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偷梁换柱知府大牢救县令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46,889

  傍晚,青黛色的远山,被薄幕抹上一层淡淡的白痕,夕阳渐渐西移,不久,被狼牙似的山峦吞噬了,只留下血红的颜色,抹在天际……

  靖江知府马义坤,被革职之后,仍留在知府候旨,撑灯时分,从后院围墙上闪过一个黑影,风烟似的飘过上了后圆的一树柏树,又在空中一个空翻,飘移不定的在院里潜行,一队巡逻官兵从后院走过,那黑影一闪身潜到书房窗下。房里正亮着灯,马义坤刚送走了一个中年儒生,转过身来,只听得,嘡,嘡,的敲窗声。

  马义坤走到窗前,轻声问道:“谁”

  窗外没有回应。他打开窗向外看,不见有人,正思之时,忽然发现,窗台上有一封信涵,马义坤拿起来,关上窗。来到灯下,打开信涵一看,惊呆了……

  他想了一会,又把那封帛书添在灯下看了一遍,脸上怒形于色。一会他又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他将书涵放进袖口里,并向外喊了一声:“来人”。

  随着声音刚落,门开了,进来了一个五旬老者。轻声道:“老爷”

  马义坤道:“”管家,你速去请苟师爷过来……”

  老管家道:“是,老爷”。

  没多会,苟师爷从门外走进来道:“大人,又发生了什么事” ?

  马义坤叹声道:“来,苟师爷,先坐下在说。”

  等苟师爷坐下之后,马义珅从袖口里拿出了秘涵递给了苟师爷。苟师爷有些惊讶的接过秘涵打开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它装进信封,又还给了马义坤。

  轻声问道:“大人能否告诉在下:这封秘涵是……”

  马义坤苦苦笑了笑,轻声道:“就是刚把你送出书房门口时候”。说完指了指窗台。

  苟师爷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从秘涵的内容,可以判断,这是出自太师之手,到了李玉春手里之后,被今晚送来之人盗走,最后送来给大人。那么,除了送来秘涵,他没留下什么话” ?

  马义坤点了点头道:“只听窗响,打开窗的时候,不见人影,此人轻功之高,江湖中闻所未闻,老夫也是习武之人,连老夫都未能查觉,可见来人的功夫在老夫之上”。

  苟师爷笑了笑道:“依在下判断,此人是友非敌,他是在帮咱们!”

  马义坤点头道:“那是肯定的,然,此人,却神龙见首不见尾,就有些可惜了。”

  苟师爷遥了遥头道:“在下认为那可未必。从他送这封从李玉看手里盗来的书涵来看。如果判断没错的话!此人对尹大人一家的血案,和刘县令之间有着某方面的联系,另外是,他对大人的信仼超过了一般人……”

  马义坤点头道:“是啊,老夫也是这么想的,可他就竟是谁。”

  就在马义坤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苍劲有力的笑声,只听得:“知府大人不必费尽心思了,在下素闻马知府继尹大人之后,又是一名难得的好官,况且在下已经知道马大人和已故的尹大人是同窗好友,尹大人全家惨遭奷臣毒手,马大人悲痛,在下感同身受,刘大人有难,虽然马大人被停了职,但在下相信,马大人有能力把刘大人救出牢宠。如果有需要在下的地方,马大人只要到柳记饭庄,找柳祥及知 ……”

  来人说到这里声息消然而止。

  苟师爷道:“马大人那么出神,在想什么?”

  马义坤叹声道:“此人果然如老夫所料,功夫了得,他刚才是在用武林中一种叫传音入密的功夫跟老天讲话。”

  苟师爷笑道:“我也听说过这种神奇的功夫,他说什么?”

  马义坤把刚才听道的,与苟师爷说了一遍。

  苟师爷沉吟了一会道:“哎,大人,在下到是有一计,可以救出刘大人,同时也有可能让大人全身而退……”

  马义坤笑了笑道:“说说,苟师爷有什么好计”?

