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宜洲城初现断剑令
柳生居士2018-03-19 16:326,388

  一家老小在桐城驿栈见面,对快剑冷大山来说,像是做梦,沒想到的是,晋王爷与朝廷东厂的刘颜昌,段其坤竟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连日来,他一直躲避着官兵和东厂侍卫的围追阻击,他不想离桐城太远,因为,他虽然亡命逃窜,主要是想寻找机会,救出身陷知府大牢中的老母妻儿,救出之后带着她们离开桐城,到宜洲城去找几位义兄。

  他想用自已拖住东厂侍卫,和捕快,先慢慢消耗其精锐,在找机会进城。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今日山谷与尹建平一战,自己却突然变得那么苍白无力,只一招,就输给了整整小他二十多岁的年青人手里,江湖中人一诺千金,他只能跟他走了,因为他答应过青年人,要回答他所有问题。

  往桐城回来的路上,他独自骑在马上,他若想逃走,不是沒有可能,可是他还没回答那青年人的问题。

  让他遇外的是,这一路走来,没有人理会他的存在。他总想着,比武输了,就意味着他完了。

  进城的时候,他看到了曾经追杀他的那些侍卫,而那些人就站在城门口,一个个躬腰低头,似乎在迎接他。到了驿站,除了给他按排一间舒适的上房,最后送来了可口饭菜。还有一斛,他平日最爱喝的桐城老烧刀子。

  快剑,冷大山越发百思不得其解,晋王爷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当他见到晋南王的时候,而晋南王称自已只是个陪客,沒有刑具,沒有衙役。一切都很平常。几个人都坐在一起,就象老友聊天一样。

  向他问话的是和他比武输给的青年人,只是,他对古坪口尹家血案,显得特别关注,并且事无巨细的问题。看着眼前的青年人,他有些明白啦!八年前,尹大的的俩个遗孤,那男孩不正好十一,二岁之间吗?

  “天呐,眼这位武功高强的年青年人,不正好是八年后的尹家后人吗?”

  当他听道冬正武的名字时,冷大山瞬间想起了,平洋镖局的总镖头冬正武有个义子叫冬国雄,二十年前,冬国雄为义父全家报仇,只身一人潜入了平阳城知府衙门,杀死了贪官,并与护卫血战,最后逃出了平阳城,二年后,他又独自闯入卧马岭山寨,和寨中匪盗决战,一把手中剑,一个报仇信念。杀掉寨主赵占英,最后中了毒镖。跳崖逃走,后来被残剑门门主所救。

  二十年前,冬国雄的英雄般的事迹,在江湖中传得沸沸扬扬。几乎老一点的江湖中人,大都知道这段晚事。后来冬国雄就此消声觅迹。

  他饱含热泪看着在牢中饿了几天的老娘,妻子女儿,正在吃着侍卫刚进来的饭菜。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激。

  他明白,八年前他参予的那次靖江古坪口屠杀,他虽没有错杀一个好人。但他毕竟叁予那场惨绝人寰的杀戮,身为一个武林正道人士,却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无辜的生命被杀害,而无动于中。

  他想明白了,自己不能在一未逃避那挥之不去,良心的折磨。既便不是为了灭补过失,也要为眼前白发苍苍的老娘和妻儿着想。虽然,少谷主没有一句责骂的话语。他知道,是该从新走出江湖的时候了。

  快剑,冷大山站起身来,他从容的推开房门。

  只见晋王,尹建平,冬国雄三人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谈意正浓。

  冷大山快步来到了他们身旁,三人回过头来看着他。

  冷大山向眼前的晋王和尹建平跪下了,他沉声道:“王爷,罪民冷大山向王爷,少谷主陪罪了。”

  晋王笑道:“冷壮士何罪之有啊!”

  冷大山激动的道:“在下首先谢王爷,少谷主不杀之恩!谢王爷为草民救出一家老小。王爷和少谷主大恩,我冷大山无以为报。请少谷主收留在下。我冷大山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晋王呵呵笑道:“呵呵,平儿!冷侠士侠肝义胆,如此忠心,天地可见,你就收下他吧”!

  尹建平笑道:“三哥说话了,平儿尊旨”!

