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太子府太师遭叱责
柳生居士2016-11-04 09:124,599

  他急忙招呼在场的丐帮弟子整衣跪下道:丐帮宜洲分坛坛主马天鸣,副坛主蔡一明,率宜洲分坛弟子恭迎少令主。拜。”

  尹建平轻笑着一抬手道:“俩位坛主不用多礼”!

  然而,就在俩位坛主喊‘拜’ 的时候确如撞到气墙,拜不下去。马天鸣及在场的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少令主,功夫也练到了反扑归真的境界。他们之前也听说了,尹建平一出山,在五台惮院一招击败大內第一高手,段其坤,青风口措败刘颜昌,大宁河金刀王老令公也传出话来,如果江湖中谁与尹建平为敌,就是与他们金刀王家为敌,等等。

  不到半年的时间,残剑门少谷主出山的消息,传遍了中原武林。

  其实,就残剑门这三个字也不是骇人的。整个江湖各大门派都唯残剑门马首是瞻。此时,马坛主急忙把尹建平香儿引到堂上奉茶。

  马天鸣道:“十多日前,接到京城总坛的消息说,少令主出京之后就失去踪影,帮主严令查寻少令主下落,紧接着又接到京城总坛的消息说。刘老爷子的孙女也失踪了,命各分坛寻找下落。呵呵,乘乘!竟然一齐到了宜洲,真是天大的喜讯”。

  尹建平轻声道:“马坛主,香儿的身份可以公开,而我的身份还请马坛主保密,我这次南下宜洲来,主要有俩件亊还请马坛主帮忙”。

  马天鸣问道:“还请少令主示下”?

  尹建平道:“我这次出京有俩件情要办。第一件亊情想请马坛主帮查找一下,昔日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人。第二件是恩师,不知马坛主可否知道,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马天鸣笑道:“呵呵,少谷主来到宜洲,却是跟老帮主的目的是一至的。半个多月前,老帮主确实来过宜洲,其目的也是查找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人,一个叫,‘水上飞’,洪金宝,是九杀中的老五,另一个是老二‘翻云掌’刘应呻。后来老帮主又南下了,最近听说他在洛阳一代,少令主,老帮主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除非他想见你,否则,是容易找到他老人家的。”

  马天鸣说到这里,他喝了口茶正要说话时。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接他们进来的那青衣人小郑,另一个手里拿着艰打狗棍,头戴一顶破竹斗笠,是个中年人,身上挂着五个袋子,看来身份不低。

  马天鸣问小郑道:“小郑,有事吗”?

  那小郑道:“禀坛主,靖江传来书信”!

  说着递给了马天吗鸣,转身走了。马天呜从竹筒里抽出一叠纸,打开看了一眼。

  笑着道:“呵呵!少令主,这是给你的”。

  马天鸣又对那中年五袋丐帮弟子道:“陈舵主,可有什么消息”?

  那姓陈的舵主看了一眼尹建平,和香儿,欲语又止。

  马天鸣笑道:“呵呵!失礼了,少令主,他叫陈靑竹,是迎河集分舵舵主,青竹,他就是老帮主的嫡传弟子,少令主,尹建平”这是刘其风老爷子的孙女,刘香萍,你们见过。

  陈舵主慌忙摘下破斗笠道:弟子拜见令主,香儿小姐”!

  尹建平笑道:“陈舵主不必多礼,请坐下说”。

  陈舵主坐下笑着道:“查清楚啦?坛主”?

  马天鸣一听,高兴的道:“快说说”!

  陈舵主道:原飞虎门天地九杀中的老二,‘翻云掌’ 刘应坤,就在杨家集,开了一家酒楼,酒楼叫‘天星酒楼’ 他现在名叫刘昆。另一个老五,‘水上飞’ 洪金保,现在改名叫洪宝,在迎河集谢水湾。靠打渔为生,不过,谢水湾与杨家集相隔不到五里地,据说他们哥俩时常在一起。

  尹建平笑道:“翻云掌刘应坤,改名叫刘坤,洪金宝,改名叫洪宝,有意思,不过我听说,洪金宝,刘应坤可是宜洲人氏,应该认识他们的人也不少,他们改名不是掩耳盗铃吗”?