  苟师爷轻声的问道:“请大人扶耳过来。”

  苟师爷在马义坤的耳边,说了一会,俩人相视而笑……

  灰蒙蒙的天,浮云一层。阴得不太重,一轮惨白的月亮在云缝中挣扎着穿行。大街上紫红色的灯笼把街面上镀上了一抹红霞。亥时刚过,大街上的夜市热闹异常,驿馆的客房中传来了悦耳的乐器声,只听得:

  天涯除馆忆江梅,几枝开,使南来,还带余才亢春信,到燕台。

  准拟寒英聊慰远,隔山水,应稍落,赴塑谁,空凭遐想笑摘蕊。

  断回肳,思故里,漫弹绿徛,引三弄,不觉魂飞,更听胡笳哀怨。

  泪沾衣,乱插繁华须异曰,待孤讽,怕东风,一夜吹……

  驿馆的客房中,灯火通明丝竹笛声,还夹杂柔情绰态的说话!一个青衣女子站在大圆桌旁,正在嘤嘤唱着曲。圆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衣冠不整的左拥右抱在几个官员怀里,其中一个官员正把手伸进那女子的怀里乱摸,肥大的嘴巴往女子的身上拱,发出一阵淫笑……

  李玉春身边左右各坐着俩个绝色女子,不断的在往他的身上凑。他似呼有些醉了,听见一曲,他生气的扒开身边的女子。

  抬着酒杯,步履蹒跚的朝那唱曲的年青女子叫道:“不行,不行,这曲《忆江梅》不怎么样,太过于悲凉,在、给本官来一段柔情似水的曲,有情调的那种”。

  音乐叮咚又响起,那女子又唱道:

  聊将春色作生涯,阅尽圆林几树花。

  不愧呤香浑似我,却疑梦里度年华!

  正唱到劲头时,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在李玉春的耳旁说了几句话之后,转身离去了。李玉春对着桌边的几个人道:“各位大人,失陪一下,有要事,等会在过来陪你们,刚要转身时,又想起了什么。”

  他回过头来,对着陪他的俩个绝色女子道:“俩个小美人,不要走,留下来陪陪本大人……”

  “大人,你可早点回来呀!莫让奴家在这里空等”

  李玉春踉跄出门,被俩个侍卫架走向他的客房而去。

  房中的客厅里桌子上,摆放着许许多多的礼品,金,银,细软,玉器皿物,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他见李玉春被侍卫扶进门来。

  急忙起身跪拜下去:“卑职靖江知州,陈三江拜见钦差李大人”。

  钦差李玉春看见桌上摆放了那么多礼品,心里的喜悦比今晚那俩个绝色女子还舒畅。自从奉旨到靖江的第一个晚上,他的第一笔收获,是当地一个土豪送给他的见面礼,一万两银票,那是那土豪为自已的儿子捐前程的银俩。到后来日子里,他也收了一些礼物,但都是些皮毛画册之类的东西。而今晚靖江知州送来的礼物,一看就是个大手笔……

  李玉春似呼在酒席上的醉态是装出来的。

  他看着陈知州跪在地上那诚惶诚恐的样。并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而是直接走到桌边弯着腰看着桌子上的礼物。他东摸摸,西看看,嘴里不时的发出,“喔,喔”,的声音。

  此时的知州陈三江心里,就象十多支打水的桶,七上八下。他摸不透这位钦差大人的心思,更吃不准这次命运的成败,脸上露出了少许的汗水。

  李玉春看了一会,转身撩袍坐下,慢腾腾的揣起了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道:“来人,”

  随着喊声,进来了一个侍从,他轻声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李玉春顾做姿态的说:“怎么搞的嘛,客人来了,也不上茶”。

  那侍从小声的道: “是,是,小的知错了,马上来,马上来,”

  侍从边说边退出门外,李玉春轻声道:“起来说话吧”。

  陈三江急忙道:“卑职,谢过钦差大人”。

  李玉春轻声又道:“坐下说话。 ”

  李玉春看着陈三冮坐下。便冷啍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陈知州,你知道我为什么只把知府马义坤停职,而没动你知州大人吗?”