  晋王嗔骂道:“你这个小鬼头,也后不可这样说话,冷侠士,起来吧!我小兄弟也答应啦!起来坐着说话。”

  尹建平道:“承蒙冷侠士看得起我尹建平,我也心存感激,在说,昔日若不是冷侠士和天地九杀收敛父母家人的遗骸,恐怕要暴尸荒野了,冷侠士九杀有恩于我尹建平于先,眼下冷侠士先筹划,母亲妻儿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家不安何以报国”。

  接着他看着晋王道:“这次是晋王省亲回京,正好遇到你被东厂追杀,救了你一家老小,如若你遇到不是晋王爷,恐怕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了,也只有王爷才能有此权威。因此,你该感激的人是晋王,而不是我尹建平”。

  “而东厂的刘颜昌一向是出了名的赶尽杀绝,他决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猎物,特别是让知情人活着。晋王爷保得了你一时,可保不了你家人平安一世,所以,你需考虑怎么按置家人。

  晋王沉吟道:“喔,这话有道理,不知冷侠士可有去处”?

  快剑冷大山道:“草民谢过王爷挂怀!安置家人的事,草民以想好了万全之策,草民想,将家人送到靖江,我九弟那里藏身便可。草民考虑,应尽快联系上九杀兄弟,让他们有所准备”。

  尹建平道:“你凭什么说,靖江是最安全的地方”?

  冷大山笑道:“靖江是我们天地九杀经营二十多年的老地方了,自古坪口事件之后,飞虎门也消声觅迹,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之所,还有我应进快的联络上九杀兄弟,帮助少谷主查淸古坪口真象。到时候他刘颜昌还真顾不上我们九杀的家人存在了”!

  晋王叹声道:“唉……朝中奸佞当道,朝刚不振,万民何也为家,冷侠考虑不是没有道理,平儿,我看就这样吧”?

  尹建平点头道:“好!那就这样按排吧?哑叔,你去找一下丐帮桐城分坛,请他们按排一下,让冷侠士一家,今晚就连夜赶路,你老辛苦一趟,亲自将冷侠士的全家安全的送到靖江”。

  晋王笑道:“喔,有冬老亲自护送,又有丐帮暗中支援,可保一路平安呐”!

  尹建平从怀中拿出一块黑木道:“哑叔,为防万一,这块令牌你还是带在身上备用吧”!

  快剑冷大山惊声道:“少谷主,此令是不是昔目残剑门,断魂刀客刘正雄老前辈的黑木令”?

  尹建平点头道:“正是我二师叔的黑木令”?

  冷大山叹声道:“这么说,刘老前等还健在了”!

  尹建平道:“二师叔健郎着呢”!

  哑仆接过令牌道:“那老奴这就去了”?

  他刚起身就走,又被尹建平叫住了。

  “哑叔,我这里有些银票,你带上备用吧”!

  哑仆接过银票一看道:“少谷主,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呀”!

  尹建平笑道:“哑叔身上多备些银俩也好呀!这千里之遥,有备无患吗”?

  当东方升起的阳光缓缓照有城墙上的时候,晋王回京的马队穿城而过,桐城各级官员,集队前来送行,正当他们向行进的时候,后面却紧紧跟着一哨人马。马上的尹建平暗自笑了笑。侍卫长,调转马头等尹建平走过来时。他低声道:“少谷主,后面是东厂侍卫跟来了”。

  尹建平笑道:“让他们送送也好啊,别管他,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他高声呤道:

  “雾迷蒙,庶住云山第几重?空山子规枉啼月,书剑孤客倦单行。

  衣满花露须亡情,谁撞幕鼓与晨钟,青梅不解春归意!奈是王孙酒未醒,

  重回幽香梦……。”

  晋王龙辇里探出头来笑道:“平儿好兴致呀,跃马高歌。占尽世外风观。独享风光景色,本王是

  “独坐枯寂听蹄声,未知飞鸟语花香。

  闻道世外风光好, 只是凭窗听风铃!”

  尹建平呵呵笑道:“三哥是虽坐书房,却胸装四海,不过眼下到有几条饿狗跟着,三哥,要不要平儿去清清道”?

  晋王道:“算了,由他们去吧?不过反道是件好事情,这就说明,冬老他们一行反倒平安了”!

  尹建平道:“平儿也是这么想的!行了,三哥,还有一段路程,你先休息下,说不定到了京城,你还得忙呢”!

  尹建平把晋王安全送回京城,在王府逗留了数日,京城丐帮传来消息说,他的恩师也在宜洲城现身。思恩师心切。尹建平未等刘其风祖孙俩人的到来,告别了王爷,王妃,便独自一人匆匆向宜洲行来。

  他行色匆匆,几乎只是打尖住店,不在一城中逗留,因此,当地丐帮各分坛也失去他的消息。整整一个月有余,他终于到了宜洲城,此时也进冬季。

  他没有很快和当地丐帮分坛联络。他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前,只见得门前旗杆上挂着一招牌,上面写着 “春悦客栈”。

  下马时,突然,见到一个娇小而熟悉的身影,在饭店墙角,一闪不见。店小二掀开门帘,笑嘻嘻的道:“公子爷来啦?不知公子爷是打尖,还是住店”?