  陈舵主笑道:“少令主有所不知,原来刘,洪二人是宜洲运河上游,一个叫杨树湾的人,而杨树湾距宜城有六十多里地。两地来去需要二天的时间”。

  尹建平叹声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从丐帮宜城分坛回到客栈也是亥时,尹建平打开靖江传来的书信,是哑仆冬国雄通过丐帮靖江分坛用飞鸽传书送来的。目下他们也安全低达靖江,并且见到了天地九杀中的老九毒蝎子郑五,还别外从郑五那里得到了有关八年前古坪口事件的一些有用的证惧。不日将赶来宜洲。

  万木萧森,一派冬景,淙淙流水的小溪已结起了寸厚的冰,饶是城里的风暧和,而穿城而过躬金龙桥也结出蛛网似的细凌。高大城楼堞雉上苔藓也变得暗红,显得灰喑阴沉,苍穹昏鸦,彤云渐积,微风扫着街道上枯黄落叶,在朔风中瑟索。似是向人间诉说着什么。却又像是不胜其寒地发抖,更为冬临的应天府增添了几分荒寞,紧接着,又是一夜大风,霏霏沥沥的雨。裂帛撕布地吼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纷紛扬扬降了一场大雪。

  似呼是寒风透骨的原顾,街上卖买稀稀落落,大多商贩闭店挂牌。中午时分,整座应天府的琼楼玉宇银装素裹,一片混沌世界。雪团成块乱羽纷飞地飘落下来。大街小巷积起了一尺多厚。这样的天气出门,若非是疯子,何者是﹏。

  太子府內,数+个宫廷侍卫,排立整齐,钉子般的站立在各自的位置上,仼雪花无情的摧残着自巳,身上也披上一层雪,只有从鼻子吐出的热气,才看出一点生命的气息。

  太子府正殿上,太子身着一身雪白的裘皮大衣,眉清目秀,净白的脸颊,有一种说不出的雍容。

  他此刻正坐在火炉旁看书,眼前的书案上,摆放着几个打开过的描金礼合,礼合中一对翠绿的玉如玉,另一个礼合中,是一匹翡翠玉马,价值连城,两合儿臂粗成型的千年长白山人叁。另一个巨大的锦合中是一把玉石雕刻的揺琴。这几样物件,显得尊贵无比。

  正在他聚精会神的看书时。进来了一个青年儒生打扮的人。

  “禀太子,太师求见”!

  太子邹起眉头,将书丟在桌几上,似是有怨气的道:“这大雪天的,他又来干什么?不见,告诉他明日早朝后在说,让他回吧”!

  那青年儒生道:“是,太子”!

  正要转身下去时,又被太子叫住了。

  “算了,让他进来吧!”

  儒生刚出去一会,门口出现了太师张权。

  他来到殿上向太子撩袍跪下道:“臣张权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起身走到太师面前,双手扶起太师道:“哎哟,岳父大人,这是干什么?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自已家里,宫廷那一套,能免则免了吧!你老人家都一大把年紀的人了,起来,来火炉边暧和暧和。

  太师坐下之后,太子轻声又道:“哎呀!这大雪天的,匆匆过来,想别是有什么要事!”

  太师张权抬起侍女刚送来的热茶,用盖子拨了拨,斜眼看了桌上的礼合。

  喝了一口茶水道:“回太子殿下话,老臣原已不打算来打忧太子,怎乃事情紧急,所以赶来晋见太子”。

  太子刚拿起几案上的书,又放了回去。

  他凝视着太师问道:“什么紧急的事情在早朝时不说,非要到家里来”!

  太师道:“回太子话!因为宫中人多嘴杂,不便禀报太子”。

  太子用铗子捅了捅火炉道:“说吧!什么事”?

  太师道:“据东厂侍卫,和吏部密报,前段时日,晋南王从大宁河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样东西,而且,咋日,皇上密召晋王到避暑山庄,今日未归。

  太子装做无事似的笑着道:“太师太敏感了吧?三弟到大宁河省亲,是皇上特许的。听说他岳丈身染重病,卧床三月,三弟陪王妃回家看看,质得你太师大惊小怪的。在说从入冬以来,皇上就去了避暑山庄,定期的召见朝中主事大臣也是常情。皇上走后,宫中大小事务由我主政。三弟去见皇上,还是我传的话,太师不要草木阶兵。”

  太师道:“太子有所不知,这次,晋王从大宁河带回的物件,恐怕关系着朝中许多大臣的身家性命”。

  太子吃了一惊道:“那是什么?那么重要”?