  陈三江这次是真的出汗了,这就是他这几天来内心最为纠结的事,他眼看着靖江县令刘正文被下了大狱,知府马义坤停职,而他是知州,是县令的上司,知府的下属官员,上下都出了亊,只有他站在中间没事。

  这几天来,他吃不好,睡不安,心里的惶恐象钝刀割肉。

  陈三江惶恐的抺了把汗道:“请钦差大人明示”。

  李玉春看着陈三江的样子,心里暗自道:“火候到了”。

  于是他有些漠测的说:“因为本钦差出京时,就有位大人,给本钦差打过招呼,所以本钦差就对你知州大人网开一面喽!”

  陈三江听到这里,心牛中一阵狂喜,急忙向李玉春推金山,抱玉柱般的跪下叩头道:“下官谢钦差大人,谢过钦差大人 !”

  李玉春笑道:“行啦!起来吧,心知肚明就行啦,不过眼下,本钦差遇到的难事,你是知道的,就看你陈大人的心……是不是向着本钦差?”

  陈三江殷勤的道:“只要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卑职愿孝犬马之劳”,

  李玉春笑道:“你有这份心,本钦差就知足了,现在你告诉我,靖江尹大人一家血案,刘正义和马义坤,是不是知情人。?

  陈三江低声道:“钦差大人,真是聪明过人。下官佩服”。

  李玉看嗔呤道:“别来这一套,你只回答我是也不是。”

  陈三江道:“是,不过据县令刘正文向下官说过,尹大人一家凶案,是上头派人来灭口,他在堪查现场时,还捡到了一个重要的物证。”

  李玉春听到陈三江说刘正文在现中捡到物证时,不由内心一惊。

  于是,李玉春追问道:“陈大人可知,他捡到的物证,是什么?”

  陈三江低声道:“大概是一块银色令牌之类的东西吧!不过刘正文那老小子比猴子还精,下官只是听说!却没见过”。

  李玉春心中一沉,心道:“天呐,刘公公手下这么疏忽,这个重要物证,若是到晋南王手中,那么,其后果不堪设想。”

  他暗暗下了决心,必顺为太师把屁股擦干净。

  他点了点头,故作生气道:“啍!好你个刘正文,马义春,本钦差是圣上亲派下来查办血案的,他们尽敢知情不报,欺瞒本钦差,该死!”

  陈三江道:“钦差大人请息怒,这件亊下官知道,他们不敢说的原因,”

  李玉春问道:“什么原因?”

  陈三江神秘的说:“李大人,那个物证呀。它有可能迁连到朝廷, 东厂,盛致是……”

  李玉春故作点头道:“哦……”

  陈三江又道:“还有一事大人不知。”

  李玉春道:“什么事?”

  陈三江道:“因为他们知道,钦差大人是太子的人。所以……”

  李玉春终于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逍道:“陈大人,你为朝廷,为太子立了一大功,它日,若是太子登基做了皇帝,你陈大人就有飞黄腾达时子喽、、、……

  陈三江殷勤的笑道:“到时候还仰仗李大人多多提拨喲……

  李玉春笑道:“好说,好说,咱们都是兄弟嘛!”

  陈三江笑过之后,脸色一阴道:“可是,钦差大人。眼下刘正文也被下了大狱,知府马义坤也停了职,他们可都是知情人,若是让他们死灰復燃,可就……”

  李玉春故作恣态的问道:“噢。陈大人的意思是……”

  陈三江没说话,只做了一个手式……

  天大概是阴了,黑得格外幽深,凉风掠过檐下,发出微微的啸声。像是远处有人隐隐约约的吆呼着什么,给万籁无声而俱寂的寒夜平添了几分神秘和不安。

  西城外一处枫树林边,一个灰衣老者,头带着斗笠,斗笠边挂着黑沙,他双手抄背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看上去似乎站立了一柱香的功夫。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微风将灰衣人的袍着吹的飞起,这时,丛林深处传来了几声轻笑。转眼间便到了灰衣人身后。

  灰衣人轻声道:“阁下好俊的轻功啊,象是武当派的梯云纵吧?”

