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遭折羽刘颜昌回京见太师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44,715

  应天府,是明太祖登基做皇帝后定都的地方,后来改称为“南京”。

  此时应天府在经过十多天的大雪之后,早以雪白一遍。啸声的北风吹得满街的枯树叶子,在逆风中荡来荡去。窸窸窣窣发出凄凉的响声,偶尔,一片雪花顺风飘进门来,袭得使当值的侍卫们一个个打噤。

  此时天色已晚,银灰色的彤云在劲风的催送下,逃跑似的争先恐后地滾动着向南而去,远近苍白的穹窿下,挺拔的百杨树树支,相互碰撞着,发出单调而枯燥的音韵,哗哗作响。银米似的碎雪一阵阵撒泼下来,打得人脸生疼……

  城外一遍广袤的白苇枯萎长叶带着霜一样的白色雪粒,在风中飞舞。给人一种凄凉寞落的感觉。此吋的雪粒已经换成不太稠密的轻羽,在灰暗的殿宇檐下摇动飞舞着子有些发胖,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着光芒。左手上一个祖母绿斑指,套在大母指上,手上拿着一张奏折,正在看着,正堂中的梨碳火盆正旺,啧啧作响。

  一个中年儒生走了进来,对正在看奏折的老者道:“启禀太师,刘公公,段大人求见!”

  太师似乎等的人正是他们,听说是刘公公来了,顿时脸了显出喜忧叁半的表情来,他向来人问道:“刘公公回来啦?他在那里?”

  中年儒生轻声说道:“回太师话,刘公公,段大人,现在客堂等候太师召见。”

  太师一挥手,说:“快快有请”。

  中年儒生一弓身退出大堂,转身急匆匆而去 。

  不多会,刘颜昌,段其昆,急急从大堂中门口,走进正堂,单腿一跪道:“卑职,刘颜昌,段其昆,拜见太师。”

  太师起身向来人道:“哎呀,俩位大人何必如此多礼呀,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刘颜昌,段其昆,俩人起身回道:“谢太师!”。

  说完,便站在一旁。

  太师笑了笑道:“哎呀,俩位大人鞍马劳顿,顶风冒雪的十分辛苦,来来,不要居礼了嘛!” 并指了指旁边的两把椅子道:“坐下,都坐下说话!”

  俩人向太师道:”谢!太师’

  等俩人坐下之后,太师眯着眼睛问道:“俩位大人,这次出去不大顺吧?按理说你们十天前就应该回来了,不知此行出了什么遇外?”

  刘颜昌道:“启禀太师,卑职等人,南下靖江一行,所做的亊,还算顺利,只是中途出了点小麻烦。尹道元的一双幼子被一个江湖异人救走了,还折了俩名侍卫,卑职这才与段统领商议,暂留靖江,等待时机,铲草除根。”

  太师又笑了笑说:“决果,等了十多日,最后折了大漠四鹰?俩位大人狼狈逃回?”

  太师站起身,在大堂上来回的走了一会,最后又回到椅子上坐,自言自语,又似呼是在问刘颜昌和段其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竟然让俩位大内高手吓得不敢交手,匆匆的逃了回来呢?”

  段其昆嘴角动了动道:“太师,此人想别太师也听说过,他叫郑天明,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残剑门门主。”

  听到这里,太师有此吃惊的问道:“什么?这老东西还活着。?听江湖传闻说他不是早就物化了吗?他竟然没死?喔!如今他要是活着,应该有八,九十岁了高龄吧。”

  段其昆插嘴道:“这个老绝户,我虽听说过其名,但我也没见过,享誉江湖六十年。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这次见到。看样子也只不过是一个六旬老儿,一身武功出神入化,至于他瞬间出手杀了大漠四鹰是有原顾的。”

  太师看段其昆问道:“哦。什么原顾?该不会是四鹰嘴上无德惹怒了那老东西?才惹出了杀身之祸?”

  段其昆道:“回太师话,说是因大漠四鹰嘴上无而惹恕了老绝户,遭了杀身之祸,也不至于,听老绝户说,大漠四鹰,曾十年前做过一件违背人伦的血案,那老绝户追凶十多年,这次才无意中撞上的。”

  太师又问道:“十多年前。他们四鹰做了什么血案?犯得着老绝户用了十多年的功夫来追凶?”