  太师道:“那是一个锦合,里面装着原晋江盐道司衙门,陈侍敏,晋江知府,尹道元,周知同等资料。”

  太子一听晋江盐道陈诗敏等人的资料,内心一紧,倒吸了囗凉气。他沉声道:“太师呀,我曾经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十年前晋江盐道那件事情,不要把亊态扩大。可你们却给我信誓旦旦的说,你们保正把事情处理好!决果呢?晋江那件贪墨案子是你一手搞出来的,弄得我头都大了,你们搞死了知情人不说,还不段的扩大范围,连陈诗敏,知府都弄成伪罪自杀,还灭了陈侍敏一家满门”。

  太子叹了口气又接着道:“这些年来,我是跟在你们背后给你们擦屁股,好不容易为你们压了下去,可你们可道好,竟然背着本太子调动东厂侍卫,追杀所有知情人,而且一味不顾一切的迁连无辜。恐怕尹道元一家,古坪口谋杀案,和周知健一家的纵火案,也是你们所为吧?

  “别的不说,就尹道元一家,你说说,他一个辞官归隐的庶民。一无官,二无权,既便他知情晋江陈诗敏一案又如何?你们何不采取其他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亊,何必走极端乱杀无辜。我想恐怕除了晋江案,还有别的原因吧”?

  太师道:“沒有必的原因”!

  太子冷笑道:“真的吗?哼啍!据本太子所知,你私自在洛阳圈地,并毒死了曾反抗你占地的一个屯的数十条人命,而尹道元曾经在洛阳仼过三年知洲。这个状子是尹道元接的,当时吏部仕郎周知健亲目调查过。这不是空穴来风吧”!

  太子激动的拍着几案说:“你们要干什么?为了一己之私,为所已为”!这些事情,一旦父皇知道:铁碗之下,早晚用你们的项上人头去按抚那些死难的冤魂”。

  “唉,恐怕到时,我这个做了二十年的太子也到头了”。

  大殿之上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炉上的开水炉子吱吱作响。外面的大雪毫无稍停的意思,越下越大。

  太子像是缓过了些情绪,他叹又说:“你以为皇上老了,糊涂啦!告诉你,他圣明着哪!前些日子他对我说,太子呀!你转告你那位泰山老大人,让他不要弄得天怒人怨!有些亊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你听听!这十年以来,恐怕太师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太子站起身来,双手抱胸,在殿上来回走动。

  他转过身来,指了指几案上的礼品道:“你看看,中午刚下朝,刘颜昌便送来了这些。我知道他干什么来了。二个月前,他率大批高手出京,大概就是为了那锦合的事吧?你在看看他的析子上都说些什么?什么为了剿灭乱党,不幸阵亡了七十四名将士,着请户部慰抚,等等!大概也是太师私派出去的吧?你以为朝廷东厂那些所谓的高手,都是万人莫敌的吗”?

  “看看,出去几个月,只回来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副都统段其坤,两个侍卫和他。那些侍卫都是本太子用银子堆出来的。半年不到的时间内就折损了百多名。”

  啍啍,不要说别的,就那个什么残剑门门主郑天明你们也对负不了。将他激怒了,他那天把断剑令往你府门上一插,你就是养在多的江湖高手,也于事无补。他的手里捏着江湖各大门派,可抵雄兵百万。你不明白吗?

  太子说到这里,又显得激动起来,他不停的来回走动着,腳下发出沙沙响声。太师不知是坐在火炉边太热的关系,他感到忽然浑身燥热起来,头上冒出许多汗水。

  他有些语无伦次的问:“太……子,这……些你是怎么知……道”!

  太子冷笑道:“别以为只有太师給我提供消息,本太子在朝中也是二十年的太子了”。

  他拿起刘颜昌的奏折丟给太师道:“这个慰抚折子,你自已私下处理吧”。

  哼啍!若不是李玉春大人手快,把折子暗中交给我,恐怕你现在就没那么安稳了。在说,我也不能在户部调出半分银两了。现在朝廷还在南疆用兵,耗银巨大,皇上一直催足各省,调拔粮响。这件事若是让他知道了,你猜皇上会怎么处置?

  他停了一会,又道:“目前最紧要的事,昔日参予古坪口杀害尹大人一家的凶手,其中好像还有飞虎门的人,目前晋王正在追查这些人的下落”。

  记住,尹大人一家的血案,就可以桶破天,你该知道怎么办,自已去擦屁股吧!如果,若是被三弟查出铁证。皇上是要杀几个大臣来按抚民心的,好自为之吧!明远!送客﹏

继续阅读:第23章: 太师府亡羊补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剑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