  来人一身夜行人打扮,唯一不同的是脸上罩了一个黒布罩子,只剩下两个孔洞。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他距灰衣人只有五步之遥。

  那神秘人轻笑道:“大人召见,有不得也的苦衷,还望大人见凉。”

  灰衣老者轻笑道:“侠士自然有蒙面的道理,老夫怎会见怪之理呢,侠士能出手帮助老夫,也是感激不尽了。那李玉春有可能要灭口,所以我们只能提前出手。今晚,老夫以按排好一起,还请侠士出面,将牢中之人救出,侠士可否出手一行”?

  那黑衣人轻笑道:“多蒙大人相召,在下愿出手,但不知大人……”

  灰衣人从袖中拿出一根竹筒反手一丟,那竹筒象长了眼睛似的直奔黑衣人的前胸而去,黑衣人伸手一抄,便接过了竹筒。

  有些惊异的道:“哦,在下到是看走眼了,原来大人的功夫也非等闲,幸会了!”

  灰衣人轻叹道:“侠士见笑了,所有救人的计划都写在上面,侠士依计行事就行,劳驾了。”

  灰衣人说完,将身往上一纵,在树支上一点,转眼间消失在枫树林中……

  申时过后,知府大牢四面围墙高耸,大门前四个带刀侍卫,钉子般的站在门口,不远处巷口,一队卫兵手握火把,整齐的从大牢门前走过,明晃晃的气死风灯,把大门口场地照得通亮,戒备森严。

  大牢后墙的一扇窗子被推开了,就在窗子打开时,墙外忽然飞出一个蜈蚣瓜,向高墙上的窗子飞去。紧接着一条黑影飞身上墙,握紧勾绳,飞浪似的上到窗口,闪身而进,窗子又关上了。

  大牢门口,出现了一个挑着混饨担子的中年汉子,边走边喊:“混饨,汤圆”。 说话间来到大门口。

  正要过去时,门口的侍卫喊道:“哎,买街的,怎么今晚比平常慢了许多,快挑过来,兄弟们等急了。”

  那挑担的大汉回应了一声:”哎,来了你睐”

  几个侍卫走到担子面前,开始拿啘买湯圆。

  另一个侍卫打开门上的一个门洞向里边喊道:“哥们哎,里面要几碗,夜宵来睐”。 里面的人回应道:“来五碗”。

  门外的侍卫,先揣了几碗从门洞里送了进去之后,门前的几位仁兄,便吃了起来,正吃得欢,只听一个侍卫趴的一声,碗掉到地上。

  双手捂着肚子道:“汤圆有 ……”

  话未说完,人倒在地上,随着全部倒下口吐白嗼。人刚倒在地上,从巷里快速所跑过几个侍卫,一个敲了敲大门,大门开了,从里面冲出四人,把倒在地上侍卫拖进了大门,瞬间,四人又站在门口,买卖人挑着担子消失在街上……

  瞬间。知府大牢门口又恢复的平静。而大牢之内,有一台戏正紧锣密鼓的上演。

  从后墙进来的黑衣蒙面人,正在屋内换衣服,只一会功夫,黑衣蒙面人变成了一个年过四十岁的侍卫。他向外敲了三下门,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牢役。

  牢役进来后,随手关好门,轻声道:“阁下好俊的身手。”

  那黑衣人冷声道:“别废话了,赶紧办正亊。”

  牢役轻声道:“你放心,此时大牢内外早就换成我们自己的人了,阁下的书信带来了没有?”