  段其昆看着刘颜昌,似呼不想把大漠四鹰的事由他说出来。

  刘颜昌知道,这件事情由他段其昆说出真象,恐怕会惹得太师不高兴,毕竟大漠四鹰是太师府出去的人。

  刘颜昌叹了一声道:“太师,段大人不说,也是有原因的,还是卑职告诉太师吧?十年前大漠四鹰在投靠太师之前,曾侵入戚家马场,杀掉了戚家马场一家十四口人不说:还轮奸了戚家一双未成年的女儿。这件案子咱家记得,刑部也有公文批书在案。记得当时,接到山西知府的抵报时,还是太师面呈给皇上的呀!”

  太师坐了下来,他此时的心境十分的复杂,因为,刘公公说的是真的。他也清楚那件案子抵报和知府的请罪折子,是他亲自交给皇上的。而戚家马场是太祖皇帝起家的军马场,太祖当年东征西战的所用马匹,都是来自于戚家马场。眼前飘过了当年太祖皇帝在接到抵报时,龙颜镇怒的样子。

  此时的他,感觉到浑身发冷,他影影记得,案发后的几天里,太祖皇帝亲自赶赴的戚家马场,并亲点主掌刑部的南靖王彻查凶手。

  然而,凶犯却大摇大摆的藏匿在他的太师府里,而且还是他收留了他们。这件亊,若是被太祖皇帝知道了,别的不说,就这一件亊情,砍他十次脑袋也不为过……

  刘颜昌看得出,此时老太师的心境,当他看到太师脸上冐出的汗水,他內心的喜悦,他暗自说道:”别看你太师平日里,威风八面,位高权重。你也有害怕的时候,这件亊若是让皇上知道了,你太师府必然大祸将至。

  刘颜昌轻声阴笑道:”太师不别当心,这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在说了,戚家马场的案子,也过去十多年,早也风平浪尽,只有天知地知……

  太师这时缓过气来,听刘颜昌说,天知地知,后面的话就没说出口,他心里暗骂道:你这条“老阉狗”, 连你也敢要挟老夫。你若是敢把大漠四鹰的亊捅出去,老夫在死前,先让你下地狱。想到这里。

  太师叹道:“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大漠四鹰竟然藏在我的身边十年之久。算了,如今四人已死,念他们昔日忠心为国的份上。段统领,你拟个折子,上报刑部,按因工论处吧?这件事就到这里为止。如果我们在继续追杀那俩个孩子,恐怕会把亊情越做越大,到时无法收场。”

  说到这里他又笑了笑道:“总管大人,段统领,这些天来你们冐着天寒地冻,千里办差,辛苦了。太子那里我自会通报的,大雪天的,都回吧……”

  太师挥了挥手,刘段俩人正要赶身告辟,此时,中年儒生匆匆又走了进来。在太师的耳旁悄悄的耳语了一会,随之又退出了大堂。

  太师轻声问道:“段都统,你们离开靖江时,是不是留下了俩个侍卫?”

  段其昆与刘颜昌一楞,相互对视了一下。

  段其昆点了点头道:“是的,太师,怎么了?”

  太师叹声道:“俩人都死了,人在庙山后的沟壑里,被一个猎户发现了尸体,靖江知府的抵报刚到刑部,还有尹道元一家被杀的抵报,知府的请罪折子都到了。如果皇上知道了。可是要往下查案的,你们考虑一下,让谁来收场比较合适。”

  刘段俩人吃了一惊!

  刘颜昌想一下说:“关健是,刑部这边,会派谁去靖江办差?如果是南靖王亲自下去,那事情就会让他查出些蛛丝马迹出来,到时候难说就纸包不住火了,况且我们东厂还在那里死了人……”

  段其昆骂道:“妈的,是谁杀了他们俩,莫非是老绝户。”

  段其昆又想了想道:“不可能啊!留下他们时,我曾向他们交代过,只许暗地跟踪,决不靠近观察。在说,那老绝户是不会轻易痛下杀手的,莫非。”

  刘颜昌恨声道:“哼,咱家也这么认为,杀死侍卫的肯定另有其人,看来这靖江府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呀!”

