾魂夺魄,而且不见血它决不善罢甘休。所以,老夫告诫少侠,慎用此剑。如果少侠不信,今日除白蛟,少侠便可用它一试便知。

  尹建平半信半疑的缩回了手道:“那前辈,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毛人沉静了一会道:“少侠有所不知,常说世间蛇蛟都有冬眠的习惯。然而,莲花山腹地有一条火山河流,长年流淌,生生不息。这就造成了忘忧谷一代的独特气候。此期虽说是冬季。少侠知道,外面是大雪封山,寒冷无比,而谷中确是温暖如春。”

  说到这里,尹建平明白了。忘忧谷中的气候为什么与谷外不同的原因所在。

  接着毛人又道:“由于热流的因素,白蛟养成了不会冬眠的习惯,在冬季它只会在未时,和申时小睡,所以老夫才敢带着少去那里偷窥。老夫想,如果少侠真的决定不计生死,帮助老夫族群,那么,少侠可随老天进坛吧!到了坛內,少侠趁这个孔隙,熟习一下总坛内的地形。到时咱们要与那白蛟生死一搏。”

  毛人说完,从石桌上打开一个黑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两粿如龙眼大小的丹药,自已率先服了一粿。

  另一粿递给尹建平道:“少侠先服了此丹。”

  尹建平接过丹药道:“前辈,此丹是否叫‘龙涎丹’。”

  那毛人道:“不是,少侠曾径服用过师门柳程风炼制的,就叫‘龙涎丹’, 而此丹是圣教中的圣品,它叫‘紫金还魂丹’ 服用此丹后,能在几个时晨內,提高一倍以上的功力,而且在有较的时晨内百毒不浸的功能。”

  尹建平丝毫无疑问的吞下丹药,点了点头,毛人从石柱上取下一把宝剑。

  回头对尹建平道:“少侠请跟老夫来……”

  跟着毛人又住莲花山圣坛而来,穿过中门时,尹建平回头发现,就在来时逗留的那岩坡上,站满了猩猩和猴群!它们一个个流露出一种期待的眼神。

  穿过石凸桥,上了十多道台阶,便到了圣教总坛门口,毛人带着尹建平走了进去。

  尹建平走进大门,往里一看在次惊呆了……

继续阅读:第10章:斗蛇蛟小侠蛟腹遭劫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