  黑衣人从怀中摸出了一封书信,那牢役接了过去说:“行了,阁下的事办完了,剩下的事情由我们来做,阁下只要留意周围的动静就行,如果发生意外,请阁下只能点倒,不必下杀手。”

  牢役说完,转身开门一招手,黑衣人紧随其后从楼上,下楼穿过一个小院子,来到后院的侧门前,打开了门锁,俩人进了牢中,那人带着他穿过几个大牢的走道。不一会,来到了地下室门前,并敲了三下门,门开了,俩人闪身进了地下室。

  边走那牢役边为他介绍说:“知府大狱共分两层,一层是关一些罪刑比较轻的犯人。地下一层,主要是死囚,和一些重刑犯人。”

  地牢面积很大,如果要是不熟习的人,进来劫狱也很难找到目标,俩人穿过了三道门拦,来到了一间牢房门口,他打开牢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的犯人,站了起来,他低声的问道:“大限到啦?”

  牢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囚犯又问道:“你们答应我的条件 ”。

  牢役把书信递给了囚犯,那人接过去,打开书信看了一会,同时脸上露出了难有的笑容。

  他低声道:“我相信官府。”

  于是他长叹一声又道:“心愿也了,但愿死后能还了债。”说完,他跪下了,仰头悲痛的说:“娘亲,儿子对不起你了,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你的娃……

  他此时显得有些凄凉伤怀,他站起身来,站到一个木椅上,那里是一根早已准备好的绳子,他把头套了进去,脚下一蹬,木椅倒在地上,他的双腿一阵脚抽动,不多会牢內恢复了寂静。

  牢役轻声道:“行了,请阁下帮忙,将他连人带绳解下来”。

  黑衣人依计行事,没说一句说。他扶起朩椅,站了上去,解下尸体。

  牢役又道:“扞起他,跟我来。”

  黑衣人扞起尸体,跟着牢头来到了另一间牢房,他开门走了进去,牢內正是靖江县令刘正文。

  牢役把身上的包裹递给了刘正文道:“请大人赶紧换上跟我们走。”

  刘正文还想说什么,欲语又止。

  他换好衣服,那牢役把刘正文的衣服穿在了那具尸身上,又把那尸体挂在了朩栏扞上,弄好以后,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盖,用手在尸体脸上抹了抹。

  转身道 :“可以走啦。”

  俩人跟着他回到上层,直劲朝牢房大门走去,牢内的所有囚犯,似乎睡得很死,黑衣人到显得有些紧张。

  牢役轻声道:“阁下不必担心,此时就是打雷也不可能惊醒他们,到是外面旳那些侍卫,很快就要醒过来了。”

  穿过四道门栏,三人走出了牢门,牢役向外面的几个侍卫点了点头,一个侍卫打开大门,其他几个,快速的将倒在地上的侍卫,抬到大门口放好。

  那牢役转身向刘正文道:“大人可以跟几位兄弟走了,你的家小在”清龙塘” 马府,过一会就能见到她们了。

  接着牢役又转身向那黑衣人道:“小的代马大人,谢谢阁下。”

  说完转身回大牢而去,大门重新关上……

  午夜寅时,驻在驿馆的钦差大人,被一阵紧凑的敲门声惊醒,他刚要起身时,被一支娇嫩的手拉住了,只听得:”娇滴滴的声音道:“ 喔 。大人在睡一会嘛”。

  李玉春拉开她的手,穿好衣服,走出了内室,来到客厅,沉声问道:“什么事” ?

  只听得外面道:“稟大人,刘正文在狱中自溢而亡” 。

  李玉春打开房门,知州陈三江走了进来。

  李玉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陈三江道:“两个时辰的事了,下官接到牢役的禀报,及时赶往了知府大牢,还有知府马大人也去了,午怍验尸后确认,是自溢而亡……”

  李玉春思索了一会,轻声并自言自语的道:“他在牢中自溢死了……”

继续阅读:第7章:进古洞闭关修练神功初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