  正在此时,一个太监出现在门口,只听得:“传圣意,着太子太保,太师进宫面见圣上……”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大街小巷堆起了一尺多厚,大街上人影全无,街面上布店饭庄全都上了门板,留的侧门也都挂上了门帘。偶尔,遇到一个小商贩,挑着担,锅里冒着热气,嘴里卖叫着,“汤圆,混沌”。

  平日里太师进宫,前呼后拥,鸣锣开道。今日前后却只有十多侍卫,八抬大桥匆匆往皇宫而去。

  皇宫的御书房內明太祖正半躺在卧榻上,脸上的怒气未消,地上到处都是折子,物件散落一地,太子,和几个皇子,王爷全都跪在地上,一个小太监正在收捨着地上的折子。

  太师进了书房也悄悄的跪在一旁。

  明太祖皇帝坐起身来叹声道:“朕自建国登基以来十几个春秋,做了三件大亊,治国,富民,国强。之道路,修水利,兴农桑,减负税,抑豪强。行教化,尊崇孔孟之道。整肃吏治。惩贪官。严肃治军,才有民众口中的洪武之治。然,朝廷正在南疆用兵,而国库不充。沐将军在边境用兵,每年需要大量的军需物资粮响。”

  他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大臣道:“都起来吧!坐下说话。”

  首先起来坐下的是,懿文太子,秦王,晋王,依次是太师及刑部仕郎李玉春。

  接着道:“别的不说,从十年前戚家马场的戚晋才,接着豪洲知府,孙国泰。茺诚县令,马国平。通洲通判,赵庆山。晋江盐道,冯国才,陈詩敏等。这次又是史部仕郎尹道元。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朕的贤肱之臣呐。”

  他叹了口气道:“国之栋梁。却一个个惨遭杀害,尹道元一家,却惨死在家门口。他是向朕辞官归隐的闲宦。什么人与他有多大的仇,竟然,屠了他一家老小四十多口。”

  明太祖来回的走动,心情又渐渐激动起来。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臣子,又回到榻前坐下。

  他端起案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道:“记得尹道元是几年前朕下江南巡视时带回来的,当时他在靖江做知府。官声很好,是个干吏,其人慱学多才,又为官清濂,在知府后院,他自己拆了花园,种了许多瓜果疏莱, ‘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他却从官奉中拿出银两,去帮助那此臣民买种子,修水利。一日三餐,却以粗粮为食。而靖江的赋税年年有增无减。”

  说道这里,太祖皇帝拍着桌案大声说道:“你们说说,这些个大臣们的死,朕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怎么对大臣们说,又怎么有脸向死去的后人交代?”

  众臣低下了头,懿文太子有些小心的道:“请父皇息怒,从靖江知府传来抵报上看,尹大人一家,是遭到一群蒙着面强盗抢劫而全家遇害。”

  明太祖听太子这么一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被强盗抢劫遇害?呵呵!太子!你不觉这样的说词太过于有些牵强了吗?你听说过靖江地面上有匪患!”

  明太子懿文面对父皇的追问,吱吱语语答不上话。

  大明太祖又把话题转到了其他大臣身上道:“你们在坐的,有的是主管吏部的,有的是主管刑部的,那刑部仕郎李大人说说,尹大人一家被害,到底是何人所为?”

  刑部仕郎李玉春站起来道:“臣不敢乱加猜测,皇上分析的有道理,尹大人一家被害,却实是不那么简单,若说劫财杀人,别处有更好的机会下手。尹大人一向为官简仆,清正濂洁,辞官后带着一家老幼,又不曾请什么保镖护卫,千里迢迢回靖江老家,临到家门口才被杀害,这里面凝点胜多!”

  他停顿了一会又道:“臣认为不能只听靖江知府呈上来的折子抵扳来判断。应该请皇上指派一位王爷,何是派刑部司法官员下去彻查才是。”

  明太祖皇帝道:“刚才李大人说的对,我们不能坐在朝中只凭下面那个臣子拟报上来的资料判定。”

  他苦苦笑了笑道:“朕从政多年,早以怨卷那些地方官员上报的折子公报文书,因为,假的东西多,真实的东西太少了,敢说真话的折子,朕也看不到听不到。算了,朕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晋王,和太师,你们一个是主管刑部,一个是吏部,你们说说,谁到靖江去办这件案子?”

  太师看了晋南王道:“皇上,臣想,晋南王爷,目前在筹办沐将军的军需物资供给,是目前朝廷重中之重和头等大事。臣向皇上推荐一人。可甚此重仼。”

  明太祖道:“太师推荐的是谁?”

  太师道:“回皇上的话。臣推荐的是,刑部仕郎李玉春,李大人,因为李大人是协助晋王爷办差的,这件亊,别人去都不合适……”

  太祖皇帝想考片刻道:“喔,老太师思之慎秘。好!朕准奏!那李爱亲就尽快的准备一下急刻起程,一定要将尹大人一家被害案查个水落石出,还大臣们一个公道!”

  刑部仕郎李玉春急忙跪下道:“臣遵皇上玉旨 !”

继续阅读:第5章:报血仇忘忧谷中忘忧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