  尹建平把马缰递给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小二哥,可有上好的上房”?

  店小二见来了个贵公子,笑得像个裂开囗子的南瓜,急忙道:“有,有,公子爷,天寒地冻的,先进屋曖和暧和。”

  尹建平以不多说,从马鞍子拿下行旅,进了店堂上,小二把马送到马棚之后,回到店堂,道:“公子爷,咱们春悦客栈是宜洲城最好的客栈了,客栈里有甲,乙,丙,三种上房,不知公子要甲种,还是乙种”?。

  尹建平笑道:“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那小二道:“客官有所不知,甲房是专为王公贵子而设,每个房是独立的,配置上等饮食,酒水,还专门有侍女侍奉,住一天,需三拾两纹银,二等乙,是单人套房,不过公子爷,似你这等贵公子身份,只能住甲等啦”!

  尹建平愰然大悟,原来是他身上穿着王妃送他的裘皮大衣在作怪,一件裘皮大衣价值上万两银子。

  尹建平他只好跟随小二来到了一个小院内,刚进门,只见俩个侍女,站在门囗迎接他。放下手中的行李,他看了看,室内共分两暗一明,中间是独立的会客厅,就连稼具都是上等木料制成。十分豪华,三十两纹银住一晚,够他和哑叔在忘忧谷一年的花稍也用不完,不过,对现在的尹建平来说,不算什么,就圣坛金库,可说是富可敌国。在侍女的侍候下,他进完了晚餐,趁着天色尙早,他想到宜洲城内走走,顺便联络一下丐帮,打探一下师傳的踪迹。

  他信步走出了客栈。天空中片片雪花飘扬而下,大街上行人匆匆,大概是下雪的原因,许多小商贩都急着收摊回家,这样的天气还有谁愿意在寒冷的天气中叫卖。

  忽然,从他身旁的檐下传来了:“这位公子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他停下了腿歩,扭头一看,只見得屋檐下坐着一个蓬头污垢的小叫花,看上去年纪只有二,三岁。

  他从怀中掏出一锭五两的纹银,递给他道:“小兄弟,天寒地冻的,回去吧”!

  那小叫花接过银子道:“谢谢!谢谢公子爷”!

  尹建平刚要走,又站住了。那小叫花收拾起地上一个大包,正要走。

  尹建平轻声道:“站住,”

  小叫花站住了,却低下了头,尹建平走到他身边,伸手拧起小叫花的耳朵,那小叫花怪叫起来:“哎哟,哎哟,痛,痛,公子爷打人喽”!

  他这么喊不要紧,却把几个过路的人叫住了。

  几个人指着尹建平骂道:“太不像话了你,一个贵公子,在大街上欺负一个小叫花!,你还有点人性吗你!一下子又围上了许多过路的人,

  “闲着沒事干了哎”

  “就是”

  “一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太沒道理”

  “就是”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着。尹建平很尴尬。那小叫花此时不叫了,似乎还幸灾乐祸的低着头笑,

  尹建平被小叫花得是哭笑不得,他仼由着观众的叫骂,轻声对小叫花迫道:“你玩够了吗”要不在玩一会?

  “平儿哥哥”

  她反身抱住了尹建平,众人一看, “啊”

  还没等尹建平向他们解释,大多数人揺着头走啦!

  小叫花放开了尹建平,冲他笑了,嗨嗨嗨!

  “平儿哥哥!你也不等等香儿,就一个人偷偷的跑啦?害得香儿,差跑死了两匹马!

  “什么?你是从京城一路追来的”?

  尹建平吃惊的问。

  “喔”

  “那你爷爷呢”?

  刘香萍道:“沒来”!

  尹建平叹声道:“你这个小精灵!说不定连你爷爷都不知道吧”?

  刘香萍道:“王妃告诉香儿说,大哥哥下宜洲了,香儿就骑马追大哥哥来啦”!

  俩人回到客栈,店小二見尹建平带了个小叫花回来,不由得邹起眉头。

  尹建平道:“楞着干什么?她是本公子的妹妺,还不热水,热饭侍奉着”,

  俩个侍女侍候着刘香萍换衣服时发现,是个小姑奶奶!

  香儿换好衣服,扒在桌边,狼吞虎咽的吃起饭来。

  尹建平无奈的摇头道:“你看看你,那象个大户人家的千斤小姐,完全是个小赖皮。

  香萍一面大口的吃着,一面道:“平儿哥哥,俗话说‘雷公不打吃饭人”等香儿把饭吃完你在骂,啊!”

  尹建平苦笑着问:“你的那套叫花子衣服那里来的”?

  香萍道:“是我花五两银子买来的!嗨嗨……”

  “什么?你花五两银子,买那破衣服”?

  “香萍笑着道:“不贵啊,你看,平儿哥哥,在这里住一晚,就三十两。我从小叫花那里买的衣服才花五两银子。

  这回尹建平是彻底明白啦,这个小精灵是先到的宜洲,看见他之后,花五两银子买了套小叫花的衣服来作弄他。尹建平的确有无可奈何了。

  香萍一付胜利者的恣态道:“怎么样?大哥哥!记得以后出门带香儿就行啦!

  她打嘴吧哈哈道:“大哥哥,我好困呀”!

  说完躺在软椅上便睡,尹建平轻声道:“不要在这里睡!要睡到床上去!睡在这是会着凉的”。

  然而,她却呼呼睡去了。虽然,屋子里温暖,但尹建平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将她抱在床上。

  香儿却梦萦般的道:“大哥哥,你可不要丟下香儿不管,香儿要﹏”。

  她真的累了,天寒地冻的,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追寻了上数百里的里程。跟他一样,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失去双亲,爷爷把她带大。眼眶里有些湿润,尹建平悄悄的退出了卧室。

  当太阳三杆的时候,香儿才走出卧室,侍女们见,这位小姑奶奶起床了,打水,给她梳洗。早饭后,俩人走出了客栈。

  香儿道:“大哥哥可是要找丐帮宜城分坛”?

  尹建平笑道:“你怎么知道”?

  香儿翻白了一下眼晴说:“大哥哥,别小看香儿,虽然年纪是小了点,但是;比起大哥哥来说,本小姐也是老江湖啦!香儿六岁出道,跟着爷爷天南地北,六,七年啦!还不算老江湖啊”?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尹建平卟呎的笑道:“好好好,我们香儿姐是老江湖啦!那请问香儿小姐,宜城丐帮分坛怎么走啊!”

  香儿笑道:“平儿哥哥!跟着本小姐来吧”!

  没想道,她还真认得路,她走走停停,七弯八拐的走了一会,到了一座青砖瓦房的大门前,她上前梆挷梆,敲了三响,又捶了二下。

  门开了,从门内走出一个中年青衣剑眉的人来,那人看着尹建平和香儿不认识。

  便一合手道:“行的那条道”?【口切】

  香儿合手比划着道:“三山五岳间”!

  那人楞了一下,又比一下手问:“上的那炉香”?

  香儿道:“太上老君炉前香”!

  中年男子奇怪的又看了一俩人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呵呵,是香儿小姐驾临宜洲城了,快快有请香儿小姐。

  尹建平这才认识道, “这个小精灵,果真有点名堂,跟着中年青衣人走进了大门,这只是一条巷子,地上是青石板,住前走又是一道朱红大门,中年人敲了二下,门吱呀的开了。香儿冲尹建平笑了笑,随着进了大门,只见院子里,七棵粗状的柏树,树下,石桌,椅子,几个五旬的叫花子坐在那里,其中有一个身缝着八个袋子,有二个是六袋,和七袋。

  那中年青衣人道:“启禀坛主,香儿小姐到啦”!

  中间那名五旬老者站起身来,面露惊喜之色道:“哎哟,活祖宗哎!你终于露面啦!刘老前辈说你可能往宜洲来了,都十多天了,沒你的消息!急得本坛主正要按排人找你呢”!

  香儿娇笑道, “马伯伯何必这么紧张,香儿是寻平儿大哥哥来着。这不我们不是来了吗?”

  那五旬的马坛主笑呵呵的道:“来了就好!小郑,赶快传书京城給刘老前辈,告诉老人家,香儿找到了!

  “是,坛主。”

  青年转身而去。

  坛主转过身来看着尹建平道:“这位公子爷是﹏”。

  香儿诡谲的笑着道:“马伯伯你猜猜他是谁”?

  马坛主呵呵笑道:“哎呀!小祖宗,别拿我老叫花寻开心啦,我老叫花若是能猜得出来,还用得着问吗”?

  香儿故意卖关子道:“说起他的师傳,江湖武林中谁人不知那个不晓!他!就是江湖人称的北天明,南一坤,东一笑,西其风。而且他还与马伯伯们丐帮有很深很深的渊源哦。”

  听到这里,马坛主一拍脑袋,吃惊的叫了一声 “哎哟”!

继续阅读:第22章:太子府太师遭叱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